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璃 - 暴君的甜心【豪門遊戲之三】``第九章

  如果想要見你母親的話,明天下午,到我所指定的地方,你最好不要讓任何人知道,否則我會要你們母女兩人後悔一輩子!
  父字

  「心心小姐,你母親的信裏寫了什麼?」
  聽見了女管家的呼喚,童心心連忙收好手裏的紙條,回眸輕笑道:「沒什麼,她只不過是叫我多多打電話回家,我可不可以……打個電話回臺灣?」
  「當然可以。」女管家從傭人手裏接過無線話筒,交給了童心心,「我們先下去了,你慢慢聊吧!」
  「嗯。」童心心感激地望著女管家,直至客廳裏只剩下她一個人,她才撥了電話,打給了好友孟小栗。
  「喂──」
  她才不過剛開口,電話的那一端就傳來女子尖嫩的叫聲,「心心,是你!你人還在日本嗎?我好想你喔……」
  「小栗,你聽我說話好嗎?」
  「心心,你的語氣怪怪的,發生什麼事了?」孟小栗一下子就發現好友的語氣不太對勁。
  「我媽咪沒有回臺灣,對不對?」她尋求一個肯定的答案。
  「我確實沒聽說她回臺灣了,要不然海叔叔常跟她聯絡,要是她回來的話,海叔叔一定會跟我說的。」
  「是嗎?我知道了。」
  「心心,你到底怎麼了?」
  「沒事,誰教我前輩子忘了燒香,這輩子才會有這樣一個可怕的父親,小栗,再見了。」說完,她掛了電話,才轉眸就發現鷹川准正朝她走來,她微微一笑,撲進他的懷裏,感受到他全身的訝異震顫,卻是一句話也不說。
  「你沒事吧?」他擁住了她,一絲奇異的感受湧上心頭。
  「沒事。」她將小臉埋進了他的懷裏,一雙纖細的手臂緊緊地抱住他的腰際,像極了一個尋求溫暖的貪婪娃兒。

  童心心永遠都料想不到自己那通電話的影響簡直就是無遠弗屆。
  那時,接著手機的孟小栗人在崔潔的家裏,她才一掛斷電話就哇哇大叫,害崔潔也跟著跳了起來,兩個年輕的少婦立刻打電話找到自己的老公,希望借用一下十分厲害的他們解決好友童心心的麻煩。
  這時,曾經掌握全球經濟脈動,隨便幾句話就會教全世界跟著一起顫動的「五賢人」恰好到崔家報到,看到了這種情況,也跟著一起團團轉。
  然後,唯恐天下不亂的他們,立刻撥打各自的手機,動用人脈,準備物盡其用,調來支援的救兵,趕往日本……

  「無論如何,心心好歹是你的女兒,你為什麼要這樣害她?」被人綁在椅背上,絲毫不能動彈的童母,愣愣地望著眼前的男人,懷疑自己當初怎麼會愛上他?!
  「哼!我害她?她因為我的引薦,不知道已經從鷹川准那個男人身上得到了多少好處,你看見那天他那個樣子沒有?說有多疼心心,就有多疼!」關振東不屑地冷哼了聲。
  「那是她應得的。」
  「不,心心這個孩子太精明了!而且,她恨我,如果讓她知道鷹川准原本想要的人就是她,她根本就不可能會幫我,搞不好,還會倒過來反咬我一口,那我豈不是慘了?」
  「關振東,你這個卑鄙的小人!」
  「你儘管罵吧!反正,你的寶貝女兒再過不久也要來跟你作伴了。」說到這裏,關振東忍不住得意地笑了。
  「媽咪!」
  童心心來到了約定的地方,那是一座廢棄的工廠,一踏進門就見到關振東把她的母親綁起來,她擔憂地想上前去解開母親身上的繩索。
  「站在那裏!不要再靠過來了!」一把刀擱在童母的脖子上。
  童心心猛然止步,不敢再上前半步,只能氣憤地對著關振東大叫道:「快放了我媽咪。」
  「只要你去求鷹川准放過我,我當然就會放過你母親。」關振東緊緊握著手裏最後一張王牌,神情變得猙獰。
  「我憑什麼去跟他開口?!」童心心仰起小臉,冷笑了聲,「而且,就算我替你求了他,他會聽我的嗎?就算你今天綁架的人是我,說要殺了我,他也不見得會來救我!在他的心目中,我什麼都不是──」
  男人的輕笑聲打斷了她的話,鷹川准出現在她的身後,走到了她的身邊,「小甜心,你太看輕自己在我心裏的地位了!」
  「准?!」她訝異自己會在這裏見到他。
  「我不只會救你,甚至於我會殺了那個想傷害你的人,將他千刀萬剮,碎屍萬段。」鷹川准冷冷地覷向眼前的男人。
  「心心,你快告訴他,要他放過我,放過我的公司,不然我把你們都殺了。」關振東忽然覺得自己好像發現了一個絕妙的好方法。
  鷹川准卻一眼就看穿他肚子裏那點簡單的心思,他將童心心攬進懷裏,冷笑道:「關振東,你的愚蠢真的超乎我的想像,要不是為了心心,你以為我真的會想要跟你談跨國合作計畫嗎?」
  「等等,你為了我……」她抬頭看他,疑惑不已。
  「沒錯,早在半年前,我曾經到過臺灣一趟,參加過俱樂部的一場宴會,你這個死要錢的小東西也混在裏頭當酒保,在那之後,我派人調查過你,知道你是關振東的女兒,為了得到你,我承認自己費了一些心機。」
  「你……」這下,她訝異得說不出話來。
  「你以為自己是來冒充他另一個女兒的嗎?小甜心,或許你沒有注意到,也或許你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名字的日文發音,從頭到尾,沒有人叫過你關心心,只有童心心,一直都是。」
  「我、我……」
  是呀!童心心這才發現自己好像錯過了很多東西,最先的錯誤其實就是機場裏的那件風波,她才沒有看見滿機場的螢光幕都是她的名字。
  「鷹川准,你太自大了,竟然隻身前來,分明就是來送死的。」關振東冷笑了兩聲。
  「是嗎?」鷹川准揚起眉,「抬頭看看,你就會發現只要一個輕舉妄動,你的頭就會像蜂窩一樣。」
  「什麼?」關振東聞言心驚,猛然抬起頭,才發現上頭不知道在何時已經聚集了一堆人,他幾乎可以在他們手裏的槍把準星中看到自己的臉孔。
  他雙腿一軟,跌跪了下來,一瞬間,只見潛伏在兩側的人馬一湧而上,將他給束手就逮。

  這時,轟隆一聲,五個老人帶著重型武器闖了進來,嘴裏大嚷道:「不要輕舉妄動,否則就將你們碎屍萬段……」
  在場眾人紛紛轉頭瞪著突然沖進來的五個老人,他們的表情都只有一種,那就是「事情都已經順利解決了,請問你們這五個老人到底想要幹什麼」的無可奈何狀。
  「咦,已經結束了?」他們倒是挺識相的,一眼就發現了不對勁。
  「像這種小角色,三兩下就解決掉了。」鷹川准認識他們,知道他們就是聞名世界的「五賢人」。
  「那……我們特地跟聯合國和美國借來的國際秘密刑警和FBI怎麼辦?」「東」哭喪著臉,指了指外面一片黑壓壓的神鬼奇兵。
  國際秘密刑警?FBI?這幾個老人真的是……頭殼壞去了!眾人面面相覷,不由得心有戚戚焉。
  「我們特地捐了好幾億美金給他們五角大廈,套了老半天的交情才借到的,難道就讓他們這樣回去嗎?」「南」一臉失望。
  「不行!」「西」直接拒絕接受這個結果。
  「對呀!這樣一點都不好玩。」「北」乾脆說出了他們激動的主要原因,「中,你也說說話呀!」
  「人家……人家的……」過了久久,「中」才緩緩抬起頭,淚如泉湧,「人家的電子雞死掉了啦!」
  「什麼?終於死掉了!」不用懷疑,說話的人就是那個對電子雞一直很感冒的「西」。
  「我們不是在日本嗎?快!快去找怪醫黑傑克,他搞不好能夠把小雞救回來。」說著,與「中」交情不差的「北」拉著他跑出去,兩個人一起坐上直升機,沒兩下就消失在天空的盡頭。
  怪醫黑傑克?那不是著名漫畫家手塚治蟲筆下的人物嗎?眾人終於確定他們的頭殼真的壞掉了!
  少了兩個人起哄,「五賢人」只好乖乖地把救兵還給聯合國和美國,結束了這一場不小的鬧劇。

, , , , , , , ,

﹍紫寶唄♥〞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