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璃 - 暴君的甜心【豪門遊戲之三】``第二章

  半個月前臺灣臺北

  星期天下午,童家小小的客廳中,傳出了食物美味的氣息,以及年過四十卻風韻猶存的女人嗓音。
  童母把女兒叫到面前,足足遲疑了半個小時,才緩緩開口道:「心心,你聽媽咪說,其實當初不是你爸不要你,而是媽咪命苦,沒有福氣享受,所以才會拖累無辜的你……」
  「媽咪,看到你,我終於知道自己為什麼那麼會說好聽的話了!」童心心埋頭吃著從巷口買來的鴨面羹,滿嘴含糊地說道。
  還好、還好!童心心在心裏暗自慶倖,她有先見之明,先到巷口買了這碗鴨面羹,可以用來無聊時填飽肚子。
  「心心,你的話是什麼意思?」童母非常不解地說道。
  「我說的沒錯呀!想想,我那個薄幸老爸明明就拋棄了咱們母女那麼多年,每個月只補貼那少少的一萬兩千塊錢新臺幣,老實說,我常常在懷疑我們母女兩人的開銷搞不好比他家那只吉娃娃還要少一百倍!可是,我發現就算他對咱們那麼壞,媽咪你還是可以把他講得好像百年難得一見的大善人。」
  童心心從鼻孔逸出一聲冷哼,一邊吹涼羹面,一邊說道:「你說,我不是得到你的優良基因,會是什麼?」
  「這……」童母秀麗的臉蛋一陣紅、一陣白,被攻擊得完全沒有任何招架之力,她發現自己只要在女兒面前提到她的生父,通常就會遭受她一番非常淩厲的攻勢。
  「嗯……好好吃喔!我就說張媽媽的手藝十幾年如一日,她做的面羹跟我小時候吃到的沒兩樣。」童心心依舊埋頭吃著,不再搭腔,一雙圓溜溜的鹿眼間著精明的光芒。

  好吧!他想要見她是嗎?誰怕誰!
  「老爸,好久不見,你還沒死呀?真是可惜。」一踏進裝潢富麗堂皇的辦公室,童心心嘻皮笑臉就是一句詛咒,完全沒有顧及她可是一腳踩進了人家的地盤裏,好歹也要客氣一點。
  更何況,這間辦公室的主人,正是她的親生父親,喔!不,童心心鄭重要求訂正,是從小就拋棄她們母女不管的薄幸老爸。
  「你、你這是什麼意思?」關振東坐在單人沙發上,語氣有點惱怒地瞪著親生女兒。
  「沒有呀!我的意思是說,你老人家沒死真是一件可喜可賀的事情,否則像你這麼年輕有為的企業家要是真的到十八層地獄去掛號買單了,那對這個世界可真是一件很可惜的事情呢!」童心心聳了聳肩。
  「哼!聽起來總算像句人話。」他忍不住被「年輕有為」四個字給熏得樂陶陶,完全沒有發現童心心說他是去「十八層地獄」掛號買單。
  「對了!媽咪說你有事情找我,到底是什麼事情?」童心心完全也不跟他客套,直接跳上了一張舒適的沙發,拿起桌上的點心就猛往嘴裏塞。
  嘿!這老頭還算挺上道的,竟然懂得利用這種日本原裝空運來台的和果子來當招待,分明是看準了她愛吃甜食,並且特別喜歡日本食物的特性。童心心俐落地撕開白桃果凍的包裝,一口咬下就是半個。
  「你母親她……還好吧?」反正他也不知道該從什麼地方下手,乾脆從最安全的人物談起。
  「還好啦!畢竟我們也不是那種天天吃香喝辣的命嘛!真是的,這年頭人不如狗呀!老爸,聽說你家那只狗天天吃魚子醬、啃牛排喔?真是夭壽的好命呀!這年頭,就是有人擠破頭要當狗奴才。」她完全就是明嘲暗諷,聳了聳肩,覺得嘴裏有點甜膩,拿起茶水漱了漱口。
  「你、你這個逆女──」
  冷不防地,他的話還沒來得及訓完,童心心嘴裏的一口茶水猛然往他臉上噴去,淋得他一臉狼狽。
  她連忙跳起來,隨手拿起桌上的巾子往他臉上抹去,小嘴不斷地嚷道:「啊啊啊──對不起、對不起,老爸,我就喝不慣那苦苦的抹茶,尤其是那種用廉價抹茶粉泡出來的茶,真是難喝,要省錢也不是這種省法的──啊!不不不,我是說,真不愧是賺錢的企業家,省錢竟然還懂得從小地方著手……」
  「你、你──」
  關振東差點被她氣得胃潰瘍發作,忽地,他皺起了眉,試圖看清她手裏拿來替他擦臉的東西,「你到底拿什麼鬼玩意兒給我擦臉?為什麼我好像聞到一股很奇怪的味道?」
  她停下手裏的動作,一雙聰慧無雙的眸子戲謔地笑看著他,語氣之中再度充滿了抱歉,「對不起,老爸,拿錯抹布了。」
  「什麼?!」他這次直接跳起來了,圓瞠雙眼狠瞪著她,「童心心,不要我給你三分顏色,你就給我開起染房了!」
  童心心非常清楚這只老狐狸絕對是有求於她,才會如此低聲下氣,她雙手一攤,有恃無恐地回覷著他,故意曲解他的意思。
  「老爸,現在又不是古代,你應該知道現在市面上成衣店那麼多,你才給我三分顏色,就要我去開染房?絕對賠錢啦!」她甜美至極地笑了笑。
  「你、你──」他捂著胸口,趕忙從西裝口袋掏出小藥罐,吞下一顆心臟藥,否則絕對會被她給活活氣死。
  看著他手裏的藥罐,童心心明亮的雙眸頓時閃過一絲灰暗,那是一種受到傷害的悽楚神色。
  她永遠忘不掉六歲那一年的冬天,那個傻得可笑的小女孩,以為一個小小的禮物,可以買回從來就不曾放在自己身上過的愛……
  「老爸,如果你沒有什麼事情要交代的話,那就讓我回去吧!雖然比不上你這個大忙人,不過,我們『打工專家』好歹也是小本經營,總不能因為合夥人跑去結婚,我就放著它不管吧?」她說了一脫拉庫的話,攤了攤手,掉頭就準備往外走去。
  「等等!」他急忙地喚住了她。
  哼!我就看你這只老狐狸的臉皮能撐多久?童心心暗自竊笑,假裝天真無辜地回頭。
  「老爸,你終於決定要說了嗎?原來,你肚子裏打的結沒有我想像中那麼多嘛!」
  「我們就打開天窗說亮話吧!心心,我要你去日本。」關振東決定不聽她的明嘲暗諷,否則他很可能會氣到提早中風。
  「沒時間。」哼!她要不要去,豈是他能夠決定的?童心心說完,轉身又要往門口步去。
  「一千萬!」他顧不得拉下老臉,急忙地喚住了她,「如果,你能夠在日本鷹川家裏冒充我女兒的身分撐足一個月,我就給你一千萬!」
  「我本來就是你的女兒。」童心心小臉黯然了下來,喃喃自語,卻是半個字也沒有教他聽見。
  「你答應了嗎?酬勞可是有一千萬喔!心心,你千萬不要跟錢過不去,再不說話,我就當你是答應了喔!」
  「為什麼不教你那個寶貝女兒自己去,那豈不省事一點嗎?」童心心才不會忘掉關家有一個被呵疼長大的關蓮蓮。
  「她不經事,應付不了那種場面。」關振東一口就回絕這個最實際的建議。「心心,這件事情非你不可,我又不是要你真的去結婚,你可以用心心這個名字,他……他不會知道的,只要一個月,你只要能夠拖過一個月,到時候那一千萬就是你的了!」
  童心心靜了半晌,回眸甜笑,「老爸,雖然我並不知道你這只老狐狸又在打什麼鬼主意,不過,我確實不會跟自己的荷包過不去,記得,先彙五百萬到我的帳戶裏去當訂金。」
  「等事成之後,我會付給你──」
  「你以為我這只小狐狸當你二十年的女兒,全都是白當的嗎?先付訂金,否則就拉倒!」
  說完,她頭也不回地走掉了,只留下身後的男人被氣得徒呼荷荷,恨自己何德何能生了這樣一個鬼靈精怪的女兒。

  沒有?
  這裏也沒有?!
  場景再度轉回到日本,童心心趁著夜深人靜,一個人偷偷潛進了鷹川准的房裏,她翻來搜去,只差沒有把所有的東西統統翻箱倒櫃,看裏頭有沒有自己的皮夾和護照。
  她實在太過認真在自己的工作上了,完全沒有發現身後有一雙黑魅似的眸子正盯著她不放。
  鷹川准半坐起身,定定地看著她,對她的一舉一動隱而不發,額角隱隱冒著青筋;這小傢伙以為自己現在在什麼地方?!竟然如入無人之境?
  「為什麼沒有?」她扁著小嘴,打了個呵欠。
  好吧!今天暫時就這樣算了吧!童心心經過了一整天長途飛行與警局之旅後,實在是又困又累。
  她回眸,微微一笑,而那張大床看起來實在誘人……

  「快起來!」
  「嗯……不要吵我。」
  「半夜跑進男人的房間,還敢睡得那麼大搖大擺?起來!」鷹川准低頭狠瞪著枕在胸前的甜美睡臉,整副心魂被她大膽橫出睡衣的修長玉腿給引誘,男性的喉頭頓時變得乾燥。
  「跑錯就跑錯嘛!既然都已經跑錯了,那你為什麼不乾脆將錯就錯,當作沒看見就好了。」童心心半夢半醒,惡人先告狀,說完還不忘往他的懷裏鑽去,發現這副寬闊健壯的胸膛越睡越舒服。
  由此可知,她確實還沒清醒,否則要是她睜開眼睛發現自己正躺在鷹川准的懷裏,絕對會嚇得跳起來。
  鷹川准卻顧不得這一點,他猛然翻過長軀,將嬌小的她給壓在身下,長腿伸進了她雙腿之間,抵住了一處柔軟,感覺到自己的胯間正逐漸地燃燒起來,「再不起來,小心後果。」
  「好重……」童心心呼吸困難地嚶嚀出聲,在他的身下不停蠕動,「好重,不要壓我,我童心心生平不做虧心事,沒有害過半個人,更沒有害死老兄你,不要壓我……」
  「童心心,你給我睜開眼睛看清楚!」鷹川准實在不明白自己為什麼會被這個傢伙搞得肝火大動。
  該死!竟然把他當成壓床的冤魂,看他饒不饒她!
  童心心惺忪地睜開美眸,看清了眼前的男人,她愣了一愣,初時,她還搞不僅為什麼他要如此兇狠瞪她,驀然──
  「啊──」
  沒錯,她放聲淒厲尖叫,因為,無論是誰在一清醒之時,就看見自己睡在一個幾近赤裸的剛猛美男的懷裏,只怕都會尖叫。
  而這一聲慘叫,正好為他們日後精采熱鬧的生活揭開了序幕……

  「新娘訓練?」
  童心心望著眼前一字排開的驚人陣仗,忍不住發出了由衷的疑問:「你們這不是在跟我開玩笑吧?」
  「心心小姐的家人沒有向你提過嗎?凡是要嫁進鷹川家的新娘,都必須要學習這一整套的新娘課程,最後才能決定是否可以過關。」老管家帶領了一票訓練者,與童心心面對面地跪著。
  活到這把年紀,老管家從來沒有見過像童心心一樣,那麼適合穿白色洋裝的可愛女孩,他們幾乎是一打照面,他就已經喜歡上她了!其他傭人也都被她給哄得服服帖帖。
  「哇?那麼炫?了不起、了不起!」
  童心心替他們拍手鼓掌,覺得能夠在現代還保留住這樣的文明陋習,鷹川家,果真是不可小覷的狠角色呀!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被她這麼一熱情鼓掌,領頭的管家摸了摸後腦勺,臉紅地說道。
  「管家,認真一點,不要被她騙了!」女管家在一旁提點道。
  「啊!對喔!心心小姐,請認真一點。」老管家直接把別人的話借來一用,咳清了喉嚨,正色道:「我們擔任鷹川家的新娘評選人員,是負有非常崇高的使命,從今天起,我們將會嚴格的訓練你每一項有關新娘的禮儀和技能,如果你無法在期限內通過考驗,那麼將很可能不能成為我們少主人的新娘。」
  「真的?」童心心興奮地跳了起來,沒想到老天爺對她這麼慷慨,竟然給了她一個天大的好機會,可以名正言順擺脫鷹川准那個暴君。
  「心心小姐,你不要那麼激動,其實,這件事情並沒有那麼難,真的一點都不難,說不定你勝任有餘,不小心就當上了咱們鷹川家的少夫人……」老管家以為她受不了刺激,連忙安撫道。
  「什麼?不小心就當得上?」童心心一張小臉頓時垮了下來,覺得自己剛才好像白高興一場了。
  「對……好像也不對,反正,事情就這樣決定了,心心小姐,咱們就從明天開始吧!」
  「明天?」
  「對,請你今晚早點睡,明天最好能夠早上八點準備好。」
  「早上八點?!」童心心失聲尖叫,對她而言,再也沒有任何事情比這打擊更嚴重了!
  每天睡到中午十二點,是她生平最大的夢想;唉……照這情況看來,睡到中午十二點起床,真的要變成「夢想」了。
  「對了,管家老伯伯,我可不可以問你一件事?!」
  「當然可以。」
  「你們池子裏那些魚……是不是那種很有名的錦鯉呀?」從踏進這個家的第一天開始,她就一直對那些魚兒投以密切的關注。
  「那當然,你可要知道我們鷹川家不是隨便──」老管家已經擺出了架勢,準備把祖宗十八代的豐功偉業拿出來背誦。
  「謝謝,我知道了。」童心心甜蜜地沖著他笑,把眼前的老人迷得七葷八素,完全沒有把老人的吹噓聽進去,她心裏只想著「塞翁失馬,焉知非福」這句名言果真一點不差。
  嘿嘿,那可是名貴的錦鯉耶!童心心開始覺得自己因此而少睡一下下,似乎也變得不太要緊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I'm Your Little Sunshine♥

﹍紫寶唄♥〞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