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璃 - 總裁的嬌妻【豪門遊戲之二】``第五章

  她還以為自己會跟他繼續對峙下去,當然了,不會是什麼天長地久、老死不相往來,可是她卻也沒有料到自己竟然當天晚上就原諒他了,崔潔感到有點挫敗,心情卻沒有想像中不愉快,至少,她昨天晚上又吃了他親手做的宵夜,吃了這麼好吃的東西,再糟糕的心情都會好起來。
  嗚……她未免太沒節操了吧!
  不管!她必須要找一件事情來忙碌,否則她遲早會被內心的罪惡感給折磨得體無完膚。
  「有人在家嗎?」崔潔小心翼翼地踏進小平房的矮門,只看見了幾台老爺級的電腦與一地淩亂的電線,一副非常有廢墟味道的模樣,害她差點就想要拔腿而跑。
  真是奇怪了!小栗不是在前陣子跟超級有錢的敗家子東方徹結婚了嗎?為什麼她親手成立的「打工專家」卻連一點改變也沒有?!
  不過,就在她這個念頭剛剛萌生,就已經被人拉了進去;童心心施展了她八面玲瓏的諂媚功夫,立刻請客人上座,並且奉上茶水一杯。
  「歡迎!歡迎!請問小姐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呀?」如果早生八百年,童心心這副摻了蜜似的笑臉絕對可以當選最佳漢奸。
  「呃……我、我……」崔潔坐立難安,突然對自己的決定有點懷疑,一時間猶豫自己要不要說出口。
  「啊!我認識你!我在小栗的婚禮上見過你,聽小栗說你要結婚了,對方就是上次在你身旁那個酷酷的帥哥吧?」童心心的表情頓時變得有點曖昧,乾脆在她的身旁揀了一張椅子坐下。
  「不是快要,其實我已經結婚了,只是很少人知道。」崔潔小聲地說,莫名其妙就把秘密說出來了,對童心心毫無防備。
  「為什麼不讓別人知道?喔……我知道了,你一定是因為怕他被別人搶走,才故意不張揚的,對不對?」童心心一副深知個中巧妙的曖昧表情,她知道雖然好東西要跟好朋友分享,但是像她上次看到的那種好貨色,聰明一點的人都嘛知道要留著自己享用。
  「不對。」崔潔緩緩搖頭。
  「那到底是為什麼?你看起來好像不太喜歡他。」童心心撇了撇嘴,覺得眼前這個嬌氣的漂亮女孩真是不識貨。
  「也不是,但我……」她才正達到機會,想要好好傾吐自己與丁傑之間糾纏不清的關係時,就已經被童心心一語給打斷了。
  「對了!你還沒說你是來幹什麼的?」
  「我……我……想加入『打工專家』,可不可以?」
  「你?」童心心從上到下,從左到右,從裏到外,順便打轉了一圈,結結實實地將眼前這個看起來就是千金小姐的崔潔給打量了一遍。
  「怎麼樣?」崔潔張大了雙眼,滿懷期待地問。
  「標準的……不合格榜樣。」童心心的語氣頓了一頓,教崔潔的心情立刻從雲端跌到穀底。
  「為什麼?」她強烈地抗議。
  「因為你一副看起來就是要人疼的樣子,命令你做事情會教人覺得很罪惡。」童心心據實說道。
  這算是哪門子拒絕的理由?崔潔決定再接再厲,不到黃河心不死。「不會的,我可以向你證明──」
  童心心還不等她把話說完,就又笑眯眯地說道:「不過,我們最近很缺人手,古人常說聊勝於無,我想這句話一定有其道理,所以……」
  「心心!」一個人兒夾帶著一股強風吹襲而進。
  「小栗,太好了,我就知道你不會拋棄我不管!」童心心飛撲上前,給好友一個擁抱。
  「心心,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你為什麼突然要去日本?」雖然很訝異崔潔也出現在這裏,但是孟小栗才不讓童心心用久違的擁抱給打混過去,捉著她的手急問道。
  這時,甜美可愛的小漢奸再度綻開害死人不償命的笑容,像在繞口令似地扳下指頭數道:「還不是我那個薄幸老爸去拜託我那個可憐的情婦老媽,要我這個私生女兒去日本的鷹川家頂替他那個婚生女兒一陣子,事成之後,他會給我一筆不少的酬金。」嘖,想想這真是貧乏的一件事!出場人物竟然少到讓她連五根手指頭都用不完。
  「鷹川?你知不知道自己是要去做什麼?」崔潔對這兩個字耳熟能詳,對於鷹川家新繼承人的強硬作風更是如雷貫耳。
  就算她涉世未深,她心底也明白這件事情必定有內幕,既然已經認識了童心心這樣一個可愛的女孩,她就不能放著不管。
  童心心聳了聳肩,漫不經心地說道:「聽說是一樁政治聯姻,誰知道?反正,我本來就一直想去東京,這次剛好省了一趟機票錢,嘿!我那個薄情老爸這次準備虧大了吧!」
  「心心,你真的會幫他的忙嗎?」從小一起長大,孟小栗太瞭解童心心愛恨分明的性格,一旦被她討厭上的人絕對是永無翻身之日的,依照她的個性,不太可能因為金錢而做出有違原則的事情。
  「你說呢?!」
  童心心神秘一笑,從桌上拿起一疊檔交給好友,一雙圓圓的大眼睛卻是不懷好意地望向崔潔,她笑容可掬的甜美模樣教兩名剛晉升成少婦階級的天真女子毫無招架之力。
  「小潔,歡迎你加入我們打工專家,喔!對了,我剛剛替你們接下了一樁不小的生意,記得去辦……」

  「聽說,男人的性行為次數與年齡成反比。」「東」說。
  「對呀!對呀!這可是有科學根據的喔!」「南」也跟著說。
  「比如說十七歲的少男,就是一個星期七次,要是七十一歲的話,就是七個星期一次,呃……不准!不准!真是太小看我們老人家了。」這是什麼爛雜誌嘛!「西」一臉很不爽地把它往後一丟。
  「北」卻興匆匆地把它揀回來,歡天喜地說道:「哈哈,我比你大一歲,剛剛好比你多一次,太准了!真是太准了!」
  沒錯,這是一場性學問討論會,參加者是五位閑閑沒事幹的老人,地點就有一點出人意料之外了,位於他們的愛徒──丁傑的新辦公室角落,討論物件當然就是這個地方的主人翁了。
  「我記得咱們阿傑今年是……」「東」蹙眉想了一下。
  「三十歲!」「南」向來是五個人裏記憶力最好的。
  「啊!一個三加一個零,那不就是三個星期沒半次?!怎麼會比我這個老頭子還要慘?」「西」失聲慘叫。
  千萬不要以為他們都在自說自話,其實,他們所說的話全部都是要給丁傑聽的,而他在場嗎?是的!他正坐在辦公桌前,冷冷地微笑,唯一顯露出情緒的是他額角冒出來的青筋。
  「對呀!對呀!難怪他們結婚那麼久了,丫頭的肚子卻連一點消息都沒有,原來就是這個理由呀!」他們終於找出原因了。
  「不對!不對!他搞不好是太久沒用,年久失修,才會到現在還沒讓潔丫頭懷孕。」「西」的舌頭一直都是很毒的。
  這個話題一被提起來,眾人開始七嘴八舌,一時之間,分不清楚到底是誰說了什麼話。
  「什麼?那不就像黑子霆那個小子,看起來高高大大,一副很風流花心的樣子,可是我上次聽說他竟然是一個性無能患者,還公然在相親宴上被上官家的那個丫頭給退婚耶!下場真慘。」
  「啊!要是阿傑也變成像他那樣,咱們潔丫頭不就很可憐了?」
  「那我們趕快找個良人讓她再嫁好了!你們說這個主意好不好?」
  「好好好……」

  砰!丁傑神情陰霾,猛然拍案起身,嚇了他們一大跳。該死!如果再任由他們這五個唯恐天下不亂的老頭子再胡鬧下去,他覺得自己不是先下手宰了他們,就是自己被他們氣到暴斃。
  「你們說夠了嗎?」冷冽的嗓音從他的齒縫間迸出。
  「啊!你都聽到了喔?」「東」假裝很驚訝。
  「我又不是聾子,再加上你們的大嗓門,豈有沒聽到的道理?!」丁傑咬牙切齒地說。這些老傢伙,專門跟他裝瘋賣傻不成?
  「你聽到就好,既然已經聽到了,就趕快改善一下狀況,那東西太久沒用,很可能就會力不從心,搞不好還會變成像黑家小子那樣,真是可憐,記住!千萬不要讓那個黑家小子成為你的前車之鑒。」這句話說得真好!「西」忍不住開始崇拜起自己的英明睿智。
  「這種事情不勞你們費心。」他不屑一笑。「對了,我知道你們很疼我的妻子,只不過,念在她還是學生的身分,你們就多留點時間讓她可以念書,不要帶著她到處瞎混──」
  「這丫頭最近沒有跟我們在一起呀!」「東」起先發難。
  「是啊!我們還以為你把她給禁足了呢!」「南」也跟著回應起義。
  「我把她禁足?」丁傑環視了他們一眼,眉心一擰,突然間有一種極不好的預感泛上心頭。
  「對呀!明明就把人家禁足起來,竟然還說她跟我們在一起是瞎混?」「西」小小聲地附在「北」的耳邊抱怨道:「這死小子真是過河拆橋,忘恩負義,喂!中,你也念念這死小子幾句吧!教他知道我們不是好惹的。」
  「好,可是我要先帶我的小雞去散步。」永遠都在狀況外的「中」非常有愛心地帶著自己的電子雞去走來走去。
  「不要散步了,先罵這個死小子比較要緊。」
  「可是不散步,運動量不夠的話,我的小雞又像上次一樣便秘怎麼辦?」他抬起眸很認真的問。
  「那我就先去買一罐通樂毒死它!」
  「西」再也忍不住了,結果五個老人因此吵成一團,有人建議把他那只小電子雞帶去安樂死比較乾脆省事。
  不對勁!丁傑沉冷地眯起眸,對於五位老人的內訌恍若未聞,原本以為崔潔那個小傢伙是被他們邀去玩樂,所以他並沒有太注意她每天的行蹤,看來,這次是他太過大意了!

  「就是這裏了。」
  經過了幾番波折,丁傑好不容易才輾轉找到了這間掛著「打工專家」招牌的小平房,他推門而入,訝異於屋主的毫無戒備之心,竟然連鎖門這道手續都免了,要是盲小起了歹心闖空門……
  想著,丁傑不禁眉心一蹙,不敢深入去設想這種事情發生的可能性,不過算了!光看屋裏只擺了幾台老爺電腦,以及淩亂的電線桌椅,聰明一點的宵小應該會自動退避三舍,免得不小心被誣賴偷上這一家,那可就虧大了!
  這時,一名俊美到了極點的男人也跟在他身後走進來。
  那正是大老遠從美國回來追捕逃妻的東方徹,可憐的他才不過新婚燕爾,蜜月才過到一半,甜蜜的假期就被童心心一通越洋電話給破壞殆盡,教他中途被愛妻孟小栗給拋棄了。
  此時,兩個男人懷著不同的心思,臉色卻同樣陰沈不善。
  「傑,你看看這個。」東方徹抄起一份大剌剌擺在桌上的文件,揚聲召喚同伴過來。
  印在檔上幾個鬥大的字眼,教兩個叱吒風雲、教人聞之膽戰的男人嚇得心臟差點無力……

  黑夜,草叢中,兩道嬌嫩的嗓音不約而同地以一種非常曖昧的低音交談著,不時還會發出倒抽冷息的驚歎聲。
  「不……不要……」孟小栗低叫了聲,從草叢中探出小臉,看起來非常的驚訝而且恐慌。
  那張清麗的小臉立刻被人給捂回草叢中,另一道比較強硬的語氣略帶恐嚇道:「小栗,不要出聲,要是被人家發現咱們在這裏怎麼辦?」
  「可是,這件事情要是讓徹知道了,他絕對會殺了我。」孟小栗抬眸望著近在眼前的美麗臉蛋,心裏想到了她親愛的老公東方徹。
  「只要你不說,我不說,誰會知道我們做了這種事?」崔潔揚唇一笑,透著說不出的頑皮以及有恃無恐。
  「可是……啊!不要碰我的小褲褲……」孟小栗忽然逸出一聲驚叫,伸手就要阻止。
  「不要碰你的,那換我的好了,快快快!快點把它扯下來……」崔潔的語氣奇異地欣喜若狂,躍躍欲試。
  「小潔,難道你都不怕你老公知道了會生氣嗎?」
  「他為什麼要生氣?我們可是在做好事耶!」她理直氣壯地反駁。
  「可是……」
  「沒有可是,噓!那個內衣賊終於要行動了!」說完,兩個已經為人妻的女子莫不屏息以待,期待此刻在窗臺前的那只祿山之爪趕快行動,好讓她們可以用現行犯的名義逮捕他。
  就在那個小偷才剛伸手碰到一條白色底褲,也就在這兩位天真無知的少婦各自拿著平底鍋與鐵錘,以為能夠憑她們連一隻小雞都制伏不住的力量讓內衣賊束手就擒之時……
  事情發生了,現場頓時變得跟白天一樣明亮。
  轟隆隆的直升機螺旋槳噪音在黑夜中平空降臨,警笛的聲音也同時抵達,探照燈刺眼地打在她們與小偷的身上,擴音器傳來警方千篇一律,完全沒有任何新意可言的侗喝。
  「你已經被包圍了,千萬不要輕舉妄動,你可以什麼話都不要說,但你所說的一切都將成為呈堂證供。」
  到底……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兩名天真無知的少婦手裏依舊高舉著鐵錘以及平底鍋,不約而同地眨巴著雙眸,完全不知道眼前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在一團混亂之中,被她們兩位氣到差點內傷的丈夫各自領回……

  警方正在現場進行例行性地搜集犯罪資料─只不過,除了窗臺上吊得過分明目張膽的貼身衣物之外,他們什麼也找不到。
  一旁,崔潔萬分委屈地垂下小臉,不敢迎視丁傑嚴厲的眸光。嗚……她明明就是在做好事,為什麼他要凶她?
  「你──」丁傑被她氣得差點內傷,一時說不出話來。
  他從來都不知道自己心裏竟然能夠湧起如此澎湃的怒氣,只有她、只為她!十二年來,他的心一直跟在她的身上打轉,從來沒有改變過。
  「我……我只是……」
  崔潔覺得自己好像應該要爭辯一下,捍衛自己的清白及無辜,只不過就在這當口,一旁的刑警忍不住對著證物評頭論足了起來。
  「真絲的耶!這件內褲只怕值不少錢。」刑警一搖頭晃腦道。
  「沒錯,它的主人身材一定很好,大概就像……對了!!就像她這個樣子。」刑警二帶領著同事們的眼光,一齊望向崔潔纖秀合度的背影。
  不!老天爺,最好趕快告訴他這不是真的!
  丁傑心裏有一種不祥的預感,覺得此刻被放在證物袋裏的真絲底褲眼熟到了極點,要是他記得沒錯,他還曾經從她的身上脫下來過。
  殊不料,就在他完全不想承認之時,小褲褲的主人俏顏一亮,非常興奮地回頭說道:「對呀!對呀!你們猜對了,那就是我的,瞧!我就跟小栗說過,要是內衣賊看到貨色齊全,會比較想偷,露面的機會就比較大,你們看,旁邊的那一件就是她的,不過,沒想到那個犯人的品味還真是高超,果然行家就是行家,一伸手就是名牌……」
  她還不知死活地說下去,現場頓時有兩個男人同時臉色鐵青,另外,還有一名女子臉色灰敗,為了阻止她繼續說下去,一雙揮舞的雙手像極了指揮交通,不過,崔潔這個駕駛人卻絲毫沒有配合她的意思。
  「還有、還有,我告訴你們──」「們」一字還在崔潔的喉嚨裏迴響著,一張喋喋不休的小嘴兒就已經被丁傑的大手捂住,然後兩人漸行漸遠。
  順帶一提,丁傑在挾持她離開之前,隨手奪回了被拿來當呈堂證物的小褲褲,一臉陰沈,風雨將至。
  甭說,東方徹當然也是如法炮製,兩個男人的陰沈程度足以使天地為之動容……不,是色變。

, , , , , , , , ,
創作者介紹

I'm Your Little Sunshine♥

﹍紫寶唄♥〞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