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璃 - 寵兒的情夫【豪門遊戲之四】``第二章

  嚴格來說,爹地不是一個好人。
  不過,他卻獨得了媽咪的芳心,對溫柔而且美麗的媽咪而言,他非但不是那個騎著白馬披荊斬棘而來的王子,相反地,他是一隻善於掠奪的邪惡大火龍,可是,媽咪曾經告訴過我,嫁給爹地是她這一輩子最聰明的選擇。
  誰敢說,美麗公主嫁給大惡龍,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不可以是一個理所當然的結局呢?
  至少,我不要一個沒用的王子,我要一隻會保護我的邪惡大火龍,只是,我也知道想要降服邪惡的龍,需要一點小小的技巧……

  「奶奶,你叫我回來,有事嗎?」
  黑子霆在一票忠心的老傭人拱簇下踏進了祖屋的大廳,看著一頭銀白發絲,去年剛滿七十歲的祖母,低沉嗓音帶著敬愛的口吻。
  不過,黑老太太卻沒有孫兒的閒情,她回頭狠瞪了他一眼,哼道:「沒事就不能叫你回來?成天出去拈花惹草,子霆,你這孩於是存心氣死奶奶嗎?都已經快三十歲了,還不想讓奶奶抱孫子嗎?」
  「奶奶──」又是這個老話題!他無奈地翻了翻白眼,有種轉身拔腿就跑的衝動。
  「我不管,反正在你三十歲之前,一定要娶個漂亮老婆,給我生個漂亮孫子,知道嗎?」催了那麼多年,黑老太太該說的全都說盡了,這次她直接撂下最後的警告。
  老人家的話聽在黑子霆的耳裏,完全無關痛癢,他笑著搖頭,扶著祖母坐了下來,「在我的生命中,還沒有出現我想讓她生下子嗣的女人,奶奶,你就當作是老天爺在跟您開玩笑,死心了吧!」
  雖然心裏生氣,不過孫兒的體貼仍舊教她這個老太婆窩心不已,她眸光含笑,側睨了他一眼,「哼!你光顧著風流花心,身旁儘是一群不正經的女人,就算你想娶,我都怕玷辱了我們黑家的門楣,放心吧!奶奶我已經替你找好了,到時候你只要負責出席就行了!」
  「那個女人是誰?」他挑眉,低沉的嗓音聽起來似乎完全不感興趣,反正這種事情也不是第一次了。
  「上官家的千金,今年芳齡十九歲的上官兒喜,帖子在這裏。」黑老太太把手裏精緻的拜帖交給了孫兒,「不過,上官家的人可真糊塗,竟然忘了貼上女方的相親照片,算了,當年夙心盈的美麗是眾所公認的,我想她的女兒應該也不會差到哪裡去吧!」
  「奶奶,你在跟我開玩笑嗎?!」黑子霆冷撇了下嘴角,在祖母面前揚起那一張相親帖,語氣頗為質疑,「上官兒喜?那個智商兩百,小小年紀就一鳴驚人的小妖女?你以為我能夠應付得了她嗎?」
  老太太也學著孫兒撇起了嘴角,看起來可愛逗趣,卻又不失威嚴莊重,「我倒覺得你們兩人是天生一對,不管了,反正你相親那天一定要到場,要是你敢不到,以後就不要叫我奶奶,以前辛辛苦苦把你一手拉拔大的恩情,也不要算了。」
  又來了!黑子霆沒好氣地笑瞪了祖母一眼,知道她這個平時不喜歡居功,必要時卻又能夠提出一堆豐功偉業,教人不得不服的老狐狸,又在跟他玩罪惡感遊戲了。
  「最後一次,奶奶,以後我絕對不會再受你這一招威脅了。」他笑睨了她一眼,學她鄭重地撂下最後通牒。
  「沒關係,要是你這門親事成了的話,你就又欠我一樁人情了。」黑老太太聳了聳肩,一臉勢在必得,賊笑轉身離去。
  「休想,絕對不可能會有那一天存在。」黑於霆非常肯定地陳述了一件事實,隨手把相親帖往桌上一丟,起身不羈地勾起外套,轉頭朝另一個方向步去,在僕人的恭送下,走出大門,躍上跑車,疾馳回他的單身公寓去。
  此時,一個詭計在他的心裏悄悄成了形……

  身為一個上天下地,為了能夠組織一個屬於自己的車隊,對於賺錢在所不惜的打工專家,孟小栗對於即將到手的一百萬可是覬覦的很,教她現在放棄不幹,門兒都沒有!
  不過,這次的委託任務似乎有點特別,孟小栗看著眼前抱著粉紅色泰迪熊,留著一頭俏麗短鬈發的女孩兒,心裏有點遲疑,不敢貿然答應。
  「你只要照著我的話去做,一百萬就是你的了!」上官兒喜坐在小羊皮沙發上,朝著孟小栗甜甜一笑,純白的T恤與合身的牛仔褲,將她纖瘦的身子襯托得更加輕盈纖細。
  「上官小姐,這樣做真的好嗎?」孟小栗再度審視自己手裏的檔,重複了自己剛才就已經提過的疑問。
  「你不答應是嗎?」上官兒喜說著不禁小臉一黯,雪白幾近透明的膚色無論如何就是說服力十足,教人覺得應該要好好憐惜她。
  「我……」孟小栗實在不知道該如何回答。
  「我知道這件事情是為難了你,可是,要不是情非得已,我也不會……」上官兒喜抱緊了懷裏的小熊,揚起長睫,展露一抹漂亮卻牽強的笑容,輕輕地歎了口氣。
  「算了,就算你不想答應,我也絕對不會勉強你,對了,我知道你比我大兩歲,所以,我可以喊你孟姊姊嗎?」
  當她用那一副清澈甜美的嗓音喚出「孟姊姊」三個字時,孟小栗覺得整個人都酥了,就連骨子裏都無不充滿著對眼前女孩的疼愛之情。
  最後的一絲遲疑就這樣不小心被化解掉了,「我想……你應該是有苦衷的,好吧!我答應你了!」
  這時的孟小栗已經完全被一種身為姊姊的驕傲榮譽感給薰得陶陶然,她拍了拍胸脯,硬著頭皮答應下來,沒有心思發現她將要做的事情弄得不好,絕對是一件驚天動地的大事!
  「謝謝孟姊姊!」說著,上官兒喜從沙發上跳起來,完全沒有預警地給了孟小栗一個甜蜜的擁抱,嚇得一旁的保鏢膽戰心驚,生怕小主人太過接近陌生人,會發生危險。
  不過,最後事實證明他們太多慮了,此刻的孟小栗光是疼愛上官兒喜都來不及了,怎麼可能會傷害她呢!

  自從三年多前,上官兒喜這個名字正式出現在高科技業界,在世界各大相關企業中引起了一股不小的旋風之後,黑子霆就對她這個年紀小小,卻擁有不可小覷本領的少女充滿了好奇、不解,以及抗拒。
  此時,在俱樂部的大門前,隨從一前一後開來了兩部跑車,分別屬於黑子霆與東方徹,他們兩人只是並肩站著,就是一幅無法言喻的養眼畫面。
  「徹,那我們就一言為定,到時候,你可要準時出現。」黑子霆一條長腿跨進了服務人員拉開的車門,不忘回頭叮嚀。
  「我會的,那天我會儘量撥出時間,提前將新裝發表會結束掉。」東方徹退開了一步,拋出了一抹陰柔俊美的微笑。
  「那我就等你了。」說完,黑子霆一腳踩下油門,銀白色的跑車以流暢的姿態轉出了中庭,穿過長長的林蔭夾道,往大鐵柵門的方向駛去。
  哼!上官兒喜,你等著瞧吧!我絕對要你顏面盡失,因為你的相親物件寧可要一個男人,也不願要你!

  兩片平光的大鏡片中,她看見了一個全身上下都充滿了性感味道的男人,九年的光陰可以讓小女孩長成一名少女,卻也同時讓這個男人變得成熟俊美,舉止之間無不透出一股迷倒眾生的陽剛魅力。
  純日式的裝潢,優雅高貴的設計,沒有一處不是專門用來給有錢人享受的貼心設備,就連餐點都是用了上好的食材,無論從哪一個角度看起來,都堪稱是賞心悅目的佳作。
  只不過,在場的所有人心思都不在食物上,唯一的異類就是窩在角落,毫不客氣大啖美食的女孩。
  她戴著一副稍嫌醜陋誇張的黑色眼鏡,小臉蓋著大大的棒球帽緣,嬌小的身子幾乎就快要被寬鬆的T恤和滑板褲淹沒,她似乎已經對接下來的佳餚不再感興趣,拆了根棒棒糖含在嘴裏,從一旁擱落桌上的包裝紙可以看出那是吃起來奶味十足的布丁口味。

  起初,整個場面氣氛略顯僵硬,因為上官兒喜的特別要求,雙方長輩都沒有到場,這一點也經過了黑子霆的同意,因為,他自己也安排了一個「驚喜」要給上官兒喜好看。
  該死!為什麼東方徹那傢伙還不來?都已經快七點了!黑子霆不耐煩地看了下腕表,並且漫不經心地瞥了眼前穿著和服的少女一眼。
  顯而易見,他的心思完全不在少女身上,或許是因為他對上官兒喜抱持了太多的抗拒與想像,眼前看起來天真嬌美,帶著淡淡冶豔氣息的少女教他有一點點失落感,卻又說不出究竟失落從何而來。
  一旁的上官兒喜看似漫不經心地舔著棒棒糖,其實她把黑子霆的一舉一動看在眼底,嫩唇忍不住勾起一抹甜膩的微笑,悄悄伸手按下了耳機旁的小鈕,暗示孟小栗可以行動了。
  「對不起,黑先生,雖然是我自己提議要進行這場相親,可是,根據我的調查得知,你──黑子霆根本就是一個性無能,為了我日後的房事幸福著想,我上官兒喜必須鄭重地拒絕這場相親的婚約!黑先生,我想你應該能夠體諒我的苦衷吧!」
  「你把話給我講清楚?!什麼性無能?你又是從哪裡拿來這份鬼資料,根本就是瞎扯一通!」
  「我……我……反正,不管我是從哪裡得到這份資料,都只證明了一件事情,那就是你根本就是一個性無能,請原諒我不能夠選擇你當我的丈夫,這樣的說明,你聽明白了嗎?如果已經明白了,那就請恕我告辭,再見……不,最好永遠都不要再見!」
  說完,孟小栗就在黑子霆的錯愕之中,在眾目睽睽之下,昂起下頷,驕傲地起身離席,拉開門走出去。
  不過,這份從容的驕矜只維持到門關上為止,一聽到門板合攏的聲音,她立刻不計形象地撩起和服下擺,三步並作兩步地奔逃出去,生恐那個已經氣到臉色鐵青的男人追殺出來。
  沒錯,黑子霆確實很想追出去,不過,就在他猛然站起身,準備將心裏的想法付諸行動時,一道少女輕嫩的笑聲似乎更吸引他的注意力。
  「哈哈哈……」上官兒喜覺得他的表情實在太好笑了,顧不得自己正在假裝路人甲,在座位上捧腹大笑出聲。
  「這很好笑嗎?」黑子霆冷眯超眸,踅足走到她的面前。
  「不,我只是覺得你很可憐,哈哈哈……」她繼續笑。
  「真是教人難以信服,因為,你的語氣聽起來一點都沒有同情的意思。」他冷哼了聲,沒好氣地說道。
  雖然隔著一層厚厚的鏡片,但他絕對不會錯看她雙眸閃爍的靈俏動人,此時,要不是黑於霆太專注在與這名奇怪少女的對話上,否則他絕對會發現一旁的男人個個豎起了戒備,似乎只要他稍微對少女輕舉妄動,就會遭受到絕對而且嚴厲的制止。
  「我在心底同情嘛!你沒瞧見我連眼淚都流出來了嗎?」她指著眼角那一滴閃爍的淚光,昧著良心將笑出來的眼淚當成同情的淚水。
  「你到底是誰?」
  「她──」一旁的保鏢想開口維護。
  上官兒喜揚手制止了旁人發話,一臉笑眯眯地回答,「如果,我說自己是一個恰恰好肚子很餓,混進這場相親宴裏騙吃騙暍的路人甲,你信不信?」
  「不信!只不過,你沒有跟上官家扯上關係,對此刻的你我而言,都是一大幸事。」
  「為什麼?」她瞪大了好奇的圓眸。
  「因為,經過剛才一事,現在誰不幸姓了上官,我就讓誰倒大楣!」說完,黑子霆意味深長地覷了她一眼,轉身在眾人的驚喘聲中離去。
  在他的身後,「不幸」姓了上官,並且恰恰好就是上官兒喜的少女調皮地吐了吐舌,小手擺擺,說不盡的淘氣模樣──
  「那真是對不起你羅!因為,我恰恰好就是。」

  經過上官兒喜這麼一胡鬧,有關於他性無能的謠言甚囂塵上,甚至於他一票好友都已經不知道從什麼地方聽到這個傳聞,原本還打算饒過她這個不懂事小妮子,這回他不再那麼輕易放過她,至少,他要將她揪出來,當著眾人的面解釋關於無能的傳聞,只不過是她的杜撰。
  「我要見你們小姐。」他在大門口下了車,才不過說出了姓名,就引起了不小的騷動,他直接對前來招待的管家點明了來意。
  「請登記。」管家笑呵呵地抱出了一本簿子。
  「我要見你們小姐,快請她出來。」他不耐煩地說道。
  「請登記下您的姓名以及基本資料。」
  「我叫黑子霆,想要見你們小姐,這樣夠明白了嗎?」他黑眸冷冷地眯起,隱藏著一絲怒意。
  不過,管家還是一張笑臉相迎,「請登記您的姓名與基本資料,最好地址電話一起寫──」
  黑子霆眯細了眼眸,瞪著眼前的男人,差點就以為這個男管家是不是肚子裏面裝了答錄機,否則為什麼能夠像機器一樣,重複著教人無可奈何,氣到內傷的公式化語言。
  「拿來!」為了不讓自己到最後連十八代祖宗都必須寫下來,他奪下那本簿子,龍飛鳳舞地簽下自己的名字,然後沒好氣地丟回給男管家,「現在,我可以見她了嗎?」
  男管家接下登記簿,溫和一笑,領著他進大廳,揚手招來下人,示意他們將招待客人的茶放在桌上,「請喝茶。」
  「不需要,我現在可以見你們小姐了嗎?」
  「請喝茶,這是上好的凍頂烏龍,不加糖,如果您有需要,可以吩咐一聲,我們可以隨時為您準備。」
  「我說不需要!」黑子霆壓低的嗓音之中隱藏著怒氣,「我今天來到這裏,就是為了見你們小姐,我沒有心情跟你開玩笑。」
  「黑先生不喜歡烏龍茶嗎?沒關係,我們有最新鮮的西湖龍井茶,來人,快去替黑先生準備一下。」
  「不是茶的問題,我要見你們小姐,也就是上官兒喜,你聽見了嗎?」
  「請黑先生等一下,西湖龍井馬上就準備好了。」
  「你到底有沒有聽到我說的話?!」
  男管家的雙眼一亮,就在黑子霆幾乎以為他已經瞭解自己的來意之時,一盆冷水兜頭潑下,「對了,忘記請問黑先生喜歡喝淡茶,還是濃茶?」
  「你──」
  也不知道是因為總算有了知覺,抑或是知道對方已經處在盛怒之中,不能再輕惹,男管家一臉恍然大悟,笑眯眯地說道:「啊!您想要見小姐是嗎?很抱歉,我們小姐前幾天去了日本,現在不在家裏,有事的話,請在簿子上寫下您的問題,我會──」
  「她不在家?!」黑子霆的語氣不自覺地揚起,頓時不知道為什麼自己剛才要費那麼多的唇舌,得到這個完全不用經過大腦思考的答案。
  「沒錯,在相親宴後,小姐就匆忙收拾行李去了日本。」
  「她什麼時候回來──」
  男管家依舊是自說自話,打斷了黑子霆的問題,把簿子交到他的面前,「人生不如意事十有八九,黑先生,我覺得你還是把問題寫在聯絡簿上,這樣會比較保險。」
  「該死!」保險個頭!黑子霆咬緊牙關,低咒了聲,渾身幅射著嚇人的怒意,在盛怒之中轉身離去。
  「黑先生,請問你不寫聯絡簿了嗎?」男管家很好心地在他的身後揚聲問,不過,看著黑子霆忿忿地離去,完全沒有回頭的意思,他聳了聳肩,訕訕然地說道:「我看……大概是不用了。」

, , , , , , ,
創作者介紹

I'm Your Little Sunshine♥

﹍紫寶唄♥〞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