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璃 - 溫柔的獨裁【豪門遊戲番外篇】``第二章

  雷萌萌說起來也只不過是一個窮研究人員,名下的財產只不過是一棟姑姑留下的房子,以及一些不值錢的股票,用一個簡單的字來形容,那就是「窮」。
  可是,她現在卻坐在貴賓席上,享受著尊榮的待遇。看著爆滿的觀眾在有限的座位上叫喊,為自己支持的球隊加油,她就覺得這個視野絕佳、空間寬大的貴賓室只有她一人享用,是罪惡至極的。
  而且,她也看不懂球場上一堆人追著球跑,到底有什麼意義?
  比賽如火如荼地進行著,看得她眼花撩亂;她也不知道到底球進了哪邊的門才該歡呼,反正,她只是靜靜地看著,不發一語。
  慢慢地,她發現了全場的球員那麼多,其實,只有兩個焦點。一個就是穿著白衣黑褲的前鋒球員,一個就是穿著深藍長衣、以及黑色長褲的守門員,這場比賽彷佛只是他們兩人的爭戰。
  而她的眼光竟奇異地只鎖在那名守將身上 ── 不是因為他充滿男人魅力的俊臉,也不是因為他頎長高大的身軀,而是因為他身上迸發出來的懾人氣勢,以及一絲淡淡的,彷佛倔強少年般驕傲的氣質。
  當然,或許也可能是因為他是全場球員中少見的東方面孔;但那名前鋒也是東方人,卻吸引不了她的眼光。
  雷萌萌早就分辨不清內心的想法,總是在場邊的電視牆上出現那名守將的身影時,特別仔細而且注意地觀看。
  他應該不是純正的東方血統,從他立體分明的五官看來,似乎有一點點混血的感覺,黑髮黑眸更增添了他俊美臉龐的精致感,此刻,他彷佛天生王者般守衛著他的球門。
  就在觀眾的情緒變得沸騰,她也開始選擇了支持的球隊時,一件教人覺得意外的事情發生了!

  一名敵隊的球員越位踢球,並且踩到了守將的手。雖然只是短短的過程,雷萌萌卻很清楚地看到那名守將咬緊了牙關,似乎正在忍痛。
  裁判立刻趕過去關心狀況,而守將卻只是搖了搖頭,示意比賽可以繼續進行。這時,他與敵隊的前鋒互相交換了一個眼神,淡淡的,純屬男人之間的爭戰交鋒。
  比賽繼續進行,雷萌萌的心也跟著被提吊了起來,感受著從所未有的緊張;最後,兩隊進入了延長賽,整個過程中,她的眼睛沒有離開過那位門將,他微微異樣的神情教她有點擔心。
  這時,敵隊前鋒接到傳球,長腳一踢,冷不防地射球入門,一時之間,場邊的觀眾反應兩極,有人喜、有人愁,不過,比賽卻正式結束了!
  輸了?
  就這樣輸了嗎?
  雷萌萌一時之間反應不過來,愣愣地盯著牆上的電視停止了放送,心底不太能夠接受這個事實。
  那位門將獨坐在球門旁的落寞表情,教她的心裡忽然有些難過。
  他明明就是一個那麼強悍,而且又高傲的男人,擺在他眼前的失敗,想必教他心底很挫敗吧!
  一瞬間,她的心竟然有點不捨……
  「雷小姐,車子已經在外面等候了。」斯文的管家走進來催喚。
  「請再等一下……」她的語氣有些依依不捨,再轉頭,就發現那名守門球將已經不見了蹤影。
  雷萌萌忍不住四處張望,最後只好放棄,站起身來,隨著迎接她的人走出貴賓室。
  「萌萌?你是萌萌嗎?」驀然,她的身後爆出了一聲女子驚喜的尖叫聲,聽起來無比熟悉。
  自古有言:天涯何處不相逢。在如此遙遠的他鄉遇見故知,這到底算是有緣,抑或者是孽障呢?
  雷萌萌淡然回眸望向來人,心想這大概只有天知道了!

  從德國回來台灣已經一個多禮拜了;雷萌萌規律的生活彷佛時鐘般,每天以相同的步調進行。只不過,從德國回來以後,她身體裡彷佛有一個齒輪走錯了軌,總是在聽似一模一樣的節拍聲中,出現了吵雜的脫序聲。
  是因為那本雜誌嗎?
  餐桌上,夾雜在一堆沉悶的專業書籍中,那一本運動雜誌顯得突兀,甚至是怪異;至少,雷萌萌是這麼覺得。
  太衝動了!
  將雜誌買回來至今,她完全沒有一丁點想要翻閱的衝動──雖然她買下這本屬於娛樂性書籍,確實是因為一時衝動。
  活了整整二十一個年頭,她從來沒有體會過這種不受理智控制的感覺。二十一個年頭,她不曾戀愛過,甚至沒有對任何人動過心。
  她從來不懂什麼叫做春心盪漾的感覺。或許,當一個「花痴」是她雷萌萌這輩子無福消受的人生樂趣。
  她買下這本書,只因為一個人。
  那個人她很可能一輩子都不會再見到,只是,她不能忘記,因為,那個男人曾經引起她內心深處,唯一一絲不屬於「平靜」的心緒……
  「萌萌!你在哪裡?」
  聽見了呼喚,雷萌萌安靜地拿著書本,坐在長廊上的躺椅上,一動也不動地留在原位。她知道孟小栗一定會找到她,而且一定會自動進門,她這個主人毫無用武之地。
  「原來你在這裡。沒聽見我在叫你嗎?」孟小栗清靈的俏臉從拉門後探了出來,笑咪咪地說道。
  「聽見了。我在看書。」她揚起小巧的臉蛋,一雙藏在鏡片後的雙眸完全看不出喜怒。
  或許,戀愛對於女人而言,真的擁有不可思議的魔力。因為已經嫁作人婦的孟小栗無論從哪個角度看來,都比在念二專時還美。在丈夫的疼寵之下,她渾身融合著少女的天真,以及少婦的半成熟韻味。
  「萌萌,你這樣很危險喔!隨隨便便就讓人家進來,你到底有沒有考慮到自己的人身安全呢?」
  這時,孟小栗這個闖入者自動訓起了屋子的主人,說得頭頭是道。
  「嗯。」主人點了點頭,視線重新回到書本上。
  「不要看了!陪我去參加宴會吧!」孟小栗笑著搶走她手裡的書本,將她拉了起來。
  「人太多了。」雷萌萌沒點頭,也沒搖頭,只是淡淡地說道。
  「我知道你不喜歡人多,所以你沒去參加同學會是嗎?好啦!跟我去,你一定不會失望的。今天俱樂部裡的人要替白雲龍接風洗塵,你不是最喜歡他的嗎?跟我去嘛!除了你之外,我身邊沒有人喜歡足球,他們都不明白白雲龍到底有多帥,只有你懂,是不?」
  孟小栗一臉夢幻與冀盼,希望眼前的老朋友給個面子,點頭賞臉。
  「我已經告訴過你了,其實那場比賽不是我 ── 」她想說明上次觀賽並非自己的意願,卻被孟小栗硬生生打斷了。
  「反正我已經特地來通知你了,你一定要去!」孟小栗興匆匆且不由分說地拉著她就走。
  「我沒有衣服,而且,我並不喜歡足 ── 」
  「球」這個字還來不及從她的嘴裡吐出,眨眼間,她就被拉下了長廊,只穿著一雙室內拖鞋,直直地穿過庭院,出了大門,沒兩下就被孟小栗塞進了轎車,揚長而去。
  長廊上,那本被遺落的書被風吹翻了頁,就像被人趕鴨子上架的雷萌萌,彷佛有許多話要說……

  一身雪白的長禮服將瘦削的身材襯托得更加骨感,雷萌萌不自覺地撥弄著頭發,心裡不太適應孟小栗所說這個有精神的梳高髮型。她就像一只小貓般,趁著人們不注意的時候,不停地想要將頭髮撥下來。
  可是,她似乎太小看自己的魅力了。從孟小栗將她帶進宴會的那一刻起,就有不少少紳名流盯著她那張精致靈氣的俏臉,人們紛紛交頭接耳,想要得知她這位陌生美女的來歷。
  雷萌萌雙手捧著孟小栗塞給她的橙汁,站在一旁的角落裡,看著孟小栗因為老公的出現而喜出望外,奔上前去撲進他寬闊的胸膛,極盡所能地撒嬌,彷佛一只剛舔完糖蜜的小貓。
  「徹,我跟你介紹一下我的二專同學,她的名字叫做雷萌萌,長得很漂亮喔!看到了她,你可不能對我變心……」
  「你這個小傻瓜。」東方徹點了點嬌妻的俏鼻,笑道:「如果有一天你不再是孟小栗,放心吧!我會翻臉比翻書還快。等會兒我再見她,少麒似乎有點事要我過去,你跟我過去一下。」
  「嗯。」孟小栗點了點頭,回頭揚手朝雷萌萌敬禮道了個歉,纖手攬著老公的長臂,雙雙往樓上步去。
  雷萌萌捧起鮮橙汁,輕啜了一口,彷佛一株在寒冬中靜靜開花的白梅,教人忘卻了這個世界有多麼潦亂污穢。
  而她一身潔白空靈的氣質,吸引了一雙沉邃的黑眸,一瞬也不瞬地注視著。這雙眼眸彷佛是這世界上最危險的一泓深海,充滿了難以細數的罪惡,眼前這株白梅的澄澈潔淨,招惹了他內心深處的某種渴望……

  「你說雲龍不見了?」東方徹沒有想到自己會聽到這個消息。
  「沒錯。今天下午我派去接機的人並沒有看到他。徹,你想他會不會先過來這裡了?」傅少麒身為東道主,也是費盡了千辛萬苦,才將養傷的白雲龍請到台灣來,沒想到這下子人卻被搞丟了!
  「我沒聽說,不過,這個可能性不太大。少麒,他現在搞不好並不想見到任何人,包括 ── 我們。」
  「那我們替他辦的洗塵宴怎麼辦?」
  「那個我不管。」東方徹聳聳肩。反正他早就警告過生平最喜歡興風作浪的傅少麒,提醒他不要擅自替白雲龍做決定。這下可好,一如預料地,白雲龍並不是一個會任人擺布的傻瓜,他不見了。
  「我現在比較擔心的是我老婆小栗。她為了能夠見到心中的偶像,昨天晚上纏著我不睡,現在如果我告訴她,白雲龍很可能不會出現的話,我想,我今晚也休想睡了!」
  「可憐的男人。」傅少麒忽然慶幸自已依舊單身。
  東方徹神秘一笑,「一點都不可憐。她不睡也好,我樂得用自己的方法來堵住她的嘴。」

  「你放開我……」雷萌萌很努力地想要甩開握住她手腕的男人,忍不住有一種厭惡盈上心頭。
  「小美人兒,不要一個人站在這裡,陪我喝杯酒如何?」薛德從宴會開始就注意到她了,現在看她落單,當然更不會放過這絕佳的好機會。
  「我不會喝酒,你放開我……」
  自譽為情場浪子,薛德可不會輕易讓這塊大肥肉從嘴巴飛走。「不要那麼無情嘛!只不過是喝杯酒 ── 」
  一道沉冷的男性嗓音打斷了他的肆無忌憚,「放開她。」
  「白雲龍?」薛德驚叫,不敢置信自己能夠親眼見到他。只要是俱樂部裡的成員,沒有人不認識白雲龍 ── 不只是因為他是一個公眾人物,更因為他在俱樂部裡的身分地位不同於一般人。
  「我說,放開她。」白雲龍冷冷地重復,從他冰冷的黑眸隱約可以看到一絲不耐煩。
  「嘿嘿,不要那麼嚴肅嘛!只不過是跟她玩玩,你用不著那麼認真,如果你也對她有意思的話,咱們可以公平競爭……」
  「你想對我妻子帶來的客人做什麼樣的公平競爭呢?薛先生。」這時,剛從樓上走下來的東方徹看見了這副景況,再加上嬌妻一張俏臉都快氣白了,知道自己絕對不能再置身事外,否則回家之後絕對不會太好過。
  「東方先生?我 ── 」
  傅少麒笑咪咪地插了進來,一張溫和的白淨笑臉充滿了不可言喻的威脅感,淡然道:「現在,我以夢幻俱樂部的主持人身分宣布,薛先生,你已經正式被逐出俱樂部,無論如何,你這輩子甭想再取得會員資格了!」
  「傅先生,咱們有話好說,有話好說……」開玩笑,夢幻俱樂部的會員資格可是他好不容易才得到的,它等於是上層社會的通行証,他絕對不可以失去……薛德一張瘦臉急得發青。
  「對不起,你們 ── 」雷萌萌似乎有話想說,卻被手腕圓滑的傅少麒給笑著打斷。
  「雷小姐,你不用太自責,我們只不過是順便清理門戶,你完全不需要負任何責任。」
  「她當然需要負責任!」薛德逮到了機會,一口咬定,「剛才都是她勾引我,我才會一時被蒙蔽了心眼 ── 傅先生,請你相信我,我只是短暫被這個小妖女給引誘,完全不是出自於我的本意,相信我!」
  「我沒有……」雷萌萌搖頭,對於自己被冤枉而感到有些憤怒,「你說謊,我沒有……」
  這時,白雲龍心頭也是一陣惱火,冷冷地瞇細了琥珀色的眸子,挑眉望向薛德,並且伸出大掌按下了急欲為自己清白爭辯的雷萌萌,低沉的嗓音一字一句都如冰刀般鋒利。
  「那也請你相信,薛先生,夢幻俱樂部對於它想要制裁的對象,通常都是手下不留情的。」
  制裁?傅少麒與一票好友面面相覷,不敢置信自己聽到的話 ── 他確定說了「制裁」兩個字嗎?
  「白雲龍,你確定嗎?」傅少麒挑起一邊眉梢,疑問道。
  「我已經決定的事情,從來沒有人可以改變。」既然妄想攀折純潔無瑕的白梅,就要有付出代價的心理準備。
  「那就照你的話去做吧!我沒有意見。」傅少麒彷佛首肯了白雲龍的決定,頷首笑說。
  「我們也沒有。」東方徹等一行人也跟著微笑聳肩。
  「很好。」一抹冷峭的微笑躍上了白雲龍迷人的唇畔,將他線條分明的俊美襯托出三分邪氣,以及勢在必得的自信。
  「不……不……」薛德瞪大了雙眼,不停地搖頭,不由得對自己的將來感到心驚膽戰。
  雷萌萌昂起小臉,一雙黑白分明的眼眸定定地瞅著他,心裡有些不解。她與他只不過一面之緣,為什麼他要這樣幫她呢?
  同時,她也感到疑惑,到底他所說的「制裁」究竟是什麼呢?想必很可怕吧!否則,眼前這個姓薛的男人不會嚇得臉色慘白,連半句話都說不出來。
  她沉默地垂下了小臉,沒有發現白雲龍斂了眸,兩道熠亮的視線降臨在她身上。他打量著眼前膚色略顯蒼白的小女子,微微驚訝地發現自己竟然有片刻閃神,目光一時之間無法從她身上挪開……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I'm Your Little Sunshine♥

﹍紫寶唄♥〞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