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璃 - 總裁的嬌妻【豪門遊戲之二】``第三章

  「那個上官兒喜這件事情也做得真夠絕,竟然當著眾人的面,拿著她偷查出來的病歷表,宣稱你是一個性無能患者,子霆,這下子你這身腥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
  丁傑在眾人熱烈討論有關於黑子霆被相親物件宣稱性無能的聚會之中,略微顯得漫不經心,他正面無表情地計算著帳單,神色越來越凝重,從中挑出一張金額看起來很嚇人的帳單,半晌不再說話。
  一二三四五六七,七位數,真是一張金額十分嚇人的帳單。
  丁傑差點不敢相信自己的雙眼所見,他蹙起眉心,想了一會兒,隨即失笑不已,覺得崔潔那個小傢伙真是可愛又有趣,難道她以為這麼做就足以惹他生氣嗎?未免太小看他了!
  「傑,你在笑什麼?」傅少麒也在討論之中分神出來,因為他相當好奇素來被視為是成員中最冷靜內斂的丁傑,為什麼會有這麼溫柔的表情。
  丁傑從來沒有在他們面前如此慷慨地施捨自己的微笑。「沒什麼,只是覺得這只小貓有點可愛而已。」
  「小貓?」傅少麒覺得有點奇怪,並且有點不寒而慄,看見丁傑難得一見的溫柔笑容,比美國股市狂瀉千點還要來得嚇人。
  「沒錯,一隻剛剛花了我兩百萬,訂作了一套新娘禮服的純種小波斯藍貓咪。」笑談間,他的口吻充滿了溺愛與縱容。
  而這兩百萬,就在他後來親眼看見自己擁有了一個全天底下最美的新娘子時,覺得非常值得,甚至是物超所值。

  咕嚕咕嚕……
  崔潔抱著教科書,捂著自己不停發出抗議聲的肚子,懶懶地走下樓梯,來到了廚房,一路上還不停地打呵欠,幾乎已經瀕臨陣亡邊緣。
  不行!她一定要找點吃的東西補充一下血糖,否則她就快要潛逃到周公的懷裏去安眠,然後明天一早醒來時後悔自己的苟且偷安。
  好餓……再不吃東西會死人的!崔潔很悲情地想道。
  她伸手打開了冰箱門,失望透頂。
  「好餓……」她像只小狗般嗚嗚叫道。
  「我可以做宵夜給你吃。」一道熟悉低沉的男性嗓音忽然從她的身後揚起,嚇了她一大跳。
  崔潔吃驚地回眸,看見丁傑正坐在另一端的小餐桌上,端著一杯現煮的咖啡,手裏翻著公文,此刻,他正微笑地望著她。
  「你會做菜?!」她走到了他的面前,懷疑地問道。
  「沒錯。」他絲毫不以為意地聳聳肩,站起身,指著身旁的一個座位道:「你先坐在這裏等一等,馬上就做好了。」
  「那我可不可以先喝杯咖啡?」好香。
  「不行,那不是小孩子的飲料。」他一口回絕,斂眸看見她手裏抱著一本教科書,知道她正在挑燈夜戰。「好吧!不過,牛奶的分量必須占杯子的三分之二以上。」
  「那就變成咖啡牛奶了……」他真的把她當成小孩子了!
  「嗯?」他輕哼了聲,表示她要是敢再有異議,就連那區區三分之一杯的咖啡因都妄想得到。
  這次,崔潔沒有抗議,立刻像個乖寶寶在位子上坐好,心裏充滿了好奇……與一絲絲期待。
  從這個角度,她可以窺見他站在廚房中顯得格格不入的高大背影,然而,卻又有一種教人說不出來的安全感。
  不片刻,一盤香噴噴的蛋包飯,以及一杯應該被稱為拿鐵的咖啡牛奶被擺到了她的面前,迷人的香味充分地引誘她的味蕾,她忍不住嘗了一口,然後,小臉頓時苦皺了起來。
  「你……你怎麼從來都沒告訴過我,你會做菜?!」
  「這很重要嗎?」他納悶地看著她的苦瓜臉,奇怪,他煮出來的飯菜有這麼難吃嗎?
  「對……不對!這、這件事情並沒有那麼重要,只是……只是……」他煮的東西實在是太好吃了啦!崔潔有點哀怨地低下頭,覺得自己的前半生沒吃到像這樣的人間美味,簡直就是白活了!
  「只是什麼?」
  「沒、沒事!」她搖頭,決定打死都不承認自己此刻內心的想法,「我是因為要考試臨時抱佛腳,那你為什麼現在還沒睡?」
  「有一份檔必須要親自整理,對了!我忘了告訴你,因為這件事情牽扯太大,我明天晚上很可能會在飯店裏過夜,不回來了。」
  「啊……」她及時掩唇收住一聲失望的慘叫,垂下長睫,不教他看出她其實很捨不得……吃不到他明天親手做的宵夜。

  沒人。
  崔潔有點失望地抿了抿唇,神情黯然地走到廚房的小吧台旁坐下,懷裏捧著一本心理學教科書,心中悵然若失。
  她到底在期待什麼呢?
  期待他再度出現,順手替她作一份蛋包飯嗎?
  她沒忘他說了今天晚上要在飯店裏過夜,專心把事情處理完,所以,他根本就不可能出現在這裏。
  嗚……雖然她肚子並不是挺餓的,可是嘴巴卻很饞,只要想到昨晚那盤蛋包飯的美妙味道,就忍不住陶醉到想要拉著佛洛伊德一起共舞,然而他的什麼夢與潛意識的理論卻無論如何都讀不進她已經變成豆渣的腦袋裏。
  完了!她這一科被當定了!
  理由卻只是吃不到好吃的蛋包飯,傳出去一定會被人笑死。
  就在她失望地想要離開廚房,一名女傭突然出現在她的面前,手裏捧著一隻銀色託盤。「小姐,這是先生吩咐要給你的。」
  「給我?」崔潔納悶地看了託盤一眼,鼻尖倏忽聞到一絲熟悉的香味,忍不住眉開眼笑了起來,「蛋包飯!」
  「還有一杯加了三分之二牛奶的咖啡。」女傭幫忙補充。

  「成績單?」丁傑驚奇地看著她交給自己的東西。
  「嗯哼。」她可愛又靦腆地點頭,一束馬尾高高地綁在腦後,顯得嬌氣又灑脫。「托你料理的福,我這次考得非常好,只不過真正的成績單都是期末才會寄到家裏,所以我就先自己做一張……給你。」
  「為什麼?」他深沉笑問。
  「我已經說過了呀!要不是你做那麼好吃的東西給我吃,我一定很快就掛到床上去了,怎麼可能挑燈夜戰呢?所以……所以……你不要嗎?那、那就把它還給我吧!」
  說著,她跳過去搶奪他手裏的成績單,卻被他眼明手快地躲過,這下撲了個空不打緊,嬌小的身子竟然以非常標準的姿態降落在他的懷裏,纖細的腰杆被他一雙鐵臂緊緊攬住。
  一時間,氣氛極為尷尬。
  崔潔羞怯地掙扎著,無奈卻更深陷入他寬闊厚實的胸膛,震懾於他的挺拔高大,修長有力的手臂只是輕輕地擱在她的腰間,就已經足以教她不能動彈,充滿陽剛的體魄與她的女性嬌柔成了強烈的對比。
  「放、放開我……」她在他的懷中像只小貓般嗚咽,心裏還沒有忘掉上回他吻她時,那擁住自己的熾熱胸膛。
  「不要動,就先這樣不要動。」他低沉的嗓音在她的耳邊輕柔哄著,伸手解開了她束發的帶子,頓時一頭青絲迤邐而下。
  「啊……」她還來不及阻止,黑亮如絲的秀髮就已經掩了兩人一身,她抬起那一張小小的臉蛋兒,看起來慵懶而且出乎意料的性感。
  「我的小公主。」他長指撫著她柔嫩如嬰孩般的臉頰,神情溫柔得教人幾乎感到心疼。
  崔潔一顆心彷佛小鹿亂撞般紊亂,凡是他手指撫過的地方,都像是快要沸騰起來一樣火燙。「你真的覺得……我是你的小公主?」
  「毫無疑問,你是的。」他的輕柔軟語彷佛催眠般動人心魂。
  崔潔心兒一醉,霎時有點恍惚了起來,紅唇泛著一抹傻笑。「還以為你一點兒都不浪漫,沒想到你這麼會哄人。」
  她抬起眸,仔細地瞧他,發現他遠比她印象中好看,雖然不是像東方徹那種陰柔俊美,但剛毅的唇角、微揚的眉形,還有高挺的鼻子,每一絲細微都顯示出他是一個非常有自我主見的男人。
  丁傑溫柔地微笑,輕輕親吻她雪白的額際。「對了,我一直忘了找機會告訴你,結婚日子已經挑好了,我們下個月初二就舉行婚禮。」
  「什麼?!」她大吃了一驚,仿佛大夢初醒般,立刻從他的臂彎裏跳起來,指控道:「你怎麼可以……怎麼可以……」
  這個過分的男人!為什麼他總是可以在她意亂情迷、險些就要墜入他所設的陷阱時,再一棒狠狠地敲醒她,用以嘲笑她的愚不可及?
  崔潔扁起小嘴兒,恨恨地瞪著他上揚的唇角,冷不防地沖上去,咬了他的下唇一口,然後立刻遠遠逃開,得意地離去。
  在她的背後,丁傑感到極度錯愕,伸手按著被她咬得隱隱發疼的嘴唇,不過,一抹微笑隨即取而代之……

, , , , , , , , ,

﹍紫寶唄♥〞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