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出院

  其實早就在她盯著他看的時候,他就已經醒來了,繼續裝睡是不想破壞這甜蜜的寧靜氛圍,卻沒料到她居然會在他「睡著」的時候偷親他!
  不過,這是他的第一次,但不要誤會這是張根碩的初吻,因為他早就不是一個青澀的純真男孩了;而是他第一次從蜻蜓點水式的輕吻中,體驗了一種名叫「心痛」的感覺。
  她說的「我是你的,可是你不是我的」一直在他的腦海中盤旋不散。
  原本他應該為了前半段的話而感到高興的,因為她的心裡有他,而且有著一定的重要性;否則,她怎麼會說出那樣的話來?
  可是後半段的話語裡,隱藏著的到底是些甚麼?那份心痛的感覺,像是他的,卻又像是江槿曈的;是因為後半段的話嗎?還是她的吻把心痛的感覺傳遞了給他?
  不知道,他真的不知道,只知道心痛的感覺很強烈,令他有一種快要窒息的感覺。
  他睜開眼睛,看著江槿曈正坐在床上,全副心神都放在紙張上,沒有發現他已經「睡醒」了。他換了個姿勢,繼續靜靜的觀看著她,不靠近她是因為之前的相處讓他知道,如果現在忽然靠近的話,她絕對會驚叫聲連連。
  不過,他很好奇她到底在忙甚麼,感覺不像在寫小說,因為她的小手有一筆沒一筆的在動,比較像是在畫圖。
  還記得昨晚的「紙海」裡,除了有佈滿密密麻麻的文字外,也有為數不少的插畫。
  看過那些插畫後,他才發現原來自己並不了解江槿曈,因為他一直以為她只是一個比較喜歡參與慈善活動的小說作家。
  當初出發去上海的時候,韓國曾經吹過一陣「江槿曈旋風」,他只看了部份的新聞,而內容都是提及她曾經參與的慈善活動,所以他只知道她有「香港慈善小公主」之稱。
  可是昨晚在網路上搜尋所有關於她的資料後,他才知道香港的媒體都是以「藝術工作者」來稱呼她。因為她所做的已經遠遠超過一個小說家的工作範圍了:小說的內容是她寫的;小說內的插圖是她畫的;封面的設計是她構思的。
  除了這些之外,她還曾經踏入演藝圈,所以才會被稱呼為藝術工作者,那些新聞就像是日記本一樣記載著她這兩年的生活點滴……
  他仍然默不作聲,她專注的神情教他沒辦法移開視線,佔為己有的欲望越來越強烈。
  或許不應該再去想她那句話隱藏了些甚麼情感,因為她身上散發的香味、包裹著她的神秘氣息、頭髮的柔順觸感、她嘴唇的柔軟甜蜜,這些都深深的吸引著他,撼動著他的心弦。
  他,決定要用自己的方式去愛她。

  江槿曈盯著眼前的紙張,心裡重重的嘆了一口氣:唉,算了,還是放棄好了……誰叫她現在在畫的,是那個難以定位的巨星呢?所以不管她怎麼努力,都刻畫不了人物的神髓。
  她抬頭看向那個令她心煩意亂的罪魁禍首,這才瞧見那雙黑眸一直盯著她看。
  「怎麼醒了都不說?」
  看著他深邃的眼睛,高挺的鼻子,還有那柔軟觸感的唇瓣……
  啊!剛才……她……居然趁著他還在熟睡的時候,就……偷親了他。
  該死的!她甚麼時候變得這麼色啦!
  想起剛才自己的舉動,兩頰直泛紅暈,立刻把視線移回紙張上。
  「看到妳在忙,所以不想吵妳,怕嚇壞了妳。」他微微一笑,這小傢伙真是可愛,有那個膽子偷親他,卻沒勇氣直視他?
  既然她已經發現他醒了,那就不用繼續躺在沙發上了,他起身坐到床上,看著她眼前的畫像猶豫的問道:「這是……我嗎?」
  「嗯,很不像吧?」她苦笑了一下。
  「不會啊。」她畫的男人真的是他!是剛才躺睡在沙發上的他!
  「總覺得欠了些甚麼。」江槿曈再一次盯著畫像沉思。
  「對,欠了一個人。」他輕輕地撫著她柔順的黑髮,他真的愛煞了這絕妙的觸感。
  「一個人?」她抬眸問道。
  「對,一個女人,一個主動獻吻的可愛女人。」他溫柔的看著她,眼神中充滿溺寵。
  他不喜歡任何人突然的觸碰,擁抱,更別說是親吻了,但是剛才被她偷吻的時候,他並不覺得討厭,反而想要更進一步的品嚐她的味道。
  「你──」
  冷不防地,他俯首吻住她的唇,吮去了她所有尚未出口的話語;她被他突如其來的吻給震懾住了,他身上的香氣令她意亂情迷,令她忘記了掙扎。
  剛才她的偷吻,只是蜻蜓點水式;現在他的擁吻,是霸道卻又溫柔的深吻。

  等……等……等一下!有誰可以來告訴她,現在到底是甚麼情況?
  他到底在做什麼?他吻了她?他居然吻了她?
  江槿曈無法分辨此刻心裡的情愫,她不是甚麼都不懂的懵懵女孩,然而他胸膛傳來的溫熱感、唇間的肆虐與吮弄卻令她的腦袋停止轉動,一種奇妙的感情衝擊著她僅餘的理智。
  他放開了她的唇,看著她被吻得兩頰直泛紅暈,嬌促的氣息細弱遊絲,彷彿隨時會潰決一樣。他微笑著伸出雙手,溫柔地摟著她,讓她可以更舒服的依偎在他懷裡歇息。
  看著她的表情、聽著她的呼吸聲,他努力的壓抑著心裡那般衝動。
  對他來說,懷裡的江槿曈,是天使也是惡魔。天真純粹的她,帶著溫暖的笑容,像花一般的香氣,進駐他的心房;卻又帶著致命的吸引力,挑逗著他每一寸的神經。

  「咚咚咚!咚咚咚!」突然一陣急速的敲門聲打破了房間內的寧靜。
  他執起她耳畔的一束髮絲,放在鼻前,呼吸著她的香味。「現在只是開始,我會讓妳知道脫下韓流明星的光環後,張根碩也只是一個普通男人。」
  沒有等待她的回應,他轉身就打開房門,門外站著一個身穿灰色西裝的男人。
  「你是……?」張根碩開口問道。
  「請問這裡是不是江槿曈的病房?」應天暟用著流利的英語禮貌性地發問。
  「暟?」
  循著聲音的方向看,應天暟看見他在尋找的女孩,他越過張根碩走到床邊:「妳又熬夜了,是不是?」他溫柔的撫摸她的臉頰,一臉心疼。
  「你怎麼知道?」怎麼他每次看一眼就能確定她有沒有熬夜?
  「咖啡喝太多不好,妳快要變成小熊貓了。」他話語間充滿溺寵。
  張根碩伸出他男性的雙臂,霸道而強硬地擁住了江槿曈,把她與應天暟的距離拉開。
  「請問你是誰?」他按壓住想要把眼前的男人趕出房間的衝動,因為剛才他們二人交談都是使用英語,所以他聽得出眼前的男人跟江槿曈是認識的。
  應天暟看著張根碩的舉動,雖感愕然,但仍然禮貌的微笑回答:「我是她爺爺聘用的私人醫生。」
  他轉眸看著被擁抱在懷裡的江槿曈:「小槿,自己注意一下不要喝太多咖啡,對皮膚不好的。」沒有理會張根碩眼神轉來的敵意,他伸手摸了摸江槿曈的頭。
  她不解的問道:「你怎麼會來了?」她絕對不會相信應天暟突然出現在她面前只為了說這些話,理由一定沒這麼的簡單。
  「爺爺知道妳受傷了,特定吩咐我要抽空來看妳。不過,報告都說妳沒事了,我也應該要走了。」他把報告交到她的手上。
  她嘆氣道:「真的給我猜對了……」她知道爺爺很疼她這個唯一的孫女,但是有時候真的保護過度了。
  「可是,你怎麼這麼快就要走了?」
  「嗯,我趕著回去香港開醫學會議。」
  看著張根碩一直默不作聲,只是緊緊的抱著江槿曈,應天暟忍不住輕笑出聲:「這位應該就是小槿的老闆,張根碩先生了吧?」
  張根碩點了點頭。
  「嗯,那這兩年的時間裡,請你好好照顧我的小槿了。」
  應天暟笑著躹躬,然後便離開了房間。
  張根碩噘著嘴說:「槿才不是你的。」可是應天暟已經離開了房間,聽不到他的抗辯。

, , ,

﹍紫寶唄♥〞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