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璃 - 溫柔的獨裁【豪門遊戲番外篇】``第四章

  高高的帥哥、美美的帥哥、酷酷的帥哥、壯壯的帥哥,還有邪邪的男人,也是帥哥……
  一夕之間,這個社區突然多了很多優良的男性品種,而且,他們專門在雷萌萌的家門外晃來晃去。
  從這些男人的眼中,白雲龍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敵意,彷佛他獨佔了他們非常覬覦的寶貝。
  「今年的春天似乎來得特別晚。」傍晚,是雷萌萌澆花的時間,她手裡拿著水管,把整個花園的花都澆遍了。
  住進這個地方快一個月,白雲龍發現雷萌萌這個對任何事都漫不經心的小妮子很會種花,在這個屋子的四周總是有一堆蝴蝶飛來飛去。
  此時,白雲龍坐在餐桌前面對著筆記型電腦,從洞開的拉門笑著凝視著她精巧的側顏,一時之間沒有聽清楚她說的話。「什麼?」
  「也特別奇怪。」而她則是完全沒在聽人說話,只顧著研究每隔五分鐘就會換班一次的帥哥團。
  「小東西,你快要把我給弄糊塗了。」這下,白雲龍被她弄得完全沒有工作的心情,只顧著看她!當然,他也沒有忽略掉那群閑閑沒事幹的男人,心裡有種沖動把他們含情脈脈看著萌萌的眼珠子全挖掉。
  「他們在發情。」她回眸笑咪咪地衝著他說。「從他們的身上可以聞到費洛蒙的味道。可是,現在都已經是八月了,春天才是動物們發情的季節呀!所以我才說今年的春年來得特別晚。」
  「你沒有感覺到嗎?」
  「感覺到什麼?」
  「他們對你的熱情邀約呀!」
  「唔……」她很用力地搖頭,卻下意識地避開他灼熱的注視,暗自慶幸那群男人少了像他那樣熾烈的黑眸,否則她一顆心光是應付像現在這樣劇烈的跳動,只怕會有無力休克的可能。
  「很好。」白雲龍不知道自己心裡為什麼突然有點高興,他走出拉門,來到她的身旁,長臂佔有性地將她攬在懷裡,似乎故意做給那些男人瞧。他壓低嗓音說道:「相信我,人類 ── 特別是男人,不只是春天,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天天都在發情!」
  「你也可以嗎?」她掩嘴不及,脫口而出。
  一時間,他被她問愣了,胸口因為她純真的注視而有些悸動燥熱;隨即,他迷人的薄唇扯開了一抹淺淺的微笑,一語雙關地說道:「現在,我難得想當個好男人,一個好男人不會卑劣到去勾引一個純真善良的好女孩。」
  「可是……」她抬眸覷了他一眼,隨即悶悶地垂下小臉,把想說的話全吞回肚子裡去。
  其實,她是想告訴他,如果這個純真善良的好女孩想要被勾引的話,她該怎麼辦呢?

  叮咚。
  叮咚、叮咚。
  門鈴不停地響著 ── 在白雲龍的「巧手」之下,雷家的電鈴恢復了生機,發揮了它呼喚主人的作用。
  而眼前這名美麗的少婦正是第一個試驗它的人。她一身濕淋淋的落湯雞樣,露出可憐兮兮的表情,「嗚嗚嗚……我家……我家淹水了!那個該死的火災警報器,我只不過是燒焦了一塊魚,它就響了,結果……」
  白雲龍站在雷萌萌的身後注視著少婦,發現她似乎刻意避開他的注視,只瞅著雷萌萌。「然後,我家的電器因為淹水,電路全部都錯亂了,現在連電話都不能用……你的電話能不能借我一下?」
  「嗯。」
  雷萌萌慷他人之慨,把這屋子裡僅此唯一、主人是白雲龍的電話拿來借她。不過她才將話筒遞給了美艷少婦,就被白雲龍半拉半抱著上樓。
  他將她帶到房間裡,臉色一沉,正色道:「這裡到底是什麼地方?」
  「我家。」看他很認真地問,她就很認真地回答。
  她的直線思考模式常常教他啼笑皆非。「我知道這是你家。可是你知道剛才那個女人是誰嗎?」
  「鄰居。」她回答,「她真的就住在隔壁,以前就常常喜歡來我家借醬油和糖。可是,她真的不會煮菜。」
  「你怎麼知道她不會煮菜?」他好奇地挑起眉。
  「因為她連醬油和醋都分不清楚,根本就不知道我那次拿錯了瓶子。還有一次,我借給她的醬油送回來的時候,分量竟然比借出去的時候還多。你知道這代表什麼嗎?」
  「你的醬油會自動繁殖?」他取笑道。這個小妮子的心眼有時候比想像中纖細多了!
  可是,心思細膩的她,卻完全聽不出來眼前的男人正在取笑她,還是一臉很認真地說道:「不是,代表她其實只是喜歡玩借東西遊戲。你說,她現在是不是也在玩這種遊戲?」
  白雲龍笑揉著她一頭柔細的短髮,心想她體內對人性的猜疑系統稍微發揮了作用,這應該是一個好現象吧!像她這樣天真的女子,在現在如此險惡的社會中很難生存。
  「或許你說得對。如果你知道她的真實身分,那你就會知道她確實是那種不太可能會下廚的女人。只是,她為什麼會在這裡呢?」
  「她剛才不是說過了嗎?她不小心觸動了火災警報器,然後水系統就以為她家失了火,噴水把她家給淹了,所以她才到我家來呀!」奇怪了,這個男人怎麼老是忘掉這個地方就是她的家呢?
  雷萌萌不解地皺起眉心,看著他充分透出堅毅氣息的俊臉,納悶地想著各種可能性。
  「我的意思不是這樣,而是……」白雲龍嘆了口氣,無奈地笑望著她有條有理的解釋,心裡忍不住愛憐。

  「我現在人在隔壁鄰居家……對,外面沒有下雨……」這時,美艷少婦的嗓音還很嬌媚,漸漸地 ──
  「誰說沒有下雨,屋子就不能淹水?我就偏偏很行,就是能夠在沒有下雨的時候,把屋子給淹了!」從樓下傳來的嬌吼聲越來越大,將他們兩人的討論給打斷了。
  「他們好像在電話裡吵架耶!」雷萌萌瞧了他一眼,好奇地探出了門口,偷聽著樓下的談話。
  白雲龍從善如流,雖然沒有什麼興趣,不過還是走到她身後一起偷聽。他溫熱的大掌擱在她纖細的肩膀上,鼻息之間吸嗅到她柔髮間微沁的香氣,不由得一陣心旌神動。
  「你不用來了!反正我這個情婦的死活與你無關……冷雲展,我已經決定了,我要跟你切、八、段!」
  切八段?雷萌萌回頭納悶地望向白雲龍,「什麼叫做切八段?切成六段、七段就不行嗎?」
  他聳了聳肩,也是一臉如陷五裡霧中的迷惑表情。「我也不知道。不過,我同情那個男人。」
  冷雲展?好熟悉的名字!
  這個男人與冷雲開是什麼關系呢?白雲龍對於整件事情越來越好奇了!只不過,他心裡只覺得好笑,眼前這個小妮子明明就是這個屋子的主人,為什麼看起來好像偷偷跑進別人家裡進行竊聽的小賊呢?
  只是,「切八段」到底是什麼意思呢?一個外地人聽不懂俗語,以及一個不懂俗語的在地人,白雲龍與雷萌萌面面相覷了好一會兒,就在樓下人聲靜止了半晌之後,決定走下樓去。
  結果,他們立刻後悔這個決定 ── 四只眼睛不約而同地看見美麗的少婦哭成了淚人兒,同樣不知所措。
  「他不要我了。」她楚楚可憐地說道,撲進雷萌萌的懷裡,像一個棄婦般自怨自艾。
  聞言,兩人再度面面相覷。奇怪,就算他們聽不懂什麼叫做「切八段」,但心裡也明白是眼前的女子主動與情夫提出分手的。怎麼現在……
  「哇……」美麗少婦很用力地抱緊雷萌萌,放聲大哭。
  雷萌萌被她哭得手足無措,神情有點慌張地瞅著白雲龍,只見他伸手就要採取最粗魯的方法 ── 將她遠遠地拉離雷萌萌的面前,最好順便丟出門去。
  雷萌萌幾乎是立刻就發現白雲龍的意圖,她搖了搖頭,咬著唇,像個娃娃似地任眼前這個哭成淚人兒的女人抱住,一抱就是半個小時。
  女人難道真的是水做的嗎?白雲龍曾經也是這麼以為,至少他就遇過不少一哭二鬧三上吊的女人。可是,在遇到雷萌萌之後,眼淚與她彷佛是絕緣體,害他差點忘了女人就是他眼前這副模樣。
  雖然,他曾經也感到失落,希望她能夠偶爾流幾滴淚水,小鳥依人地在他的懷裡尋求安慰,而不是在門沒鎖、飯沒吃的情況之下,還很高興自己得到了事情的真理。

  忽地,砰的一聲,黃色的小門被大力地推開,一道黑色的勁影彷佛狂風卷入,氣急敗壞地瞪著淚汪汪的美麗少婦。
  「你說那些話到底是什麼意思?」拋下所有的事務飛奔而來,冷雲展覺得自己快要被她給氣死了。
  「我說的話是什麼意思你不懂嗎?你不是最聰明的嗎?不會自己想嗎?我要跟你分手!分手!你聽到了沒有?」美麗的少婦抹了抹臉上的淚水,突然間被氣得不哭了。
  「你的地方淹水了是不?」冷雲展問道。
  「對啦!怎樣?」美麗少婦沖沖地回話,順便瞪了他一眼。
  「很好,那你就沒有理由不跟我回家了!」說完,冷雲展強勢地將少婦擒入自己的懷裡,完全不顧她的慘叫,就要帶她離開。忽然,他瞧見了一尊熟悉的身影,「你 ── 」
  冷雲展沒有想到自己會在這個地方看見白雲龍,一時之間,他的神情顯得有些古怪。
  他繼而一想,這個社區裡什麼樣的人沒有?雖然如此,治安卻是特別好,所以他才放心將心愛的女人安置在這裡。
  白雲龍趁機讓雷萌萌遠離美麗少婦這個大禍源,他朝著冷雲展微微一笑,冷淡卻有禮地說道:「替我向你哥哥問好。現在,如果能夠趕快把你家的瘋婆子帶走的話,我會非常感謝你的。」

  「面對那麼多帥哥,為什麼她一點感覺都沒有呢?」洪天照一張老臉皺得跟苦瓜沒有兩樣。
  「是不是品質還不夠優良?」一群人開始妄自猜測。
  聞言,洪天照的臉皺得更苦了,「啊!難道這世界上都沒有好看的男人了嗎?我不甘心!」
  「有,不過……很難。」說話的中年人開始搖頭嘆氣。
  唉,何止洪天照不甘心,他們也不願意把天使般的萌萌交給像白雲龍那麼惡名昭彰的賭徒呀!
  「你這是什麼意思?」
  「世界男模特兒的第一把交椅其實就住在我們社區裡,不過,他就在不久以前,才剛娶了女模特兒界的第一把交椅,他很愛他的妻子,而且這位女模特兒已經懷孕了!我想他們這兩個超優良的品種大概會生出未來模特兒界的第一把交椅,所以,我才說很難。」
  「那……我們該怎麼辦?」
  「既然我們不能讓她選擇更好的,那就讓她知道其實那個白雲龍只是一個軟腳蝦,不就得了嗎?」
  「好!這個主意好!只是,我們該怎麼做……」這時,一群人把頭靠在一起,偷偷地商量了起來。

, , , , , , , , ,

﹍紫寶唄♥〞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