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璃 - 溫柔的獨裁【豪門遊戲番外篇】``第五章

  鬼鬼祟祟地走進家門,雷萌萌刻意地避開白雲龍,就要獨自偷偷溜上樓,她的神情詭異,微蹙的眉心似乎可以窺見一絲痛苦。
  只是,長期的訓練之下,任何的動靜都逃不過他的感覺。白雲龍從背後喊住了她,一雙深沉的黑眸看著比他站高兩個階梯的女孩兒。
  「萌萌,你怎麼了?」
  「沒事。」她用力搖頭,似乎不想教他替自己擔心。
  「可是你的樣子卻不像一點事都沒有。」他踏上前擒住她一只纖腕,不料卻教她吃痛地驚呼了聲。
  「不要碰我,好痛……」
  白雲龍知道自己的力道不足以使她慘叫至此,他飛快地撩起她小外套的衣袖,赫然看見了一大片淤紅。「你的手 ──」
  「沒什麼,出門買東西的時候不小心絆了一跤。」她囁嚅地說道,刻意把一場險些喪命的車禍輕描淡寫。那人逃了,她不知道究是誰開的車,只是隱約感到一絲不尋常的敵意。
  他不信,壓低的嗓音逼問,「是誰?」
  「什麼?」
  「是誰傷害了你?別想騙我,把事情原原本本告訴我。」
  她抬眸凝望了他一眼,知道自己無法抵抗他的強勢,但還是倔強地搖頭,「我只是不小心撞傷了自己,沒有人傷害我。」
  瞪著她一臉頑固地將他拒於心門之外,白雲龍沒由來地一陣惱怒。他深吸了口氣,努力維持平靜的嗓調。
  「萌萌,你不能永遠都這麼封閉自己,也不是永遠都有人能夠在你的身旁及時保護。所以,萌萌,你必須走出這個象牙塔,知道嗎?」
  「我 ──」她無辜地瞪大雙眸。
  「懂事一點,好嗎?」
  她靜靜地凝視了他一眼,「出去。」
  「萌萌?」她的反應教他措手不及,白雲龍一臉錯愕地看著她。
  「懂事?」她喃喃自語似地重復他的話。「你說我不懂事?我沒有不懂事。現在,請你出去。」
  她好生氣,生氣自己的一番心思被他說成了幼稚。她不想他去替自己伸張什麼應有的權益,只是一心不想見他被傷害呀!
  她一雙纖細的臂膀彷佛螞蟻撼大樹般,妄想將高大強壯的他推出大門,只不過,她這麼一丁點的力氣完全派不上用場,他動都不動。
  「萌萌 ──」
  她捂著耳朵不聽他說話,冷不防地閃過身,兀自跑到大門外,在門口站定之後,瞪大水眸回頭看著他。
  突然,她捂著肚子,只差沒有痛到在地上打滾,「啊……好痛!我的肚子好痛……」
  見狀,他的眉心忍不住打成了一個死結。走出了大門,他正想伸手抱住她,卻只見她纖細的身子一溜煙地鑽過他的脅下,衝進去將門反鎖,同時,也將他拒於門外。
  她竟敢 ──?!白雲龍不敢置信地瞪大了琥珀色的魅眸,近乎錯愕地瞪著那扇黃色小門。
  「開門!」他大手緊握成拳,用力地攻擊那扇安靜的小門。「萌萌,你不能這樣把我趕出來,快開門!」
  只是,不管他多氣憤地捶著,黃色的小門自始至終都沒有打開。這時,一堆衣褲從天而降,回應他氣惱的嘶吼聲。
  白雲龍被自己的衣物撒了一身,他狠狠地咬著森牙,扯開蓋在頭上的白色襯衫,心裡明白一點 ── 雷萌萌這個小妮子這次是吃了秤砣鐵了心,不打算讓他進門了!
  原來,她也不是毫無脾氣的呀……

  「哈哈哈……真是太精彩了!她真是了不起,竟然將我們的國王白雲龍趕出家門,太棒了!」傅少麒得知整個狀況之後,第一個拍案叫絕,笑得連腰都直不起來。
  「是呀!」東方徹跟著附和點頭,笑意雖不似傅少麒張狂,卻也已經算得上是放肆了。「真是勇敢的小女子,找個機會,我一定要對她獻上最崇高的敬意,讓她知道自己做了多了不起的一件事情。」
  「你們說夠了嗎?」
  一瞬間,陰沉的男人、冰冷的語氣,將整個大廳的溫度陡然降至足以凍住全世界的冰點。
  傅少麒嘻笑了兩聲,「白雲龍,你不能怪我們幸災樂禍,因為雷萌萌這個小妮子實在是生來克你的天敵。你想想,要是別的人敢這麼對待你的話,怕不老早就滾回老家去見閻羅王了!」
  「是嗎?那我為什麼會仁慈地放過你,任你在這裡礙眼呢?」白雲龍冷冷地挑起眉,一語雙關地說道。
  「嘿嘿,算命大師說我福大命大,這輩子注定活到九十八歲,妻賢子孝,從此過著幸福美滿的生活。」傅少麒乾笑了兩聲,隨即正色道:「話說回來,你不會覺得自己對她太認真了嗎?你在台灣又不是沒有房子,為什麼一定要去投靠她呢?」
  「我也不知道。但是,她是一個很令人舒服的女子。」
  「不會吧?你手腳未免也太快了,竟然已經將她這樣一個天使般的女子給吃了?」
  「誰像你的思想那麼邪惡!」白雲龍狠瞪了眼前的痞子一眼,「我的意思是她的感覺很教人舒服,卻……又教人很擔心。」
  「不會吧!你認真了?」
  「不可能。」
  「中國人常說:做人不要太鐵齒。要不然下場通常都是很慘的。」傅少麒挑起眉,嘖嘖有聲地說道。
  「我只有一半的東方血統,不信這一套 ── 算了,她既然不想要我插手管她,那我就如她所願。反正她又不是我的什麼人。而且是她先將我趕出來的,我何必管她的死活呢?」白雲龍冷哼了聲,再度灌了一口悶酒。
  語氣更酸!傅少麒與東方徹相視一笑,知道眼前這個天生霸道的男人對於自己被人趕出來的這件事情,仍舊耿耿於懷……

  終其一輩子,雷萌萌大概都不會知道自己清靈的氣質教多少人驚嘆,也不知道她精致卻又透露一股頑強的容顏,迷煞多少塵世間的凡夫俗子。她只是在心裡不斷地想著白雲龍告訴她的話……
  今天,她又被孟小栗強拉出門。似乎是因為她孟不離焦的好友童心心遠嫁日本豪門,在丈夫的嚴密保護之下,不能夠常常回台灣,所以她雷萌萌就只好被拉來當替身。
  可是,事實是不是這樣呢?至少孟小栗心裡可不這麼以為。她今天可是奉了親愛的老公之命,把雷萌萌找出來逛街喝下午茶的。
  「萌萌,你可知道剛才有多少人回頭看你?」甫坐定,孟小栗靠到好友的耳畔,偷偷地低語。
  「不知道。」雷萌萌很老實地搖頭。
  「男男女女加起來少說十幾個。萌萌,你以前真的太糟蹋自己的天生麗質了……啊!我老公教我問你,有沒有興趣當他明年服裝春展的模特兒?他說你的氣質很適合新一季的風格,教我一定要說服你加入。」
  「我不行。」
  「為什麼不行?讓我當你的經理人,放心吧!我絕對會替你向徹好好敲一筆,不會讓你吃虧的。」
  「他是你老公。」雷萌萌遲疑地說道。
  她覺得自己應該義務性提醒眼前這個身為人妻的女子,讓她知道那個將要被敲詐的可憐男人是自己的老公。
  孟小栗笑咪咪地聳肩,滿不在乎卻又甜蜜地說道:「他欠我的。誰教他要娶我呢?活該。」
  活該?雷萌萌不解地皺起細致的眉心。難道小栗不愛自己的老公嗎?否則為什麼把欺負老公這件事當成好玩的事情呢?
  她不懂。
  那種感覺是不是就像她的那個美麗鄰居,嘴裡說著要跟情夫「切八段」,一轉過身立刻就哭得像個淚人兒似的?
  不過那次之後,隔幾天回到社區裡,又是小倆口恩恩愛愛的模樣了!她真的不懂呀……
  男人與女人之間的關系,總是教她無法理解的複雜。就好像她現在的心裡充斥著幾百種感覺,卻完全只針對一個男人……

  是她自己把他趕出門的,他又何必關心她的死活呢?
  白雲龍不斷地、不斷地催眠自己對那個該死的小怪胎一點興趣都沒有,說服自己她只不過是他生命中短暫的過客。
  生命中短暫的過客?老天爺,他這個情場老手什麼時候變得如此多愁善感了?
  她有把自己餵飽嗎?是不是又兩天沒吃飯了?
  她記得鎖門嗎?現在外面的治安差到了極點,她會不會又秉持著那該死的「人性本善」論,而夜不閉戶?

  這時,一群單身男人趁著工作之餘,偷閑到俱樂部裡小聚一番。最近,他們俱樂部裡少了不少成員,多半都是愛妻一族,一下班就立刻趕回去陪嬌妻,有時候就算抽空陪他們這些黃金單身漢喝酒,也是心不在焉的。
  不過,現場卻有一個明明是單身,也沒聽說有什麼親密愛人的男子出現了「心不在焉」的重大病徵。
  「雲龍,你在等電話嗎?」
  吧台前,傅少麒從酒保的手裡接過一杯龍舌蘭,遞給身旁的白雲龍。而丁傑則是要了一杯淡酒,因為他不想帶著濃濃的酒味回去陪嬌妻。
  「不,沒有。」被這麼一問,白雲龍立刻將手機擱在手邊,卻還是忍不住投以一瞥。
  「要不然你為什麼一直盯著自己的手機?」
  「不關你的事!反正,我沒有在等任何人的電話,你聽見了嗎?沒有人可以讓我等她的電話!」
  分明就是此地無銀三百兩!傅少麒與丁傑相視一笑。他們都知道內情,只是好心不予以點破而已。
  白雲龍則是冷橫了他們一眼,懶得理睬他們臉上詭異的笑容,眼光又忍不住瞟到了手機上。
  他真正的心意恰好與剛才的一番狡辯相反。他確實在等。
  等著、等著、他一直耐心地等著……
  只要她打電話來向他道歉 ── 不,只要她跟他示弱,或者只是求他帶她去吃飯,他都會很樂意回去……
  可是該死的!白雲龍忍不住失去耐性,懊惱地猛灌了一整杯龍舌蘭,在心底暗咒了聲:為什麼……她為什麼還不打電話來?

  鈴……
  從來沒有間斷過的電話鈴聲,以及手機的音樂聲,教雷萌萌氣得瞪著這兩個吵得她精神衰弱的壞東西,腦海裡很認真地思考著。
  她不想接。
  是白雲龍打來的,所以,她不接。
  生平第一次,她想使性子。他為什麼要打電話給她呢?是要向她興師問罪,責問她為什麼要將他趕出門去?
  還是,就像那一天,當他知道她不注意門戶安全,因為懶得重新去配鑰匙而不鎖門時,是那樣氣急敗壞的擔心著她,把她亂罵一通,是這樣嗎?他關心著她嗎?
  如果是,那她就更不想接了……
  雷萌萌一手抄起手機和電話,轉身打開冰箱門,把手機丟進去之後,再用力甩上,同時,她粉嫩的瑰唇泛起了一抹微甜的笑……

  「手抬高一點,對,就是這樣……」
  「笑一個……」
  「不不不,臉再往下低一點,笑一個……」
  她或許是被提醒最多次記得要笑的模特兒了!雷萌萌苦皺著一張小臉望著攝影師,有點不知所措。
  她無助地揚起長睫,遍尋孟小栗的身影。然而,她此舉似乎只是徒勞無功,一張靈俏的臉蛋顯得更加憂鬱,差點就想要逃跑……
  就在這個時候,一旁的幾名工作人員趁著忙裡偷閑的機會,拿著一本雜誌討論著。
  她完全不知道他們在討論什麼,反正她也聽不進去。只是她笑了,一抹微微的、幸福的笑容躍上了她的唇畔,因為她看見那本雜誌的封面上印了一位她熟悉的男人。
  他一臉好正經、好冷酷的表情呀!哈,這可是她從來沒見過的呢!雷萌萌心底覺得新奇好玩。
  「對對對,就是這個樣子 ──」這時,攝影師猛按快門,忙著將她臉上甜蜜幸福的表情捕捉下來。

  一整天,雷萌萌都坐在冰箱前,靜靜地聽著手機在冰箱裡不斷地奏出來電的音樂聲,悶悶地,彷佛小貓嗚叫般微弱。
  都是他;每次當命運交響曲的鈴聲響起的時候,她就知道,所有的電話都是他打的。
  那是專屬於他的聲音。
  好幾次來電音樂響起時,她都想伸手打開冰箱,接聽電話,聽他的聲音;可是,一直到了下午,手機都還是被她擱在冰箱裡,動都沒動過。
  一通、兩通……一直到她數不清為止,她都只是靜靜地坐著、聽著,不由得有種勝利的滿足感。
  小小的成就感化成了她唇畔的愉悅笑容,清靈的小臉彷佛陷入戀愛的女子般,紅紅嫩嫩的,渾身透出一種不可言喻的美麗氣息。
  慢慢地,她心裡的怒氣消了大半,甚至覺得他所說的話也不是全無道理。她知道,他只是為了她著想而已。
  這時,命運交響曲再度揚起了美妙的音符,一串串的音符勾起了她內心的沖動欲望。
  她終於忍不住伸手打開冰箱,拿出正響著音樂的手機,微顫的手指按下了通話鈕,心裡充滿了期待,然而才開口 ──
  「啊……」
  斷線了!
  他把電話掛斷了!
  一陣失落的感覺不期然地從心底泛起,她的喉嚨因為太久沒有說話而沙啞疼痛,可是卻遠遠比不過心窩深處被雷殛般的悶痛。
  她想聽他低沉好聽的嗓音……
  她想聽……
  雷萌萌雙手握住了小巧的手機,慢慢地蹲在冰箱旁,愣愣地盯住泛著冷光的螢幕,微微地、甜蜜地笑了……

   驚為天人。
  不知道是哪個工作人員在不經意中將試拍的毛片流了出去,不到兩天的時間,在廣告界就引起了相當大的轟動,每個人都急欲尋找照片中的靈氣女子,希望她能夠成為他們的專屬模特兒。
  結果,在孟小栗的引薦之下,雷萌萌拍了生平第一支廣告片,代言一款日系手機。那支廣告甫一推出,就造成非常廣泛的歡迎,不僅那支手機在市面上賣到缺貨,渾身充滿不可思議靈氣的雷萌萌同時也成為媒體寵兒,引起各界爭相追逐。
  雷萌萌對於這件事情並不感到高興,因為,她平靜的生活徹底地被打擾;可是,她卻仍舊照著白雲龍的話去做,而沒有採取躲避的方式,同時,孟小栗也強烈保証絕對會好好替她料理一切事務,要她別太擔心。
  然而,對於這件事情,有一個人的反應比當事人更強烈。
  「該死!」那個人就是白雲龍。
  東方徹可是一點兒都沒有感受到他內心的急切,面對他這個不速之客,只是以涼涼的語氣回應道:「她的特殊氣質對於很多人來說,都是一種獨特的韻味,難道你以為只有你知道嗎?」
  「拿來!」
  「什麼東西?」東方徹故意裝糊塗。
  「我要她的合約!」坐在寬敞的單人沙發上,內心不平靜的白雲龍顯得有些焦躁。
  太多人了!現在似乎有太多人發現獨屬於她的美好,而這一點恰恰好令他心裡不太愉快。
  「別問我。白雲龍,如果你的誠意能夠教我很感動的話,那麼我會很樂意替你安排與我老婆見面的時間。如何?」東方徹邪氣地挑起眉。
  「條件隨你開,不過,明天的現在,我要把萌萌的合約全部拿到手!」白雲龍堅定地看著東方徹,語氣中透露出強勢的專斷。

  午後,溫柔的陽光從窗外斜射了進來,整個世界都是安靜的,彷佛外頭的紛紛擾擾,都不關她的事。
  雷萌萌穿著白色的連身睡衣,躺在一件超大SIZE的恤衫上,慵懶的表情彷佛從早上就沒有從床上爬起來過似的。她瞪大了眼睛,澄澈的眼眸彷佛可以望穿天花板一樣。
  這件男人的衣服是她不小心找到的。雷萌萌出神地直視著前方,纖手各自拉扯著恤衫的一只衣袖──好長呀!就算她伸直了手臂,袖子仍舊比她的手多出一大截。
  她雙手交叉,環住了自己,一雙男性的長袖彷佛擁抱般,在她的身上形成了一種曖昧的姿態。
  她微微地勾起了粉嫩的嘴角,懶洋洋地翻了個身,在恤衫的背面可以看見一個號碼與男人的名字。
  是他。

, , , , , , , , , , , ,

﹍紫寶唄♥〞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