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璃 - 暴君的甜心【豪門遊戲之三】``第一章

  「我可以跟你合作,而你必須笞應我一個條件。」
  「請說,不用說是一個條件,就算是一百個條件我都答應。」
  「話不要說得太早,因為我跟你要的是一個人,一個活生生的人。」
  「是……是誰?」
  「你的女兒。」

  日本成田機場

  人潮眾多,商旅頻繁的成田機場─今天也跟往常沒有兩樣,只不過,空氣中多了一絲不尋常的氣息。
  一票身穿黑色西裝的高大男人不停在機場中穿梭,另外,還有一票人手裏拿著名牌,鬥大地寫了三個漢字──童心心。
  此時,機場的看板上也是這三個字,甜美的女聲不斷地從廣播中揚起,中、英、日三國語言交替,不過,同樣也在呼喚著這三個字──童心心。
  她到底是什麼人?
  人們忍不住好奇起來,開始竊竊私語,心想今天是不是有什麼大人物抵達日本,才會如此大費周章。
  不過,卻有一名穿著奇裝異服,頭髮綁成非洲黑人辮的少女,完全把這場騷動實之不理,因為,她似乎有本事製造出更大的騷動,一切事情的開端……不!或者說,這整個故事就是由這個機場、這場騷動、這聲尖叫揭開序幕。

  「啊──我的草莓!」她就是童心心,此時,她嬌小的身子只差沒有撲在男人的身上,清靈的小臉氣憤而且激動。
  「什麼?」腳底還沾黏著草莓屍體的男人被她嚇了一大跳。
  「你怎麼可以踩爛我的大湖草莓,難道只因為它不是日本土生土長的,你就看不起它嗎?」童心心扁著小嘴,只顧著跟眼前的男人爭論,沒有發現身邊的人群開始堆積如山。
  「小姐,我……我快要不能呼吸了……」男人試圖扯回被她揪得死緊的領子,掙扎地伸出手臂呼救,只差沒有舉白旗投降。
  「你說!為什麼那顆草莓從頭到尾都好好的,我這顆就要被你踩爛?不公平!不公平!」童心心還是很激動,沒有發現旁邊堆積如山的眾人眼睛裏已經寫滿了問號。
  這顆?那顆?到底哪一顆?!
  「對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男人在心底哭爹喊娘,覺得自己大概是平常沒燒香拜佛,才會倒楣遇上眼前這個小瘋婆子。
  「如果說對不起就可以算了的話,那還要員警幹嘛?」這時,騷動之後的看板大大地滑過三個字,仍舊還是「童心心」。
  不過,她這個當事人還是只顧著發飆,才正想追問出一個解決辦法時,一副手銬落上了她的手腕。
  「這個……」她轉頭望著手銬的另一端,果不其然,她看見了一票全副武裝的日本員警,一個個莫不嚴肅地瞪著她!
  「這位小姐,請你不要輕舉妄動,我現在必須以妨礙機場秩序逮捕你,請乖乖跟我們警方合作。」

  「什麼?這裏沒有叫青島或是小董的員警?!」在警局裏一片雜遝的人聲中,一道拔揚而起的嬌嫩嗓音顯得分外突兀。
  那正是因為一顆被踩爛的草莓,而被逮捕的童心心,她被戴上手銬,不停地在原地亂轉。
  「是……是的,小姐,請你不要這麼激動,坐、坐下來吧!」替她偵辦的小刑警被她轉成了鬥雞眼。
  「不行!你一定要跟我解釋為什麼這裏沒有青島或是小董,我生平最夢寐以求的大事之一就是幹下轟轟烈烈的大案子,然後讓青島或小董替我辦案,現在你怎麼可以跟我說這裏沒有這兩個超級偶像?!」童心心激動地上前揪住刑警的領子。
  「偶像?小姐,你是不是搞、搞錯了,我們這裏是警察局耶!」可憐的刑警被她搖得差點就要喘不過氣來。
  「沒錯呀!就是要警察局呀!難道,這裏不是灣岸署?」她瞪大了小鹿圓眸,覺得自已很可能已經發現原因了。
  「不、不是!」可憐的刑警猛搖頭,心想還好、還好,既然弄錯的話,那還好辦一點,搞不好還可以順便把這個難纏的女孩兒送走,他難掩心裏慶倖地拍了拍胸脯。
  此時,他完全沒有發現兩個人的對話裏有錯誤的地方,因為不只是東京,就算找遍全日本只怕都找不到一個叫灣岸署的地方,因為那只存在於一部名叫「大搜查線」的日劇裏。
  「不是?!那我要怎麼樣才能去那個灣岸署?」童心心發揮了她鍥而不捨的精神,揪住刑警的領子,急忙追問道。
  「呃……你只要在他們的轄區裏有犯罪的事實,那他們就會派人來逮捕你,到時候你人就可以出現在那個地方了。」他還是完全沒有發現兩個人正在討論一個子虛烏有的地方。
  「對呀,我以前怎麼都沒有想過呢?」童心心一雙小鹿眸子閃閃發亮,恍若撥雲見日般,高興地跳了起來。
  「對呀!你以前怎麼都沒有想到呢?」刑警也跟著她高興了起來,完全沒有發現身為人民保母的自己竟然鼓吹犯罪,兩個人手拉著手,蹦蹦亂跳了起來,不約而同地覺得他們的人生從來沒有如此美好過。
  「呃,請等一等,關於那顆草莓……」另外一名刑警必須要非常用力,才能擠進兩人之間,他手裏拿著調查報告,試圖把那顆被踩得稀巴爛的草莓來源弄清楚。
  「什麼?什麼草莓?有這件事情嗎?」童心心停下了雀躍的腳步,納悶地覷了發話人一眼,她已經完全不記得自己在機場裏幹下的豐功偉業。
  「就是那個……」就在這名認真的警員還想繼續描述那顆爛草莓的模樣時,整個警察局忽然陷入了一種極度緊張的戒備之中。

  「總監?!」小小的分局局長從玻璃窗看見了大人物駕臨,連滾帶爬地跑出去迎接。
  這時,德高望重的大人物根本就不屑光顧小局長一眼,他忙著請身旁的男人就座,「鷹川先生,請坐。」
  「不用了,我是來保人,她人呢?」鷹川准眯起黑眸,冷冷地掃視了在場的眾人一眼,最後,他沉黑的眸光停留在童心心的身上;他記得剛才就是她與另外一名警員手牽手在跳舞吧?
  童心心一張小臉從人群中鑽出,她好奇地回望著鷹川准,覺得這個男人還真是少見的帥,當然羅,他還是比不上她心裏的超級偶像──木村拓哉。不過,像他這麼養眼的高級貨色,不看白不看!
  「快!快把人帶出來。」警視總監壓低了聲音,飛快地給小局長做了個手勢,希望他能夠機靈一點。
  「誰?」小局長畢竟還是小局長,如果能夠聰明到舉一反三的話,那麼,他今天就不會只是個小局長了。
  「一個臺灣女孩,名字好像叫作……叫作童……」警視總監搔了搔頭,完全忘記那三個漢字應該怎麼念。
  「童心心。」鷹川准充滿迷人氣息的低沉嗓音替他補述。
  「對,就是童心心,快,快去把人帶出來,不要讓鷹川先生久等了。」總監的表情變幻之快,真是教人歎為觀止。
  「快,快去把童心心帶出來。」小局長立刻又把燙手山芋丟給大刑警,然後大刑警又丟給小刑警,小刑警在左右無援的情況下,一雙眼睛望向了完全置身事外的童心心。
  「喂,我記得你好像就叫童心心,對不對?」小刑警試圖從剛才的一片混亂中,記起她曾經告訴過自己的名字。
  「對呀!我就是童心心,有事嗎?」童心心眨巴著小鹿眸,完全不解為什麼在場的男人紛紛對她投以錯愕的眼光。
  小刑警悄悄地指向一臉陰沈的鷹川准,道:「他在找你。」

  現在,童心心總算知道,為什麼東京市里的小老百姓都要住那種小小的鳥籠房子裏了。
  因為,就是有像鷹川家這種沒天沒良的有錢人,專門喜歡把自己的房子蓋得像觀光公園一樣,計算單位何止是區區的坪數,根本就可以用公畝直接計算,簡直大得不像話。
  童心心一雙圓骨骨的美眸左右張望,在她出發到日本之前,就已經聽崔氏企業的千金──崔潔說過,鷹川家在日本擁有呼風喚雨的能力,有錢的程度教人咋舌,現在童心心總算有點體會了。
  原來,把自家的客廳弄得跟武道場一樣大,就是他們這些有錢人的興趣;過了許久,她才終於正眼打量眼前的男人,殊不知,她剛才的一舉一動已經完全落入了他的眼底。
  鷹川准坐在堂前的首位,完全就是一副君臨天下的倨傲模樣,從剛才開始,他的額角就一直冒著青筋,童心心當然就是那個小小導火線。
  他不滿她此刻的裝扮,他甚至覺得這個小妮子到底哪根筋出了差錯,才會把自己的頭髮貼著頭皮綁成了無數根非州黑人辮,身上的唐裝竟然莫名印上了和服的鮮豔花色,七分褲之外套了一件短裙,剛才踩在她腳上的小涼鞋已經脫掉了,鷹川准說不出他此刻內心的感受。
  「你就是童心心?」鷹川准銳利的黑眸上下打量著她,發現她比想像中嬌小,臉蛋比預料中可愛,只是那一身打扮真教他難以苟同。
  「沒錯。」她點頭,心底訝異像他這麼高大健壯的男人,穿起黑色西裝竟出乎意料的修長俊美。
  「你知道自己是來這裏做什麼的嗎?」
  「當然,我是來這裏浪費你一個月的時間……不,是來當你的新娘候選人。」童心心吐了吐紅嫩的小舌,險些就說出真心話。
  因為生平太喜歡看日劇了,她為了以防萬一,怕哪天籌夠了錢可以到日本東京親眼目睹彩虹大橋的風光,可是勤奮苦讀日文,教二專裏的日文老師雖然對她的素行不良很頭痛,不過,還是不得不承認她的日文底子打得很好。
  「既然你知道的話,那事情就好辦多了,來人!」他大掌擊了兩聲,立刻就有一群撲克臉的人魚貫而出,「把她帶下去。」
  「你要幹什麼?!」她的身後,一群女人蜂擁而上。
  「你這身衣服太礙眼了。」他淡淡地告知原因。
  「礙眼?你竟然嫌我的衣服礙眼?」她才正想表達嚴重的抗議,就已經被人聯手帶腳扛了起來,「等……等一等,你不要跟我說,原來你也是一個服裝設計師,我還以為自己不會跟小栗一樣倒楣,去遇到一個成天只想把人打扮得像花瓶的……設計……師。」
  童心心嬌嫩的嗓音消失在一重又一重的門扉之後,鷹川准十指交握在身前,一動也不動,直勾勾地盯著那扇吞沒她的門扉,直至半個小時後,一個如天使般的女孩降臨在他的生命之中……
  一身純白無瑕,童心心低頭望著自己,心想自己這輩子從來沒有像現在一樣,穿得那麼像童話書裏跳出來的小天使。
  唉……仔細看看,還真是怪噁心的,童心心抬眸望向眼前的男人,覺得自已比好友孟小栗倒楣至少一千零一倍以上。
  「沒想到你一臉看起來酷酷帥帥的樣子,竟然有這種中年歐吉桑的興趣,真是變態!」
  她歎了口氣,心想自己當然比小栗還要倒楣,因為小栗至少去遇到很有品味的名設計師,可是她卻是遇到一個有奇怪嗜好的變態男人。
  鷹川准一時之間沒有反應過來,他被眼前的美景給震撼了,難道,沒有人告訴過眼前這個擁有一雙小鹿眸子的女孩,她是如何的適合這身白色的洋裝嗎?圓圓亮亮的黑眸,小巧挺立的鼻子,一張粉櫻色的嘴唇,搭配上剛才解下辮子的蓬鬆發絲,一舉一動都透出天真嬌憨的氣息。
  「你剛剛說什麼?再說一次。」他站起身,來到她的面前。
  「沒有啊!我的意思是說,中年歐吉桑畢竟見多識廣嘛!當然有某些興趣不是我們這種年紀輕輕的後生晚輩可以理解的。」她甜美地扯開一抹嬌靨,挑釁的意味明顯是沖著他。
  「如果你夠聰明的話,就不要惹我。」他伸手揉著她蓬鬆的髮,似乎她全身上下,就屬這一點最不合他的意。
  她噘起小嘴,挪開他的魔掌,「我才不敢呢,對了,我的行李……」這時,她才想起自己忙著、忙著,竟然忘了去取行李了!
  「我的人已經去替你拿了。」
  「喔,謝謝,那……剛才被員警拿去檢查的小包包,現在可以還我了吧?」她沒拿,當然就是他拿走的了。
  「不。」他冷冷一笑,轉身往門口步去。
  「什麼?你說什麼?我聽錯了吧?」她揪住了他西裝外套的下擺,不敢置信自己親耳所聞。
  「不,你沒聽錯,你的護照跟錢包暫時不能還給你,除非你親口答應絕對不再鬧出跟今天一樣的事件,我就還你。」鷹川准站定了腳,低頭瞥了她拉住自己外套的小手一眼。
  「可不可以……不答應?」她緊張放手,退後了兩步,怯怯地瞧了他一眼,心知肚明自己一定辦不到。
  「那你就等著拿不到護照和錢包,你自己好好考慮一下。」說完,他頭也不回地走掉了。
  「暴君!無理!蠻橫!啊……沒有錢包,我怎麼去大血拚?」童心心發現此刻不是她發飆的好時機,一張八面玲瓏的甜美笑臉立刻又擺了出來,趕忙追上他,「咱們來打個商量,我現在答應你,絕對不再鬧事,你可不可以……把錢包還給我?」
  「太慢了。」他回眸覷了她一眼,早已經將她剛才的一翻詛咒聽進耳裏,長腿依舊不斷地往前邁進。
  童心心必須要很努力才能追上他大大的步伐,「什麼太慢了,你沒有聽說過知錯能改,善莫大焉嗎?這裏面又沒有提到不能太慢悔改,求求你,把錢包還給人家啦……」
  「辦、不、到。」鷹川准一字一字,斬釘截鐵地說完,甩頭就走。她似乎不太知道一件很重要的事情,那就是他很會記恨。
  童心心初來乍到,當然不會知道這種事情,她氣惱地握起小拳頭,朝著他的背影大叫。
  「你這個有變態歐吉桑興趣的暴君!快把錢包還給人家啦……」

  這一天晚上,整個警政廳裏凡是叫得出名字的大人物統統聚集在一起,召開了一場臨時緊急會議。
  至於他們的身分呢,還有一個值得被提起的名堂,那就是他們五個人的姓恰好與知名演藝團體SMAP模一樣,所以號稱警界的SMAP,聽說有一個不知死活的唱片製作人正興致勃勃想找他們出專輯,名稱暫定「人民保母的苦悶呻吟」。
  「連鷹川家都已經介入了,想必這顆草莓來頭果真不小,否則那個臺灣小女孩反應不會這麼激烈。」木村拓栽首先發話,用力地搖了搖奶瓶,打算等會兒抽空回家喂女兒吃晚餐。
  「難不成,它是用最新科技製造出來的草莓萬靈丹?」稻垣五郎說完,趕緊吞了顆喉糖,打算等會兒就到卡拉OK去練歌。
  「草莓竊聽器?」草翦鋼吃完剛才愛慕他的小女警送來的七色饅頭,拍了拍肚皮,心滿意足地歎了口氣。
  「草莓炸彈?」中居正獷被自己的話嚇呆了。
  「難不成,它是一個長得像草莓的外星人?!」香取慎無則是一個自認是天下無敵的大美人,她攬鏡自照,覺得頭上的那個小蝴蝶結越看越漂亮。
  「那……那怎麼辦?會不會因為我們的一時疏忽,地球跟外星人就發生了超世紀星際大戰?」木村拓栽搖奶瓶的動作歇了下來。
  「那……那怎麼辦?!」稻垣五郎開始覺得很緊張,因為他很可能不是因為歌喉不好而被逐出團體,而是不小心恰好碰上了世界末日。
  「快快快!我們必須在事情還沒有發生之前,成立搜查本部,必要的時候派出機動搜查隊,徹底調查整件案子的始末。」草翦鋼緊張得差點把吃下去的七色饅頭吐出來。
  「那我們是不是應該取一個好名字呈交上去?」四個同伴一起望向搖著奶瓶的木村。
  「嗯……讓我想想。」木村咬著奶瓶,低頭沉思。

  結果,在三個小時之後,從這個會議室裏派出了一份緊急要件,專件送往警廳高層──
  東京成田機場未知名草莓疑似外星人殺害事件特別搜查本部
  死者:草莓
  兇手:路人甲
  案發地點:成田機場
  事由:一名臺灣女孩所私帶進日本成田機場,號稱「大湖」草莓的不明物體,被穿著耐吉球鞋的某不知名日本男士踩爛,因為高層人物的涉入,所以經過警署初步判斷,這顆草莓的來歷值得深入調查,最好能派出日本機動隊協助案情瞭解……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I'm Your Little Sunshine♥

﹍紫寶唄♥〞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