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章*白延胡索

花語:開始

  清晨的陽光穿過白色的薄紗窗簾,映在江槿曈亮白柔滑的皮膚上,她反射性的伸出玉手擋住刺眼的光線。
  她慢慢睜開雙眸,看了看手機上顯示的時間,拿起衣服往化妝室走去。
  梳洗完畢後,她站在落地全身鏡子前一再審視鏡中的自己「爺爺,遊戲要開始了。小槿絕對不會輸,也絕對不能輸!」話畢,她再三確認儀容後,踏出化妝室,往樓梯口走去,看到站在她房間門前的張根碩。
  因為張媽媽的吩咐而來到二樓的張根碩,看見江槿曈房間的門打開了,人卻不在房間內,回頭便發現剛從化妝室出來的江槿曈。
  看著身穿白色長身熨印衣服,淺藍色的仿製牛仔襪褲,活像一個鄰家女孩;跟昨天上了妝穿著淺粉色洋裝的高貴典雅氣質完全沾不上邊,活脫脫就是兩個人。
  他問道:「好了嗎?」江槿曈朝他點了點頭。「嗯,時間剛剛好呢,早餐已經煮好了。」張根碩走在前頭,她則跟在他的身後前往一樓的飯廳。
  「呵,這麼快就下來咯。來,快點坐下。」張媽媽伸手把江槿曈拉到自己的旁邊坐下。
  「謝謝張媽媽。」江槿曈乖乖的坐在張媽媽的旁邊,享受這一頓韓式早餐。
  「吃快點,待會要回公司簽合約,下午四點半前到機場。」張根碩看著江槿曈說。
  「合約?」張媽媽好奇的問道,追問之下才知道他們二人昨晚已經商量合約條款細則,就只欠正式簽字了,怪不得兒子今天一反常態早早起床,還打電話給金炳建聊了快一個小時的電話。

  享用過張媽媽的愛心早餐後,二人跟張媽媽道別。
  張根碩帶著江槿曈來到一輛白色保時捷前,他打開副坐駕的車門:「上車吧。」看著一臉迷茫的江槿曈,他打趣道:「妳該不會是沒坐過跑車吧?」
  「算是吧……」江槿曈終於鼓起勇氣,坐進車廂內。
  張根碩一臉疑惑的問道:「妳爺爺不是很有錢嗎?都沒買跑車給妳開嗎?」他坐上駕駛位置,繫上安全帶,調整後視鏡。
  「我是路癡,所以都沒去考駕照。而且爺爺說跑車很危險,所以代步的都是轎車。」江槿曈雙眸不停的來回滾動,仔細的觀察著車廂內的佈置。
  「對了,妳衣服要去哪裡買?合約簽定後,我直接載妳去。」
  「明洞。」
  「喔?我還以為妳要去狎鷗亭的說。」
  「我現在只是一名平凡的助理,高級的名貴衣服跟我不相配,而且也買不起。」
  「話先說在前頭,妳要跟我一起出席頒獎禮之後的記者會和慶功宴,不要穿得太像路人甲。」
  「甚麼?我要是被記者拍到怎麼辦?」江槿曈失控的大叫起來,「如果不小心被記者認出來的話,爺爺就會發現,到時候就會被抓回去了!不行不行!」
  「冷靜一點,靜下來才能想到解決方法。」張根碩被她這一叫,腦袋也開始混亂了起來。
  江槿曈慢慢的深呼吸:「對,我得冷靜一點。」突然,她好像想到了甚麼似的,從包包裡翻出一個小小的紫色盒子,伸手去把耳環和項鍊都脫下來,放進盒子裡。

  到達 Tree-J 後,張根碩直接把江槿曈帶到金炳建的辦公室內。
  「合約的期限是兩年,裡面的條款和薪酬,都是妳昨晚和根碩討論的,我沒有多作修改。如果沒甚麼問題的話,妳就在這邊簽字。」金炳建把合約遞到江槿曈的面前。「另外,申請工作簽證需要的文件和證件,詳細資料都列明在這份文件裡。」他把資料放到她的右手邊。
  江槿曈拿起合約,仔細閱讀:「嗯,跟昨晚講的一模一樣。」她調整了一下坐姿,雙眼直視金炳建:「可是,我想在合約上再加一項條款。」話畢,她沒有理會對方同意與否,直接用韓文在合約上寫上『合約有效期內,嚴禁結婚』,然後把已經簽字的合約交到金炳建的手中。
  「為什麼?」站在旁邊的張根碩禁不住好奇,開口問道。
  「因為我不能讓爺爺得逞。」江槿曈把申請工作簽證需要的證件都交到金炳建手上,轉身對著仍然呆站在原地的張根碩說:「不是說要載我去買衣服嗎?」
  從金炳建的辦公室出來之後,江槿曈突然開口說想改變一下髮型,張根碩只好帶她到公司的化妝間。
  他坐在她的旁邊,看著她一下一下輕輕的把頭髮梳好,接著把頭髮均勻地分成三段,開始編起辮子來。
  「好了,我們走吧。」短短十分鐘,原本一頭微鬈長髮的江槿曈,居然變成頂著一頭清爽短髮的女子。
  張根碩越來越期待還有甚麼衝擊在未來等著,越來越期待還有甚麼驚喜等著他發現。

  「我想了想,你還是待在這裡等比較好。」江槿曈看著架上墨鏡的張根碩,不安的問道。因為她知道,墨鏡根本就沒辦法把他的明星光環壓下去,待會在明洞的街上一定會造成騷動的。
  「放心吧,我的鰻魚都很乖。而且我早就在網路上發布消息,警告他們不要打亂我的行程。」張根碩把在 Tree-J 的官方 Twitter 上發布的消息讀出,江槿曈只能默默的在心裡祈禱。
  才剛踏出明洞停車場,二人便聽到鰻魚們的叫喊聲,張根碩微笑向他們揮手和大送飛吻。為免阻礙張根碩和江槿曈的步伐,鰻魚們都乖乖的跟在身後。看到江槿曈走進店面,張根碩就站在店外等候,與鰻魚們簽名拍照,並勸誘他們早點回家。
  此時,江槿曈步出店面,手裡拿著大包小包的,張根碩立刻展現他的紳士風度,幫她拿著幾個比較重的袋子。
  某位鰻魚眼見他這貼心的舉動,便舉起相機準備拍照,眼利的張根碩伸手把江槿曈護在身後,並說道:「助理是從香港過來的,法律上的文件還在處理中,所以暫時不能公開她的照片。鰻魚們應該不希望我惹上任何法律問題吧。」看見鰻魚們點頭表示明白後,張根碩再補充道:「如果我在網路上看到她的照片,就以後都不給妳們跟喔。」話畢,他拉著江槿曈離開。

  因為接到金炳建的來電,張根碩和江槿曈二人直接從明洞前往機場。
  在等待交通燈的空檔,他仔細的觀察一頭短髮的江槿曈:「我現在才注意到,妳脖子蠻細的,線條不錯。」他伸出右手食指,從江槿曈的耳朵下方開始,順著脖子的曲線向下滑落,最後停留在鎖骨上。
  江槿曈被他這突如其來的舉動嚇得不知所措,湊巧交通燈轉換,他才收起右手,專心駕駛。她把視線轉移到車窗外的風景,希望可以盡快把剛才的畫面忘掉。
  「對了,妳是怎樣把長長的頭髮收起的?如果剛才不是一直看著妳的變裝魔術,我真的會被妳的短髮形象騙倒。」張根碩從後視鏡中發現江槿曈因為自己剛才的舉動而臉紅耳赤,繼而假裝觀賞風景,實際上卻是一直在偷看他,決定挑起話題好讓她正視自己。
  「髮…髮…髮夾。」江槿曈發現張根碩在發問的同時,他那雙深不可測的雙眸一直盯著鏡子上的她。
  偷窺被當場抓包,她害羞得連說話也變得吞吞吐吐。張根碩把她的表情盡收眼底,再加上她略微顫抖的聲音,不自覺的嘴角微微上揚,心底在盤算著下一步。

  駛往機場的秘密通道後,他把車子停泊在監視器的盲點,解開安全帶,往江槿曈的方向靠過去:「髮型真的會改變一個人,剛才都沒有人認出妳呢。」
  他左手輕輕的放在江槿曈腰間,以防她會逃離車廂;右手則在她的頭髮上遊走。
  終於,他摸到了藏在腦後髮際的髮夾:「短頭髮的妳是蠻好看,可是……我還是比較喜歡長頭髮的妳。」
  他把髮夾拔出,江槿曈飄逸的烏黑長髮傾瀉而出,散發出陣陣幽香,他輕輕撥弄著,讓長髮均勻地披散在肩膀上。
  江槿曈因為他一連串的親暱舉動,腦袋被強逼停止轉動,壓根兒想不到辦法反抗,只能任由擺佈,類似這樣的親暱舉動已經是一年前的事了。不過現在眼前的是花樣美男子張根碩啊,她要如何抵抗呢?
  而且,不是有一句俗語說「伸手不打笑臉人」嗎?看著他臉上一直掛著這迷死人不償命的笑容,她除了陪笑之外還能拿他怎樣呢?
  張根碩看著江槿曈楞頭楞腦的表情,忍住了想要大笑的衝動,一張俊臉再往前靠近了一點,兩張臉的距離越來越近,他才發現今天的江槿曈完全沒有上妝。
  不施脂粉的她原來有著白淨紅潤的完美皮膚,在雙眼皮的襯托下明亮的大眼睛更為突出,長長的睫毛微微翹起,自然粉嫩的嘴巴,還有尖下巴,這張臉完全就是男人們的理想情人。
  「妳在用哪一種香水?」張根碩看著江槿曈還是一臉驚魂未定的表情,他先把二人的距離拉開,繼而伸出右手,往她額頭輕輕一彈。
  「痛。」因為疼痛而回過神來的江槿曈,撅了撅嘴,張根碩把問題重覆了一遍,她才回答道:「沒有啊,我都沒帶香水。」
  細問之下才知道,原來江槿曈髮絲上的香味是因為早上用的護髮素,而身上的則是沐浴露的味道。
  怪不得啊,他就一直覺得這些味道很熟悉,可是又不盡相同,是因為兩種味道混和的關系嗎?

line_003.gif

{3.21} 白延胡索 - 開始

另外,是真的可以長髮變短髮的喔。
想試試看的人可以點 → 這裡 ←

, , , , , ,

﹍紫寶唄♥〞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