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璃 - 寵兒的情夫【豪門遊戲之四】``第八章

  ……公主不喜歡大火龍的,公主不喜歡大火龍,公主不喜歡大火龍,公主不喜歡大火龍,公主不喜歡、不喜歡、就是不喜歡大火龍!
  好了!一千零一遍催眠完畢!可是,為什麼我的手都已經寫到快酸死了,怎麼好像還是沒有什麼用呢?只消一想起他那天、那張凶巴巴的臉,心裏就覺得比被一千支刀劃過、一萬隻螞蟻咬過還要難受?
  我是不乖,我是壞。
  可是那件事情明明就不是我做的,為什麼大火龍就是不肯相信呢?果然,會吃人的大火龍智商本來就不太高,誰是笨蛋,誰才會愛上它!
  不行,罵人罵自己,呸呸呸,前話收回。
  不過,公主的生活出了大亂子,難道時間也跟著被撥亂了嗎?否則,為什麼早就該來訪的大姨媽,遲遲沒有露面呢?
  要是真的不來……唉,曾經聽說過著幸福日子的白雪公主與包青天生了一個女兒,名叫灰姑娘,那大火龍與公主到底生出什麼鬼東西呢?我只希望他的名字不要叫作四不像……

  作賊心虛!
  雖然替公司賺進了不少錢,不過,只要一想到自己是別人的奸細,隨時都可能被發現,男人就不禁冷汗直冒,尋盡一切方法,只想趕快拿到酬勞,好離開這個地方。
  燈光幾乎全滅的辦公室裏,一個男人悄悄地握住了話筒,一字也不敢漏地傾聽著對方的話,不忘追問道:「那筆錢你到底什麼時候要給我?」
  「不……不行!我已經背叛過一次了,絕對不能再做第二次!」
  「三百萬美金?如果事成的話,你真的會給我三百萬美金,並且幫助我逃出臺灣?」
  「好!我答應你!」說完,男人顫抖地放下話筒,驚魂未定,就被接下來發生的一切嚇得滿臉慘白。
  「我的調查果真沒錯!」一道冷冽的少女嗓音淡飄而出,跟著,上官兒喜清靈的身影在隔牆之後出現,在她的手裏,拿著一支用來與男人通話的話筒,以及能夠將阿賽洛嗓音模仿得維妙維肖的變聲器。
  「小姐!剛才那個不是──」男人驚慌地望向剛才自己所持的話筒,沒有料到剛才打電話來的人,竟然不是阿賽洛!
  「你什麼都不用說了,因為我也不想聽,有什麼話去跟那個被你害慘的男人訴說吧!」
  上官兒喜一張俏臉冷凝,揚手喚來了唐經略以及一群部下,「把人帶去交給黑子霆,隨便他如何處置,除此之外,什麼都不許多說。」
  「可是,難道你不想讓他知道……」唐經略為她抱屈不已,不想讓這件事情就此甘休。
  上官兒喜黯然垂下長睫,苦澀一笑,「不必了,他信也好,不信也罷,反正……我不在乎。」

  「什麼?懷孕?!」
  「對,聽說好像已經有三個月的身孕了。」
  「不可能吧?!」
  「為什麼不可能?根據資料顯示,這是一件千真萬確,並且值得高興的喜事呀!所以,我們趕快回去跟總裁說吧!」
  「不行!」一手急急地勾住了同伴的衣領,把他拉了回來。
  「你到底是怎麼了?明明就是這麼重要的事情,為什麼偏偏不能說?」
  「有件事情你忘了嗎?大概在半年多前,不是有一樁關於咱們總裁的傳聞鬧得風風雨雨嗎?」
  「經你這麼一提,好像真有這麼一回事……啊!性無──」其餘的話還來不及出口,他的嘴巴就被人給用力捂了起來。
  「沒錯,就是你剛才說的那件事,認真用腦袋想一想,既然咱們總裁有那方面的難言之癮,那上官小姐肚子裏的孩子是誰的?」
  「不是總裁的?」
  「對,所以我們不可以隨便張揚此事,等時機成熟以後,我們再找機會告訴總裁吧!」
  「嗯!眼前只能這麼辦了!」
  說完,兩個人還彼此肯定地點了點頭,只下過,在他們心中卻完全沒有主意,到底什麼時候才叫「時機成熟」呢?

  「噫?好奇怪,為什麼我煮出來的東西,顏色就是怪怪的。」上官兒喜站在大大的歐式廚房裏,一臉納悶地攪拌著爐上那鍋黃澄澄的湯汁。
  以前,她的物理跟化學總是滿分過關,做實驗很少出過差錯,偶爾搞怪錯了幾次,還會不小心發明出什麼有用的鬼東西,所以在大學的時候,總有不少那方面的教授想要收她當學生,保證她一定可以藉此揚名國際,成為臺灣第一個得到諾貝爾獎的女科學家。
  為什麼把她手裏的試管與量杯,換成了菜刀與鍋子之後,好像一切就變了樣?她上官兒喜不再是那個無往不利的天才少女,倒像個隨時會變出一鍋鮮豔毒湯的巫婆。
  「爹地?唐叔?我湯煮好了,你們要不要嘗嘗看?」她回頭喚道,這才發現身後空無一人。
  「奇怪了,我不是叫他們一定要待到我把湯煮好嗎?真是不夠意思。」她回頭又看了那鍋湯一眼,心裏也隱約知道他們兩人消失的原因。
  這時,廚房門外傳來了一陣騷動,管家與下人們似乎阻止不了闖入的男人,雙方之間發生了不小的爭吵。
  「上官兒喜!」傅少麒搜遍了整座大宅,終於在這個他始料未及的地方找到了她。
  「找我有事嗎?」相較於下人們的驚慌失措,上官兒喜的反應只是微微一笑,繼續攪拌著鍋裏的湯,她知道傅少麒是黑子霆的好兄弟,心裏也明白他來這裏的目的,絕對與那個教她又愛又恨的男人有關。
  博少麒白淨的面皮泛上一抹笑,對眼前這個水靈俏皮的少女表示激賞,畢竟,不是每個人都可以擁有她的天才,也不是每個天才都可以像她這樣肆無忌憚地幹下轟轟烈烈的大事。
  「你可真是冷靜,不過,等你聽到這個消息之後,只怕沒辦法笑得出來了,子霆他去見阿賽洛了!他收到了對方一封信,信裏寫明了你在他手裏,所以,他就依約前去,從他出發到現在,已經過了兩個小時了!」
  聞言,上官兒喜拌湯的動作猛然一頓,愕然回眸,「什麼?他去見阿賽洛做什麼?我人不是好好在這裏嗎?」
  「我也不知道,不過,壯士一去兮不復返,他老兄就是一副慷慨赴義的模樣前去找阿賽洛。」他聳了聳肩。
  「笨男人,真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什麼!」上官兒喜忍不住隔空朝黑子霆扮了個鬼臉,又道:「喂,我煮了湯,你要不要喝一點?」
  「這是什麼湯?」
  傅少麒探頭往鍋裏瞧了一眼,忍不住擰起眉頭,暗暗在心裏猜想:她該不會是在湯里加了黃色的水彩顏料,準備用來毒死他的吧?
  「補湯,有壯陽功能,你嘗不嘗?」上官兒喜試圖用笑臉勾引替死鬼上門,為自己所做的湯評分;面無表情的話就是滿分,至於零分呢?就是喝完暈倒,送醫急救。
  「不了!我話盡於此,相信你很清楚,阿賽洛的目標是你,為了得到你,子霆的處境非常危險。」傅少麒心領了她的好意,餘味深長地睨了她一眼,在下人們的虎視眈眈中離開了上官家。
  他離去之後,上官兒喜一個人待在原地,她笑哼了聲。
  「傅少麒,你真是狠心的男人,為什麼救自己的朋友,不惜把我這個弱女子拖下水,以為我真的會出面去救那個專愛欺負我的臭男人嗎?」她自言自語地拌著湯,一張小臉淡然得看不出一絲表情,勺湯淺嘗了一口。
  「嘔,真難喝。」
  上官兒喜嘗完味道,捏著俏鼻尖,嫌惡地吐了吐小舌,實在不清楚為什麼一鍋湯竟然能夠又腥、又咸成這副德行,她把湯勺隨便往鍋裏一擺,隨手脫掉了圍裙,不懷好意地喃喃自語道:「沒關係,等我把那個大火龍救回來以後,這鍋湯就有人喝了。」
  她唇角露出了一抹淡然從容的微笑,看似對於眼前發生的危機一點兒都不擔心,只有在臨去之前,走出廚房門口的那一瞬間,可以隱約窺見她匆匆閃過眸底的憂心如焚。
  希望她夠聰明,不教黑子霆發現平安回來之後,還要喝那一鍋要人命的「巫婆湯」,否則,他搞不好寧願掛在敵人手裏,也不願意回來。

  緊張的情勢,猶如繃在弓上的弦,哪怕是輕輕一碰,都足以使整個情況仿佛炸彈般,教放眼所及的一切被炸得粉碎。
  「我知道她不在你手裏。」黑子霆望著眼前的男人,開門見山地挑開了話題,俊美的臉龐透出一絲冰冷陰沈。
  「何以見得?」阿賽洛問道。
  「憑我瞭解她的能耐,她太聰明了,你騙不了她的,而且,你該不會笨到以為我真的放棄她了吧?」如果他真的不想要她了,就不會派人密切注意著她的一舉一動。
  「無論如何,我只知道上官兒喜到現在還沒忘了你!」所以,直至今日,他仍舊無法接近她!
  「我們分開才不過短短兩個月,阿賽洛,如果你知道我們兩人曾經多麼濃情蜜意、如膠似漆、難分你我,就不會天真的以為你可以隨便取我而代之!」泛在黑子霆唇畔的笑容,顯得邪氣又迷人。
  「住口!」
  「說不定,她現在肚子裏已經有了我的孩子,就只差我把她迎娶進黑家的大門而已。」
  「住口!你給我住口!」
  「很難,就在你使出詭計,讓我們黑氏集團損失近六億元之後,我就一直很想找你報這個仇了。」
  「黑子霆,我想你大概搞錯了,使你們黑家賠錢的人是兒喜,不是我,你可不要隨便亂扣這種大帽子呀!」
  「喔?原來如此,那她前些日子派人送了一名商業間諜給我,說是你手下的人,原來是要模糊焦點嗎?那我在公司裏徹查出來的奸細,口口聲聲說是你給了他很大的好處,他才將機密洩漏出去,原來也是詭計,那我就不懂了,他們與你無怨無仇,為什麼要如此陷害你?」
  「我今天不想跟你再談這些老掉牙的陳年往事,我想,憑你在商場上的經驗,應該不會以為我今天找你來,完全沒有目的吧?」
  「隱約猜到了。」
  「那……你竟敢如此大膽,隻身前來?」
  「天底下,沒有我黑子霆不敢做的事情!倒是你,在商場上專門打混嗎?除了知道我是一個商人之外,難道,沒有人告訴你,我與唐家的關係不差,從他們身上,我學會了幾招陰狠的招數,專門用來對付我的敵人。」
  「唐厲風?!」阿賽洛的語氣微微顫抖。
  「對,我與他,不巧當了幾年大學同學,他說,他的養父曾經告訴過他一句話,人的欲望,常常可以創造出不可思議的成果,我要定了上官兒喜,不可能把她交給你,所以,我會盡一切可能得到她!而你,現在真的能夠肯定,我是隻身前來的嗎?」
  說完,黑子霆森眸一眯,短短的一瞬間,緊繃的情勢爆裂開來,門外傳出了一片混亂的吵雜聲。
  「什麼──」阿賽洛瞪大了雙眼,不敢置信眼前一切脫出了他的掌控,不過,鹿死誰手,結局尚未分曉!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I'm Your Little Sunshine♥

﹍紫寶唄♥〞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