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璃 - 寵兒的情夫【豪門遊戲之四】``第五章

  我想,通常會吃人的大火龍的智商一定都不太高。
  要不然,也不會隨隨便便就對原本要大口吃掉,連骨頭都不應該吐出來的公主溫柔疼愛,這個道理難道就像公主不應該喜歡上大火龍,卻偏偏鐵了心愛上一樣嗎?
  若事情真是如此……哈哈,大火龍,那你就、糟、糕、了!竟然會著了我這個邪惡公主的道兒,不過,這個不應該發生在你身上的結局,卻是教我無比歡喜,請你多多益善,我歡迎之至……

  第二天,上官海謙為了自己女兒住進男人家,立刻就做了一點小小的防範措施,姑且取名為託管手則,總共有幾個要點。
  「託管手則第一點,黑先生,請你好好記住這非常重要的一點,那就是我們小姐從小就有先天性的氣喘病,這是她發病時要用的藥,請你隨身攜帶,因為情緒和天氣都很可能會使她隨時發病。」
  「不用了,我現在活得很好。」一旁的當事人出聲抗議。
  「可是在小姐十歲那年,差點就因為發病死掉,你應該沒忘吧!託管手則第二點,請你好好照顧她的三餐,我們小姐不喜歡吃茄子,宵夜只要替她溫一杯熱牛奶就行了。」
  「託管手則第三條,千萬不要讓我們小姐在應該睡覺的時間,碰到任何有關科技電子產品,抑或者是其他軟體的東西,否則……」
  「有沒有搞錯?爹地連這個都管?!」伏在一旁沙發背上的上官兒喜總算聽不下去了,忍不住抗議大叫。
  「愛女心切嘛!小姐,誰教你常常不睡,就是為了玩那些玩意兒,我用這種口吻說話,你想,黑先生聽得進去嗎?」原來,剛剛說得那麼大聲,其實,根本就只是在預備演習。
  這時,被派遣來宣讀聖旨的高級職員一臉冀盼地看著小主人,渴望從她那裏得到一點信心肯定。
  「會。」上官兒喜一臉盈盈的笑容,點了點頭,給予了他充分的希望之後,又潑了一盆冷水。
  「然後,他還會撕掉這張手則,把你給剁成八塊,交給打掃阿姨拿出去丟掉。」上官兒喜心底明白,爹地此舉的意圖,主要是在向黑子霆下馬威。
  「你真聰明,上官兒喜,沒想到我的心思竟然被你給猜得一清二楚。」黑子霆冷笑走進自己的房子,雖然早就從門外聽見了聲音,但親眼看到不速之客時,眉心依舊忍不住一皺。
  被人當場捉了包,她扮了個鬼臉,吐了吐小舌,乖乖地從沙發椅背上直起身,正對著几案坐好,直接棄同伴於不顧。
  「黑先生──」興匆匆的一喊,不過隨即被瞪得兩腿發軟。
  黑子霆冷冷地打斷了他的話,直接回駁道:「教上官海謙有本事就把自己的女兒帶回去,要不然,我想要如何對待她,他都管不著。」
  「對呀!對呀!桑叔,你先回去吧!你看,我現在不是人好好的嗎?放心吧!」上官兒喜回眸,擺了擺手,非常好心地叫閒雜人等退離戰場。
  「是是,我這就回去了!」接獲小主人的特赦,那個被喚作桑叔的男人留下了手裏的「聖旨」給她,立刻拔腿逃跑。
  黑子霆上前從她的手裏接過那張洋洋灑灑列了三千文的紙,定定地看了好一會兒,才道:「你有氣喘病?」
  上官兒喜才不敢奢望他疼惜,笑聳了聳肩,「很久沒犯病了,那是我爹地太杞人憂天──」
  「你十歲那年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剛才那個人說你那時幾乎要死掉?」他應該對於她的死活一點感覺都沒有,然而,就在乍聞她年紀小小,就險些死去的事情時,一絲似曾相識的疼痛被人從心底撩起。
  「那天,是媽咪的喪禮。」她淡淡地說道,伸手把那張紙要回來,折成了一隻紙飛機。
  「我以前見過你對不對?」黑子霆深沉的眸光跟隨著從她手裏射出的紙飛機,起飛、高升,盤旋、而後降落,腦海深處的記憶也跟著被喚起。
  「嗯。」她點頭,又拿了另一張紙折飛機,從平靜的小臉上看不出一絲情感的成分,似乎對於他憶起從前的事,沒有太大的反應。
  此時,黑子霆確實已經想起了當年那件事,只不過,他卻不懂為什麼僅僅一面之緣的牽扯,竟然會教她不肯放過他?!
  「為什麼?」他看似天外飛來一語,表情卻是無比認真,他知道別人或許不懂,但眼前的少女卻絕對明白。
  這時,上官兒喜從用紙飛機堆成的小山裏抬起了頭,一雙如黑水晶般燦亮的明眸盯住他不放,嬌嫩的嗓音中含著淡淡的嗔怨指控──
  「誰教你要放開我!那時,我真的差一點點就死掉了,你知道嗎?你不應該放開我的,活該!」

  昨天,聽完她的話之後,他一語不發地走了,然後整個晚上都沒有再回到公寓,不知道……又在哪個女人的香窩裏過夜了。
  上官兒喜完全不願想到這個可能性,也很堅持不想告訴他實話,十年後她來找他,只不過是因為她忘不掉當年那個溫暖的擁抱,他是真的關心她,雖然到最後,他仍舊選擇放開了她的手,轉身離開……
  她把小熊塞進背包裏,一身輕便地來到了他的辦公大樓,很順利地拿著黑老太太的通行口諭混進了大樓內部,進了電梯抵達黑子霆所在的最高樓層。
  然而,才不過一出電梯,視線還來不及穩定,上官兒喜只感覺到眼前一片混亂,定了定眸,就看見了滿地紛飛的文件。
  「小心!」一個男人朝她大叫了聲,提醒她不要踏到滿地的紙張。
  上官兒喜踮著腳尖,小心地走出電梯,忽地,她低垂的視線似乎瞥見了什麼東西,小臉綻放微笑,蹲下身道:「我幫你撿。」
  「謝謝你的幫忙。」男人被她甜美的笑容給迷惑了,毫無心防地道謝,一張張撿起了紙張。
  「不客氣。」上官兒喜一張張替他拾起來,甜美的表情像極了熱心助人的小女童軍,她的眼光下時好奇地盯著檔上的圖表文字,兩顆圓骨碌的眼珠子動得飛快。
  「小妹妹,不要白費力氣了,這麼難的設計圖就連專業人士都不一定懂,你更是不可能看得懂的。」
  「隨便看看嘛!這圖表那麼漂亮,真希望我學校的報告也能做得那麼好。」上學?對她而言,遙遠的像是上世紀的事情,不過,上官兒喜立刻就發現了男人的猜測眼光,連忙避嫌道。
  「原來如此。」男人笑著點頭,繼續與她逐一撿起檔,並且兩個人聊得和樂融融,他甚至於不小心透露了檔的機密性而不自覺……
  「總裁,有一位上官小姐想見您,她說是老夫人派她來的。」內線電話傳來秘書的聲音。
  上官?埋首於工作的黑子霆聽到這兩個字,眉心不禁一蹙,按下了內線的通話鍵,「請那位上官小姐進來吧!」
  見到上官兒喜蹦蹦跳跳地進來,他冷著一張俊臉,劈頭就問:「你來這裏幹什麼?」
  上官兒喜無辜地聳了聳肩,「是你奶奶要我來的,她說,你平常上班像個工作狂,通常不是很少回家,就是根本不回家,所以要我想辦法跟在你身邊,比較有時間可以培養感情。」
  聞言,黑子霆的臉色一沉,「我勸你少拿我奶奶當擋箭牌,一時有用,並不代表那是萬靈丹,每試必靈。」
  「那我也總要試到不靈的時候,再考慮放棄吧?」她俏皮地笑道,抱著手裏的粉紅色泰迪熊,不等他請坐,就隨便拉了張椅子,坐到他的面前。
  黑子霆乾脆不想理她,兀自埋首於工作上,想讓她自討沒趣,不料,她對他的冷淡反應視而不見,從背包中拿出了一台PDA開始連線上網,似乎很能夠自得其樂。
  不知不覺地,存在於他們兩人之間的煙硝味慢慢地淡去,黑子霆鬆懈了對她的防備,再度投身在工作中,上官兒喜則是抱著小熊上網玩遊戲,他們之間彌漫著一種淡淡的,近似溫存的平靜。

  一分一秒……時間在他們的和平相處中悄悄流逝,空氣中蕩漾著一絲近乎甜意的寧靜氛圍。
  十一點二十三分,近午,黑子霆完成了手邊的工作,將急件交給了秘書之後,才發現上官兒喜這個小妮子不知道何時已經拋棄了網路遊戲,轉而注視著他,一臉盈盈笑意。
  「我們可以去吃飯了嗎?」她笑著提議。
  黑子霆看見她可愛的笑臉,也是微微一笑,「好吧!把東西收拾好,我帶你去吃飯。」
  「耶!」突擊成功!她做了一個勝利的手勢,飛快地把剛才散亂在椅上的東西收好,背起了包包,興奮地勾起了他的長臂。
  起初,黑子霆心裏有點不自在,下意識想要與她拉開距離,不願見她的親近,而使得他心裏的某種堅持失了分寸,然而,最後,他還是任她勾挽住,兩人相偕往外走去。
  就在他們快要走到門邊時,一名穿著淺粉色套裝的女子敲了門就走進來,看見黑子霆身旁挽了一名少女,掩嘴驚叫道:「子霆……啊!我真的不知道你有客人……因為昨天跟你約了飯局,所以……」
  「對不起,我忘了。」黑子霆眉心一蹙,這才從上官兒喜的打擾中喚回了記憶,該死!這小丫頭再多來幾次,他搞不好連會都忘了開!
  看著眼前打扮嬌美的女子,聽見她親昵地喚著他的名宇,上官兒喜腦海裏的警鐘發揮了最高的性能,不停地警告著她。
  忽然,她小臉上的血色仿佛被人抽乾了似的,一隻小手勾住了他的臂彎,另一手則無助地捂住了胸口,急喘了起來,「黑子霆……救我……」
  感覺到她尋求援助的小手,眼前的情景勾起了他內心的熟悉,黑子霆連忙蹲下身,抱住了她,迭聲問道:「你怎麼了?」
  「我快呼吸不過來了……好難過……那味道……我沒法子……呼吸了!」上官兒喜全身虛軟無力地偎在他的懷裏,一張小臉慘白的毫無血色。
  「什麼味道?你快說,是什麼味道?」他硬著聲逼問,沒辦法克制情緒為她的狀況而起伏不定。
  「香……香水。」她困難地吐出這兩個字。
  「香水?」黑子霆眉頭打了一個緊緊的死結,抬眸嚴厲的望向蘇亭湘,「你身上擦了什麼香水?」
  「就是我平常……平常習慣用的那一款,你是知道的,怎……怎麼了?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嗎?」
  「出去!」冷冷的兩個字,從他的齒縫間被拋出。
  蘇亭湘扯開一抹牽強的微笑,「子霆,沒那麼誇張吧?她只不過是不習慣香水的味道,再過一會兒應該就會好了,你何必──」
  「出、去!不需要我再重複一次吧?」他的眸光陰沈無比,像是隨時能把人撕成碎片的狂獸!
  「是……是!」蘇亭湘連一秒都不敢多待,匆匆瞥了他懷裏的上官兒喜一眼,轉身逃難似地離去。
  「你沒事吧?我命人去叫救護車,撐著點。」他捧起她蒼白的小臉,黑眸仔細地掃過她五官的每一寸細緻,心急如焚。
  「不,抱著我,不要放開我……我休息一會兒就好了,你抱著我……」她雙手環住了他寬闊的胸膛,氣若遊絲地低語道。
  「好,我抱著你,不放開。」他一聲聲地在她的耳畔輕哄著,漸漸地,他感覺到她的呼吸不再喘促,一顆懸在半空中的心也慢慢地落了地。
  老天!他此刻內心洶湧起伏的情緒,是被許可的嗎?不該……尤其對象是上官兒喜,更是不應該!
  就在他萬分掙扎的時候,一雙充滿靈氣的俏皮眸子探了出來,她悄悄地仰望著他,甜笑的模樣教人看不出來就在剛才,她差點犯病死掉;她當然沒事,因為剛才的那一幕只不過是她想趕跑那個女人的把戲。

  最近,在黑氏集團的總部大樓裏,總會出現一個有趣的畫面,那就是他們原本高高在上的總裁,最近常常親自跑到各大部門探察,搞得職員們個個心驚膽跳,不過,後來他們總算發現了事情的真相,那就是他們總裁根本就不是要查勤,而是追著某位嬌客穿上小外套,以防她著涼感冒。
  「穿上!不要我再說第二次。」整個業務部門裏,就獨屬黑子霆所站的地方位置最空曠,因為,他的頭頂上方是整棟大樓的暴風眼中心,人們能離他多遠,就離多遠。
  「先生,從剛才開始到現在,你不只說過第二次,而是已經超過二十次了。」上官兒喜坐在一張離他最遠的辦公桌前,雙手支額,用著一副事不關己的口吻,笑眯眯地提醒道。
  「既然你已經都聽到了,那就過來乖乖把衣服穿上。」黑子霆完全不把其他人的目光看在眼底,或者說,他根本就不想看眾人眼裏奇怪的神色,因為,他堂堂一個企業大總裁,此刻活似幼稚園的代理保母。
  真是可恥!
  不過,在眾人都拿她沒轍之後,他也只好自己親自出馬,修長的雙腿迅速地朝她的方向移動,「上官兒喜,過來我這裏。」
  「你怎麼比我爹地還要杞人憂天?」才說著,她整個人就已經淪陷在他的臂彎裏掙扎了,「我不要穿這一件,太大了啦……」
  「今天自己忘了帶小外套,還敢說?」他強硬地把自己的西裝外套穿到她身上,然後,一臉陰沈不善地轉身走出業務部門。
  「等我──」上官兒喜忘了才剛與他吵過,小跑步追到他的身後,纖手捉住了他的襯衫。
  黑子霆回眸睨了她一眼,沒說話,就讓她這麼跟著他走了。
  此時,在他們身後的業務們忍不住竊竊私語了起來,「喂,你不覺得事情有點奇怪嗎?」
  「會嗎?哪裡奇怪?」
  「總裁剛才不是叫她上官兒喜嗎?我記得上官兒喜是……咱們敵手上官家的子企業,『天使』新上任的總經理呀!」
  說完,眾人忍不住把頭探出門外,幾十雙眼睛不約而同地看著被他們視如蛇蠍的天才少女披著男人的西裝外套,小手拉著他們總裁襯衫不放,迭步跟上他修長腳步的無邪模樣。
  唔……雖然上官兒喜是他們的對手,但他們不得不承認,這副甜蜜膩人的景象確實賞心悅目……

  上官家的千金在敵對公司的大樓裏過著橫行無阻的日子,這個消息沒過多久就傳遍了整個業界,引起了非常大的注意。
  身為一個企業的領導人,原本就必須忍受不少流言蜚語,反正,自從被上官兒喜那個小妮子陷害成性無能患者之後,再也沒有什麼事情能夠教黑子霆覺得在意,這姑且就算是她給他的唯一好處吧!
  不可否認,上官兒喜在他生命中的存在,是一個突如其來的驚喜,也是一個教人措手不及的災難,在上官海謙洋洋灑灑三千文的託管書中,明記了一點,那就是上官兒喜必須定期上醫院做檢查。
  從上次她犯病之後,他就一直記住要帶她去醫院檢查;一早,他硬是將她扛到了醫院,引起了一陣不小的騷動。
  老醫生問診完畢,領著黑子霆走到門外的廊上,問清楚了他的身分,和藹一笑,道:「放心吧!黑先生,上官小姐已經很久不發病了,只要日常生活小心一點,她搞不好會活得比我們都長命。」
  這難道應驗了禍害遺千年的警語嗎?黑子霆失笑搖頭,否定道:「她幾個禮拜前才犯過病,醫生,請你檢查清楚一點。」
  「不可能,剛才上官小姐親口跟我說,她這兩年,根本就沒有犯過氣喘的老毛病,我從小就看著她長大,雖然她這丫頭皮了一點,不過,對於病情她倒是不曾說過謊。」
  「不,是我親眼所見,她是真的犯了病,說真的……我當時真的很擔心她會不會……」黑子霆欲言又止,那日的心痛再度盈襲上來,他不禁苦笑了下,「所以,請醫生你再詳細檢查一次好嗎?」
  「黑先生,上官小姐的氣喘病早就因為年齡增長好多了,其實,這些年來她已經很少再發病了,雖然不是從此就平安無事,畢竟氣喘這種病很難說得準,不過,我很篤定她這兩年真的沒再發過病,更甚至於,她現在氣色紅潤,健康的很呢!」
  老醫生呵呵一笑,忽然皺起眉頭,轉頭對經過身後的護士輕責道:「丁小姐,不是已經告訴過你了,少擦香水上班嗎?」
  「醫生,這款香水跟一般不同,我已經試過了,不會教病人反感的,而且,我只擦了一點點,除非病人跟我抱在一起,否則我這種只負責管理文書的護士,根本就接近不了病人。」丁小姐微笑地說道。
  這時,黑子霆覺得這個味道熟悉極了,仿佛自己曾經因為一點小小的原因,而對這個味道深惡痛絕。
  是了!上官兒喜那小傢伙不喜歡這個味道,並且還因此犯了病……

  說魔鬼,魔鬼到!上官兒喜一臉興奮地跑過來,嘴裏嬌嚷著:「我們可以回家了嗎?」
  「站在那裏,不要過來──」黑子霆想要出口警告她,以免她又因為香味犯了氣喘,然而,接下來在他眼前發生的一切,卻教他始料未及。
  「丁姊姊,你的身上總是好好聞喔!」上官兒喜跟醫院裏的護士們都熟稔,她在丁小姐的身旁停下腳步,撒嬌地說道。
  「十九歲了還撒嬌要糖,羞不羞?」丁小姐雖然嘴裏叨念,卻還是從口袋裏掏出了幾顆牛奶糖。
  「謝謝!」上官兒喜沒有伸手接過,反而拔腿跑到黑子霆的身旁,笑道:「你就幫我保留著送小朋友,就說是我請客的。」
  「是!我知道了。」丁小姐笑看了她一眼,把牛奶糖放回口袋,抱著手裏的檔案夾回到工作崗位上。
  老醫生叮嚀了上官兒喜幾句,笑笑地說了聲再見,就回到了診療室,醫治其他的病人。
  這時,醫院的長廊上迴響著窗外的蟬聲,一聲聲,一聲聲將兩人之間的氣氛拉成了逐漸緊繃的滿弓。
  黑子霆一雙冰冷的眸子俯瞰著身畔的人兒,低沉的嗓音如深潭般,冰冷而且深不可測,「其實,你根本就不會對那個香味過敏,是嗎?」
  聞言,上官兒喜驚訝地抬起了眸,直勾勾地對進了他兩泓冰冷的瞳眸,心口猛然揪結了起來,暗叫了一聲。
  糟糕,她不小心露出馬腳了!

  他一雙黑眸看起來好冰、好冷。
  上官兒喜找不到一丁點勇氣看他,心虛的眸光從他修長的雙腿,掃過一旁的沙發、桌子、地毯……
  到最後,什麼都看完了之後,她只能夠乖乖地把視線收回來,低頭瞅著自己的一雙腳丫子,舒服的室內鞋恰到好處地穿在她的腳上,兩邊大拇指首先頂了頂鞋面,然後是第二指、第三指……一直到了最後一指都玩完了,他似乎還是沒有打破沈默的意思。
  嗚……她該怎麼辦?上官兒喜被他的極度沈默給弄得心慌意亂,雖然心底還是缺乏了一點面對現實的勇氣,她卻仍舊偷偷地抬頭,瞧了他一眼。
  雖然,他所面對的是一個智商超高的天才少女,不過,相反地,她所面對的人是一個在商場上打滾多年的世故老狐狸,最重要的一點是:他現在非常生她的氣,她可真夠本事,就連潛藏在他心底最深處的怒意都挑起了。
  終於,她忍不住了,首先打破沈默,「喂……黑子霆,你說話好不好?不要這樣,很嚇人呢!」
  「假的,真是可笑,一切都是假的。」他輕冷地笑哼了聲,一雙如寒冰般的眸光望向他處,不願看她一眼。
  「我不是故意的……」她垂下小臉,囁嚅地說道。
  「不是故意?為了達到目的,你利用了我的感情,裝病教我為你擔心,上官兒喜,你的不擇手段真教人心寒。」
  「你這麼說不公平!」她只不過是想要他的注意,為什麼……為什麼從他的口中聽起來,她的所作所為變得如此不堪?!
  「難道你對別人就公平嗎?好,很好,可以讓我有這個榮幸聽到你這個天才少女究竟想從我這個凡夫俗子身上得到什麼嗎?說呀!什麼是公平?還是我只是倒楣不小心前輩子得罪了你這個了不起的大人物,所以必須要被這樣報復甚至於被人誤會成性無能你才甘心?!」
  他擒住了她雪白的皓腕,瞪著啞口無言的她,嘶聲低狺。
  「你倒是說說話,到底什麼叫作公平?我有時候真的懷疑自己到底哪一根筋錯亂了才會讓你這個唯恐天下不亂的冷血小妖女待在身邊。抱歉?公平?!上官兒喜,你最好給我一個非常好的理由我才能夠死心認命我黑子霆前輩子倒大楣活該就是要受你暗算被你氣!」
  他幾乎是連斷句都沒有,一口氣就把話說完;黑子霆深吸了口氣,冷眯起眸,靜待著她的回答。
  他生氣了!這個男人這次真的被她氣壞了!
  上官兒喜愣愣地瞅著他那張氣的鐵青的俊美臉龐,兩條腿定定地黏在原地,生平第一次,有種腦袋被炸成一團漿糊的感覺。
  「你心裏責怪我當初丟下你不管,害你差點死掉,是嗎?」
  「這不是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嗎?你不是不喜歡聽嗎?那你還提起來做什麼?」她一雙俏靈的水眸透出驚慌。
  他扯開一抹陰冷的笑容,冷不防地橫臂將她懸空抱起,一瞬也不瞬地定瞅著她蒼白的小臉,「這次,就照你所期望的那樣,無論如何,我都會抱著你,無論你如何祈求,我也不會輕易放開了。」

, , , , , , ,
創作者介紹

I'm Your Little Sunshine♥

﹍紫寶唄♥〞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