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璃 - 寵兒的情夫【豪門遊戲之四】``第六章

  大火龍真的生氣了!
  要不然,它不會狠下心弄疼了我,是不是這次的遊戲玩得太過分了?可是,一只有節操的大火龍不是應該只能抓來一位美麗公主,在不斷恐嚇威脅吃掉她的劇情之中,發展到故事的最高潮嗎?
  可是,雖然公主確定自己不會拋棄大火龍,改而愛上王子,卻也不表示大火龍就不會背棄公主,愛上外面的美麗壞女人。
  可是,不管怎樣,該死的大火龍,你好歹也想想火龍與人類之間的體型懸殊嘛!好狠,昨晚你真的弄得我好痛……

  再也不放開她了?
  聽到這句話,她應該要高興嗎?
  上官兒喜發現自己的心一點都雀躍不起來,她纖肩瑟縮,昂起小臉看著他剛毅有形的下顎,與俊美的側臉刻畫出一道性感的線條,濃眉的末端是毫不妥協的硬勾,兩片薄唇緊抿著,一雙黑眸眯著幽冷的寒光,毫不隱藏教她知道,他現在正在生她的氣。
  他堅定的步伐不片刻就上了樓,鐵肩一頂,將房門給推開,而後,隨著他們走進了他的房間,猛然被他的長腿勾甩上的門板發出了巨響,嚇了她好大一跳,臉色不禁更加蒼白。
  她沒見過他這怒火騰騰的模樣,十年前在喪禮上不曾,在相親宴上也不曾,甚至於她送了一缸食人魚去給他,他只是剛開始不太高興,最後,他笑了,與她天南地北聊著,聽她告訴他,食人魚不可怕,它們其實是可以吃素的。
  就算是……就算是他發現了她騙人的把戲,真正知道了她的面目,他也只是氣惱,不是真的發怒。
  可,這次他是真的動怒了!

  「黑子霆,放我下來,我們好好談一談……」
  「談?談什麼?」他的語氣冷如冰霜。
  她被他冷酷的表情震懾,欲出喉的話全部又吞回了肚子,開始微微地掙扎,「放開我,放開我……」
  才喊著,她整個人就被丟到了大床上,上官兒喜一個眼尖,立刻趁他不注意之時,翻身跳下了床,不料,才不過剛逃脫,就又被他一把擒住,這次,他用了整副長軀壓制了她,教她連翻身的機會都沒有。
  「你知道嗎?那一天親眼看見你發病,整個人都喘不過氣的模樣,我內心是如何感受嗎?」
  他大掌從後面揪住了她的短髮,教她連別開視線都不能做到,一字一句的冰冷嗓音震進了她的耳膜裏。
  「我……我……」她怯生生地抬起眸瞧他,看見了他眼底燃燒著兩簇火焰,從來沒有面對過男人的熾烈情感,一時間,她不知如何反應。
  「你該死!」他低吼了聲,按住了她的小臉,俯首狠狠地封住了她略失紅潤的小嘴,靈活的舌頭探入了她不設防的牙關,吮弄著她唇間的柔軟,以及獨屬於她的甜蜜膩津。
  一瞬間,上官兒喜忘了掙扎,一陣突如其來的戰慄泛過全身,直透四肢百骸,她小手抵住他的胸膛,揪起了一團皺摺。
  然後,當他充滿彈性的唇越吻越深時,如火灼燒般的熱燙充塞心口,與他的親密感覺隨著熱度而膨脹,漸漸地,她不能呼吸,小手裏的那團皺摺揪得更緊,整個人以攀附他為依歸。
  她在他的氣息之中沉淪,在他的挑逗之中忘了呼吸,任憑無助的心緒淹沒了她,終於,他肯放開她的唇,兩人之間的距離卻仍舊近的可以呼吸同一處的空氣,他摟住了她的纖腰,兩顆心貼合得幾乎揉在一塊兒。
  是失落,是鬆了口氣,上官兒喜無法分辨此刻內心的感受,她的雙頰紅潤,身子因急喘而顫抖下已,水亮的眸子險些教人以為她因激動落了淚。
  黑子霆扳過她小巧嫣紅的臉蛋,在她的眼中發現了一抹嬌羞,這是他從來不敢奢望從她身上瞧見的情愫。
  他的心,被震了一下。

  「你肯……聽我說了嗎?」直到開口,上官兒喜才發現自己的聲音好沙啞,仿佛在剛才的吻中,除了神魂之外,他也同時攫去了她的嗓音,教她必須很用力才能拼出一句完整的話語。
  「休想。」他忍不住內心的渴望,再度吻住了她,充滿力量的大掌滑下了她的腰,撩起了鵝黃色的棉衫下擺,愛撫著她平滑如脂的肌膚。
  「唔……」這個男人怎麼這樣!上官兒喜氣悶地心想,雖然她很喜歡他的吻,可……她仍舊希望他知道,聽她說心底的話。
  隨即,從腰腹間傳來的親昵觸感再度教她顫動,上官兒喜困難地扭動了下纖腰,被他逐漸逼上嬌乳的大掌給嚇了一跳。
  「不……住手!」
  明明,她是如此渴望他的碰觸,尤其在他的纏綿深吻之後,身子裏仿佛有一絲不為人知的羞恥欲望被勾起。
  但……她卻也同時嘗到了血液直沖往腦門,酥麻的快感沿著脊椎一路攀爬,有股自己變得不再是自己的恐慌感。
   黑子霆對她的抗拒充耳不聞,他徹底地撩起了她身上的棉衫,順應著內心的瘋狂愛欲擄獲住她一隻小巧卻飽滿的乳房,長指邪惡地探入了她乳白色的胸衣,撚住了隱藏其中的一枚櫻苞嫩蕊,細細地玩弄了起來。
  「啊……」上官兒喜倒抽了一口冷息,沒有辦法對他的觸碰毫無反應,她羞人地發現自己在他指尖的柔嫩變得緊繃翹硬,快感也跟著增強,逐漸到了不可控制的氾濫程度。
  她完全沒有意識到自己身上的衣物如何被迅速褪去,只隱約地窺見他動作極緩慢撩人地將他自己身上的衣衫盡數脫去,等他再度覆上她的身,兩副光裸的軀體像極了剛出生的嬰孩,藉著貼觸尋求溫暖的來源。
  他的手撫上了她平坦的小腹,輕柔地撥開了她柔軟的恥毛,長指陷入了她私密的花瓣間,勾弄著她柔嫩的瑰肉,在尋找珍貴花核的過程中,已經十足成功地挑起了她的性感。
  「不……不……住手……不要摸那裏……」上官兒喜在他的懷中不停地扭動嬌軀,試圖阻止他在她身上所施予的甜蜜折磨。
  這時,黑子霆的眸光因欲望而變得深沉無比,修長的男性手指不停地在她柔軟多汁的蜜穴裏做著進出、廝磨的動作,時而疾速、時而緩慢撩人,這樣殘酷卻又溫柔的懲罰,幾乎逼瘋了他懷裏的小人兒。
  不可諱言,就以某個角度而言,他也同時逼瘋了自己,胯間的男性欲望充滿了火熱的疼痛!
  「黑子霆……求你不要再……」她嬌美的嗓音因為體內洶湧的激歡熱潮而哽咽沙啞,她不自覺地淺促呼吸,蜷起小手,不解蔓延在她花壺深處的那股火焰從何而來。
  是他嗎?是他撩人的長指燃起了那團火嗎?
  上官兒喜眯細了水眸瞅著他,皺起了小臉,痛苦地搖頭,一股溫濕的熱流從蜜穴中淌出,她害羞地發現他進出的手指因自己的愛液而變得濕濡,在他深淺不一的掏剜之間,她花唇間的小血核總是因為他不經意的觸碰,泛開更深一層、並且銷人心魂的極致歡愉。
  天!這就是男女之間的歡愛嗎?那她此時不禁開始認真懷疑自己是否能夠撐到最後?
  只怕不行……她會瘋狂!畢竟,只是他的愛撫觸碰,就足以教她產生歇斯底里的快感,如果更進一步的話……
  不……她根本不敢深入去想!

  這時,他抽回了手,強橫地扳開了她矜持的細白玉腿,大掌箝制住了她纖細的腰身,順勢將她俏挺的雪臀往自己熱烈的欲火一按,熾熱的前端抵住她水澤豐盈的嬌穴時,一陣興奮的戰慄泛過他全身,賁張的前端不禁抖動了下,似乎迫不及待想要進入她,將她占為己有!
  「小女娃,該是長大的時候了!」
  說完,他不懷好意地一笑,大掌箝住了她張牙舞爪的小手,腰杆一挺,胯間僨張的火蛇猛然進犯她水盈的柔軟,耳畔聽見她咬牙痛呼出聲,嬌美的嗓音近乎哽咽。
  「不……好痛……」她推打著他,幾乎喪失了思考能力,迭聲地向他求饒,眼角泛著晶亮的淚光,仿佛在指控著他的殘忍。
  起初,他在她的身子裏停頓了半晌,等待著她激烈的疼痛過去,然而,在她一泓處子之血泊出之前,他抽回來身,再度貫挺而入,開始了人類最原始、也是最高極致的歡愉律動。
  上官兒喜仍舊不停地抗拒,她感覺到自己的體內不斷有巨大的火焰進出,堅硬的程度與她的柔軟濕潤恰恰成了強烈的對比,他一次次的撩擦起火,無不惹起她小腹深處最強烈的疼痛,以及一絲……快感?!
  老天!她明明被他折磨痛的要命,為什麼……
  此時,黑子霆的吻不斷地落在她的額心、眉梢、俏鼻、以及柔嫩的櫻唇上,修健的長腰不斷地挺入她血嫩的花穴裏,溫熱的大掌揉覆住她一隻雪白的嬌乳,邪氣地將她俏挺的乳尖兒逗玩得迷人嫣紅,隨著交歡的律動搖晃,透出了一股教人忍不住想要一口咬下的紅色光暈。
  他終究順應了內心深處最強烈的渴望,長臂一攬,俯首含住了她其中一隻梅蕊,而後微笑地發現,懷中的小人兒因為他突如其來的含撫舉動,薄膩雪白的肌膚泛起了一陣敏感歡愉的小疙瘩。
  這小東西,她似乎還沒有自覺,她纖細的腰肢此刻正隨著他的強烈律動而款擺,略嫌生澀,卻又無比蕩媚,足以勾起一個男人心底最深、也最狂烈的征服欲望。
  上官兒喜覺得自己快瘋了,她深深地感覺到身子裏有一種名為快感的病毒在蔓延,不停地殺光主宰她疼痛感覺的神經梢,取而代之的是一陣陣從腰脊深處竄湧而上的酥麻暢快。
  漸漸地,她的心裏有一種渴望在昇華,她想要……極度空虛地想要他更加深入……帶領著她……解放、崩潰!
  然而,他卻忽然停止了強而有力的戳擊律動,仍舊將自己停留在她溫暖狹窄的花襞內,沒有退出,只是側身攬過她的腰際,仿佛她是個脆弱的嬰孩般緊抱著,反身而起。
  「你想幹什麼?」上官兒喜從恍惚之中拾回了一點理智,對他的舉動感到驚慌不解,低聲地嬌嚷道。
  黑子霆詭異一笑,下一刻,兩人的情勢頓時調換了過來,在他的脅迫之下,她渾身嬌軟無力地伏上了他寬闊的胸膛,淺而急促地抽息著。
  她根本就不敢大口呼吸,因為,他深埋在她的體內,毫無抽退意思的昂挺欲望在兩人反轉之際,在她蠕動收縮的花襞中造成了極撼人心的強烈存在,每一寸的貼合摩擦,都教她神魂欲失。
  「不要再折磨我了,我知道自己不該這樣,可是……我只是不想要你跟別的女人在一起,對不起……對不起……」她噙著晶亮的淚光,無力地嬌垂在他的耳畔哽咽求饒。
  「噓,把你的身子立起來。」
  他柔聲地誘哄著,一隻大掌探入了兩人之間,尋握住她小巧的柔乳,一次次的愛玩揉撚;另一隻則是往身下探去,從她俏挺的臀之間緩緩下滑,邪氣地從她的後面勾弄玩撫著兩人的交合之處。
  「啊……」他的挑逗立刻引起了她的驚呼,教她忍不住弓起身子,按住了他不安分的手,一臉嬌嗔,對他的撫玩似乎又愛又恨!
  見自己的目的得逞,黑子霆邪笑收回大掌,專注地捧住了她雪白的臀瓣,鼓動著她在他的胯間開始起伏的套動。
  「不要──」
  上官兒喜羞澀地咬住嫩唇,感覺到自己每次一抬身,再度坐落時,他僨張的熱欲總會毫無保留地進入她,被迫分擱在他修健腰際的雙腿,似乎羞人地扯動了她私處的肌肉,使他們兩人之間的交合更加緊繃撩魂,他一次次的進犯,都搗出了她的潺潺水蜜,滋潤著彼此。
  他對她的抗拒視若無睹,強猛地挺起了腰,更加深了自己在她胴體裏的肆虐侵犯,強勢地鼓勵著她扭動身子,左右套動服侍著他昂藏的欲望。
  「啊……呃嗯……」上官兒喜咬住了嫩唇,幾乎都快要把自己給咬疼了,就是不願那一聲聲放蕩的嚶嚀從自己的口中被喊出。
  一瞬間,火熱的歡潮險些將她淹沒,教她心裏又期待、卻又害怕順應渴望而墜入無邊無際的黑暗裏!
  她怕!
  黑子霆看出了她的退卻,猛然擒住了她的腰身,自己則仰身而起,一時間,與她形成了面對面而坐的親昵態勢,有力的長臂將她摟進了懷裏,讓她有如哭累的小嬰孩般,抱住他的臂膀尋求溫暖慰藉。
  起初,上官兒喜鬆了一口氣,以為自己能夠免除墜入欲望深淵的命運,沒料到,接下來所要面對的竟是更磨人心魂的折騰,兩人的身體緊密地貼合,使他的每一次頂進,似有心、若無意地在她充血敏感的小血核造成一股難以忽視的壓迫,仿佛他手指一次次深淺不一的撩撥。
  她的花穴深處開始泛開一種緊繃的酥麻感,噬魂的熱潮不斷地朝她進逼,她全身的肌膚無不透出一層淡薄的熱暈,似乎隨時都有可能燎燒成將她毀滅的火焰!
  她一雙纖臂無助地環抱住他,試圖從他寬闊的胸膛中尋求不會墜落的安穩,然而,她隨著起伏而晃浪的嬌乳,一次次地與他胸前的小巧突起撩擦出另一層曖昧的快感,更加速了催發火焰崩潰的速度。
  「不……」一陣急速而且狂猛的戰慄襲上了她的四肢百骸,她再也不能自製地叫喊出聲,僅存的武裝也跟著被盡數褪去。
  她呻吟出聲,開始退卻,纖細的手臂不停地往後挪去,因高潮而變得敏感的瑰穴不能承受那一波波更激狂的撩擦。
  然而,他沒有意思放過她,大掌捧住了她的俏臀,懸空將她抱起,曲起長膝,再度將她按在身下,完全不許她有任何抗拒的機會,一次次深而有力地戳擊、埋入、抽回!
  一直到他胯間的熱烈欲望累積到再也無法控制的程度,他抬起了她一邊修細的玉腿,幾次強而有力的進犯之後,深深地將自己埋進了她柔軟的花壺間,激射出灼熱的欲液!
  再一次,將她帶上了蝕人心魂的極致高潮……

  梟雄!
  黑子霆這個男人看似風流花心,是一隻標準的翩翩花蝴蝶,事實上,他果真如她爹地所說的那樣,是一個善於掠奪,善於操控市場機制,並且做法狠厲精准的現代版梟雄。
  上官兒喜回到了自己的公司,幾乎整整一天都窩在電腦前,把關於黑子霆的資料又重新流覽了一遍,才發現自己以前眼光似乎太短淺了些,光顧著追討他有沒有女伴這類的事情,除此之外,她竟然忘了把注意力放在他堪稱可怕的工作能力上。
  她挪動了下身子,一絲疼痛從腿間的私密之處泛了開來,狠狠地提醒了她昨晚的事情,「好痛……該死的大火龍!」
  嘴裏罵著,一張小臉卻羞紅似火,不勝嬌赧,上官兒喜一雙美眸注視著電腦螢光幕上出現了黑子霆的近照,忍不住,一抹微微的淺笑蕩漾開來!
  只怕耗盡了天底下的墨水,延請這世界上文采最好的作家,都說不盡、也說不出她此刻內心的滿懷歡喜。
  「總裁,請問……我們是不是要跟上官家合作開發案子?」研發部的經理在會議之後,一臉納悶地問著老闆。
  起初,黑子霆整副心思沉浸在昨晚的事情上,他旋過椅背,挑眉質疑道:「為什麼你會突然這麼問?」
  「幾年前,由前任總裁親筆簽下合同,那張我們與美國大廠的開發單子,雙方已經合作研究了好幾年,卻總是有技術上無法突破的困難,不過,經過上官小姐的一個點醒,這件開發案已經可以把研發的時間,大大的縮短,所以我才說咱們是不是要與上官家合作,否則上官小姐為什麼會……」
  「你們讓她進研究室?!」他的語氣微微地揚起。
  研發部經理連忙搖頭,澄清事情真相。
  「不,只是一次要將設計圖送來給總裁的時候,不小心被上官小姐給看到了,當時她不動聲色,只不過,真教人訝異,事後她在指點我們的時候,我們才發現她竟然已經將整份設計檔一字不漏背了起來,並且已經發現了其中技術上的困難點,總裁,如果這就是上官兒喜式的創意發明,也難怪我們無論如何努力,與上官家都是一場硬仗。」
  這番自我洩氣的話聽在黑子霆的耳裏,除了些許刺耳之外,竟莫名油然生起一股驕傲感,「你先下去吧!有事我會再找你。」
  「是!」
  待開發部的經理出去之後,黑子霆一個人沉思了半晌,突然,他按下了內線通話鍵,「命人備車,我要出去!」

  下午三點,就在上官兒喜收妥了背包,抱起了小熊準備離開之時,一個不速之客笑著叩門進來,基於兩家之間有著密切的合作關係,她心裏明白只要知道阿賽洛身分的高級主管,都不會阻止他進來見她的。
  「兒喜。」俊美如太陽神阿波羅般的外表,阿賽洛在美國一直都是社交界的寵兒,唯一教他失利的,只有眼前這個天才少女。
  「你來幹什麼?」上官兒喜毫不客氣地冷哼了聲。
  「好久沒見到你,心裏想念的很,就到臺灣來了。」他走到了她的面前,阻擋了她的去路。
  「現在你已經見到我,可以離開了。」
  「不要那麼絕情嘛!我可是從紐約千里迢迢而來,你就如此狠心拒我於千里之外嗎?」
  聞言,上官兒喜不悅地皺起了精緻的眉心,冷道:「阿賽洛,你明明知道我對你一點興趣都沒有,你這又是何苦呢?」
  「總有一天,你會發現我的好,絕對會。」
  「我真想給你一個希望,不過,老師說,說謊不是一個好習慣,所以我現在明白告訴你一句,不可能,就算黑子霆不喜歡我,我們兩人到最後還是只能變成敵人對立,我還是不會喜歡你。」
  「為什麼?」他不諒解地大叫。
  「因為,你根本就不可能真的愛我,一直以來,你想要從我身上得到的東西,是我這顆腦袋。」
  她用手指了指太陽穴,再度冷笑道:「你以為我不知道嗎?真是對不起,我這個人生性多疑,我從很早以前就猜到了你的目的。」
  「不是這樣的,兒喜,我真的很喜歡你──」他急著推翻她的說詞。
  上官兒喜一口截斷了他的話,「以後,如果是生意上的關係,我可以睜一隻眼,閉一隻眼與你往來,可是,如果是私人的情感,我勸你別靠我太近,否則,我不知道自己哪一天會不耐煩,想來個一乾二淨。」
  「你不會……」
  「會不會,你曾經身為我的學長,還會不清楚嗎?抱歉,我還有事,先失陪了!」說完,她靈敏地越過了他身旁,步出門口。
  「兒喜!」阿賽洛叫喚了聲,氣惱地握住了拳,惡狠狠地瞪著她迅速離去的纖細身影,心裏浮現了兩人同樣都在理工大學時,她不喜歡一個想要剽竊她研究成果的教授,曾經幹下了一件現在仍舊在大學中蔚為傳奇的大事。
  然後,姑娘她輕輕鬆鬆地念完了大學,拋棄了他們這票凡夫俗女們,一個人取得了文憑,進了研究所拿了雙學位。
  從此,她上官兒喜在他的心中,就是一個無懈可擊的夢幻!
  畢業後,他在商場上打滾多年,不會不明白擺在眼前的簡單道理,只要能夠將上官兒喜娶到手,就等同於得到一個基因優良的母親,她不僅可以利用本身過人的才智讓他的事業發揚光大,更可以替他生下聰明的子女,這樣一箭雙鵬的便宜事情,他知道自己絕對不會輕易放棄!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I'm Your Little Sunshine♥

﹍紫寶唄♥〞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