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璃 - 暴君的甜心【豪門遊戲之三】``第十章

  「你為什麼不告訴我?」
  「我不以為有必要告訴你。」
  「你不告訴我,我怎麼會知道……知道你原來是……」
  光是想起他為自己如此大動干戈,她的臉兒驀然就是一陣泛紅。
  「那你又為什麼不告訴我,你父親綁架你母親的事?」
  鷹川准只要想到她打算獨自冒險,一條命就差點嚇掉大半。
  「那是我的事。」她依樣畫葫蘆,回嘴道。
  「你的事就是我的事!」他氣得差點爆炸。
  「你這個蠻不講理的暴君,明明就!明明就……」她不管了啦!童心心覺得自已很可能花一輩子,也不會知道他心裏到底在想什麼,「把護照還我,我要回臺灣。」
  「不!」他斷然拒絕。
  「快還我,我在這個地方是一刻也待不下去了!你就只會欺負人,我不要理你了!」她白了他一眼,轉身就走。
  「不!」他長臂一伸,猛然將她擁在懷裏,牢牢地不放。
  「鷹川准,你快放開我!」她這只撒潑的小野貓卻是不肯安分,張牙舞爪地推打著他。
  「我愛你。」鷹川准俊美的臉龐微微地泛紅,以日文對她說出愛語,彆扭的語氣非常明顯地聽出他內心的不自在。
  「聽不懂!我又不是日本鬼子,我聽不懂!」就算此刻一顆心已經被強烈撼動了,她卻還是一臉倔強,假裝自己的日文字典裏沒有這句話。
  「我愛你。」他以英文再度重複一次,還是為了莫名其妙的自尊心。
  「聽不懂!」
  「我愛你!就是愛你!」他終於放棄了莫名其妙的自尊心與堅持,以屬於她的語言說出他愛她。
  「我還是聽不懂。」她捂住了雙耳,倔強地看著他。
  她不聽……就是不聽……
  就像那天,他一直不肯聽她解釋一樣,她也不聽他的。
  「你──」
  他終於知道這小妮子是存心與他作對了!鷹川准並沒有讓這個事實給挫折了,他長臂一伸,大掌擒住了她纖細的手腕,將她拉進懷裏,不分說地吻住了她刁鑽的小嘴,以最實際的行動說愛她。

  起初,童心心奮力抵抗,幾乎都快要咬他的舌了,然而,最後一麼那間,她終於不敵心中盈滿的愛戀,不敵腦海裏對這份繾綣溫柔的想念。
  她怎麼可以這麼愛一個人……她不知道,真的不知道!
  一吻久久,鷹川准終於不捨地放開她的小嘴,大掌撫著她柔細的發,「不要離開我,嫁給我,我真的……真的不能失去你。」
  童心心眨去了眼眶底的淚霧,仰起小臉,可愛又淘氣,「好呀!不過,你要跟我求婚!」
  「我已經開口了,不是嗎?」他愕然。
  「不夠!人家求了一百零一次,你才不過是人家的零頭而已,真是一點誠意都沒有。」只要存心刁難,童心心什麼伎倆都使得出來。
  「一百零一次?那要到什麼時候我們才能……」鷹川准完全不願意接受她這個決定。
  「不管,你一定要跟我求婚一百零一次。」
  「能不能少一點?」他退而求其次。
  「沒誠意,不嫁給你了啦!」說著,她跺腳轉身就走,一張背對著他的小臉泛著甜如蜜的微笑。
  「好好好,一百零一次就一百零一次吧!算我怕你了!」他急忙把她拉回懷裏,認命屈服了。
  「那……在我答應之前,不准你碰我。」她得寸進尺地說道。
  「什麼?!」
  「你不是很有誠意嗎?乾脆就貫徹始終,證明自己的真心──」反正,童心心完全不想要讓他好看就是了。
  「辦不到!什麼事情都好說,就是這件事情我辦、不、到!」吼完,他把她牢牢地擁在懷裏,一字一句,斬釘截鐵,「等著瞧吧!我絕對會讓你心甘情願答應我的求婚。」
  話才說完,他完全不等她反應過來,便俯首密密地吻住了她那張柔嫩的小嘴,將她滿肚子欲出喉的抗議聲全數吮入……

  真實人物上演「一零一次求婚」,而且,男主角還是全日本女性最想嫁的黃金單身漢,這件事情引起了全日本轟動,各大媒體已經準備在當天現場實況轉播。
  同時,這件事情也引起了國際間的興趣,美國CNN和英國的BBC已經決定買下衛星轉播權,到時候可以湊個熱鬧。
  風聞他們今天要參加一場葬禮,媒體記者當然也不辭千辛萬苦跟著一起去,到場才發現舉辦葬禮的人竟然是轟動世界的「五賢人」。
  「哇,我就知道日本人最有情有義了,竟然特地派人來採訪我的小雞追悼大會,我真是太感動了。」「中」一把眼淚、一把鼻涕地說道。
  「中爺爺,既然你的小雞已經下葬了,我這只恐龍送給你。」童心心把手裏的電子恐龍送給了「中」,她還特地把禮物包得漂漂亮亮的。
  「謝謝你的恐龍,這下一定不會那麼容易死掉了。」「中」頓時感動得眼淚鼻涕四管齊下。
  「哼,像恐龍這種早就絕種的動物,當然死不掉了。」「西」完全就是一臉不屑的表情。
  「中爺爺,其實,我有一個疑問。」童心心壓低了嗓音,湊在「中」的耳邊說話道。
  「什麼疑問?你儘管問吧!」
  「我不是聽說死掉的電子雞只要按它背後的一顆小按鈕,它就可以復活,你為什麼不讓它復活就好,而要把它安葬呢?」
  關於這一點,童心心納悶了很久,昨天還因此拿電話跟孟小栗聊了三個小時,而崔潔則是因為懷孕的關係,被丁傑嚴令不准搭飛機,免得動了胎氣,否則與「五賢人」關係非常要好的她,一定也會趕過來看熱鬧。
  「什麼?可以復活嗎?」「中」一臉呆滯。
  「對呀!」她用力點頭。
  「這……這是什麼時候的事情,我怎麼都不知道?!呆滯的老臉慢慢恢復生氣,只不過,與其說是生氣,其實更接近錯愕一點。
  「這件事情從很久以前,大家就都知道啦!」
  「什麼?竟然沒有人告訴我!啊!我的小雞……」「中」急得哇哇大叫,拔腿跑到墓塚旁,朝著四方呼救道:「我要開棺,原來小雞是可以復活的,趕快開棺啦……」
  「不行,既然已經葬下去了,就不能再驚擾死者,而且,這是風水學上的大忌諱,你死心吧!」「西」不安好心眼地把他拉開。
  「嗚,我的小雞」「中」繼續哀號。
  「童心心小姐,請問那顆草莓到底……」認真的小員警終於達到了機會,打算這回一定要問清楚那顆草莓的真正來歷。
  「什麼草莓?」只可惜童心心這傢伙已經把那件豐功偉業全忘掉了,她睜大了雙眸,納悶地問道。
  「童心心小姐,請問第一百零一次的求婚儀式,什麼時候舉行?」各大媒體也乘機一湧而上。
  「呃……那一百零一次……其實,其實就在昨天……」她的小臉驀然一紅,似乎有什麼難言之隱。
  「鷹川先生這麼愛你,一定恨不得趕快把你娶回家吧!」某大報記者手持麥克風,虎視眈眈地看著她。
  「他、他……愛我……呃……這怎麼說呢?就是……」童心心面有難色,粉嫩的雙頰頓時成了紅蘋果的顏色,一雙小鹿般的眸子越過記者們,直瞅著也被一群人糾纏著的鷹川准。
  是呀!他是很愛她呀!只不過他是一個超級行動派的男人,「愛」怎麼可能隨便說說就算了?!
  嗚……她又怎麼可以說就在昨天晚上,自己在他的「熱情猛烈攻勢」之下,挨不到一百零一次求婚,就點頭答應嫁給他了呢!
  不過,她苦苦說不出口的話,沒到五分鐘的時間,就從鷹川准的嘴裏被吐出。
  至於他是怎麼說的呢?這就不得而知了,只知道接下來幾天各大媒體都為之瘋狂,只要有關於這個消息的報章雜誌,統統都會銷售一空,接下來好長一段時間,他們的愛情故事被日本少女們當成了現代愛情童話的經典。
  另外,鷹川准也一躍成為日本女性最想發生非友誼關係的男人,至於是什麼原因呢?聽說,這跟他說出來的話有一點小小的關係,而到底他說了什麼話?這就有待考究了……

line_003.gif

季璃 - 暴君的甜心【豪門遊戲之三】``尾聲

  「我一定要包下木村拓哉、竹野內豐……」
  「你在異想天開。」鷹川准斂眸瞪著懷裏的女人,真不敢相信他真的把這個瘋狂的小妮子娶回家當老婆了。
  「為什麼?你不相信我真的可以做到嗎?」童心心仰起小臉,這個角度恰好把他充滿男性味道的堅毅下頷盡收眼底。
  「我是不懷疑你的能耐,可是,你有足夠的資金嗎?」在親愛老婆大人的教育之下,他勉強也知道了一些皮毛,知道她說的那些人都是日本目前數一數二的當紅男名星。
  「我是沒有,但是你有呀!」她講得很理所當然。
  「我?」他卻是眉心忍不住擰了起來。
  「對呀!你不是我的金主嗎?」
  「等等,我什麼時候成了你的金主?」這下,他更錯愕了。
  「就是上次嘛!你也不知道是吃錯了什麼藥,一臉生氣地對我說,不准我出去找別的男人援交,如果真的想要錢的話,你就要當我的金主,我想要什麼,你就給我什麼,你忘了嗎?」她嬌小的身子偎進他的胸膛,抬頭朝他甜甜一笑,小鹿眸子綻出無辜的神色。
  「我──」他瞪著她,一時語塞。
  沒錯,他確實說過這句話,鷹川准的記憶被她的話勾回,不過,他為什麼要出錢替自己心愛的女人包養男人?!他辦不到!
  要他履行這個約定,不如殺了他比較乾脆痛快,鷹川准收緊長臂的力道,惡狠狠地朝她撂下恐嚇,「關於這件事情,你給我徹底死心吧!我絕對不會讓你這麼做的!」
  「暴君。」
  「你說什麼?再說一次。」他陰沈地眯起眸。
  「沒什麼。」她聳了聳肩,嘻嘻一笑。
  「少夫人,我們終於集滿五百張泡面印花了!」這幾天,與一群同伴吃泡面吃到臉色發青的傭人興匆匆跑了進來。
  「真的?快快快,快去買明信片,我要趕快寄去抽獎,搞不好有機會可以和木村拓哉和竹野內豐共度下午茶時光。」她興高采烈地嚷著,起身就要跑過去拿那五百張印花。
  不過,下一刻她又被鷹川准拉回懷裏,他一臉陰霾地盯著她,「你又跟他們在搞什麼把戲?」
  童心心麼了他一眼,露出一副「你想要就參加,不要就別多管閒事」的表情,扁了扁小嘴道:「最近,我終於找到那款在『大搜查線』裏面出現的泡菜泡面了,不過,這不是重點。」
  搞了半天,聽到的竟然還不是重點,這教鷹川准覺得有點抓狂,「那重點是什麼?」
  「重點是這家公司最近在舉辦印花抽獎,得到頭獎的人可以跟木村拓哉和竹野內豐共度浪漫的下午茶,你說這個獎品迷不迷人呀?」
  「一點也不。」
  「真是的!就知道你這個暴君骨子裏一點浪漫細胞都沒有,這個獎品分明就很好……」
  「你說什麼?暴君嗎?再說一次,我沒聽清楚。」他黑眸定定地瞅著她,語氣透出危險的氣息。
  「呃……沒事,沒事!我還有事要做,先走了。」她賴皮一笑,湊唇啄吻了下他的臉頰,頑皮地跳起身,一邊往門口跑去,」邊用中文哼道:「暴君好、暴君妙,暴君、暴君呱呱叫……」
  「誰倒楣遇見了你,不哇哇叫才奇怪呢!」在她的身後,鷹川准搖頭笑歎了口氣。
  「什麼?」她回頭,覺得自己剛才似乎聽見了他在說話,而且,是非常流利的中文。
  「沒、沒事。」他聳了聳肩,看著她興匆匆地跑了出去,心裏卻只是冷笑,因為,他深深知道自己對她的獨佔欲,絕對不可能允許類似像她跟別的男人喝下午茶這樣的事情發生。
  無論使出什麼手段,他也要阻止!

  「什麼?!他們不能來?」
  「沒錯,這位小姐……」廠商不斷地朝眼前這位穿著清純稚氣的女孩哈腰陪不是。
  「夫人,她已經是我們少主人的妻子了。」身旁的老管家覺得自已有必要出言糾正一下。
  「喔,夫……夫人,因為這兩位超級巨星最近經濟合約出了一點問題,所以,這個活動已經被取消了,不過,我們約了另外兩位最近人氣很高的女明星,你一定會喜歡的……」
  「不管,我要木村拓哉、我要竹野內豐,我不要其他人!」童心心完全不想聽他解釋,小嘴翹得半天高。
  「可是……」
  「我就是要他們,其他都不要!嗚……不管,你們一定要還人家木村拓哉和竹野內豐啦!」童心心哀怨地瞪了廠商一眼,覺得自己的感情被嚴重欺騙了,害她期待了老半天,竟然還見不到兩位偶像!

  「你看起來似乎不太高興的樣子?」鷹川准一踏進起居室就見到妻子可憐兮兮地縮在沙發裏。
  童心心一見到老公,一張甜美的小臉立刻漲得通紅,激動地撲進他的懷裏,「嗚……沒有木村拓哉、沒有竹野內豐了!」
  「為什麼?」他微笑地看著她。
  「我明明就抽到頭獎了,可是因為他們的合約有問題,結果就不能參加下午茶了!你說這嘔不嘔人?」她忍不住把一肚子怨氣發作出來。
  「嘔,當然嘔了,看你這麼努力,到最後還希望落空,怎麼能不嘔呢?」他溫柔地呵護著她。
  「你人真好,太瞭解我了……可是,真是奇怪,准,我覺得你今天看起來特別和藹可親耶?」童心心開始有點納悶。
  「是嗎?誰教我是你老公呢?」逗留在鷹川准唇畔的笑容無比詭譎,他俯首輕吻著她的髮稍、耳朵,一語雙關。
  不過,童心心卻喜歡極了他的擁抱,連想都沒想就更用力抱住了他,「嗯,我就知道你對我最好了。」

  「准?我們可以出發了。」童心心推開書房的門,小臉往裏頭探去,只見房裏靜悄一片,根本就沒有鷹川准的蹤影。
  「不是跟秘書在談公事嗎?怎麼人一下子就不見了?」她納悶地走進房裏,來到了他的書桌前,隨手翻看著攤在桌上的公文。
  驀然,書桌抽屜裏的一小角蒼白引起了她的注意,童心心大大地拉開了抽屜,拿出了裏頭的檔,才不過看完了標題和少許的內容,就已經忍不住瞪大了美眸,不敢置信親眼所見的事情。
  原來,都是因為鷹川准的強勢介入,她才不能跟偶像去喝下午茶,而且,事情還不只如此,他為了要永絕後患,竟然把她原本想做的事情給實現了,只為了徹底杜絕她想包養其他男人的野心。
  誰教我是你老公呢?
  老天!她早就該想到的!童心心這才想起他那天的話裏充滿了自信,看起來體貼得亂七八糟,其實是因為他心底早已經篤定了一件事,那就是自己的老婆根本就不可能去跟別的男人喝下午茶!
  想到這一點,童心心簡直就是一肚子火急待發作,不過就在這一瞬間,他總是充滿柔情蜜意的話語在耳邊淡淡地響起。
  我想要的那個女孩一直都是你,從來沒有改變過,一直都是……
  忽然,她心頭那把火像突然間被人澆熄了,只剩下淡淡的餘溫教她反覆咀嚼回味,她微微一笑,心窩兒裏像滲了糖蜜般香甜軟膩。
  這時,一名小傭人從門口探頭進來,看見童心心,忍不住鬆了一口氣,「少夫人,原來你人在這裏,少主人已經在大廳等你很久了,老主人和夫人從輕井澤打電話回來,請你們快點過去,他們都已經迫不及待想見到你們了!」
  「嗯,我知道了。」童心心淘氣一笑,把手裏的合同放回原處,拿起桌上的遮陽帽,在小傭人的帶領之下,往大廳奔去。
  輕巧的腳步穿越了長長的走廊,空氣中到處彌漫著日本風味濃厚的夏日暖風,隱隱約約地,可以聽見一串如鈐聲般甜美清脆的中文小曲兒,「暴君好、暴君妙,暴君、暴君呱呱叫……」

, , , ,

﹍紫寶唄♥〞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