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璃 - 總裁的嬌妻【豪門遊戲之二】``第六章

  「你這個傢伙──」丁傑一臉沉凝,坐在一張寬敞的單人沙發上,修長的十指合握在交疊的腿上,滿滿的怒氣蓄勢待發。
  「你這麼凶做什麼?我是在做好事耶!」崔潔扁著小嘴,像個無辜的小學生站在他的面前聽訓。
  「好事?你秤過自己有幾斤幾兩重嗎?憑什麼去冒這個險,老天,看到你們放在桌上那份被害人狀詞的時候,差點就快嚇死,害我以為發生了天大的事情,以為你──」
  他語氣一頓,瞥見她睜著黑白分明的美眸,其中閃爍著天真不解的光芒,就知道她完全還不明白事情的嚴重性。
  好吧!他宣告放棄追訴權。
  「那你至少告訴我,為什麼要拿自己的貼身衣物去給……給……」他試圖找出最好的形容詞,見到她平安無事之後,這一點才是他最在意的。
  說到這個,崔潔就興奮了,她像個小女孩似的興奮,繞在他的身旁轉圈圈,彷佛餘興未褪。
  「因為,上次被偷走的是一件歐巴桑的內褲嘛!你知道嗎?就是那種寬寬鬆松的,什麼都包得住的那種耶!你聽了以後難道不會很好奇嗎?難道不會想要知道那個犯人是什麼居心嗎?我覺得這是一個很值得研究的現象,所以才會把自己的……」
  「除了我,沒有別的男人能夠碰你。」他不悅的語氣近乎警告。
  她覺得自己被兜頭潑了一盆冷水,定下腳步,噘起小嘴瞪他,「我又沒有讓別的男人碰到,那只不過是貼身衣物……」
  「那也不行!」他直接一口否定。
  「你好霸道!這也不行,那也不行,我以後統統都不要聽你的話了啦!」
  說著,她賭氣就想離開,卻在眨眼間被他大掌擒住,重心一失,嬌小的身子噗咚就掉進他的懷裏。
  「記住,你是我的。」他眯起眸,鄭重警告道。
  「我不是!」她反嘴,故意就是要跟他作對。
  「你是。」他再次強調,然後不由分說地吻住了她紅嫩的小嘴兒,深深地採掘著她甜美的津蜜。

  在他的強勢侵略之下,她幾乎沒有招架的餘地;她從來都不知道這個男人的獨佔欲竟然如此強烈!
  所以,當她還來不及享受與他作對的快感之時,單薄的底褲就已經被他一手撩起,她已經被他扳開柔嫩的雙丘,並且狠狠地貫穿,略嫌乾澀的花甬傳來了一絲撕裂的疼痛,然而,她唇邊卻泛起了淡淡的微笑。
  這個男人極在乎她!
  在乎到足以教他失去理智,完全喪失他一貫冷靜的思緒,只想瘋狂地佔有她!他甚至必須用強硬的手段,奇異地,她竟然沒有一絲不悅……
  接下來,她就再也沒有心神去思考任何事情,當他抬起她白嫩的雙臀,卻又在下一瞬間狠狠地往下按,她忍不住呻吟出聲。
  她精緻的眉心皺起,開始隨著他上下移動,纖細的腰肢在他強而有力的臂彎下,彷佛一折就斷。
  「啊……」她必須不斷地深呼吸,才能緩和體內洶湧的熱潮,一雙纖手絞緊了他鐵肩上的白色襯衫,她主動地上下起伏,套動著他熾熱的男欲。
  她眯著一雙晶瑩的美眸,瞳眸之中流轉著剔透的情欲薄暈,在歡愛之中,一瞬也不瞬地瞅著他迷人的臉龐……
  幾乎是立即的,她感覺心窩兒裏彷佛有一絲弦兒被人絞緊,她猛然抽息,高潮竟然冷不防地侵襲了她身子裏每一寸敏感的神經,這是她從來都沒有過的經驗,她感覺到有點恐慌,纖手牢牢地環住了他的頸項,為他此刻存在自己的體內而感到萬分悸動……

  黎明,天空稀稀薄薄地亮了。
  崔潔終於睜開眯了很久的美眸,轉頭望著身旁呼吸低勻的男人,她知道在白色的被單底下,他們兩人都是不著一縷,彷佛剛出生的嬰兒般赤身裸體,互相依偎。
  她像只剛出生的小白鼠般,在他的臂膀間微微地蠕動了一下。
  「怎麼了?」丁傑被這一陣突如其來的騷動給吵醒,長臂順勢將她摟進懷裏,低沉的嗓音合著睡意惺忪的沙啞性感。
  「沒、沒事。」她甜甜一笑,將小臉枕在他的胸膛上,一雙纖臂環住了他的腰杆,一頭如絲絹般的秀髮披迤在兩人身上。
  或許,嫁給他也是挺不錯的一件事情,她開始有點認命了!
  想完,睡意又重新襲上了她,美眸昏昏欲合,不過,他卻是被她擾醒了,俯首笑吻了下她圓潤的額頭,高大的身軀冷不防地翻覆在她身上,再度將她擁入雲雨高潮之中……

  雖然心裏還是挺不甘願嫁給他的,不過,她覺得自己偶爾也要克盡一下為人妻子的責任──探探班,教老公請自己出去吃飯。
  這種事情與其說是妻子的責任,倒不如說是專屬於嬌妻的權利!
  今天提早下了課,崔潔決定出其不意地出現在丁傑的辦公室裏,給他一個超大的驚喜。
  大概是在半個月前,她才知道他已經搬回了自己的辦公室,似乎是因為崔氏的情況已經穩定了下來;不過,她還記得那時公司裏的氣氛很古怪,每個人都好像非常敬畏他這位新駙馬爺的出現。
  他們對待他的尊敬方式,似乎並不僅僅因為他是她的丈夫,崔潔說不出心底的納悶,憑她一個小小中文系的學生也想不了這許多商業倫理。
  時間剛過下午兩點,她正式登門造訪,只不過,就在大樓門前,她愣愣地站定了腳步,然後,她完全想不透為什麼自己明明就是他的妻子,卻要躲到樓柱後看他跟另一名女子卿卿我我?
  他們兩人似乎才剛去吃完飯坐車回來,他跨出車門,似乎沒有看見她躲在陰暗處,就在這時,那名極其美豔的女子也跟著下車,給了他一個香豔的大擁抱,並且吻了他的臉頰。
  該死的男人!色鬼!他竟然沒有任何拒絕或是回避的舉動!崔潔心裏酸的像是翻倒了一加侖的陳年老醋。
  她沒有再看下去,眸底噙著淚光,轉身就走,沒有繼續看到接下去的最新發展……

  「外遇?!」
  「那個不解風情的阿傑外遇?!」
  「你說的是那個少了一條浪漫神經的阿傑嗎?他外遇?!」
  「天啊!那個心狠手辣、沒心沒肝、恩將仇報、殺人不眨眼的死小子竟然也會搞外遇?」
  一群人開始七嘴八舌,討論起丁傑狼心狗肺的偉大事蹟。
  「喂!你們也留一點好事給人家探聽好不好?好歹他也是我老公耶!」她噘起小嘴抗議,他們真是越說越過分。
  「可是是你自己說他外遇。」「中」繼續帶著他的電子雞來回散步,有點委屈地瞅了她一眼,抗議自己明明什麼也沒說,卻還要一起被罵。
  這句話立刻就戳中了傷心處,崔潔頓時皺起了小臉,一語不發,苦悶得像是剛剛被丈夫拋棄的深閨怨婦。
  「丫頭……」
  「沒關係,他儘管去外遇吧!反正……反正我又不是真的很喜歡他。」她嘴裏逞強,眼眶卻漸漸地變紅了,稀薄的淚光在眸底打轉。
  「真的?」「西」質疑道。看到她這副媲美小棄貓的欲哭無淚樣,說實話,他們之中完全沒有人相信。
  「我、我……」她亟欲狡辯,卻是欲語淚先流。
  為什麼?她才剛剛開始有點喜歡他,覺得當他的妻子也是一件挺幸福的事情,為什麼立刻就教她發現他的花心?
  「沒關係,潔丫頭,我們會幫你的!」「東」領頭說道,話才一說完,只見其他四位老人也是一臉義憤填膺,開始拿起手機打電話。

  「鏘鏘鏘──鏘!」
  隨著五賢人的口頭配樂,一顆造型略顯誇張的彩帶球被人拉開,「砰」的一聲,頓時,七彩繽紛的彩帶碎花如雪片般飛散開來。
  崔潔愣愣地望著眼前不可思議的景象,不敢相信他們真的弄了一個偵探總部,除了教人眼花撩亂的彩帶、彩球之外,還有一面鍍金的招牌,上頭寫道:徹底杜絕姦夫特攻隊作戰總部。
  「這……這未免太過……」崔潔試圖找出最恰當的形容詞,然而,無論如何都比不上「俗擱有力」這四個字來得貼切。
  「如何?很氣派對不對?」「西」頗沾沾自喜道。
  「呃……對。」崔潔只好一直點頭,生怕一出口就會不小心說出老實話,忽然,她發現了一件事。
  她終於知道他們為什麼會挑在這裏設立作戰總部了!因為,在落地窗的另外一邊,不到兩百公尺的地方,就可以看到丁傑的辦公室,而這裏恰恰好是他旗下子公司的辦公大樓。
  崔潔忍不住驚歎了聲,心想他們更是明目張膽,竟然跑到了人家的老巢來捉姦?!

  中午,吃飯時間。
  一張偌大的會議桌上,擺滿了山珍海味,美食佳餚,分量足以舉辦一次自助餐會;這些都是五位老人特地外包某知名飯店的廚師烹飪的。
  不過,在會議桌的末端,遙遠的另外一頭,崔潔非常享受地打開了小叮噹便當,看見裏面豐富的菜色,相比之下,滿桌的美食只差點沒有被她丟到太平洋去,以示不屑。
  「小潔丫頭,真不是我們愛說你,你跑到這裏來捉丈夫的姦情,竟然還這麼高興地吃著丈夫親手做的便當,真是有點小可恥。」
  就在剛才,「東」從她的口中得知了便當是丁傑親手做的,就以一副很不屑地朝著她手裏的便當投以睥睨的眼光。
  「何止小可恥,簡直就是非常可恥。」「南」則是哼哼了兩聲,眼睛也是巴著那個便當不放。
  「對對對!真是辜負了我們對你的期待,本來還以為你這次要給阿傑好看呢!」「西」則是完全看不下去了。
  「對呀!所以我們才從美國中情局調了這些最先進的高科技器材,想要來幫你這個忙,沒想到你連這一點小小的節操都沒有,竟然還吃得這麼高興。」
  「北」是純粹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的狐狸心態。
  崔潔朝他們噘了噘小嘴兒,乾脆背過身去,完全把他們的抱怨拋到腦後,繼續非常幸福地享用她的小叮噹便當。
  這時候,最後一個,從頭到尾都沒說話,只顧著瞧那個小叮噹便當的「中」終於開口了,他吞了口唾液,垂涎道:「喂……丫頭,你的便當看起來好好吃喔!我的跟你換,好不好……」
  「無恥!」同伴們紛紛唾棄他毫無節操的行徑,轉頭離開。

  他們調查結果發現,那天的美豔女子似乎是美國某科技公司的高級主管,最近這家公司非常有誠意要與丁傑開發合作關係。
  是呀!真是有誠意!竟然還打出了美女牌,哼!下三流的無恥伎倆。崔潔恨恨地眯起美眸,透過望遠鏡又看見那名美女出現在丁傑的辦公室。
  就在她忿忿地想著心事時,她的身後突然傳來此起彼落的哀號聲,五位老人因為載著飯店大廚的車子塞在路上,害他們現在過了十二點還吃不到午餐而慘叫不已。
  「好餓……」
  「快餓昏了,救命呀!」好巧不巧,他們五個剛好都是低血糖患者,只要時間到了不吃東西就會四肢發軟,全身虛弱。
  這一點恰恰好與她是相同的,崔潔瞥了他們一眼,只好很不得已把便當分給五位老人吃,然後,她立刻就後悔了。
  哪知道他們不吃還好,一吃之下驚豔到簡直快要爆炸的地步。
  「潔丫頭……」五個年紀加起來有好幾百歲的老人,不約而同地睜著他們哀求的雙眸,祈求她往後多關照了!
  「我……」她苦著小臉,覺得自已好心沒好報。「好吧!那你們去買便當盒,我回去試試看吧!」
  「快快快!快去替我買像她一樣的便當盒!」五位老人喜出望外,召來各自守在門外的保鑣,指著桌上的小叮噹便當命令道。

  看見桌上六個一字排開的便當盒,丁傑不由得苦笑。
  臘筆小新、皮卡丘、賤兔……印在便當盒上頭的,全是一票與小叮噹有得拚的大頭卡通人物,其中,當然還有每天被乖乖洗好,等他把好吃的食物放在裏面的小叮噹便當。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他頗感興味地問。
  「呃……因為我們班上的同學明天要去野餐,所以……所以我就想……想請你順便多做幾個便當……」呼!原來說謊比跑百米還要累人,崔潔覺得冷汗已經從她的背脊緩緩滑下,生怕謊言被他識破。
  「野餐?去哪裡野餐?或許我還可以派人送你們一程。」他微微一笑,詭異的眼神似乎識破了什麼事情。
  「草嶺古道……呃,不!是擎天崗……不不!是九份,我們要去吃芋圓!」她快要瞎掰不下去了。
  「那順道替我外帶一盒回臺北吧!我高中一畢業就到美國去進修,從來沒有機會去九份吃過芋圓,應該不麻煩吧?」
  「不、不麻煩……」她乾笑了兩聲。
  然而,客套的話才回答完,她立刻就驚覺不對勁,不!很麻煩!!非常大的麻煩!因為他們明天根本就不會去九份,哪裡來的九份芋圓?!
  「不不,下次吧!現場吃比較好,下次我們再一起去,如何?」她飛快地更改答案,膩在他身上撒嬌。
  「好,既然你都已經這麼說了,我還能說什麼呢?」丁傑俯首微笑吻去她額心輕泛的汗珠,「放心吧!明夭我會替你做好六份便當的。」

  結果,接下來的一個禮拜,崔潔被迫從九份玩到台東知本,接下來很可能要被逼到墾丁去,當然,這全部都是謊言,目的只為了替那五位好吃的老人騙取好吃的便當。
  試想,精明如丁傑,豈會絲毫沒有疑心?
  「好吃!實在是太好吃了!」驚訝。
  「沒錯,活了大半輩子還沒有吃過這麼好吃的東西。」感歎。
  「我們當初不應該把他培養成集團的接班人,應該讓他成為我們的專屬廚師才對。」惋惜。
  「可是那就少賺了很多錢。」左右為難。
  「還敢說我可恥,你們自己還不是一樣吃得津津有味?!」崔潔頗是忿忿不平,乘機替自自己平反一下。
  「是是是!我們知錯了,沒想到那小子一雙殺遍天下無敵手,竟然可以做出這麼好吃的菜,真是教人一點兒都看不出來。」「東」才說著,又囫園地吞了幾口美食,感動得差點掉眼淚。
  「他本來就很厲害。」崔潔完全是一副為人妻子的驕傲口吻。
  「可是,他真的不像是一個會做出這麼好吃的菜的男人。」「北」不由得真心地評論道。
  「為什麼不像?在你們眼中,他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人?」崔潔眨了眨眼,小心翼翼地掩飾自己強烈的好奇心。
  「在外人的眼裏,他是一個很冷靜的男人,冷靜到了教很多人都覺得他無情的地步,這一點使他在商場上無往不利,再加上他的直覺超靈,所以,短短的幾年間,就替我們賺回了一堆錢。」「東」說。
  「是呀!他成熟穩重得超乎尋常,真不曉得他以前受了什麼嚴重的刺激。」「南」撤了撇嘴,繼續埋頭解決美食。
  「還有,他根本就不惹桃色新聞,真是無趣,我在猜想他要不根本就不是人,要不就是他已經把屬於男人的野性欲望跟感情全部都丟掉了。」「西」的話向來一針見血。
  聽到這裏,崔潔一張小臉忽然紅得像火,誰說他沒有屬於男人的野性欲望?此刻在她腦海裏打轉的,全部都是他每晚熱情要她的激情畫面。
  是誰說的?說他冷靜又無情,他明明就不是那樣呀……
  真是的,一想起他呀!她心裏就忍不住泛甜。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I'm Your Little Sunshine♥

﹍紫寶唄♥〞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