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璃 - 寵兒的情夫【豪門遊戲之四】``第九章

  嘖,天底下只聽過屠龍王子,也聽過威力巨大無比,可以把王子一口吞下的大惡龍,就是沒有聽過公主要親自披甲上戰場,去把大火龍救回來。
  照這個情況看起來,我這個手無寸鐵的公主是不是應該去跟金庸武學大師借把什麼倚天劍、屠龍刀回來用用?
  啊啊,不行,我現在要去救的人可是大火龍呢!怎麼可以說什麼「屠龍刀」來觸自己黴頭呢?
  呸呸呸,大火龍,我相信雖然你常常很小人,可也有大量之處吧?剛才那些話,你就當我從來沒說過吧!
  唉呀呀!認命上戰場吧!誰教公主一不小心就喜歡上大火龍,等著瞧,不久之後,我絕對會發明出一種叫戀愛的超級病毒,殺光這個世界上的癡男怨女,要他們到地獄裏陪我這個被愛情害死的笨公主一起喝茶聊天…… 

  月色,淒淒。
  房裏有一面挑高的落地窗,在月光的拂映之下,光與暗形成了深刻的對比,上官兒喜乖乖地前來赴約,被請進了門裏,獨自面對阿賽洛。
  窗前的陰影處,高大的男人坐在一張單人軟椅上,單手支顎,顯得漫不經心而且慵懶自恃,仿佛已經算准了自己能夠制住她的弱點,一雙如陰沈鷙亮的眸子直勾勾地盯著剛才踏進門的她。
  「好久不見了。」男人淡然笑語。
  上官兒喜也是一笑,機靈的眸子掃視四周,看起來就像是初到陌生地方的無知少女,只有眼前的男人才知道,她在打量著一切可以致勝的關鍵,「你的聲音好奇怪,阿賽洛,難不成你心虛了嗎?」
  他陰鷙的黑眸閃動了下,隨即又恢復了平靜,「可能是太想念你了,心情灰暗,聲音也就跟著不好聽了。」
  「他人呢?」
  「你指的是誰?」
  「黑子霆,我知道他到這裏來了,他人呢?」
  「如果,你指的是我的手下敗將……」他彈了下手指,立刻有兩個手下將被縛綁的男人推出來,「是他嗎?」
  上官兒喜倒抽了一口冷息,背著月光,她看不清楚那個被縛男人的真面目,一顆心陡然被提到了喉嚨,差點就要跳出來。
  「你快放開他!」
  「如果我答應你放過他,你願意嫁給我嗎?」
  「阿賽洛,告訴你一句實話,嫁給一頭豬只怕都比跟你強,快放了他,否則我絕對不會輕易饒過你。」
  「你在我的地盤上,能奈我何?」
  「咱們可以同歸於盡,你以為我真的會傻傻的什麼都不做,就自動投入你的羅網之中嗎?」
  「同歸於盡?你這個小瘋子!」他低咒了聲,沉啞的嗓音幾不可聞。
  他的嗓音太過低沉,以致於上官兒喜沒有聽清楚,她的一顆心都懸在那個被迫伏在地上的男人身上,「你到底放不放人?不要以為我做不到!」

  「該死的!我就是了解你絕對能夠做到!小瘋婆子,想我嗎?」黑子霆緩緩地步出陰影,在她的驚愕中,走到了她的面前。
  「怎麼是你?!」她瞪圓了美眸,驚訝地叫道:「那他……」
  「怎麼?發現是我,你不高興嗎?還是,你比較期望坐在你面前的人,是真的阿賽洛?」他昂立在她的面前,長臂一攬,冷笑將她摟進懷裏。
  「笨蛋!」她嬌嗔了聲,賭氣地別過小臉。
  天底下有哪個男人可以比他更笨嗎?上官兒喜在心裏又氣又惱,完全不想要替自己辯解了。
  這時,黑子霆發現了她身體上的異狀,他更用力地將她往自己一按,驚訝地感覺到她纖細的身子,小腹奇異地微微隆起。
  「我想,我是不是錯過了什麼精采的事情,一些我應該知道,卻沒有人告訴我的事情?」他眯細黑眸,語氣充滿了危險。
  「哪有?」她知道他發現了!可是她心裏惱火,不願承認。
  「你的肚子。」他語氣幽淡,毫不客氣地點出一個事實,心想真是奇怪了,為什麼他對她每件事情了若指掌,唯獨這件天大的事情完全沒有聽說過?一定是什麼地方出了差錯,等著他去調查清楚。
  「最近吃多了,便秘不行嗎?」她反嘴,不惜破壞形象。
  「愛撒謊的小騙子。」他輕斥了聲,眸光因再度將她擁回懷裏而變得深沉黑黯,「你願意嫁給我嗎?」
  「這句話你剛剛已經問過了。」她別開小臉,依舊賭氣。
  「那是假冒阿賽洛時隨口說說的,現在,我以黑子霆的身分,鄭重的問你,上官兒喜,你願意嫁給我當妻子嗎?」
  「你……」愛我嗎?她把話藏在心裏偷偷地問,希望他能夠懂,一雙澄澈的皓眸透出絲絲冀盼的光芒。
  「不說話,我就當你答應了,結婚的事情越快越好,免得無端再發生任何事情。」他的態度強勢而霸道。
  「你……」她氣悶,一番話在她的嘴裏都快被嚼爛了,卻還是拉不下臉來質問他,愛她嗎?
  你愛我嗎?說呀!快說愛我……
  可是,他似乎完全不解她微妙的心思,只是托起了她小巧的下頷,狠狠地吻住了她欲語還羞的小嘴兒,恨不得將她這個調皮的小妮子給揉進懷裏,永遠不再分開。

   「兄弟,千萬要想開一點,真相總是教人難過的,你要節哀順變,千萬不要太過激動,這樣對身體不太好。」語氣聽起來像是喪禮上的慰吊。
  「沒錯,有什麼問題,我們大家提出來好商量,你千萬不要憋在心裏,這樣只會教自己更難過,更往牛角尖鑽去。」這次,則像心理輔導。
  「要是你不好好對待我女兒,你就給我等著瞧!」這番恐嚇聽起來總算是比較正常一點了。
  因為,接下來要舉行的是黑子霆與上官兒喜兩人的婚禮,只不過,在眾家男人的眼裏看起來,就跟要踏進棺材裏的喪禮沒有兩樣。
  「你們到底想要說什麼?現在就明說了吧!」
  上官海謙恐嚇完畢之後就轉頭離去,這時,黑子霆一眼就看出了好友們的臉色古怪,忍不住沉聲質問。
  「她……懷孕了吧?」傅少麒遲疑了很久,總算問出口了。
  不過,就在黑子霆還沒來得及點頭,就被一隻大手從後頭捂住,挾持到一旁低聲教訓。
  「我們不是已經約好了,絕對不可以當著子霆的面提起嗎?」東方徹沉著一張陰冷俊美的臉龐,目光狠厲地瞪著好友。
  「可是……那真的是……很困難。」傅少麒百般為難地說出了理由,才正想跑回去詢問新郎倌時,婚禮的音樂悠揚而起。
  黑子霆將好友們的古怪表現拋諸腦後,此刻,在他的眼裏只剩下一抹白色倩影,他今生的新娘在她親生父親的牽引之下,緩慢地朝他走來。
  然而,他無奈地搖頭,難道,是他做得還不夠嗎?否則,為什麼他的新娘子看起來沒有一點歡欣愉悅的感覺?
  她瞪著美眸,嘟著小嘴兒,仿佛對他懷著無限的怨懟……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I'm Your Little Sunshine♥

﹍紫寶唄♥〞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