季璃 - 溫柔的獨裁【豪門遊戲番外篇】``第十章

  東方人。
  或許,這並非是一個很好的線索,甚至是非常單薄而且無用的,然而,德國位於歐洲,東方人的數量並沒有想像中那麼多,再加上白雲龍長期經營的黑白兩道勢力,讓他很快地找到了那名「東方人」。
  薛德!因為輕薄過萌萌,而被他施予制裁的男人。
  他幾乎都快要忘了這個雜碎了!白雲龍示意部下放開薛德,緩緩地從皮椅上起身,忽地,他冷笑了聲。
  「好久不見了。」
  「你……你想幹什麼?」薛德逞強地故作不在乎,然而,他的嘴角仍舊忍不住因害怕而抽搐。
  「你有膽量殺人,為什麼沒有勇氣面對現實呢?」
  「我沒有!沒有……」面對眼前一雙如猛虎般的凝視,薛德忽然住了口,不由得一陣心悸。
  「讓我們來玩一個遊戲,如何?」白雲龍接過部下遞上來的手槍,放到兩人面前的一張推桌上,冷冷地笑道:「在這把手槍裡只有一顆子彈,就拿它來玩一場賭局吧!」
  「你要跟我賭?」
  「沒錯。不敢相信嗎?我就拿命跟你賭。如果你贏,我已經命令屬下不為難你,讓你可以平安走出這裡,從此恩怨一筆勾消;而如果老天注定我這輩子的好運氣可以繼續下去,那麼,你就認命吧!」
  「你是說真的?」
  「沒錯。今天我倆之間一定有個人走不出這道門,不是你,那就是我。你敢玩嗎?」
  「如果不……不呢?」薛德試探地問。
  「你不想玩嗎?那你就走出門去,看看門外有多少兇神惡煞的兄弟等著把你給殺了!」白雲龍瞇起雙眸,說到了最後,話尾因怒意而微微揚起。
  「我玩!我玩!」
  「這才對。為了示範遊戲規則,就由我先來,如何?」
  「請……快請……」這個優先順序太教薛德暗自竊喜了。
  白雲龍拿起手槍,首先對自己的太陽穴開了一槍,然後,在手槍發出一聲空響之後,把槍遞給了薛德。
  薛德顫抖地捧著手槍,足足遲疑了三分鐘之久,然後,在白雲龍如冰刃的注視之下,扣下扳機。
  「哈……」
  「換我。」白雲龍接過手槍,簡直就是不要命地飛快扣了一槍,然後,他神情冷漠地再將手槍交還給薛德。
  「可不可以……不要?」薛德顫聲問,差點被嚇出尿來。
  「你以為呢?」他一道濃眉嘲弄地挑起。
  可惜的是,第四發子彈依舊是空的。就在薛德稍稍喘了一口氣時,白雲龍奪過手槍,毫無膽怯地朝自己又開了一槍。此時,手槍裡只剩下一發子彈。
  薛德吃驚地瞪大了雙眸,黑色的眼瞳中透出蒼白的恐懼。最後一發子彈……無論如何,他都要死!
  「不……」薛德顫抖不停,臉色蒼白地慘叫,打死都不肯接過手槍。
  白雲龍硬是把槍塞到他的手裡,冷笑道:「既然老天爺決定你要替萌萌償命,你就認了吧!」
  「饒了我!我不是故意的,饒了我……」
  「動不了手嗎?我幫你!」白雲龍伸手扣住了薛德的食指,槍口朝著對方的太陽穴,森眸一黯,冷漠地替他扣下了扳機 ──

  喀啦,清脆的一聲空響。
  空彈!
  任誰都沒有想到,第六發子彈竟然依舊是空的!
  白雲龍不敢置信地瞪大了雙眸,一時之間,就算已如死灰的心,也不免掀起了巨大的波濤。
  是狂憤、是激動!霎時間,一陣怒燄排山倒海般淹沒了他的理智!
  薛德不敢置信自己的好運,痴愣愣地望著前方,嘴角掛著傻笑,「沒死……我沒死!哈哈……」
  白雲龍發出彷佛野獸般的嘶吼聲,不願意接受眼前的事實。就在他打算採取行動時,一道熟悉的男人嗓音含笑揚起。
  「好歹損友一場,我才不會坐視你輕薄自己的生命。白雲龍,這麼莽撞行事真是一點兒都不像你平常的為人。」傅少麒不知道何時出現在門邊,一臉閑涼地走了進來。
  「是你調換了那把槍?」白雲龍陰狠地瞇細了眸。
  「舉手之勞,別客氣、別客氣!」傅少麒嘿嘿地乾笑了兩聲,故意做出不好意思的腼腆表情。
  「我不需要你的雞婆!讓我殺了他!」白雲龍迅速地從抽屜中抄出另一把槍,箭步上前抵在薛德的額頭。
  傅少麒連忙拉住眼前這個為愛瘋狂的男人,嘖嘖有聲道:「虧你喜歡上一個天使般的少女,嗜血的性格竟然一點也沒有改變。看看他,不需要你動手,他已經受到懲罰了。」
  「不夠!這一點懲罰不夠!」他怒吼。
  「就是因為不夠,所以你要連自己的命都賠上去嗎?」傅少麒平素含笑的嗓音陡然變得有些嚴厲。
  「我想念萌萌!沒有她,活著好痛苦……」他的嗓調沉緩而且嘶啞,悲傷的神情教人忍不住心碎。
  「如果我告訴你,她沒死呢?」
  「你說什麼?再說一遍!」聞言,白雲龍的心彷佛被人用針狠狠地刺了一個口子,再度恢復了知覺與痛楚。
  順利把人釣上了鉤,傅少麒痞痞的天性再度發作,他裝出一臉苦口婆心的勸說樣 ──
  「早就告訴過你做人不要太衝動。別以為羅密歐與茱麗葉這個故事很動人,其實,它只是告訴讀者一個事實,那就是羅密歐太衝動、太早了結自己的生命了!所以說,雲龍,你千萬不要想學他,知道嗎……」
  「傅少麒!」白雲龍又急又氣地低吼。
  「好好好,我說就是了!雷萌萌沒死,她很好,及時被人救了出來,現在正在發生車禍不遠處的教堂小醫院裡靜養身子 ──」
  白雲龍還等不及聽完他的話,連忙轉身,朝著思念狂奔而去。他心中的喜悅太過狂亂、無法控制,容不得片刻的耽擱。
  這時,傅少麒頗不以為然地撇了撇嘴,對著白雲龍迅速消失的背影喃喃自語道:「怎麼不問問我她明明就沒事,卻為什麼要靜養身子呢?這一次我可是會樂意替他解答的呀!真是可惜……」

  他的心,如野火狂燃般悸動不已。
  萌萌!他的萌萌還活著,這個消息是他此生經歷過最大的狂喜!他的心臟、血液,四肢百骸都在沸騰……然而,當他瘋狂地趕到醫院,卻停滯在這扇白色的小門前,不敢輕易地推門而入。
  如果,她依舊存活的消息不是真的……如果只是傅少麒為了安撫他而編出的謊言……
  他不能接受!
  「萌萌,給我勇氣,我很怕……真的很怕……」
  這時,門內忽然傳來男人的嗓音,聽起來充滿了醫生的專業口吻,「現在你的身體不比平常,要好好注意。」
  「我知道,我會一切小心的。」
  是她!
  白雲龍用力地推開病房的門,怔怔地注視著眼前那一雙熟悉的笑眉,喉頭不禁微微地梗塞,半晌說不出話來。
  「你來了。」看著他,坐在病床上的雷萌萌不禁笑瞇了眼。
  一旁的醫生被這突如其來的訪客給嚇住了,不過,他與護士不約而同地露出解意的笑容,靜靜地退出病房。
  下一刻,她就落入了他的懷裡,纖細的身子彷佛就快要被他揉進懷裡。
  「你的心又快碎了,是嗎?」
  「不是快要,我的心是真的碎了。你永遠都不會知道那時候的我是如何從心急如焚,到了心灰意冷的地步……好痛苦的折磨,你知道嗎?」白雲龍無法克制內心的激動,嗓音有些沙啞。
  「可能知道……我只記得發生車禍的那一瞬間,我感受到了巨大的沖擊力,不知道自己是不是還能活著見到你的時候,心被抽得好痛好痛,差點就快要不能呼吸,只想到自己還有話沒告訴你,想到好多、好多事情,我就又急又想哭……你也是這樣嗎?」
  「差不多了。」他捧著她蒼白的小臉,俯首抵住她的額頭,低沉的嗓音不自覺地哽嚥。
  「對不起,讓你擔心了。」
  「吻我。」他勒索。
  她依言輕啄了他的臉頰一下,原本蒼白的俏臉頓時映滿了紅暈,為自己的大膽舉動不勝嬌羞。
  「這樣不夠。」話音甫落,他霸道地封住了她柔嫩的唇瓣,輾轉地吮吻著他內心渴望已久的甜蜜,反覆纏綿,不忍放開……
  忽地,一名看起來似乎不滿十八歲,像個中國搪瓷娃娃的嬌小少女闖了進來,「啊……對不起、對不起,打擾到你們了!」
  「沒、沒關系……」嘴裡是這麼說著,雷萌萌卻還是忍不住把臉埋進白雲龍的胸前,不敢迎視來人。
  「我什麼都沒看到喔!」只是該看的都看了!少女笑咪咪地想,又說道:「你們可以繼續,我只是要來告別的。學校快要開學了,醫學系的功課很重的,有個討厭鬼教我一定要乖乖回台灣去,要不然他不當我以後開業診所的贊助人。萌萌姊,我們台灣再見了!」
  「嗯,謝謝你救了我。」要不是眼前這位少女,只怕她再也沒有機會與白雲龍見面了!
  「舉手之勞罷了!真要感謝我的話,回去請我吃三天牛肉面就可以了!」少女露出一副嘴饞的可愛樣子,吐了吐小舌,轉身跑出門去,幾乎是立刻的,走廊上就傳來她嬌嫩的嚷嚷聲。
  「你竟然在用手機!這裡是醫院耶!少講幾句話會死人呀?」
  「誰教你耽擱那麼久。把我的手機還我,有很重要的事情在談。」男人故作嚴厲的嗓調中含著笑意。
  「不還!人家剛剛去蹲廁所,你有意見嗎?」
  「便秘?」
  「才不是!你這個討厭鬼,人家好歹也是一個淑女……」隨著少女激動的嚷叫聲,走廊上的兩個人似乎越走越遠了。
  白雲龍雖然心裡很感謝這個少女,可是,他卻不發一語,覺得她非常眼熟,然後,當他聽見走廊上回答她的男人笑語,一抹神秘的微笑浮上了他的嘴角,知道有一對冤家似乎正在成形中。
  「你怎麼了?」雷萌萌好奇地看著他的笑臉。
  「沒什麼。」白雲龍微微一笑,寵溺地擁住她,俯首再度吻住她甜美的唇瓣。這次,他是真的再也放不開她了……

  休養了一個多月,雷萌萌的氣色逐漸恢復了紅潤,手腕的骨折也好了大半,終於在醫生的允許之下辦理出院手續。
  「雖然你的手傷已經好得差不多了,不過,還要一個多月才能進入安定期,在這一段時間內,你還是要一切小心。」出院前,醫生難免要對病人耳提面命一番,以示負責。
  「嗯,我知道。」雷萌萌恬靜地點頭,唇角含笑。
  「安定期?什麼安定期?」白雲龍聽了兩人的對話,如陷五裡霧中,心裡直覺自己忽略了某件很重要的事情。
  「白先生,你不要跟我們開玩笑了。她已經懷孕了,難道你不曉得嗎?」醫生一臉不敢置信。
  「你懷孕了?」白雲龍直接掉頭詢問身邊的小人兒。
  「嗯。」她用力點頭,看起來無辜而且純真。
  「為什麼沒有人告訴我?」他低吼,語氣微微的激動。
  「我以為你知道。」她一張小臉看起來更無辜了,低低地垂著,被他吼得有點委屈。
  「萌萌,我不是在兇你,而是……而是這麼一件天大的事情,我竟然一點都不知道!」白雲龍懊惱地用手爬梳著自己的頭髮,不停地踱步,彷佛一只震驚過度的無頭蒼蠅。「老天!你懷孕了,而我卻一點都不知道……我真是一個超級無可救藥的大笨蛋!」
  「你現在才知道,未免太慢了!」洪天照一臉鄙夷地走了進來,當他面對雷萌萌時,又是一臉和藹。
  「乾爹。」雷萌萌笑喚了聲。
  「乖女兒。」洪天照每次一聽到這聲呼喚,心裡就感到高興又得意。他驕傲地覷了白雲龍一眼,「本來我是很不喜歡你的啦!不過,看在你上次那麼擔心我乾女兒的份上,我勉強接受要跟你成為一家人的事實。」
  「誰要跟你成為一家人?」白雲龍輕哼了聲,攬過雷萌萌,一雙大手獨佔性地輕按住她仍舊平坦的小腹。
  「既然我與她之間已經成就了事實,你無論如何都休想拆散我們。我會盡一切的力量去守護她與孩子,甚至,我想將他們的名字刺在身上,讓他們成為我生命中永遠不能抹去的痕跡。」
  「白雲龍……」雷萌萌抬起眸,輕喚了聲。
  「你可要說到做到呀!」洪天照哼了兩聲,似乎等著看好戲。
  「只要找到讓我滿意的師傅,我就辦得到。」
  「我就不信你是一個不挑的人,等你挑到了適當的人選,怕不已經十年八載以後了!」洪天照再度不屑地哼了兩聲。
  「現在我身邊真的沒有會刺青的人,不過,我會認真去找。」他才不會笨到受洪天照的刺激,隨便去找一個技術很爛的刺青師傅來毀掉自己。
  雷萌萌安靜地站在中間,看著兩人唇槍舌劍,一副欲言又止的嬌怯模樣。終於,她緩緩地開口,說道:「我會。」

季璃 - 溫柔的獨裁【豪門遊戲番外篇】``尾聲

  八年後。
  「爹地!」小女孩扯了扯父親的褲管,嗓音軟嫩地叫喚。
  「什麼事?我的小寶貝。」一看見是自己的小女兒,白雲龍立刻拋下公務,揮退部下,一把將她抱進了懷裡。
  「你一點都不喜歡我,對不對?」
  「為什麼這麼問?爹地當然喜歡小寶貝你了!」廢話,現在賴在他懷裡的小女孩可是他第一個女兒,而且,她盡得他愛妻的真傳,一張小臉蛋美得跟天使沒有兩樣,他怎麼可能不寵愛呢?
  聞言,小女孩甜甜地送給他一個大大的濕吻,睜大了雙眼,天真地問道:「那為什麼我和弟弟的名字,比哥哥還要小很多?」
  「名字?」白雲龍疑惑地挑起了眉。
  「對,在爹地這裡的名字。」
  這時,一名同樣俊美無匹的小男孩出現在白雲龍的背後,很勉強地伸高了小手,指住了白雲龍寬厚的背部。
  「你們說的是……」一時間,白雲龍語塞,臉色有點尷尬。
  「爹地身上有哥哥和我和弟弟的名字,可是我和弟弟的名字比哥哥的名字小很多、很多,所以爹地一定比較不疼我們,對不對?」
  「呃……那是你們媽咪……」
  「媽咪?爹地的刺青關媽咪什麼事?」
  「就是……就是……」
  「對不起。」一道柔軟的嗓音從他們的背後揚起,語氣中充滿了不可言喻的歉意。
  「萌萌!」
  「媽咪!」兩個小毛頭一見到母親,連忙棄父改投母親香軟的懷抱。
  「你為什麼要道歉?」
  白雲龍也心疼地將妻子攬進懷裡,順道瞪了兩個小鬼一眼。真是現實,有了娘就沒了爹,虧他們剛才還在抗議他不夠疼他們!
  「對不起……都是我的錯,要不是我……對不起,其實是我手藝不夠好,不小心把他們兩人的名字刺得比較小,結果卻讓你被他們誤會你比較不疼他們,我覺得好愧疚……」
  「這不是你的錯。」
  「你不怪我?」
  「原本就不怪你。」
  「真的?無論我做了什麼,你都不會怪我?」她不肯定地問。
  「當然。」他點頭。
  聞言,她內疚地垂下小臉,「還有,我告訴你……你身上……我們才剛剛出生的第四個小寶貝的名字拼音……單字錯了一個。」
  「什麼?」他的臉色微微地鐵青。
  小孩的名字刺錯了?她這個小妮子難道不曉得刺青一旦刺下去,是起手無回的嗎?她在跟他開玩笑嗎?「你 ──」
  「可是,」她驀然抬起美麗的嬌顏,露出一抹勢在必得的笑容,「反正你說過了不會怪我的,不是嗎?」
  一時之間,白雲龍愣愣地望著嬌妻靈秀的臉蛋,心裡百味雜陳,突然間浮現了一個疑惑,那就是他疼愛呵護了那麼多年的小東西,真的一如眾人的想像,是一個弱不禁風,純潔而且無邪的天使嗎?
  還是,他上了賊船,根本就是識人不清?
  看著眼前這一張清靈的小臉,白雲龍的臉色變得有些哭笑不得;因為他知道無論她是一個怎樣的女子,都已經太遲了!
  他對她的愛,是心裡最溫柔的獨裁,自從決定的那一天起,就再也沒有讓他反悔的餘地。忽地,一抹微笑躍上他迷人的唇角,白雲龍雙臂一擁,將他今生最寶貝的寶貝擁入懷裡,在她的唇畔、頰邊撒下無數輕吻。
  這時,在一旁練球的隊員看了心裡竊笑不止,險些有得內傷之虞。哈哈!他們的老闆平時威風八面、不可一世,在遇上了嬌妻與愛兒的時候,就突然從兇猛的老虎變成了溫馴大貓!
  或許,在很久、很久以前,上帝創造了女人的原型夏娃,並不是為了用來陪伴孤單的亞當,而是他發現了一個事實,那就是柔弱的女子往往制得住強悍的男人,將他們從百煉鋼化成繞指柔。
  眼前,似乎又多了一個最佳的例証……

, , , , , , , , ,

﹍紫寶唄♥〞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