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璃 - 總裁的嬌妻【豪門遊戲之二】``第七章

  星期六的午後,放假。
  雖然已經是冬天,但是外頭卻是豔陽高照,難得一見的好天氣,崔潔悄悄地推開了書房的門,顱見了丁傑坐在書案前,神情認真地握著話筒,打著越洋電話討論重要的公事。
  見狀,她微微一笑,像個小偷似地踮腳溜開,趁著他專心在公事之上,完全不注意到她的時候,偷偷地溜進了他們兩人的房裏。
  進門前,她還不忘回頭張望了一下。
  很好,沒有人!她甜甜一笑,一溜煙地鑽進門縫裏,悄然無聲地將門扉掩上,鬼祟地進行她此刻心裏所構思的大計畫……

  「啊──」
  崔潔才悄悄地推開門,就被站在門外的丁傑嚇了一大跳。
  「你、你……你知不知道這樣躲著嚇人,是一件很不道德的事情!」她小手指著他,惡人先告狀。
  「聽說你最近都跟我一樣晚回來,又在忙些什麼?難不成,又出現了另外一個內衣賊?」他微微一笑,寵溺地看著她。
  「才不是。」她撇了撤小嘴兒,心想要是如此,自己就不用急得團團轉,生怕哪一刻就成了下堂妻。
  啊!不不不,她才不是怕成為下堂妻,只不過……只不過是因為被別的女人搶走老公,是一件很可恥的事情,所以她才會……
  對!一定就是這樣沒錯!崔潔替自己找了一個完美的藉口之後,悄悄安心地鬆了口氣。
  「要不然呢?學校才剛放寒假,就成天見不到你的人,都跑到哪裡去了?」
  他牽起她的小手,往房裏步去,「難不成你真的跑到墾丁去了?奇怪,一點都沒看到你曬黑。」
  「呃……我去……去跟同學逛逛街、唱唱歌,還有看看電影,就這樣子了吧!」她乖巧地跟在他的背後,覺得小手被他握得好燙。
  「是嗎?那到底都買了些什麼東西?我為什麼都沒看見?」他露出一抹有趣的笑容,回眸覷她。
  「就是一些……衣服呀!皮包呀!反正,就是一些女孩子喜歡的東西,怎麼?花了這些錢就教你心疼了?」她噘起小嘴,不悅地反問。
  「那倒不是,不過,我總是希望能在錢花出去之後,親眼看到東西而已。」丁傑直瞅著她,一語雙關。

  完了!他的話真是一針見血。
  「呃……呃……因為……因為當了人家的妻子,總不能像以前一樣花錢,所以我開始慢慢學會……呃,勤儉持家,對了,就是勤儉持家,所以就沒有花很多錢買東西了。」話才說完,她已經流了一缸子冷汗。
  「喔……對了,我一直忘了問你,我們集團的另一楝大樓是不是突然變成了百貨公司或是電影院,否則,為什麼聽說你常常出現在那裏呢?」他挑眉,不懷好意地笑笑。
  「啊……」她吃驚得差點舌頭打結,過了片刻,她終於決定唬弄過去,一雙纖纖小手將他按上了床,媚態橫生地偎坐在他的懷裏,一副投懷送抱的模樣,只差沒有自動把身上的衣服全部剝光,等他臨幸而已。
  「喂……」她眨巴著兩扇長長的睫毛,輕輕地在他的耳朵吹氣,纖指在他的胸前畫圈圈,「我……我想……我想要……」
  想要的東西還沒說出口,她一張小臉就已經紅得像蘋果,熱騰騰的臊氣直往她的腦門裏沖去,話更是說不出來了。
  「想要什麼?」他似是明知,卻又故問。
  「跟你……跟你取暖一下。」她非常含蓄地說道,其實屋子裏有暖氣,根本一點兒都不冷。
  「取暖?」他挑眉。
  「對呀!就是那個……」她拚命地朝他拋媚眼,心想這應該夠明白了,不需要她再多說了吧?
  他邪惡一笑,心底是明白了沒錯,不過,他很訝異於這妮子突如其來的大膽豪放,壞心地想逗逗她。「冷的話就多加幾件衣服,看你已經冷到眼睛抽搐了,小心,最近流行性感冒很嚴重。」
  「你──」她氣憤的小拳頭不停地落在他的胸膛上。「人家都已經拉下臉來求你了,你竟然還這麼壞心……」
  是誰說的?是誰說這個男人冷靜得近乎無情?崔潔忿忿地心想:那些人的眼睛有必要去眼科檢查一下了!
  「是嗎?那就是我不應該囉?」說著,他冷不防地反轉劣勢,起身將她壓在身下,不停地在她的眉心、眼稍、鼻尖、小嘴兒撒下密密的細吻。
  「本來就是……」她滿含委屈地說。
  「那我只有好好補償你一下了。」他戲譫道。

  然而,就在兩人擁抱得難分難舍、如膠似膝,她身上的衣服也全部都不在原來的地方,事情就要進入最高潮時,一個非常礙眼的東西登場了,崔潔瞪大了美眸,盯著他手裏的粉紅色套子。
  「其實……不戴也沒關係呀!」她嬌怯怯地說,臉兒再度腓紅。
  他沒有聽出她話裏的深深期盼。「不行,今天是你的危險期,我們不是已經約定好了嗎?再說,就算沒有我們的約定,我也不打算讓你這麼快懷孕,因為我想讓你充分享受學生的生活,知道嗎?」
  怎麼可能?!自從他霸道地介入她的生活之後,她似乎就一直在他的世界裏繞圈圈,無論如何也轉不出去了!
  她埋怨地瞅了他一眼,抬頭又咬了他的唇,撒嬌道:「那……以後都讓人家幫你戴,好不好?」
  「奇怪,我怎麼覺得你這句話裏含著某種企圖?」他質疑地觀了她一眼,覺得今天的她特別奇怪。
  「才沒有呢!」她嬌嗔了聲,「反正,你不讓我替你戴保險套,我就不跟你做愛,除非你強迫我!」
  他不太同意地箝住她纖細的脖子,神情惡狠,語氣卻是充滿了笑意,「你覺得我有那個必要嗎?只需要一點小小的技巧,我就可以得到你了。」
  「你──」她氣結,小臉火紅得像晚霞,心底明白他說的是實話。
  「給你。」他笑吻了她可愛紅嫩的粉頰,把手裏的保險套交給了她。「知道該怎麼做嗎?」
  「書上學過。」她不可一世地輕哼了聲,頑皮地爬了下去,小手拉開他褲頭的拉鏈,撩撥出他充滿欲望的昂揚。
  這個小妖女!丁傑忍不住低吼了聲,握拳忍住洶湧而上的快感。
  原來,這就是一直把她折磨得死去活來的玩意兒!崔潔忍不住又愛又恨,用嘴撕開了保險套的封口,抵住了他突起的尖端,將套子上卷起的皺摺慢慢地往下滾滑。
  「好好玩喔!」她覺得他現在看起來像是正在脫皮的蛇,崔潔頓時喜歡上這個遊戲。
  「快一點!」他不耐煩地嘶吼。
  「再讓人家多玩一下嘛!」她不依,繼續慢慢來。
  「快!」他僅存的自制力只能夠讓他迸出這麼一個單字。
  「好嘛!」
  她心不甘、情不願,好玩的遊戲結束在五秒鐘之後,當她完成了準備動作,才說了一聲「好」,她就已經被他壓在身下,他蓄勢待發的堅挺已經深深地埋進了她狹小的花徑之中,開始了穿刺靈魂深處的律動。

  他並不是一個天生冷血無情的人,只不過在十二年前,他已經把所有的情感全部丟了!
  丟給了一個迷路的小女孩,並且再也要不回來了。
  聽說,這架從美國CIA情商借來的高倍數望遠鏡,可以輕而易舉把火星上的坑坑洞洞看得很清楚,拿它來捉姦實在是有點大材小用,甚至於有點辱沒了它的身價不菲。
  不過,對於五位老人而言,把它拿來偷窺丁傑一舉一動的實際價格,遠遠超過於其他。
  這時,望遠鏡的使用者是崔潔,她實在是看不出來今天到底哪裡不對勁,使五位老人迫不及待地撥了通奪命追魂叩給她,害她緊緊張張地出門,連便當都忘了帶。
  「到底是怎麼了嘛?!」她終於發出深深的疑問。
  「別急,根據我們得到的資料顯示,今夭上午那個狐狸精會來拜訪,我們應該要提早做好準備。」「東」頭頭是道地說。
  崔潔卻只想瞪他一眼,在這裏做好準備有什麼用?他在那楝大樓,而她則是在這一楝,簡直就是天高皇帝遠,她哪裡能做什麼準備?難不成教她用電話遙控他嗎?
  說時遲、那時怏,她的手機這個時候剛好響了,害她差點被嚇了一大跳,手忙腳亂地接起。

  「你吃飽了嗎?」是他。
  「吃、吃飽了!」這時,她的肚子突然傳出抗議主人說謊的咕嚕聲。
  「是嗎?我今天做的菜好吃嗎?」
  「好、好吃!真的很好吃。」他做的東西沒有不好吃的。
  「那你覺得什麼比較好吃?告訴我,或許以後可以當個參考。」他笑笑,語氣裏帶著誘哄的味道。
  「呃……呃……」她開始絞盡腦汁,費心地想要杜撰出自己根本就沒有吃下肚的食物名稱。
  「是局汁雞嗎?」他開始好心地給予提示。
  有……有這一道菜嗎?崔潔很用力地吞了下口水,開始後悔自己今天早上匆匆出門,忘了把便當也一起帶走。
  「應該……」她想點頭。
  「應該不是嗎?沒關係。」他笑笑,直接斷章取義,又道:「那我想應該是蔥烤馬鈐薯囉?」
  完了!貪吃的口水直接攻破防線,直接垂涎下來,崔潔再度很用力地吞了回去,「這……這道菜……」嗚,她想吃。
  「這道菜很奇怪是嗎?」手機的那端又傳來他輕笑的嗓音,「那我想應該就是茄汁肉醬義大利面了!」
  「什麼?!」她直接哀號出聲,伴隨而來的欲哭無淚表情嚇壞了五位老人,「你的義大利面……義大利面……」
  「你的表情看起來好哀傷。」他冷不防地丟了一句。
  他輕輕淡淡的一句話,卻是威力強大,崔潔驚訝地抬起頭,不知道他何時轉過椅背,正對著玻璃落地窗,她恰好看見他一雙灼灼的黑眸,正透過鏡頭直勾勾地覷著自己。
  她倒抽了一口冷息,手忙腳亂地按掉了手機的通話鍵,急遽跳動的心臟,久久不能平復……

  掛了。
  這小妮子竟敢掛他電話?!
  丁傑聽見電話的那一端傳來空線的嘟嘟聲,唇角忍不住泛揚了起來,就在這時,秘書敲了敲門,手裏提著一串東西。
  「總裁,您要的東西已經送來了。」
  他微笑起身,離去之前,猶深深地瞅了對面大樓一眼,「好,禮物準備齊全了,咱們這就登門拜訪吧!」 
  老天!他發現她了嗎?
  直到看見丁傑離開座位很久、很久之後,崔潔才發現自己根本就忘了呼吸,瞪大了美眸,心跳快得亂七八糟。
  她在心底告訴自己那是不可能發生的事情,兩幢大樓的距離這麼遠,他怎麼可能會發現她呢?
  對對對!那一定是不可能的,她想太多了!她飛快地跳離望遠鏡前的座位,像是那張椅子突然會咬人似的。
  「潔丫頭,你看起來不太好,怎麼了?」「北」發現了她的神情有點不對勁,特地上前詢問道。
  「沒、沒事,只不過有點餓了而已。」她擅自找了一個藉口。
  「對喔!你今天忘了帶便當來。」
  頓時,現場陷入了一片哀悼之中,就在他們六個人都在為自己的肚皮自怨自艾時,半掩的門扉傳來了輕叩的聲音,他們紛紛朝門口望去,突然被站在門後,只出現一半的高大身影給嚇了一大跳。
  那正是理應在望遠鏡的另外一端,並且完全不知道他們存在的頭號姦夫嫌疑犯丁傑!

  「怎麼了?我有這麼可怕嗎?」丁傑笑笑,掃視了他們一眼。「別怕我,我只不過恰好路過,順便把你們忘記的便當帶來而已。」
  他話才說完,五老一少紛紛羞愧地低下頭來,沒有人有勇氣抬頭看丁傑一眼,因為他們明明就是來捉外遇丈夫的奸,卻沒想到竟然被「姦夫」帶便當來探班,真是教人覺得丟臉!
  「你們這是在幹什麼?」他環視了周圍一眼,明知故問道:「望遠鏡、竊聽設備,還有這面電視牆,真是應有盡有呀!」
  「我……我們在做天文學研究!」
  「天文研究?」鬼才相信!
  「對!不關潔丫頭的事,是我們自己願意幫忙的。」幾位老人忙著替她找脫罪的理由。
  「對於這一點,我倒是不太質疑,畢竟你們閑閑沒事幹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了。」丁傑語帶嘲諷地笑道。
  「你、你、你──」五根手指頭一齊指向了他,卻是半句話都說不出來,這小子真是氣煞他們了!
  對於老人們的指責,丁傑絲毫不以為意,繼而轉眸望向崔潔,唇角高翹。
  「對了!小東西,讓我老實告訴你一句,我今天非但沒有做局汁雞、蔥烤馬鈐薯,更沒有義大利面,我今天做的是日本料理,至於那個保溫盒裏附的則是平常的味嘈湯。」
  「你、你、你──」頓時,指向丁傑的手指又多了一根。
  「沒關係,你現在可以儘量發洩,至於我們之間的帳可以留到回家以後,慢慢再算。」他冷冷一笑,頓時教她噤了口。
  完了!屬於她人生的世界末日提早來臨了!崔潔心虛地躲在老人背後,一時間氣氛靜窒得嚇人,不過,總有一個人老是不小心處在狀況外──
  「耶!我的小雞終於拉大便了……」

, , , , ,

﹍紫寶唄♥〞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