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璃 - 溫柔的獨裁【豪門遊戲番外篇】``第七章

  一顆成熟近乎腐爛的紅蘋果。
  普通人會對這樣散發出奇特腐香味的東西敬而遠之,不過,雷萌萌卻常常特地將果實放到熟爛的地步,因為腐爛的蔬果方便蝴蝶用吸食管攝食其中的成熟果液。
  此時,在蘋果上停留著一只白色的小粉蝶,雷萌萌坐在餐桌前,靜靜地觀賞著小粉蝶進食的樣子。
  豈知,螳螂捕蟬,黃雀在後;白雲龍結束了與安德魯的電話對談,掛了線,轉眸發現了一幅少女與蝴蝶的美景,一時間神魂出了靈竅,迷人的薄唇不由得泛起溫柔的微笑。
  好美 ──
  「隱形眼鏡真是一項很了不起的產品,不戴它,別說這麼近的蝴蝶,我真的是什麼都看不到了耶!」她驀然轉首,笑咪咪地衝著他說。
  難怪!他就覺得她臉上少了一樣東西,原來她忘了戴眼鏡!白雲龍有種被她一語道破浪漫的感覺。
  嘗過了男女之歡的她,總是在一舉一動之間顯得嬌媚可人,就連此時瞇著眼的笑容,都教他心盪神馳。
  他就近拿起她放在櫃上的黑色眼鏡,走到她面前,動作很溫柔地替她戴上,看著她再度變成一個小學究的模樣,心底不禁覺得好笑又憐愛,俯首給了她深深的一吻……

  被人每天盯著看,就算她是一個神經遲鈍的異類,還是會有感覺的。
  因為,白雲龍一雙灼熱的眼光總是鎖住她,隨著她移動。
  雷萌萌對於這樣的情況感到有些心慌、有些焦慮 ── 或許她是因為一顆心總是不時地像小鹿亂撞,被那彷佛是喜悅,又卻像焦躁的感覺給迷惑了……
  她平靜的心房開始有了一種名叫暴躁的情緒,而且每天早上總會發作一次。
  因為她發現白雲龍原來是一個很會賴床的大懶蟲,卻總是很過分地以他每天早上冒出來的鬍碴子弄醒她,然後自己繼續賴床。
  第一天,她賭氣陪他睡,跟他拚了誰會忍不住先起床,可是,她輸了,比他早起三分鐘。
  第二天,她依舊繼續睡,只不過在閉眼假寐之前先送了他一拳,希望他會忍不住吃痛起床 ── 結果,他確實是先起床了,而她是在他的熱烈愛撫中熱醒的,這樣的贏法等於是賠了夫人又折兵。
  第三天,當她又醒來之際,看他睡得像一個完全沒有設防的小孩,她心裡就有氣。這次她學聰明了,踢了他一腳之後,抱著自己的枕頭逃之夭夭,一直到他半個鐘頭後醒來。

  現在,在她的眼裡,白雲龍完全沒有形象可言,更甭想教她把他當成少女的夢中情人。
  「起床。」雷萌萌躺在白雲龍身旁,微微地推了推他。她算是有長進了,在認識他之後,她學會了一樣技能,那就是「叫」床。
  咕嚕咕嚕……
  在跟他發生男女關系之後,她發現了一件不太好的現象,那就是她似乎變得特別容易餓。難怪人家常說縱欲過度死得比較快,大概就是像她這樣每天早上被餓過了頭,「飼主」還睡到日上三竿不想起床。
  她爬起床,雙手協力握住他一只長臂,試圖將他高大的身軀拖離床榻半寸也好,可惜,她忘了他們兩人之間不只是男與女的差別 ── 她實在不應該忘記他的高大強壯,畢竟每一夜,他都是用這具強而有力的身軀擁抱她,教她完全沒有招架之力的。
  還不起床?
  好,算他夠有種、夠會睡!雷萌萌氣惱地轉身走開,決定任憑他睡到十八閻王殿去都不理他。
  不消片刻,她心有不甘又轉身回來,補踢了他一腳,就在他蒙朧地睜開睡眼之際,吐了吐丁香舌,飛快地轉身逃離現場。
  過了半個小時,白雲龍緩緩地從二樓走了下來。他僅穿著一件長褲,赤裸的精壯胸膛透出教人屏息的男人魅力,修長的雙腿踩著穩定的步伐走進了餐廳,見到了睡覺與清醒看起來沒兩樣的雷萌萌,頓了一頓,道:「奇怪。」
  雷萌萌坐在餐桌前,還是一身睡衣,低頭仔細地研究著面前的蝴蝶標本,漫不經心地回道:「什麼事情很奇怪?」
  白雲龍在心底嘆了一口氣。好歹他也算是這小妮子的情郎,可她這個小妮子在面對情郎時,對於自己的一身邋遢完全不在意,總是隨便套上他一件上衣就了事。這算是好現象嗎?他無奈地聳肩,只能教自己早日習慣。
  他大掌揉著腰側疼的肌肉,抱怨道:「有一件事情很奇怪。最近我每天起床的時候,身上總有幾個地方不對勁,好像有人趁我睡夢中踢我一樣。」
  「我餓了。」雷萌萌眨巴著一雙美眸,像只乞食的小狗般楚楚可憐,巧妙地轉移開他的注意力。
  「等一等,讓我想想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等會兒再弄早餐給你吃。」他當然要想明白,因為他心底非常清楚,這種酸疼是外力所為,絕對不可能是夜晚的縱欲過度所致。
  「我餓了。」
  「先喝杯牛奶。」他從冰箱裡拿出牛奶,替她倒了一杯。與她生活幾天,他對於她喜歡喝牛奶,以及喝牛奶時的滿足模樣,都非常瞭若指掌。
  她把牛奶從面前推開。「我餓了。」
  「你知道原因,對不對?」他挑起眉,眸底噙著一抹神秘的笑意。
  「知道什麼?我真的餓了。」她甜甜地重復,清澈的眸底隱約可見一絲心虛的光芒。
  「你在心虛,是不是?我想,一定跟你脫不了關系。快說,是不是你做的?你早上踢了我對不對?」說著,他冷不防地將她擒入懷裡,將她的小臉狠狠地往自己的胸膛按住。「快說!」
  「啊……你知道了!」她小臉埋在他的懷裡,悶悶地慘叫。
  「好一個聰明的小女子,竟然還懂得以肚子餓來轉移話題。說,為什麼要趁我睡覺的時候偷襲我?」
  她認真地揚起長睫,「誰教你要把人家吵醒,自己又睡得好熟,怎麼叫都叫不起來,教人看了就一肚子氣。」
  「我讓你怎麼叫都叫不起來?」他深邃的眸底閃過一絲訝異,彷佛不敢置信自己竟然會在她面前如此熟睡。
  「對呀!」她既委屈又認真地點頭,「一條大懶蟲,還說要做早餐給人家吃,害我等得肚子好餓。」
  驀然,白雲龍神秘地一笑,在她粉嫩的臉頰上印上一記深吻,憐愛道:「你早餐想吃什麼?」
  她在撒嬌!這個小妮子終於有點開竅了!她可知道自己現在撒嬌的表情有多麼教人憐愛嗎?教他忍不住想將甜美的她一口吃下去。
  「你不怪我了?」
  「不怪了。真是對不起,把你給餓壞了。」他喃喃地說著,雙唇與雙手不安分地在她的臉上、身上遊移著。
  面對他的步步逼近,雷萌萌有點心慌,一雙水靈圓眸瞪得大大的,絲毫沒有順服他的意思。
  「你看起來比我餓。」她的語氣有點遲怯。
  「沒錯,我是餓了,餓到可以把你整個人都吃掉。」他語帶玄機地說道,靈活的長指逐顆解開她薄衫上的扣子,粉嫩的酥胸微微地敞露春光。
  「不可以……」她嬌呼。
  「認識你之後,我才終於明白為什麼蝴蝶天生會採花蜜,而飛蛾總是無法克制自己往火光裡撲去 ── 原來,其中的味道如此甜美。」
  雷萌萌不認同地搖頭,「不,那是因為……」
  然而,她的理論解說還來不及說完,一張嫣紅的小嘴兒就被他狠狠地吮吻住。他吻得如此深沉繾綣,教她完全無力反抗,身子頓時就像棉花般,軟癱在他強壯的臂彎之中。
  唔……她想告訴他,其實「飛蛾撲火」的原理並非人們想像中如此浪漫,可是,他為什麼不聽她說呢?
  只不過,不到一會兒的工夫,她整個人就已經陷入了不能思考的暈眩之中,渾身發燙了起來,彷佛只要在他的懷裡待久一點,她就會出現類似這樣的病徵 ── 這算是一個好現象嗎?
  雷萌萌無法思考,一雙纖細的手臂不自覺地環住了他的頸項,柔弱地依偎著他。或許他說對了,「飛蛾撲火」不過是一種逃脫不了的宿命,就算這短暫的欲望會將自己導向死亡的命運,她都甘之如飴。
  或許,她懶得將自己打扮得光鮮亮麗,對他而言,是一件再好不過的事情了!
  因為,他總是能夠輕而易舉地卸除她一身的防備 ── 就如此刻,她的身上只穿著他的襯衫,他的手掌往下擺探入,輕輕一撩,就捕獲住一只白皙的渾圓,他用拇指與食指夾捻住頂端的嬌蕊,立刻聽見她虛弱地逸出一聲嚶嚀。
  「大白天的……不行。」她瞧出了他心裡的念頭,怕羞地搖頭,心口隨著他的觸碰而變得熱燙窒人。
  「如果我偏要呢?」他邪氣地笑睨著她。
  「可是……」
  反駁的話語還來不及出口,她一身的火熱已經被他不安分的挑逗給撩了起來。她的身體似乎自動憶起了他的撫弄,迅速變得敏感而且難耐,不過片刻,她終於抗拒不了那股急切的需要,本能地將手放在他的頸後,羞怯卻又大膽地催促他低下頭……
  最後,白雲龍的「飢渴」表現,教雷萌萌足足有一個禮拜的時間,不敢提及「我餓了」這三個字。

  如果身為本社區成員,而不參加本社區所舉辦的運動會者,未來三個月將要繳十倍的社區管理費,聰明的人就最好乖乖出席,否則的話……哼哼!
  ── 熱愛運動與自由的社區創辦人上

  這算是什麼邀請函?說是恐嚇信件還比較適合一點!
  不過,白雲龍發現這一招對雷萌萌真是有效。雖然不是嗜錢如命,但堪稱一級貧戶的她,幾乎是立刻決定要參加。
  而他並不打算阻止,因為他也非常想要見到這個社區的其他成員。依他的直覺,這個高級社區裡的人來頭都不會太簡單。
  星期天早晨,還不到八點,隔壁的美麗情婦就已經登門拜訪,興奮地拉著雷萌萌就往運動會場地而去,在兩個女人的身後,兩個陪同的男人 ── 冷雲展以及白雲龍,只是淡淡地互瞥了一眼,繼續各走各的道。
  四人抵達了運動會場,冷雲展似乎已經習慣了似的,一臉稀鬆平常,而白雲龍卻是忍不住皺起眉心,看著眼前場面盛大的運動會。
  姑且不論其中暗藏了許多俊男美女,教人詫異的一點是在參賽者中不乏名流之輩。這場社區運動會要是讓好事的媒體知道了,怕不開來轉播車,將整個運動會做一次立即性的現場轉播。
  白雲龍站在場邊,瞇細了凌厲的雙眸,瞪著遙遠的場邊站著一名老人,在他的身旁站著幾名很眼熟的人物。
  只要對於運動界稍微有點知識的人都知道,站在老人身旁的幾個人都是世界上屬一屬二的運動好手,有些甚至被當成國寶,在自己的國家裡得到最高等級的尊重。
  不過,老人只出現了一下下,等到雷萌萌終於掙脫了美麗情婦的糾纏,回到白雲龍身旁時,他已經不見了蹤影。
  「事情越來越有趣了!」他可沒有遲鈍到去忽略老人眼中的強烈敵意。如果他猜得不錯,這些時日以來,就是這份敵意與他如影隨形。
  「什麼事情越來越有趣了?」雷萌萌一臉疑惑不解。
  「沒什麼。」他攬過她纖細的臂膀,側首一笑,「走吧!我們到一旁去觀賽。看見那些人,想必這場賽事會非常精彩才對。」
  「等一等。」雷萌萌揪住了白雲龍的袖子,阻止他往觀眾台步去。「我回來就是為了告訴你,這場大會有一個規定。」
  「什麼規定?」白雲龍心裡有極不祥的預感。
  「我剛才聽說,每一戶都要派人出去參加比賽,贏了獎牌的人,就可以三年不用繳社區管理費,還可以免費獲得很多獎品,聽起來好像很不錯。」她藏在厚厚鏡片之後的眸子閃閃發亮。
  「你想去參加?」白雲龍橫睨了她一眼,想勸她別白費力氣。憑她這種纖瘦的身子,別說得到名次,能拿安慰獎就不錯了。
  「不。老實告訴你,我跑一百公尺要花二十五秒的時間,二專的時候只有參加過一次比賽,那次拔河比賽班上人數不夠,班長把我拉下去湊人頭,我被安排在最後一個,很慘……」
  「比賽輸了?」
  「不,比賽一開始,我就被甩飛了出去,結果在保健室裡躺了一整天……聽到我這麼說,你應該知道我是一個運動很差勁的人了吧!」
  真是含蓄的說法,她簡直就可以被稱為運動白痴了!
  「可以想像。」他聳聳肩,非常輕描淡寫地說道。
  「獎品真的很豐富,我很想要……可是,我的運動細胞真的很差,所以……如果你能夠……」
  「能夠代替你跑的話,你就會怎樣?」完了,他心底那一股不祥的預感越來越強烈了。
  「我知道你一定不願意,可是,我家的小冰箱已經很舊了,如果能夠換一台新的,就可以冰更多東西。還有電腦,現在的科技真的很進步,上了網路,我的黑白螢幕有很多東西都不能瀏覽。另外他們還會送腳踏車,這樣我就不用擠公車去研究室 ── 你知道,蝴蝶標本通常都是很脆弱的,稍一不小心,就很容易被弄壞……」
  「冰箱、電腦、腳踏車,很好,這些東西我都可以買給你。現在,讓我們去觀眾席欣賞比賽吧!」他執起她的小手,依舊朝觀眾席邁開大大的步伐,完全不覺得有什麼大問題。
  「可是,我不想欠人家人情!」她固執地在原地站定,話才說完,立刻遭他回頭一瞪。「我是說……獎品是免費的,如果是你買的,我心裡會過意不去,所以……」
  白雲龍一雙黑眸瞪得更用力了。這小妮子的腦袋是不是應該被打開檢查一下?難道她利用他的體力去贏得比賽,獲得了那些獎品,就不算欠他人情嗎?真是敗給她了!
  結果……結果還需要說嗎?他 ── 運動界的天王明星,為了區區幾樣小家電,拋頭顱、灑熱血,豁出去了!
  只是,他不止是天王明星,還是一個天王球隊的老板,在他的麾下有不少與運動有關的組織,都是運動好手覬覦進入的地方,所以那些被聘來鬧場的運動好手個個投鼠忌器,不敢全力對付,生怕自己的運動生涯就此結束。再加上白雲龍一直以來的體力訓練,起初幾場比賽都順利得到了冠軍。
  這一點,似乎讓許多人心底開始感到不爽……

  運動會中場休息,有人並不休息,關起門來商討打敗敵人的大計。
  而他們的敵人就是白雲龍。
  「咱們必須想個辦法挫一挫他的銳氣,免得他成了英雄,咱們卻個個成了不濟事的狗熊。」洪天照首先開炮。
  「沒錯,一定要想想辦法。」一群中年應援團跟著響應。
  「讓我試試看,如何?」這時,一名優雅俊美的男人插話進來。他就站在門邊,笑視著他們。
  「你?」
  「沒錯,讓我試試看,我一定能夠給他好看的。」
  「你沒騙我們?」
  「我唐某人從來不打誑語。這次我來台灣,就是專門與他為敵的!」
  眾人遲疑了一會兒。「好,我們就相信你。接下來是男子一百公尺賽跑,就由你出場對付他吧!」
  「謝謝。」說完,年輕俊美的男子微笑頷首,轉身走出密會室。
  這時,中年應援團之一說話了。他的臉上充滿了疑問,「我應該是這個社區的頭號管理員吧?」
  「沒錯。有問題嗎?」
  「問題倒是沒有,只不過,剛才那個男人什麼時候搬進我們社區的,我怎麼一點都不曉得?」

  主辦這場社區運動會的人應該要感激涕零,因為一個小小的社區運動會,竟然能夠邀請到白雲龍與唐傳風這兩大天王運動明星來替他們賣力做表演賽,真是前輩子修來的福分。
  沒錯,剛才那個主動加入比賽的俊美男人就是唐傳風,而他的出現頗令白雲龍感到訝異而且不悅。
  「這場比賽的冠軍能得到一台腳踏車耶!」雷萌萌的語氣充滿了期盼與渴望,教站在她身旁的男人哭笑不得。
  這一台腳踏車似乎得到很多女人的青睞,競爭對手眾多。白雲龍卻知道自己的敵手只有一個,那就是唐傳風。
  槍聲響起,比賽開始了!
  這是一場畫面絕美的百米競賽,就在最後一秒鐘,兩個人終於分出了勝負,白雲龍以零點二秒之差,贏了唐傳風。
  「再快一點,我們都可以去參加奧運了,你要不要考慮一下?」跑了百米,兩個人並不顯得與平常有任何不一樣的地方,唐傳風甘拜下風地笑說。
  白雲龍只是淡淡地瞥了他一眼,搖了搖頭,似笑非笑地說道:「不,奧運的獎品裡沒有腳踏車。」
  「腳踏車……」唐傳風有點愕然地瞪著轉身離去的白雲龍,不知道他這句話的意思。
  「贏了!贏了!我們贏了!」場邊的雷萌萌像個小女孩似地又叫又跳,下一刻就被疾奔過來的他摟進懷裡。
  「萌萌,你果真是我的幸運女神。」白雲龍笑著讚美。
  聞言,她頓了一頓,似乎欲言又止,隨即腆地笑著搖頭,一張俏臉因興奮而紅撲迷人。「我不是,明明就是你厲害……」
  她過分的美麗教白雲龍為之炫目窒息,他冷不防地將她摟進懷裡,俯首攫吻住她甜美的唇瓣。
  「白雲龍……」她被湧竄心房的熱潮給駭住了,急急地推開他強勢的奪吻,玲瓏的酥胸因喘息而起伏不定。
  她不自覺地望向他迷人的薄唇,想到了剛才的吻……她小手捂住了嫣紅的唇瓣,瞪大了雙眸看他,一時間被他沉麝的男性氣味弄得心慌意亂,襲身的溫暖同樣地令她不知所措。
  「我可以吻你嗎?」他渾厚的嗓音溫柔得教人心碎,彷佛柔撫般。
  「你已經親了。」她嬌嫩的嗓音隨著心慌,變得有些沙啞;一雙纖細的藕臂抵在他寬厚的臂膀上,試圖拉開兩人之間曖昧的距離。
  「是的。可是……不夠。」話聲甫落,他再度攫吻住她柔嫩的紅唇,修長的雙臂彷佛要將她揉進胸膛般,帶著一絲深沉的力量,強烈地佔有,卻絲毫不傷害她。
  這次,他吻得更深、更沉,強勢的佔有,以及一次次的深吮纏弄,教她神智漸漸脫離了控制,隨著他的挑弄而發燙、發熱了起來。

  這時,一道蒼老的嗓音打擾了他們,「大庭廣眾之下,竟然一點兒都不顧身旁的老人,真是世風敗壞,一朵鮮花插在牛糞上。」
  「」你這是什麼意思?「」白雲龍放開了雷萌萌,回頭瞪了老人一眼。如果他沒聽錯的話,眼前這個死老頭確實說了那句不太文雅的話。
  「乾爹!」一瞧清來人,雷萌萌羞得耳根子都紅了。
  「乖女兒。」洪天照和藹可親地衝著雷萌萌一笑,立刻翻臉像翻書一樣,擺出了「晚娘」面孔,對著白雲龍,「也不想想自己的身分!來我們這種社區小運動會大展身手,真是勝之不武呀!」
  「這不就是你的目的嗎?你想對付的人不就是我嗎?根據別人的說法,這個社區的運動會從來都沒有像今天那麼精彩過,我想,大概是因為我的加入,才教這個運動會如此生色。照這樣的情況看來,我沒有向你索討出場表演費,就已經很厚待你了!」說著,白雲龍冷哼了聲。
  「白雲龍……乾爹……你們不要……」被夾在兩個男人的中間,雷萌萌左右為難。
  「別擔心,我現在跟你乾爹在培養感情,我們兩人一見如故,對不對?」白雲龍冷冷地朝洪天照使了個眼色。
  「對……對對對!我們在培養感情……」洪天照用力點頭。
  「你看吧!以後就是一家人了,我怎麼可能會故意跟你乾爹犯沖呢?」白雲龍的唇畔泛著賊笑。
  「對對對,我們以後就是一家人,怎麼可能會犯沖……等等,誰跟你是一家人 ──」洪天照半晌之後才發現不對勁,急著抗辯。
  不過,卻在下一刻被白雲龍一副「怎麼,你想讓她知道你故意跟我作對嗎?」的眼神給瞪回來,頓時成了悶葫蘆。
  「那就好。恭喜你們了,就快要成為一家人,我真替你們高興。」雷萌萌這個「當事人」彷佛與事無關,一臉興高採烈地說完之後,卻沒想到招惹了兩個男人不約而同的一瞪。

, , , , , , , , , ,
創作者介紹

I'm Your Little Sunshine♥

﹍紫寶唄♥〞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