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璃 - 寵兒的情夫【豪門遊戲之四】``第三章

  嘿!恨吧!恨吧!誰教你要欺負我,我就不信被人認為性無能的你還會有人要?!沒人要最好,我就是想讓你沒人敢要!
  然後,你這條被人唾棄的大火龍,本公主我會好心接收下來,然後與你在火龍城堡裏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碰了一鼻子的灰,黑子霆現在唯一想做的事情就是到俱樂部裏喝酒,最好能夠喝一杯短暫麻醉自己的烈酒,否則他實在忍不住想要掐死上官兒喜那個鬼妮子的衝動。
  「如何?她怎麼說?」恰巧也到俱樂部來消遣身心的傅少麒一看見好友,立刻要酒保調一杯馬丁尼上來。
  「別說了!」黑子霆神情慵懶地坐到了吧台前,接過馬丁尼一仰而盡。
  「她是不是依舊一口咬定你是個……」「性無能」三個字在傅少麒的嘴裏打轉了一圈之後,又原封不動地吞了回去。
  「她逃去了日本。」他面無表情地說。
  「喔……所以說,你根本就沒有見到她?」說著,傅少麒忍不住扯開了一抹笑容,看起來有點幸災樂禍。
  黑子霆的冷眸陡然向他掃過去,低嘶的嗓音像極了野獸的怒狺,「傅少麒,沒說話不會有人當你是啞巴。」
  「不,此言差矣,你應該說,如果我好心不再重複踩到你的痛處,你會非常感謝我才對。」傅少麒伸出一根食指,頗不以為然地搖了搖。
  「隨便你怎麼說,反正閉嘴就對了。」
  傅少麒靜了半晌,才問出了疑問,「子霆,你到底是什麼時候、什麼地點去惹到上官兒喜這個瘟神,竟然讓她對你下這個殺手?」
  「如果你能回答我這個問題,無論任何代價,我都願意付給你。」黑子霆沒好氣地橫睨了他一眼。
  「言下之意就是……你根本也不知道?」傅少麒的表情顯得有點訝異,雖然,他的心裏早也該想到這個回答,不過,卻還是不太能接受。
  「沒錯!」這兩個字,黑子霆回得斬釘截鐵,並且充滿了暗恨之意,這時酒保遞上來另一杯馬丁尼,依舊逃不過被一仰而盡的命運。

  如果,非要找一句話來形容他此刻的心境不可,那麼,再也沒有什麼話比《長恨歌》裏的「上窮碧落下黃泉」這幾個字更符合他現在的處境了。
  他費盡心機找了上官兒喜兩個多月,一如眾人剛開始送給他的預料結果,他付出的努力仿佛石沉大海,音訊全無。
  絕非他的情報網不夠密集完善,也不是他所做的努力不夠,而是對象恰恰好是如鬼般刁鑽難搞的天才少女。
  在這個只要發生一點點芝麻小事,就會被傳成世界末日的上流社交界,彼此都有一個很有默契的共識,就是絕對不惹上官兒喜這個女娃兒,因為她恰好集了女子、小人、天才這幾個難搞的可怕元素。
  偏偏,他就是惹上她了;找到她,只為了一泄心中的不服氣悶,然後,送還給她一個小小的教訓,教她再也不敢恣意妄為。
  只是,從相親那一天算起,過了整整兩個多月,他花盡了心思也找不到上官兒喜那個刁鑽的小鬼頭,要是讓他找到了她,絕對會──
  此時,一抹熟悉的身影閃過他的眼簾,那個少女擁有一張教他這輩子都難以忘記的容顏,只不過那天她穿的是淺橘色的和服,而今天,她穿著一身似乎經過精心打扮的小禮服。
  「我終於又見到你了!上官兒喜。」他來到了她的身後,用一副低沉幽冽的嗓音呼喚那個只消一想起,就會教他作惡夢的名字。
  他絕對不會錯認眼前這副容顏!
  「什麼……怎麼會是你?!」這時,正在挑選餐會菜色的孟小栗心猛然漏跳了一拍,老天!怎麼會讓他再度出現在她面前?!
  「哼哼!上官兒喜,你再躲呀!沒關係,我就知道總有一天會逮到你,我會要你為那一天的所作所為付出慘痛的代價!」黑子霆冷笑了兩聲,一副恨不得將她剝皮去骨,生吞入腹的兇狠狀。
  一時之間,這陣子所受的窩囊氣,一股腦兒在他的心中湧現!
  「啊!不要過來,那又不是我的主意……」孟小栗再也顧不得解釋了,拔腿四處逃竄,大聲地為自己呼喚救兵。
  黑子霆不放過這個千載難逢的機會,緊緊跟隨在她後面,這時,場面一陣混亂,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一直到孟小栗千呼萬喚的救兵出現為止。

  「事情……就是這樣了。」
  一直到孟小栗下了最後的結論,在場三個男人的臉色都是陰沈不善的,其中,尤以黑子霆的臉色最差。
  「子霆,我敢跟你保證,現在在你面前的女孩子真的不是上官兒喜,至於她曾經冒犯你的事情,我回去會好好處理,絕對給你一個交代。」東方徹以保護的姿態摟住了孟小栗,以便可以隨時保護她不被黑子霆給生吞活剝。
  聞言,黑子霆沈默不語,一雙深邃的眼眸直勾勾地望著孟小栗。
  原來,眼前這個少女並非上官兒喜,一時之間,充塞在黑子霆心裏的感觸百味雜陳,最奇妙的是,其中竟然摻揉了一絲莫名的釋然。
  該死!就算眼前的孟小栗不是上官兒喜,那又如何?!這件事情只是更堅定了他的信念,他絕對要找到那個把他捉弄得顏面全失的小壞蛋!

  日本東京三個月後
  結束了?!
  才剛從鷹川家大宅邸被接應出來的童心心,一臉不敢置信地看著眼前穿著夜行黑衣,身手矯健敏捷的美麗少女,她遲遲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真的發生過,只覺得自己剛才好像經歷過一場電影般的特效場面,然後,她的人就出現在這座純歐式的白色別墅裏……對了,還有那一缸食人魚。
  托食人魚的福,她才可以在神不知、鬼不覺的情況之下,請求上官兒喜將她接應出鷹川家;唉……這年頭,人格尊嚴往往不如寵物來得珍貴,真教人不勝欷籲,感慨萬千。
  上官兒喜很滿意地看著水缸裏的魚兒,隨手丟了幾片新鮮菜葉下去,才回頭從背包裏掏出一本薄冊子,交給童心心,笑道:「給你,這是我答應給你的假護照,放心吧!相信我的技術,日本海關絕對不會發現這是假的。」
  「你到底是誰?」童心心小心翼翼地問。
  「我姓上官,叫作兒喜,要怎麼叫我隨你高興!」說完,上官兒喜再度將全副注意力放回魚兒身上,心裏閃過一個存在已久的念頭。
  人們都覺得食人魚很可怕,以為它們真的會把人啃得屍骨無存,殊不知它們就算只吃菜根腐葉也能生存;而人們也都覺得她很可怕,卻不知道她根本野心不大,只是想要一點小小的幸福而已……

  一大缸食人魚。
  被鷹川准說中了,曾經在他東京家中養過的食人魚,現在轉送到自己手裏了!如果那份性無能病歷表是上官兒喜送給他的第一份禮物,那麼這一缸他完全不知道如何飼養的食人魚,大概就算是第二份厚禮了!
  一大早,黑子霆就被眼前這個毫不客氣的送貨小女娃從床上挖起來,她姑娘大搖大擺地驚動了整個黑家的傭仆,吵著一定要親自見到他的人才肯乖乖把貨交出,不過,就算她沒見到他,她也不肯輕易離去。
  簡言之,她吃定他就對了!
  而她如願了,他黑子霆本人此刻就站在她的面前,他在管家的努力請動之下,隨手套上一件深藍色的睡袍,俊臉略帶慵懶惺忪,心不甘、情不願地走下樓,不過,就在他看到這一缸食人魚之後,僅存的睡意被徹底驚醒。
  因為始料末及,所以他訝異得沒法將送貨女孩的辛苦解說聽進耳朵裏,過了半晌,他才道:「我給你錢,替我把這些鬼東西處理掉。」
  黑子霆看著魚缸中不停來回穿梭,雖然稱不上醜陋,卻也絕對不是可愛之輩的食人魚,頓時一股窩囊氣忍不住洶湧而上,心想上官兒喜那個小瘋婆子到底想要做什麼?!
  女孩似乎不太高興自己辛苦解說了半天,竟然沒被他放在眼底,一張紅嫩的小嘴兒翹得半天高,拉了拉背包的帶子,緩緩搖頭。
  「恕難從命。」
  「為什麼?」他微愕地眯細了黑眸,「我可以付你雙倍的價錢,幫我把這些東西送回去給她!」
  「第一,這些不是鬼東西,它們有一個學名叫作鋸齒脂魚,俗名叫作食人魚,這個我剛才已經跟你說得很清楚了。第二,你叫我把貨送回去?關於這一點很困難,因為貨既送出,概不退還,而且委託人並沒有留下聯絡地址,想要把這些魚兒送回去,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情。」
  「如果她叫上官兒喜,想要找到她住的地方,一點都不困難。」不過,想要找到她本人,可就難如登天了!黑子霆在心底暗恨地說道。
  「可是,這與規矩不符。」她搖頭。
  「規矩是人訂出來的,你只要照我的話去做就對了!」
  「你這麼討厭她呀?」一雙清靈的眼眸眨了兩下。
  「告訴你也無妨。」他挑眉,聳了聳鐵肩,「沒錯,我確實討厭她。」
  聞言,她露出一臉驚嚇的表情,跳開了魚缸兩步,「那我就更不能把魚送回去了,你這麼討厭她,搞不好會在魚缸裏動手腳想傷害她,要是害我不小心被人當成危險分子怎麼辦?」
  「我才沒那麼小人!」他瞪她。
  聽到他完全沒有想到要害人,她忍不住反過來給他一頓數落,「那就是你太笨了,要是我真的討厭一個人,絕對會將他弄得雞飛狗跳,全家上下都不得安寧,如何?要不要我教你幾招?」
  「什麼招數?」他忽然覺得她有趣極了。
  「你想學嗎?」
  「我可以聽聽無妨。」他笑瞅著她。
  她擺出了一副師傅的模樣,興奮地開始描述他可以如何把她整得哇哇大叫,沒錯!她就是上官兒喜!
  只不過,這次少了一副黑框眼鏡與棒球帽,露出一整張清靈秀麗的小臉,所以一時之間,黑子霆沒有認出她就是那天在相親宴上的棒棒糖少女。
  「哪!她送你食人魚,你不可以回送她一條電鰻嗎?那東西我瞧過,你想要的話,我可以便宜幫你買,另外,你還可以……還有……另外……順便……其他…… 最後,我教你在她的身旁派個眼線,除了可以隨時監視她之外,還可以找機會把這些食人魚乘機送還給她,最好趁她在洗澡的時候,把這些魚倒到她的浴池裏去!」
  不知情的人,會以為她跟那個上官兒喜結了八輩子的怨仇,所以,她這輩子才要想盡辦法虐待上官兒喜!
  黑子霆看著她活靈活現的表情,或許是因為志同道合,一語投契,他笑著反問她:「可是,我不會養食人魚,也不太常回到這裏,大部分的時間都留在自己的公寓裏,只怕這些食人魚在還沒有還給她前,就已經被我養死了。」
  「那……我來幫你養呀!」她吟吟笑語,可愛地偏著小臉。
  「喔?」他懷疑地挑起眉,「你行嗎?」
  「你等著瞧就是了。」上官兒喜一臉勢在必得,一手拉了拉背包帶子,另一手撥弄著柔軟蓬鬆的短髮,顯得俏皮可愛。
  黑子霆不知道自己究竟是著了什麼心魔,他回眸又覷了那缸食人魚一眼,笑歎了聲,「好吧!我跟奶奶那兒打聲招呼,你隨時都可以過來喂魚。」

  一張水靈靈的俏臉面對著液晶螢光幕,雙手飛快地寫下程式,仿佛眼前這一筆對於許多專家都感到棘手的武器設計,對她而言,不過像是吃掉一根棒棒糖般簡單。
  她的嘴裏,依舊咬著一根透著濃郁奶香的棒棒糖。
  「小姐,你心裏到底在想什麼?上次為了要到一缸食人魚,不辭千辛萬苦替那個童心心偽造一本護照,這次竟然又幫那個男人回頭對付自己,雖然從小看著你長大,可是,我卻是越來越不懂你了!」唐經略好不容易逮到難得進「天使」一趟的小主子,忙著追問事情的原因。
  「你猜呢?我到底想要什麼?」她精靈古怪地眨了下美眸。
  「要是我能猜到小姐的心思,又怎麼可能是今日平凡的泛泛之輩?」他搖了搖頭,直覺自己從她的身上問不出答案了。
  「唐叔,你出身於那個唐家,才不可能是泛泛之輩,只不過,沒有你那個可怕的堂哥厲害而已。」上官兒喜頗不以為然地聳了聳肩。
  「不提他,小乖,跟我保證絕對不讓那個男人傷害你,否則就算把你關起來,我也絕對不會讓你去冒險。」他的語氣中帶了淡淡的恐嚇,以及濃濃的關愛之情,她從小就是一個教人傷透腦筋的小傢伙。
  「唐叔,你說這些話搞錯物件了吧?這些話應該去告訴黑子霆,教他小心一點,別被我傷害了才對!」說完,上官兒喜纖指按下了一個電腦鍵,把剛才的成果做一個結束與儲存的動作。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I'm Your Little Sunshine♥

﹍紫寶唄♥〞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