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璃 - 總裁的嬌妻【豪門遊戲之二】``第八章

  行刑的時間終於到了!
  崔潔覺得自己好像打從嫁給他之後,就常常變成認錯的小孩,不時被迫在他的面前認錯道歉。
  可是,錯的人又不是她!明明就是他花心大蘿蔔,害她一點安全感都沒有,才會做出那種事情的。
  「你這小傢伙!當真就如此不信任我嗎?」他坐在一張單人沙發上,語氣充滿了不可知的危險氣息。
  「人家只是……只是……」
  「只是什麼?」
  「人家好歹是你的妻子嘛!所以……」
  「所以你在吃醋?」
  「我才沒有!」她激動地反駁,衝上去撲打他,一張美麗的小臉蛋已經紅得足以與番茄媲美。
  「沒有嗎?那難不成你只是道聽塗說、捕風捉影,就硬要把外遇的罪名扣在我身上?如果你承認自已是在吃醋,那我還勉強可以原諒你,但要是後者的話,你的小屁股就當心一點了。」他撂下恐嚇。
  「我……我……」崔潔被恐嚇得半晌說不上話。她吃醋?她竟然會去吃他的醋?不不不!她絕對不會幹下這種看起來像是妒婦專利的蠢事。
  「說!是道聽塗說,還是吃醋?」
  「我、我……只是……」她兩者都不想承認。
  「道聽塗說?」這下,他的語氣有點危險了。
  「不不不!」她飛快地跳離他的懷裏,小手捂住兩片俏嫩的臀瓣,「才不是道聽塗說,我、我是親眼瞧見的……」
  「你親眼瞧見?那我對她做什麼了?」他的手開始不安分了起來。

  「你……」他到底想幹什麼?崔潔頓時又被他逗弄得緊張兮兮。
  「像這樣嗎?」他冷冷一笑,長臂一伸,環住了她的纖腰,俯首出其不意地吻了她的小嘴。
  「不是……」她拚命地搖頭,小臉漲得通紅。
  「那難道是這樣嗎?」才說著,他男性的大掌已經探入了她紅色短毛衣的下擺,冷不防地握住了她一隻豐盈的乳房,隔著單薄的胸衣撚弄著她頂端嬌嫩的莓蕊,立刻感覺到她的身子泛過一陣戰慄。
  「也沒有……」她嬌嫩的嗓音頓時化成了苦悶的呻吟。
  「那你憑什麼說我背叛了你?」他加強了大掌揉擰的力道,立刻就感覺到她在他的懷裏開始顫抖。
  「我……我……」她說不出理由,只好落荒而逃,只不過,這個想法才剛剛化成行動,就已經立刻被他給阻止了。

  丁傑擒住她纖白的手腕,重新將她按坐在他的腿上,只不過與剛才不一樣的地方是,她這次背對著他,適當的高度恰好讓他能夠輕易地咬吻她白嫩的耳垂,以及曲線優美的雪頸。
  「不要……」她看不到他的表情,心裏好慌。
  「我給了你說話的餘地嗎?」他強硬的口吻中充滿了溺愛,只是沒有教她聽出來而已。
  「人家又不是故意的……」她發現自從嫁給他之後,這句話就已經變成了她的口頭禪,不!是她不得不說的求饒名句。
  「在我處罰完之前,我不會原諒你的。」他沉聲道。
  「可是……」她似乎還想要再申訴,可是,就在下一刻,她發現自己的處境非常危險。
  她被迫張開雙腿,身子被他擒在腰際的鐵腕擒得動彈不能,只能眼睜睜地看著他另一隻大掌撩起了她咖啡色的牛仔短裙,隨著黑色的褲襪緩緩而上,直逼她雙腿之間的幽禁之地。
  「你真是一個教人生氣的小東西,為什麼你看不出來我的眼底只有你一個人?!」他咬牙切齒,語帶深沉的埋怨。
  他……他說的話是真的嗎?他的心底只有她一個人嗎?崔潔微偏著小臉,任由他啃咬著自己雪白的頸項,臉頰泛著羞澀的紅氳。
  她該相信他嗎?她想……
  「啊……」驀然,她倒抽了一口冷息,發現褲襪已經在他的肆虐之下成為了碎片,散落在地毯上的比穿在她身上多,一雙纖白的玉腿頓時透出了荒淫的氣息,彷佛被人淩虐一般。

  接下來,就是一連串懲罰的開始。

  丁傑不斷地挑逗著她,壞心眼地不將她送上高潮,他撩高了她紅色的短毛衣,並且拉開胸衣的薄罩,大掌不停地在她豐挺飽滿的雙乳上遊移,長指撚弄著那兩抹櫻蕊,彷佛珍珠般在指尖滾著。
  他也沒有放過她雙腿之間的柔軟,她那顆小小石榴色的花心早已經充血飽滿,幽穴也早就水蜜盈泛,惹人憐愛地微啟著。
  「求你……」她焦躁地扭動纖腰。
  「求我什麼?」他故意裝作聽不懂。
  「要我……求你要我……我快要瘋了!」她虛弱無力地靠在他寬闊的胸膛,不停地喘息。
  「以後不許你隨便懷疑我。」他語氣淡然地提出條件,但手指的動作卻都像是要將她逼瘋般淩厲不留情。
  「不會了……真的不會了……」她的身子因承受不住而顫抖,不禁哽咽出聲,低低地抽泣,「求你了!真的好痛苦……求你了……」
  「可憐的小東西。」他溺愛喚了聲,釋放自己因渴望她而緊繃昂揚的欲望,在下一瞬間狠狠地貫入她充滿彈性的花窒內!
  或許是因為太漫長的期待,當他貫穿她的那一瞬間,接近死亡的強烈快感從花壺深處湧出。
  「啊……」她弓起身子,從腰脊深處泛過一陣戰慄,快感迅速地蔓延全身,她屏著息,貪婪地將餘韻拉長……

  激情過後,崔潔小鳥依人地躺在他的臂彎中,充分地享受著他免費供應的體溫,以及溺人的溫柔。
  「為什麼是我?」她用食指在他的胸前畫圈圈,不知死活地把挑逗他這件事情拿來當遊戲。
  「你指的是什麼?」他擒住了她不安分的小手,心想要是她知道他已經準備好隨時要她的話,會不會被嚇一跳?!
  「你為什麼要娶我?」
  「因為,喜歡上你,就像呼吸一樣簡單,就像地球繞著太陽公轉與自轉一樣自然,這樣回答,你還有什麼疑問嗎?」
  「油嘴滑舌!我是認真的!」她嘟嚷。
  他輕點了下她翹起的紅唇,「好吧!那我就也認真說了吧!因為十二年前,當我的父親被朋友陷害,一夕之間不僅僅宣告破產,我的父母也因為車禍命喪黃泉之時,我遇到了一個小女孩。」
  「那就是我?」她睜大了美眸。
  「沒錯。」他點頭笑哼。
  「你好變態喔!竟然喜歡上一個小女孩……」她噘起小嘴取笑,眼眶卻忍不住紅了。
  「你怎麼哭了?」
  「嗚……因為你很可憐嘛!」她低低地抽噎起來,覺得自己今天真是同情心氾濫,竟然會為了他而心疼?!
  「那是以前,現在我可是一點兒都不可憐了。」他柔聲安慰她,「那時候,我正好遇上五位老人,他們想要把我帶到美國去栽培成接班人,我很迷惘,那天你才剛從美國回臺北,在住家附近迷了路,可是你沒哭,你說反正一定會找到路回家,怕什麼?」這句話,曾經深深地撼動了他,至今猶是。
  「我又不是在同情你,我是在同情那個遭遇淒慘的少年,幹你現在可不可憐一點關係都沒有。」她小臉紅了一紅,反嘴道。
  她沒想到小時候的自己竟然這麼勇敢,不過,她覺得自己當時一定是硬撐的,心裏肯定怕得要死,哇!年紀小小就懂得撐場面去安慰別人,她忍不住開始佩服起自己來了。
  「那個少年就是我。」丁傑笑歎了口氣,難道他說了半天,她卻以為他在說天方夜譚嗎?
  「我知道是你呀!」逮住了最基本的理由,她更是反駁得理直氣壯。
  「那你還哭什麼?」這下換他不解了。
  「可是現在的你一點兒都不可憐呀!」她美眸朝著他眨巴了兩下,非常理所當然地說道。
  丁傑一時語塞,被她似是而非的話給弄得好氣又好笑,哪有人把過去與現在硬生生的分成兩半?天底下大概只有她想得出來了。
  「好,因為我現在一點兒都不可憐了,所以你可以不用同情我,不過,既然你這麼有空,那寒假剩下來的時間就到我辦公室裏打工好了。」他俯首笑啄了下她柔順微彎的眉梢。
  「真的?」她的雙眼一亮,嘿嘿!這樣她就可以就近發射愛妻電波,光明正大地杜絕他身邊的狐狸精了。
  「當然是真的。」
  他豈會看不透她現在心裏在想什麼?不過,為了不讓自己提早得到心臟方面的疾病,他寧願將她栓在身旁,緊緊看牢。
  若非在十二年前遇見了她這個渾身充滿傻膽的小妮子,他的人生一定非常無趣,想到這裏,他不禁更想珍惜她了!

  一個月後
  「啊──」一大清早,就聽到發生慘案似的尖叫。
  「發生什麼事了?小潔?!」丁傑在她還沒來得及喊出第二聲慘叫時,就已經飛奔進浴室,並且把她抱進懷裏。
  「都是你!都是你!」忿忿責怪的同時,一雙握緊的小拳頭如雨點般灑落他的胸膛。
  「我對你做了什麼事?」他被她搞得一頭霧水。
  「都是你!要不是你做的菜這麼好吃,我就不會這麼貪吃,體重也就不會增加零點五公斤了。」她氣得想砸掉體重機。
  「才零點五公斤而已,你還太瘦呢!」他大手掂了掂她不盈一握的纖腰,蹙眉頗不滿意的說道。
  「不行!太放縱自己會變成黃臉婆,會被老公嫌棄。」她忿忿地悶哼,覺得這個世界真是一點兒都不公平。
  這時候,那個被妻子以嫌棄罪名指控的老公說話了,「可是,我一點兒都不嫌棄你呀!小淘氣。」
  「再胖一點你就會了。」
  「不,我巴不得你變成一隻肥嘟嘟的小粉紅豬,這樣一來,就不會有別的男人想跟我搶你了。」
  「才怪,你一定是想要等我變得又胖又醜,就想個理由把我休掉。」她悶悶地嘟嚷道,心底完全想不透自己會發胖的理由,吃了幾個月的愛夫便當,她可是六個人裏面體重完全沒有動靜的。
  「你怕被我休掉嗎?」他捏了下她俏挺的鼻尖。
  聞言,崔潔抬眸狠狠地瞪了他一眼,過了半晌才道:「在那之前,我會想盡辦法讓你變得又胖、又醜,如此一來,就不會有別的女人喜歡你了!怎麼?你還想休掉我嗎?」
  「不敢。」丁傑聽出了她的威脅,微微一笑,以吻封緘。老天!他真的覺得她越來越可愛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I'm Your Little Sunshine♥

﹍紫寶唄♥〞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