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璃 - 溫柔的獨裁【豪門遊戲番外篇】``第三章

  這是一個充滿日本風味的高級社區;井井有條的街道自成一格,兩旁都是扶綠成蔭的樹木,特殊的設計可以讓不相幹的車流完全遠離,所以縱使在車水馬龍的台北都會區,這個小小世界依舊是安詳寧靜。
  一切都安靜,只有偶爾一陣涼風拂過綠葉,夏蟬斷續鳴叫,所以,當一輛黑色的跑車奔馳進社區時,安靜的氛圍彷佛碎片般被打破。
  白雲龍將跑車停在一扇黃色的小門前,被藤蔓爬滿的籬笆只是不經心地被人帶上,顯示出這戶人家的主人對於門戶安全有多麼漫不經心。
  他按了了電鈴,沒響!果真如他心裡猜想,這間屋子的主人在疏忽門戶管理之餘,也不會花太多心思在類似「電鈴」這種小東西上頭。
  這時的屋裡,從餐廳走出來,正要拾級而上的雷萌萌從走廊往外望去,看見了微掩的大門外站著一名高大的男人。
  她停住了腳步,遲疑地走了出來,神情略顯訝異,一瞬也不瞬地瞪著白雲龍這個意外之客。

  「你……有事嗎?」她欲言又止,抬眸與他交換了一個深深的凝視,沒來由地,她的心跳像是被撥亂的時鐘,漏跳了一拍。
  白雲龍同樣也注視著她,薄唇畔泛開一抹淺淺的微笑。
  她邋遢的外表與昨夜的清麗相比,簡直就是天壤之別。不過,看在他的眼底,並沒有什麼不同。
  一直以來,他身旁的女人多如過江之鯽,其中有許多人比雷萌萌更具有女人魅力,只不過,她們身上少了雷萌萌獨特的氣質 ── 她恬靜而且美麗,蒼白得像是一只隨時會羽化的蝴蝶。
  他是一個很聰明而且機警的賭徒,要不然他絕對不可能在短短的幾年之內,闖出現在這一番局面。
  也因為他的閱歷豐富,以至於戒心頗重。只不過眼前這個小女子卻半點都引不起他內心深處的緊張,待在她的身邊,他似乎可以放鬆自己。
  「我無處可去,你可以收留我嗎?」他故意露出乞求的微笑,看起來別有一番男性的魅力,是那種女人無法抵擋的致命吸引力。
  她搖頭,「你可以住飯店。」
  「我沒訂。」他倒是回得理直氣壯。
  「去住朋友家……」
  「我根本就不想看見任何人。」
  「對不起,你沒有把我當成人嗎?」她打斷了他的話,一張小臉非常困惑,也非常認真地問。
  「什麼?」他對她的問題感到微微的吃驚。
  「你說,你不想看見任何人,那如果你要住在我這裡,不就會天天看見我嗎?那……我不是人嗎?」
  聞言,他不禁莞爾,「不,你是。如何?你想要將我掃地出門嗎?你大可以這麼做,讓我出去當一個流浪漢 ── 相信我,那將是我咎由自取的結果,不是你的錯。」
  「你是故意這麼說的。」雷萌萌瞇細了杏眼,淡淡地覷了他一眼,然後轉身離去,「不過,我不會有罪惡感。」
  「你真的要趕我走?」
  雷萌萌回眸瞥了他一眼,不發半語,彷佛他只是一個奇怪的無聊人士,淡淡地說道:「我的名字叫做雷萌萌,而且我是個人,如果你不介意這一點的話,你可以住下來。」
  說完,她走進黃色的小門裡,並沒有順手帶上門。白雲龍站在原地,望著她纖細的背影,玩味著她話中的含意,不由得啞然失笑。
  接著,他沒有放過這個上天賜給自己的大好機會,跟在她的身後走進門裡,順利地登堂入室,成為了她的新房客。

  孤男寡女的生活,總是教人多了幾分遐想。
  一棟屋子被劃分成兩個區域,樓下是白雲龍的勢力范圍,二樓則是雷萌萌固守的小城堡。不過,廚房卻是兩人最常待的地方。
  只不過,白雲龍並不是一個很好的房客。才不過短短兩三天,廚房的餐桌上就多了一台筆記型電腦,以及傳真機,還有一具專供他使用的電話,喧賓奪主的架勢一如他給人的霸道印象。
  雷萌萌剛從庭院裡除草完畢,手裡提著一個小小的透明養殖盒,盒裡有一只正在吸吮花蜜的紫色蝴蝶。她一個人站在堆滿高科技文明產品的餐桌前,頭上的草帽以及手裡的蝴蝶,顯得與眼前的事物格格不入。
  有人侵犯了她的勢力范圍,而且,這個人挺聰明的,他一眼就發現整間屋子裡,只有這張餐桌夠大,最適合拿來處理事情。
  「你在看什麼?」白雲龍忽然出現在她身後,循著她的視線看見了餐桌,微微一笑道:「放心吧!我已經訂了一張新的辦公桌,明天就會有人送過來,這張餐桌依舊是你的。」
  「不,不是這個問題。」她搖頭。
  「要不然呢?」
  「好奇怪的感覺,你知道嗎?這張餐桌除了我之外,沒有人用過,它總是空空的,很孤獨的樣子。」
  「放心吧!我會好好使用它的,多愁善感的小傢伙。」白雲龍故意取笑,忽地,他似乎想起了什麼很重要的事情,朝著雷萌萌伸出大掌,「對了,有一樣東西你忘了給我。」
  「什麼東西?」雷萌萌不解地望著他。
  「鑰匙,大門的鑰匙。你一直都沒有給我。我明天必須出門,所以你能把備用鑰匙給我嗎?」
  「沒有備用鑰匙。」她搖頭。
  「好吧!那給我你使用的那一把,我去弄一副新的。」
  「沒有鑰匙。」
  「什麼?」他被她弄迷糊了。
  「姑姑留給我的那把鑰匙幾個月前丟了,所以,我現在沒有鑰匙了。」這下他總該懂了吧!
  「等等,我聽不太懂你的意思 ── 你是說,自從那把鑰匙丟了以後,你就沒有去配新的一把?那……你怎麼鎖門?」
  「這裡治安很好。」
  言下之意就是她從不鎖門羅?白雲龍倒抽了一口冷息。老天!他早就該發現不對勁,發現這個小妮子的腦袋裡神經不只少一條!「雷萌萌!你以為現在是烏托邦社會嗎?你以為現在真的是天下大公,可以夜不閉戶嗎?你現在住在台灣,這個地方的治安並沒有你想像中那麼好!」
  雷萌萌不同意地扁起小嘴,認真道:「你不要以為人心都是險惡的。我爹地以前常說,遠親不如近鄰,他說,如果我們發生危險的話,最親近的人就是我們的依靠。」
  難道,她就是以為人心並不險惡,所以才會輕易引他這條大野狼入室?那他是不是應該要感謝她一點危機意識都沒有呢?
  那麼,她應該感謝老天爺,讓她招進他這一只完全不會傷害她,反而只想要保護她的大野狼!
  白雲龍惡狠狠地咬牙,無奈地覷了她一眼,轉身就往自己的房間大步踏去;然後,不到半個小時的時間,有個管家打扮的人帶鎖匠來替她換鎖,然後,交給她一把新的鑰匙……

  自從白雲龍住進雷萌萌的房子裡之後,在這個社區中有一棟豪宅裡總會傳出異樣的怒罵與慘叫聲。
  「嗚……我們的萌萌……」
  這個老人就是洪天照。雖然他趁著上回送雷萌萌去德國散心的機會,順便用蛾的化石拐了她認他做乾爹,可是,他還是只能偷偷地躲在一旁關心她,不敢太過明目張膽,免得嚇著了單純無邪的她。
  可是,有一個該死的大壞蛋做了他一直想做的事情!
  這時,一群也是住在這個社區,因為長久在黑暗的社會中打滾,而近乎變態地喜歡上雷萌萌的叔叔伯伯們也跟著哭號,「我們的純潔天使,她難道不曉得那個男人是一個大壞蛋、大染缸嗎?他一定會把她帶壞的啦!」
  「對呀,對呀!嗚……她一定會被他帶壞啦!」嗚嗚……
  「不行,我們絕對要採取行動,派出人馬以防萌萌被那個壞男人帶壞!」老人的聲音斬釘截鐵。
  「嗯……咱們該怎麼做呢?」
  「採取最終極的行動,將那個男人逼出這個社區!」洪天照決定一不做、二不休,豁出去了!

  蟬聲唧唧,夏日的天空中彌漫著一股教人狂躁的鬱熱氣息,彷佛是風雨前的寧靜,盛夏之中沉靜得連一絲微風都沒有。
  出門了兩天,白雲龍訝異地發現自己迫不及待地想回到這個地方 ── 或者說,他急著想回到她的身邊。
  「萌萌?你在哪裡?」一進門,他放聲大喊,尋找她的蹤影,檢查了一下她的鞋子與包包,知道她並沒有出門。
  然而,靜悄悄的,空氣中沒有一絲聲音。
  白雲龍的心裡陡然有種不祥的預感。忽地,一抹雪白閃入了他的眼毽,他定睛一看,只見到一雙平攤在地板上的小巧蓮足,一動也不動,彷佛失去了所有的生命力。
  「萌萌!」他箭步上前,蹲著將她扶進懷裡,不停地搖晃叫喚。
  聽見了他熟悉的低沉嗓音,雷萌萌恢復了一點意識,虛弱地說道:「我好餓……」
  「你早餐又沒吃了?」他的眸光閃過一絲譴責。
  「不,我應該是忘了吃午餐。」
  「沒想到你個兒小小,食量倒頗大的。現在才不過十二點半,你就餓得發昏了。」白雲龍不由得失笑,大手揉了揉她一頭細軟的發髮,鬆了口氣。「今天正好是星期六,我帶你去吃大餐。」
  「今天不是星期五嗎?」她困惑地瞇起了美眸。
  「今天是星期六。」
  「可是,我明明記得是星期五!」
  聞言,白雲龍的臉色陡然綠了一半,「那是昨天!我的老天爺,你不會是整整一天半沒吃東西吧?」
  她迷糊地搖了搖頭,恍然不知眼前的男人身陷震驚之中。「不知道。我最後吃的一餐好像是奶油義大利面,好香、好好吃喔!」
  說著,她小臉上的表情彷佛還陶醉在那一頓飯的美味之中,彷佛念念不忘。
  只不過,白雲龍另一半臉卻跟著綠掉了,低沉的嗓音中有著一觸即發的危險。「如果我沒記錯,那是我出門前帶你出去餐廳吃的。據我記憶所及,那天晚上是星期四。」
  「啊!原來那麼久了,難怪……」她恍然大悟地點了點頭,彷佛弄懂了自己到底幾餐沒吃這件事,讓她覺得撥得雲開見天明。
  看見她漫不經心的態度,白雲龍只覺得心裡有氣。生平對於女人都採取冷淡疏離態度的他,竟忍不住揪起她雪白的耳朵吼道:「雷、萌、萌!」
  「啊……」她慘叫了聲,捂起雙耳,飛身逃開,一直跑到離他最遠的牆角,才危疑地回頭瞅他,「你好大聲,我耳朵聽不見了……」
  看見她躲在牆角,像個被欺負的小孩似的,白雲龍心裡不禁又好氣、又好笑,一張剛毅的俊臉依舊冷凝,「你知道自己哪裡錯了嗎?」
  她搖頭,嘴裡卻說:「對不起。」
  「好,你錯在哪裡?」
  「不知道。」她老實地搖頭。
  「既然不知道,你幹嘛跟我說對不起?」
  「可是你說我錯了呀!」
  「你!」他被她打敗了!
  「我好餓……」
  「我會帶你去吃飯,而且 ── 」
  「好餓……」她整張小臉都皺了起來,看起來可憐萬分,教人完全搞不清楚,究竟眼前的事情是誰粗心大意惹出來的。
  「而且,從今以後,我會包辦你的三餐。」說完,白雲龍嘆了一口氣,起身箭步上前,長臂一把將她攬在脅下,不理會她的抗議,打算帶她出門解決他扛起的責任中的「第一餐」。
  然後,就在替她換鎖不到一個禮拜的時間,那個管家打扮的中年人再度帶了專人來拜訪,給了她一支最新款的手機。據說,這支手機的功用在於隨時打電話給她的「飼主」,好讓他可以隨時帶她去吃飯,以防她隨時餓死……

, , , , , , ,

﹍紫寶唄♥〞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