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璃 - 惡魔的女人【豪門遊戲之一】``第九章

  清晨,窗外傳來鳥語花香,曙光淡淡,女孩嬌柔的小臉枕在男人寬闊有力的肩臂上,靜靜地甜睡著,淩亂的長髮形成美麗的飛瀑,白色的被單鬆軟地覆在兩人的身上。
  男人首先睜開了眼睛,看見了躺在懷裏的女孩,她就像清晨初綻的玫瑰,教他忍不住低頭在她的小臉印上一吻,然後,他不經意地轉頭,看見了床前的矮櫃上放了一張照片。
  他曾經看過那張照片,照片裏有他的「情敵」。
  這時,他稍微挪開了女孩,伸手拿過照片,眯起寶石般黑亮的眸子,以一種審視的眼光看著照片裏僅有著背影的男人。
  接下來,他怔愕,心底陡沉,彷佛被人重重一擊。
  因為,他終於知道照片裏的男人究竟是誰了!

  「徹,好久沒有一展身手了,今天我們就好好一較高下吧!」傅少麒從車窗中探出頭來,一臉躍躍欲試的興奮表情。
  相較之下,東方徹的反應冷淡了許多。他坐在跑車的駕駛座上,一雙黑眸直勾勾地凝視著前方的曲折跑道,面無表情。
  孟小栗坐在他的身旁,也是一臉興匆匆的。她看著跑道上一字排開都是難得見到的名車,覺得他們這群男人一年一度的賽車較勁真是非常迷人。
  引擎聲轟隆隆,遠比平常響亮;就在這時,迎面駛來了兩輛車子,不懷好意地對撞而來。
  東方徹眼明手快地折入內場,避開來車,只是,對方好像是沖著他來的,緊追在他的車後不放。
  一路上,孟小栗瞪大了雙眼,簡直不敢相信。搞不清楚狀況的她,眼睜睜地看著傅少麒他們飛車追上,追撞之間,車身傷痕累累。
  「天啊!那車子全球不到五百輛,不可以!不可以撞上去──」她慘叫聲還未完,車子已經迎面對吻。
  「等一下……那兩輛車到底搞什麼?EDONIS……他們知不知道那輛金色的跑車只有二十一輛?啊……」伴隨著她的慘叫聲,兩輛車身擦撞而過。
  東方徹的臉色不悅,不過,這並不是針對孟小栗的鬼叫,而是很不高興有人竟敢不知死活來惹他!
  他看著後照鏡,唇畔勾起一抹陰森的微笑,方向盤一轉,非常技巧地將兩輛追逐著他們的車子引撞到看板上。
  只聽得轟隆一聲,兩輛車子在他們的面前起火燃燒,卻也在同時,他車子的照後鏡碎裂,好像被什麼硬物射中一樣,玻璃碎片紛飛。
  他停下車子,下車倚靠在車門邊,冷冷地看著火光熊熊,沒有發現孟小栗也同時下了車,查看狀況。
  「啊……」她驚叫。
  「你怎麼了?」東方徹挑眉問,以為發生了什麼事情,這時,他的肩畔傳來一絲劇痛。
  「栗子一號……人家的栗子一號……被撞到了啦!」孟小栗扁著嘴,指著車身一處小小的烤漆脫落,心疼地叫道。
  他微笑,覺得她的表情很可愛,卻又在下一刻,笑意冷卻,「送廠修理一下就好了,你不要太大驚小怪。」
  真是奇怪,傅少麒他們的車子受傷程度遠比這個嚴重,為什麼就沒看見她一副快哭的表情?
  孟小栗愣了一下,「可是……可是……」驀然,她瞪大了雙眸,驚慌地喊道:「徹,你受傷了!」
  這下她的注意力完全轉移到他的身上,孟小栗擔心地拉住他的手臂,察看他肩頭不斷滲血的傷口,把衣服都給染紅了。
  東方徹凝視著她憂形於色的小臉,一語不發。
  「徹!」黑子霆下車,連忙步上一刖,也發現他的傷勢,「少麒馬上就趕過來了,他要我告訴你,事情不太對勁,傳聞很可能是真的。」
  「這可能是剛剛被玻璃劃到了,你放心,我不要緊。」東方徹心思一沉,冷淡地掙開了孟小栗的手,轉身背對著她,向黑子霆說道:「看來,『那裏』是真的出事了!」
  孟小栗怔怔地望著他的背影,心裏突然一陣不舒服,好像被人遺棄了似的,心口蔓延著一股莫名的不安。
  她靜了一靜,決定不出聲喚他,將內心的不安付諸一笑。

  「小栗,你真的確定要嫁給他嗎?」孟海不確定地問。
  「有什麼不對嗎?叔叔,徹很疼我,你又不是不知道。」孟小栗接到叔叔的電話,到車廠探視。
  「可是……」孟海欲言又止。
  「叔叔,他很壞心眼,這個我知道,但這並不妨礙我喜歡他呀!他昨天被人襲擊受傷,雖然他嘴裏說不要緊,可是,受傷總是會痛的吧!叔叔,好奇怪,我從來都沒有像現在一樣,那麼想他。」他們明明才分開不久,可是,她心裏就是惦記著他……他傷好些了嗎?
  「小丫頭,你戀愛了。」孟海笑歎了口氣,疼愛地撫著她的頭。
  「是嗎?可是這感覺跟喜歡車子完全不一樣耶!更……心疼了一點。」她害羞地說道。
  孟海發現自己完全插不上嘴,只好笑笑,道:「你的房子已經修繕好,隨時可以回去住。而且我已經聯絡上大哥、大嫂,他們不久以後就會回臺灣,準備送他們的小姑娘出嫁去!」
  「叔叔!」她嬌嗔了聲,不勝嬌羞,一顆心早已遠揚至東方徹的身上。

  「我就知道你遲早會出現。」東方徹不羈地坐在一張單人的真皮沙發上,笑望著自己的母親。
  「是股東們決議,他們不想眼睜睜看見集團落入別人的手裏,一定要我這個母親出面來請你回去的。徹兒,你可真是個孝順的好兒子呀!這些年來,你竟然就真的狠心不聞不問。」她故意諷刺。
  「好說。」他不太介意,聳肩一笑。
  「回去吧!至少,替我們家族度過眼前的難關。那具引擎我們已經發明出來了,可是,最後的一個步驟需要你來做,我們對付不了那個人。」
  琳恩不得不承認,她兒子的手段確實比一般人心狠手辣。他不僅聰明,而且有足夠的智謀去擊敗任何與他為敵的人,這也就是一直以來,他被人稱之為「鬼」的原因。
  「我會回去,媽咪。就算你不開口,那個笨蛋也已經惹到我了。」他的肩,仍舊隱約作痛。
  「長老們會很高興得知這項消息的。徹兒,我先回去報告他們這件事情。」她喜出望外,一臉迫不及待。
  這時,東方徹卻喚住了她離去的腳步,表情冷淡地說道:「我親愛的媽咪,雖然我很不想出你的糗,但是,可不可以請你在出我這扇大門前,換上另外一條絲巾?」
  聞言,她下意識地揪住了系在脖子上黑白格紋絲巾,不解地問道:「為什麼?我這樣穿有什麼不對嗎?」
  「因為我想不讓你的一點小小疏忽,毀了我精心設計的衣服,畢竟,你是我的母親,犯了這錯誤更是不可原諒。」
  「什麼?這……這一套衣服……是出自於你的設計?!」她發出一陣驚叫,自己竟然完全不知道!
  原本,她的衣服都是量身訂制的,直到她某天坐車經過紐約第五大道時,在櫥窗看見了這套白色的套裝,它就成了她的最愛,教她不介意多穿它幾次,並且不怕教人發現穿了重複的衣衫。
  而且,據她所知,這個品牌出現在市面上才沒有多久,就造成了相當大的轟動;限量發售套數、居高不下的價格,完全無法澆熄貴婦們對它需求若渴的熱烈程度。
  她完全沒想到,那竟然是她的兒子一手經營設計的知名品牌!實在教她太驚訝了!
  「沒錯,這是我在今年新推出的品牌,只不過沒有刻意張揚,很多人不知道而已。」東方徹勾唇一笑,按下桌旁的紅色按鈕,立時就有一面牆應聲開啟,裏頭琳琅滿目,擺滿了各式配件。
  他起身為自己的母親挑了一條顏色明亮搶眼的絲巾圍上,收畫龍點睛之效。看見母親驚愕未褪的臉容,他表情莫測高深,略有感觸地苦笑道:「希望有一天,她也能乖乖的站在我面前,讓我為她這麼做。」
  「徹兒?」
  「放心,我答應你,今晚就走。」他放開了手,笑著轉身,望著窗外薄透的秋天雲光,俊美的臉龐透出一絲教人窒息的冰冷。

  「徹?」
  沒有開燈,四周一片黑暗;空氣是靜的,沒人回應她。
  「徹?你在嗎?」
  孟小栗獨自站在一片空寂的室內,心生不祥。
  忽然,她轉身奪門而出。

  「你可不可以告訴我,他到底去了哪裡?」
  「對不起,栗栗,他沒有交代,所以我不能告訴你……」羅絲看著孟小栗,萬分為難地說道。
  「他沒有什麼話要告訴我嗎?連一句話都沒有嗎?」孟小栗再度開口,聲音微微地顫抖。
  「沒有。小栗,真的很對不起……」
  「是嗎?」她微笑,斂下長睫,恬靜地看著地面,「他什麼都沒說嗎?那……或許他很快就回來了,所以才什麼都不說吧!」
  「小栗,他回去了,我只能告訴你這些。」看見孟小栗蒼白的臉容,羅絲忍不住心疼起這個後輩。
  「沒關係。我想,就算要分手,他應該也會自己親口告訴我吧!他雖然很壞,可是,他很疼我的。」她強顏歡笑。
  「小栗……」羅絲低喚了聲。
  「如果,他就這樣走了,一定是有要緊的事。沒關係,我會等他的。這幾天叔叔已經幫我把家裏整理好,我準備把東西搬回去,畢竟,現在住的地方並不是我的家。」她聳了聳肩,綻放燦爛笑顏。
  她心底隱約猜到一定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可是,他們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她不知道,真的不知道!

  孟宅
  「請問孟小姐在家嗎?」
  「我就是。請問有什麼事情嗎?」
  「東方徹先生將他名下所有的車子都過戶給孟小姐,所有的移交手續,東方先生都已經替你辦好,請孟小姐在這個地方簽名就可以了!」
  孟小栗接過律師代表遞上來的檔,著實愣了半晌,身子不禁冰冷了起來,她一筆一畫刻下了自己的名字。
  她的手,彷佛簽下死亡切結書般沉重。
  她不知道自己該如何為這件事情下定義,她真的不知道東方徹這份巨額的贈禮所代表的意義……刻下最後一筆時,她深吸了口氣,緩和心痛。
  「我能見他一面嗎?」這是她現在最迫切想做的事情。
  「東方先生沒有交代,我不能做主。」律師露出一抹職業性的微笑,用手指著門外的一輛黑色跑車,「東方先生特地交代我們把其中一輛開過來,他說,那是你最喜歡的。」
  律師笑著說完,收好檔離開。
  孟小栗走出了自家的綠色小門,看著東方徹第一次載她的黑色跑車,她為它取名為「栗子一號」……他說得沒錯,這是她的最愛。
  可是,她現在卻只是一肚子火,忍不住沖上前去,用力踢了輪胎一腳,破口大?道:「東方徹!你明知道我不會開車,送我車子做什麼?!你這個大混蛋,不要讓我再看到你!否則我……我會……」
  她不哭,哭了就算輸了。
  然而,她輸了,決堤的眼淚不停地掉下來……她撫著車門,無助地蹲了下來,埋首大哭。
  「東方徹,你到底想要做什麼?這算什麼?這到底算什麼嘛?!你送我車子,誰來替我開?沒有人!除了你以外,沒有人!」
  沒有人。
  她從來都不知道想念一個人的滋味有多難熬。
  她想他。
  想見他。
  如果,此刻她因為見不到他而窒息死亡,並不值得訝異。
  因為,她愛他。
  愛一個人,想一個人,最後,她嘗到了眼淚的味道。
  然而,那個被想念的人呢?他知道嗎?
  她在想他。

  「總裁,多虧你肯回來,否則這一次就被那個裏約‧強森給得逞了!」男人興奮的聲音揚起。
  東方徹冷淡地面對來人,夕陽透過落地窗在他的背後形成了陰影,「他們需要的只是一點教訓。並購的案子談妥了嗎?」
  「談妥了,合約在這裏,就等總裁過目。」一份文件遞上。
  「這個先不急。我問你,如果重新舉辦車賽,需要多少時間?」東方徹將文件從眼前推開,沉聲問道。
  「太突然了,我想不太可能……」
  「我不想聽任何理由。一定要在最短的時間之內,讓夢幻車賽重新問世。聽見了嗎?不計成本。」他斬釘截鐵地命令道。
  「是。」
  「出去吧!我想一個人靜靜。」他揚手揮退部屬,獨自面對一室的寂靜無聲,想起了那個雨天的夜晚,她在他的懷裏泣不成聲。
  不,你還是不懂……我以為你或許能夠明白,以為你會懂得那場比賽對我而言有多重要!
  那他呢?對她而言,他到底重不重要?
  或許,他僅僅只是一個能夠替她實現諾言、重新舉辦夢幻車賽的人吧!
  東方徹自嘲一笑,心痛地閉起雙眼,靠向了椅背,眼前猶浮映著她那天晚上悽楚的淚顏,言猶在耳──
  你可不可以去教他們不要停辦?至少這一次,這一次不要……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I'm Your Little Sunshine♥

﹍紫寶唄♥〞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