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璃 - 總裁的嬌妻【豪門遊戲之二】``第九章

  寒假是結束了沒錯,但崔潔還是只要一達到上課空檔,就拚命地往公司裏面跑,偶爾會充當一下茶水小妹。
  當然囉!在她的密切監視之下,別說是那個美豔的狐狸精,根本就沒有女人可以輕易地接近她的總裁老公。
  雖然沒有發佈婚訊,但她是總裁嬌妻的事情已經是半公開的消息,所以,全天底下大概沒有比她更閑的茶水小妹了。
  下午沒課,她一個人在丁傑的辦公室裏坐了半天,他現在人在會議室裏聽取屬下簡報,聽說再過一個小時就會結束。
  騙人,她來這裏又不是一、兩天的工夫,怎麼會不知道他是一個工作狂的事實呢!至少還要兩個小時他才會回來。
  「夫人,有一個很重要的包裏,送信的人說要非常小心。」秘書捧來一隻大盒子,「嗯……那你把它交給我好了。」
  「為了安全,我們已經先檢測過了,請你放心!」
  「好,你先下去吧。」崔潔接過包裏,心裏其實並沒有想那麼多,她坐在丁傑的大辦公桌前,靜靜地看了包裏半晌。
  好奇心足以害死一隻貓,就算明白這個道理,崔潔還是忍不住伸手打開了包裏,在裏面看見了一尊塑像,是一個全身是肌肉的猛男,塑得並不是太好,不過,她聽說所謂的藝術品通常都有小小的缺憾,如此才能顯出它的難能可貴。
  她實在是不知道這個猛男到底哪裡好看?在她的心底,丁傑挺拔的身材還比這個好多了呢!
  想著,她的臉兒紅了一紅,心神一分,手裏的塑像不小心滑到地上,應聲成了幾塊大碎片,「啊!壞了……」
  她急著把碎片撿起來,手忙腳亂地拼湊,好不容易恢復了八、九分的模樣,她這才松了一口氣,不過,她心想要是一有風吹草動,這東西一定又會被弄壞掉,所以,她飛快地寫了張字條這個東西很重要,千萬不要碰!
  崔潔寫完了字條,忍不住開始佩服起自己的聰明,心想如此一來應該就沒有人會動到這個東西,那就不會有人知道它其實已經壞掉了!她瀟灑地拍了拍雙手,起身往門外走去。

  過了一會兒……
  五位老人再度閑閑沒事幹地來訪,他們結伴走了進來,很失望地發現四下無人,覺得有點無聊。
  「喂,你們過來看看這個!」「東」永遠都是帶頭做壞的人。
  「很重要?為什麼這個東西會很重要?」「南」則是好奇寶寶代言人。
  「嗯……從外表一點兒都看不出來,難不成,會是什麼流落在外的國寶文物嗎?」「西」非常有研究的精神。
  「搞不好喔!如過是這樣的話,那我們似乎更應該好好鑒賞一下。」「北」則是一個最稱職的實踐家。
  結果,話才說完,他們一個人各自伸出了一隻手,出乎意料地竟然可以一人拿起一塊碎片。
  「啊──」頓時,五個老人的尖叫聲足以掀開屋頂。
  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他們、他們破壞了一樣酷似國寶級的東西……
  完了!完了!這下丁傑絕對不會饒過他們的!
  「手!你的那一隻手還給我……」
  「快快快,你快點把我的腳拿去……」
  「慢點,人家的頭啦!」
  「啊……人不是我殺的啦……」
  五個人手忙腳亂地湊好了一整個男人的塑像,然後,他們一起看著桌子上還殘留著一塊小小的不明物體。
  「那……那個到底是什麼?」「東」發出了疑問。
  「尖尖的,小小一塊,到底是什麼?」「南」也非常好奇,不知道從哪裡掏出了一支放大鏡,低頭瞧個仔細。
  「難不成,他是獨角獸變成的男人?這個尖尖小小的東西其實就是他的角嗎?」「中」突然從同伴之間探頭出來說道。
  「有道理。」「西」突然慶倖自己忍耐沒跟他拆夥,原來天生我材必有用,雖然只是有用一下下,不過也算是聊勝於無了。
  然後,他們五個七手八腳地把「角」給黏回了男人的頭上,並且決定把字條重寫一遍,他們覺得上一張字條就是太輕描淡寫了,才會教他們不知死活地去碰它,所以,這一次他們寫道:這個東西真的、真的非常重要,請千萬、千萬不要碰!
  然後,他們把字條小心翼翼地放好,相視一笑,覺得這樣一定是天衣無縫,不會有人再敢碰它,然後他們就很放心地離去了。

  然後,過了五分鐘,崔潔回來了。
  「啊──」這次換她被嚇了一大跳,果然沒錯,這真的是一件很重要的東西……
  雖然她不知道為什麼本來在下面的尖尖物體會突然跑到頭上去,但是,一定是知道這件東西很寶貝的人回來重新寫了這張字條;原來,這個東西不只很重要,而且是非常、非常重要。
  完了!要是傑知道她不小心把它弄壞掉,一定會把她罵到臭頭的!崔潔苦兮兮地想道,覺得自己好像應該要趕快去俯首認罪。

  走廊上,兩個職員擦身而過,「請問一下,你有沒有看到總裁夫人?」
  「什麼?總裁夫人?!」
  「對……呃,就是那個高級茶水小妹。」
  「喔!我剛剛看到她往十七樓的會議室那裏走過去了,你有什麼急事找她嗎?」
  「其實也沒什麼事情,我只是要告訴她,其實剛剛那個包裏並不是什麼很重要的東西,只不過是一個美術系的學生把投信位址寫錯,東西誤送到我們這裏而已。」

  「這件事情就此決定了,必要時,不惜放手一搏。」丁傑坐在長長的議事桌首位,對部屬下達了最後的命令。
  「是!」
  就在會議達成最後的共識之時,一名女秘書走了進來,悄聲通報道:「總裁,崔氏的前任總裁想見您一面,正在外面等著。」
  「嗯。」丁傑點了點頭,揚聲宣佈道:「今天的會議就此結束,你們統統都先出去吧!」
  不行!她要趕快自首,否則等到他自己去發現真相,她絕對又有一頓責?好挨了!
  崔潔站在會議室的門口,躊躇不前,幾度就差點要放棄,準備掉回頭,當作一切事情都沒有發生過。
  就在此時,一道熟悉的沉邁嗓音吸引了她的注意力。
  是爹地!他怎麼回臺北來了?醫生不是囑咐他最好在南部多休養幾天,暫時不要回臺北比較好嗎?不過,她在開學前曾經下南部去見過他一次,他的氣色確實好多了。
  不過,他回來臺北,為什麼沒有通知她呢?
  「你這到底是什麼意思?你曾經答應過我,要給小潔過最好的生活,你忘了嗎?」崔父將一隻牛皮紙袋丟到會議桌上。
  丁傑以為是什麼重要的事情,原來是這件事!他微微一笑,點頭說道:「沒錯,這是我替小潔預先留下的一筆資產,就算我有任何意外,這筆錢足夠讓小潔度過很優沃的後半生。」
  「這算是贍養費嗎?如果知道你會讓小潔受這樣的委屈,我寧願當初讓公司就這樣倒閉,也不會答應讓你收購公司,並且與小潔結婚了!」
  「爸,我不懂您的意思。」丁傑嚴厲地皺起眉宇,不太喜歡這種被人誤會的感覺。
  「反正,我話說到這裏,今天我來這裏,只是要跟你說,我絕對不允許你擅自用金錢打發掉我的女兒!」說完,崔父氣衝衝地掉頭走出會議室大門,不料在轉角處碰到了崔潔。

  「爹地,你剛才說什麼?!」她必須要很努力,才能夠維持住平穩的語氣,不過,這只是表面的偽裝,微顫的小手透露出她的驚慌失措。
  「小潔……」
  「你再說一次,什麼倒閉?我們的公司為什麼又會被收購?我為什麼統統都聽不懂?」她臉兒漲得通紅,激動地吼道。
  崔父歎了口氣,明白該來的總是逃不掉。「小潔,其實早在半年多前,我們崔氏就已經投資失敗破產了,要不是他肯施予援手,只怕我們就要負債累累,小潔,其實現在崔氏的真正經營者是他,並不是爹地。」
  「為什麼……為什麼我不知道?」她開始感覺身旁的空氣變得稀薄,她就怏要透不過氣來。
  「原本,我也想告訴你真相,只是他要我別說,理由是因為倘若你知道了事實,心裏一定會不快樂的,小潔,他一定會給你幸福的,自從十二年前,他帶你回家,爹地就已經可以看得出來,他將會長成一個好青年……」這十二年來,他們一直有保持聯絡,崔父心底明白自己的女兒正被一個好男人放在心底寶貝著,對於這件事情,他一直感到非常慶倖。
  所以,當他公司發生財務危機時,丁傑幾乎是立刻就下了判斷,以市價十倍的空前價格買下了崔氏,並且解決了一切的危機。
  「不要說了!」她掩著耳朵,不想聽進隻字片語。「你們讓我覺得自己像個傻蛋,一廂情願、自以為是,還被人耍得團團轉!我討厭你們!要不是為了不刺激爹地,我絕對不會嫁給他!不會!」
  「是嗎?」
  丁傑在崔父的身後出現,恰好聽到了這一句,他的臉色陰沈,彷佛受了極大的打擊,「你的意思是直到如今,我所做的努力全部都是白費的了?」
  聽見他嚴厲的語氣,崔潔小臉頓時變得蒼白如紙;她傷了他的心,但他又何嘗不是?
  「等等,為什麼要怕我受刺激?雖然我現在心臟不太好,不過,醫生說我再過不久,就可以結束長時間的休養,到時候就可以回來臺北了。」崔父陷入了一團迷雲之中。
  「爹地,你不是得了絕症嗎?」她顫聲問。
  「絕症?除了心臟有點不好之外,輕微的糖尿病算不算?」崔父聳了聳肩,儼然不知道自己被人利用了。
  「原來……混蛋!你是個大混蛋!」崔潔冷不防地往丁傑的膝蓋狠狠一踢,氣憤地吼道:「你一定知道這件事情,對不對?你騙我,你怎麼可以擅自決定不把真相告訴我?你怎麼總是有本事讓我覺得自己像個笑話?!我恨你!我恨你!」
  「我──」丁傑一時語塞,沒錯,他確實也是幫兇之一。
  「既然你連贍養費都已經準備好了,那就離婚吧!」她含淚說完,頭也不回地跑掉了。
  等等,他什麼時候替她準備了贍養費?又是什麼時候提過要跟她離婚了?!
  他們父女倆到底對他有什麼樣的誤解?丁傑愣了一愣,等他追出去時,已經看不見她的蹤影了。

  這是什麼爛旅館,竟然沒有客房服務?!
  害她連想吃個厚片吐司都沒有,餓得快要頭昏眼花,四肢發軟;不過,其實這並不是她最關心的事情,現在擺在她眼前最重要的事是──為什麼都沒有人來接她?
  狹小的旅館房間裏,崔潔神情哀怨地坐在床畔,開始後悔自己的衝動,不應該一句話不說就離家出走。
  嗚……而且這是什麼爛旅館,竟然連刷卡付帳都不行!害她只能一直把身上少少的現金花出去。她越想心裏越生氣,覺得這一切全部都是丁傑的錯!
  然後,當她發現自己帶出來的手機幾乎就要沒電,自己又忘了帶備用電池之後,她就發現自己根本就不可能被找到了!
  她決定用全身上下僅剩的一百元,從旅館打電話回去,不過,她卻氣得不想直接找丁傑,電話撥給了五位老人。

  「喂……是中爺爺嗎?」她一聽聲音就知道。
  「丫頭,你跑哪裡去了?爺爺們都擔心死你了。」「中」一接到電話,立刻大驚小怪地嚷嚷道。
  「我……我現在人在旅館裏,中爺爺,他……有問起我嗎?」
  「他是誰?」
  「就是……就是他嘛!」除了親愛的老公之外,難道還有什麼人她必須去打聲招呼嗎?
  「啊!你在說阿傑嗎?你要我替你轉告他嗎?」
  「不!不行!你絕對不可以告訴他我在哪裡,否則……否則我就生氣了!」
  她不太真心地撂下警告。
  「可是,我也沒有聽說過他在打聽你的消息呀!」最近兩天,他們連接近他都不行,集團內部的情況非常紊亂。
  「什麼?!他……他都沒有在找我嗎?」崔潔嬌嫩的嗓音在發顫。
  如果她不知道的話,那也就算了,但此刻親耳聽到他完全不關心自己,一顆心兒忍不住酸楚起來,眼淚差點就掉了下來。
  「嗯,他最近好忙喔!對了,潔丫頭,你要去度假也不提早通知一聲,中爺爺也可以順便跟你去……」
  「人家才不是出來度假……」她哽咽出聲,哀怨地說道。
  「不是度假?那是去度蜜月嗎?」更教人羡慕了。
  這檔事不提起還不打緊,一提起來,就像利針般螫疼了崔潔的心窩兒,對了!他們連蜜月旅行都沒有……
  「潔丫頭?你怎麼了?」「中」關心地問。
  「沒什麼……」她在電話裏哭了起來。
  「潔丫頭,你不要嚇爺爺呀!」「中」被她哭慌了,急急忙忙地喚來同伴,但是當「東」接到話筒時,已經斷線了!

, , , , ,
創作者介紹

I'm Your Little Sunshine♥

﹍紫寶唄♥〞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