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璃 - 暴君的甜心【豪門遊戲之三】``第三章

  「心心小姐?」
  鮮嫩的百合硬生生地被剪掉一半,「唉……」
  「心心小姐,我、我不是……故意的,這……這是規定、是少主人的吩咐,我不能不聽……」生嫩的插花老師看著眼前柔弱蒼白的少女,覺得一顆心被罪惡感盈滿。
  關於這一點,她知道呀!童心心回眸瞥了她一眼,只是低喟了口氣,認命地繼續插花,只不過,她哀怨的視線偶爾會瞟出拉門外。
  天氣好好……她想出去玩……
  她怎麼可以虐待像眼前這樣一個柔弱的美少女?生嫩的插花老師被滿滿的罪惡感淹沒,開始覺得窒息。
  櫻花含苞待放……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要開……童心心一想到這裏,表情忍不住更哀怨了。
  「嗚……我要辭職!這種殘忍的事情,我、我做不下去了!」說完,生嫩的插花老師掩臉不忍卒睹,起身飛奔離去。
  「咦?」童心心納悶地回頭,才發現插花老師不見蹤影,她扁了扁小嘴,俐落地一躍起身,完全就跟剛才的柔弱少女是兩個模樣,「真是的,要下課也不跟我說一聲……」

  「又一張?!」
  「沒錯!管家,我忍受不了了!請你一定要讓我辭職,我不幹了!」
  「不行!這一個禮拜來,包括你已經有七個人提出辭呈了,我不準,再這樣下去,人手會不夠!」老管家直接將辭呈駁回。
  傭人第七號抱頭哀號,「可是,嗚嗚……我已經忍受不下去了!每天被難聽的鋼琴給吵得心神不寧也就算了,竟然……竟然還教我親眼目睹……」
  「你說我彈的鋼琴很難聽?」童心心神出鬼沒地站在傭人第七號的身後,一臉幽怨,「人家都已經乖乖六點起床,七點洗臉刷牙,八點開始練習,你竟然還嫌人家的琴聲很難聽……」
  「心心小姐?!」兩個人一起覺得驚訝,看見她柔弱純白的模樣,還是忍不住想疼愛。
  「你竟然說我彈的鋼琴很難聽……嗚,我都已經那麼拚命了,你們竟然還嫌我……」她像小媳婦一樣倒在地上哭泣。
  不料,兩個大男人跟著抱在一起,哭成一團,「好可憐喔!有什麼事情會比眼睜睜看著一名柔弱的白衣少女被淩虐更痛苦呢?」
  「咦?」童心心瞪著眼前發生的情事,完全反應不過來。
  「心心小姐,求你不要再虐待我們了!」傭人第七號雙手合十,淚如泉湧地看著她。
  「我?虐待你們?」咚咚咚,童心心被半空中飛舞的問號砸得滿頭包,「我明明就很可憐──」
  奇怪,怎麼跟她預料的不太一樣?難不成,她的演技太爛了,明明就裝出一副受虐兒的樣子,怎麼好像變成了他們眼中的惡婆婆了?
  「因為看著你每天臉色蒼白……」
  那完全是睡眠時間不到十二小時的結果,根本就是不值得被訝異的老毛病!童心心在心底解釋。
  「連插花都會不小心剪到手指……」
  她的笨手笨腳已經不是一、兩天的事情了!否則「打工專家」裏的重要工作,也不會全部落到夥伴孟小栗身上。她在心底繼續替他加註。
  「看著你用顫抖的小手寫著毛筆字……」
  那是因為她每天吃了豐盛的午餐之後,下午還是容易肚子餓。想著,她歎了口氣,嗚……現在又餓了!
  「練完茶道就臉色蒼白,好像快要貧血昏過去一樣……」
  那純粹是因為她一雙腿跪麻了,爬不起來而已,他連這一點都有意見嗎?童心心忍不住白了他一記。
  「所以……老管家,如果你不讓我們幫忙她的話,我們統統都要辭職不幹!」女管家與一票男女子弟兵站在門口,把剛才的話聽得一清二楚。
  「啥?」
  童心心對這場突如其來的轉變措手不及,只看見老管家好像已經等這句話很久了,皺皺的老臉驀然綻開了如釋重負的微笑。
  可不可以……來個人跟她解釋一下,眼前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

  來到鷹川家才不過短短的十天,不過,因為發生太多事情了,童心心早就忘掉那顆在機場被踩爛的草莓。
  不過,現在全日本卻莫名其妙刮起了一陣名叫「大湖」的草莓風,舉凡草莓炸彈、草莓竊聽器都被提出來當論文,最近,聽說連草莓其實可以治療癌症的謠言都傳出來了。
  所以,今天日本政府特地派出一名檢察官代表,來到了鷹川家,想要向童心心問清楚那顆草莓厲害的程度,教他們能夠有個心理準備。
  「你是檢察官?」童心心一臉好奇地望著眼前的男人。
  「嗯……更上一層。」
  「就是檢察官長羅?」
  「差不多了。」
  童心心的表情好像找到了久違的敵人,完全沒有顧及鷹川准坐在一旁單人沙發上監視著,跳起來劈頭就罵道:「哼!原來就是你們這些人!你們日本的男人真是小心眼,見不得別人比自己強,就隨便把那麼厲害的久利生公平調到海邊去數失蹤的魷魚……」
  「小姐,我們沒有做過這種事──」
  「還敢說沒有?!這件事情分明就是我親眼看見的。」她一臉理直氣壯地指出自己親眼目睹的事實。
  沒錯!幾個月前在臺灣播出的出名日劇「Hero」,裏面那個由帥帥的木村拓哉飾演的久利生公平,確實就是被調到海邊去數魷魚,害她氣得差點就把電視機給砸了!
  「呃……」檢察官代表一時之間答不出話。
  完了,關於人員調派如此私密的事情,竟然會讓一個看起來年紀小小、並且有著一雙無辜的小鹿斑比眸子的女孩子窺見?!
  不行!他要趕快回去報告上級,說明他們日本的情報機密網可能出了很大的問題,最好開會三天三夜,不吃不睡,以求達到最高改善效率。
  「鷹川先生,我還有事情要處理,先告辭了。」可憐的檢察官連一句草莓都沒問出口,就連忙收拾東西逃之夭夭。
  「嗯。」鷹川准淡淡頷首,闃黑的眸子盯在童心心身上。
  「哼!」童心心朝著檢察官的背影吐了吐小舌,不過,就在下一刻,她就已經被鷹川准擒住,硬生生地跌進他的懷裏。
  「誰允許你這麼說話的?」他冷冷地問。
  「我說了什麼?」
  「小心眼,誰跟你說日本的男人都很小心眼的?」他大手扣住了她纖細的腰肢,俊美的臉龐只離她的鼻尖不到一公分。
  「本來就是!」童心心低下頭,嘴裏念念有詞,「還說不是小心眼,把人家的錢包和護照扣在身邊,不知道還會幹出什麼過分的事情……」
  「你在說什麼?」他陰狠地眯起眸。
  「沒、沒事,日本男人最好了,專門喜歡幼齒的妹妹,人家說,喜歡吃嫩草的老牛,身體比較健康。」完全聽得出是用了反諷法。
  「不要跟我耍嘴皮子,以後不許你再這樣亂說話,否則你就等著接受教訓吧!」
  「是──」心不甘、情不願。
  童心心這才發現自己好像在他的懷裏靠得太舒服了,只不過,一雙小手費盡了力氣,也扳不動他施加在自己身上的箝制。
  「告訴我,那顆草莓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你不知道?」她停止了近似蠕動的掙扎,露出驚奇的表情。
  「我為什麼要知道這種事情?」他皺眉。
  「真是孤陋寡聞……」她頗為不屑地別開小臉,直到機警地意識到兩道含著銳利殺氣的眼光朝她投來,才又展開了笑臉,道:「沒有啦!你們不是有一部偶像劇叫作『蛋糕上的草莓』嗎?」
  「我沒聽過。」他淡淡搖頭。
  「唉……說你孤陋寡聞,你還不承認,呃……沒有,我什麼都沒說。」開玩笑,被他這麼一瞪,誰還敢繼續說下去?童心心決定不跟自己的生命安危開玩笑,咳清了喉嚨,小臉一正,道:「我告訴你吧!那部戲的片頭有一顆草莓,竟然可以擺在人來人往的大街上,一點事情都沒有耶!你不覺得好奇嗎?害我都以為你們日本人什麼時候開始這麼尊重草莓,竟然都沒有人去踏到它,所以我就想拿我們臺灣最有名的『大湖』草莓試試看,果然,你們日本人歧視外來族群,我把草莓擺上去才沒過三秒鐘,它就被踩得稀巴爛。」
  「你──這根本就無關歧視問題!」他忍不住揪起她一片雪白的小耳朵,忍不住咆哮,最好能夠把她給吼醒。
  古有所謂:演戲的人是瘋子,看戲的人是傻子。童心心就是一個最好的明證!鷹川准惡狠狠地瞪著眼前的大傻蛋,簡直不敢相信自己親耳所聞。
  「真的?才怪。」童心心一樣不相信他,覺得他一定是為了要為歧視種族的日本人扳回面子。
  「不管你相不相信,以後,我不准你再去做那種無聊的試驗,聽到了嗎?」鷹川准撂下了嚴厲的警告。
  「聽到了。」哼!他以為她童心心是被嚇大的嗎?不過,古代那些老爺爺們說得好,識時務者為俊傑,她現在沒必要跟自已過不去。
  「真的聽到了?」說實話,他不太相信。
  「真的啦!」竟然不相信她?!完全沒有想到自己也不是真心悔改,她生氣地用自己的額頭撞上他的,咚地一聲,當她抬頭瞥見他愕然的神情時,忍不住有一點小小的得意。
  這時,鷹川准望著她甜美如蜜的微笑,心不禁有些癡醉了。

  嘿嘿,到手了!
  歷經不下三百六十五次的明察暗訪之後,童心心終於發現她的錢包跟護照根本就不在鷹川准的房裏,而是在他的書房。
  她鍥而不捨地再度出擊,終於趁著老管家他們不注意的時候,偷偷潛入書房,拿到了她想念已久的錢包。
  她太興奮了,完全沒有想到護照和錢包沒有擺在一起,她一股腦兒地沖出去,就像出了問的猛虎,打算好好地逛一下東京城。
  這時,在她的身後,鷹川准雙手抱胸,昂眸不動聲色地瞅著她,老管家連忙在一旁向他請罪陪不是。
  「少主人,請恕罪,我沒有想到她……」
  「她的護照呢?」他沉聲問。
  「請放心,我妥善收好了。」
  「那就沒關係了,不過,等她打電話回來吧!她很可能會需要人幫助的。」說完,鷹川准詭譎一笑,轉身往她的反方向離去。

  「小姐,富士電視臺到了。」
  「真的嗎?耶!」童心心看著計程車停在路邊,高興地大叫出聲。「謝謝你,我總算夢想成真了!我總算親眼看到富士電視臺了,你知道他們一年拍出多少好看的日劇嗎?對了,多少錢?」
  「總共是一千兩百圓。」看到她這麼高興,司機也被感染了。
  「喔,一千兩百圓……」童心心拿出好不容易回到她手裏的錢包,打開拿錢,然後,就在下一瞬間,她愣住了。
  空的?!她的皮包裏竟然連一毛錢都沒有?童心心錯愕地瞪著自已空空如也的皮夾,差點以為自己看錯了!
  鷹川准那個臭男人,他竟敢──
  「小姐,你怎麼了?」
  「呃……我有一個麻煩。」
  「什麼麻煩?小姐,你身體不舒服嗎?看你臉色發白的樣子,要不要我載你到醫院去?」
  「不用,這去醫院也沒用,跟你的實際利益……比較有關係。」她握住了沒裝半毛錢的皮包,小心翼翼地選擇比較安全的辭彙。
  「呃……」司機完全聽不懂。
  童心心望著司機一臉茫然,歎了口氣,「那個意思就是說……我沒有帶半毛錢出門。」

  結果,她又被送到警察局了!
  只不過,這次是老管家帶人來保她,沒有看到鷹川准親自出面,童心心已經是一肚子火了,更何況,這整件事情的始作俑者就是他!
  「鷹川准!」一回到家,她開足十萬馬力直奔他的書房。
  「心心小姐……」
  完了!完了!第三次世界大戰要提早開打了!一旁的老管家震驚地把雙手咬在嘴裏,心想這次少主人的名諱終於教她連名帶姓給喊出來了!還有什麼事情不可能發生的嗎?
  他急起直追,只為了在大戰開打之前,先卡個安全的好位置,一踏進主人的書房,他就見到他們兩人各據一方,戰況一觸即發。
  「鷹川准,你這個無賴,竟然……竟然……」不行,先深呼吸一下!童心心指著眼前老神在在的男人,差點有種撲上去殺人的衝動。
  天啊!連「無賴」這種話都罵出口了!老管家趕在自己昏倒之前,就定戰備位置。
  「重新拿回自己錢包的感想如何?」鷹川准舒服地躺在靠椅上,視線專注在手裏的書本,絲毫沒有抬頭瞧她的意思,只是淡淡地笑道。
  「裏面沒有半毛錢!」她氣衝衝地指出一項事實。
  「聰明的人不會把雞蛋放在同一個籃子裏。」
  「那是我的錢。」
  「如果你夠乖的話,我會還你的。」
  「什麼叫作夠乖的話?我要拿回自己的錢,我要去涉谷買衣服,我不要每天都穿白色的洋裝,這樣看起來好變態喔!」
  「心心小姐,你這樣其實很好看。」老管家忍不住插嘴道。
  「真的嗎?原來,我真的是天生麗質,怎麼穿都好看……不,我的意思是,我不想天天穿白色洋裝!」
  好險,差點就被唬弄過去了!童心心瞪了老管家一眼,心想他會不會是鷹川准派來臥底的奸細。
  老管家委屈地避開她的瞪視,覺得自己一番好意被誤會了。
  「你到底還不還我錢?」童心心決定把炮火猛攻罪魁禍首。
  「不還。」還是淡淡的一句。
  「真的不還?」
  「只要你乖乖待在鷹川家,你用不到半毛錢的。」
  「那我要買衣服,買我想穿的衣服。」
  「你可以隨意用錢,除了這件事情之外。」
  「好,算你狠!」她撂下冷話,用力地把手裏空空如也的錢包丟給他,轉身甩頭就走。
  鷹川准眼明手快地接住她拋出的「武器」,唇畔勾起一抹笑意。
  「心心小姐……」老總管擔心地望著她怒氣衝衝的背影,心想自己應不應該追上去。
  鷹川准僅只抬了下眸,瞥了她那抹嬌小身影一眼,側首朝老管家命令道:「替我吩咐下去,除了她要的那種怪衣服之外,她無論要什麼東西,不計代價,全部都給她。」

, , , , , ,
創作者介紹

I'm Your Little Sunshine♥

﹍紫寶唄♥〞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