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璃 - 惡魔的女人【豪門遊戲之一】``第十章

  「小栗,你千萬不要傷心,天底下的男人那麼多,隨便再找一個都比徹好太多了──不對,天底下的男人沒有一個好東西!」崔潔義憤填膺地說道。
  孟小栗苦笑地望著她,「你不是已經要結婚了嗎?」
  「哼,不要跟我提起那個男人!小氣巴拉,完全不體貼我!至少徹就不會這樣……」
  她怎麼又誇起徹了呢?孟小栗微微一笑,瘦削的身子深陷在軟椅裏。
  「你不要擔心,我一定會站在你這邊。你千萬不要大傷心難過喔!」崔潔像個小女孩般,輕輕地抱住她。
  「不會。傷心會哭吧?你看我都沒哭。你還是回去準備結婚典禮比較好吧!」她掙開了安慰的懷抱,眼淚又快要掉下來。
  「不要。小栗,我們是朋友吧!你現在心情不好,我不能棄你不顧。走,我們出去逛逛。」崔潔熱心地拉起她的手,往外走去。
  朋友?孟小栗心裏覺得好笑又好氣,這個女人曾經把她氣到跳腳,現在又變成了她的朋友?
  走走逛逛,她的心情就會好過一些嗎?
  她坐在廳前的臺階上,一雙空洞的大眼仰望著天,像個被剪斷翅膀的天使,等待著有人能夠來把她抬回去。
  天堂也好,地獄也罷,總歸是她的容身之所,好過在人間飄蕩。
  一名美麗的婦人站在綠色的小門前半晌,看著門前停放著一輛不太搭調的黑色跑車,然後,她走進小門內,打擾了天使的沉思。
  孟小栗聽見了腳步聲響,收回了仰望天空的視線,轉眸望向眼前美麗的婦人,「請問,你有什麼事嗎?」
  「你很愛車子嗎?看你門口停了一輛挺不錯的車子,我略懂一些,心想裏面應該有個愛車人才對。」
  聞言,孟小栗起初一愣,隨即搖頭笑道:「那不是我的……不,現在可能是我的了。伯母,你也愛車嗎?跟我一樣,只要看到喜歡的車子,我的心情就很好,像個瘋子似的。」
  「是嗎?可是你為什麼看起來不太快樂的樣子?就像我的兒子,他最近也不太快樂,脾氣古怪,一個人成天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他一定是失去了某些東西吧!伯母,你何不去問他呢?」孟小栗不知道她為什麼突然間提起兒子,只覺得她很眼熟,彷佛曾經在哪裡見過相仿的臉容。
  「他想要的時候,自己就會想通了。你不介意我坐在你身邊吧?」美婦笑看著孟小栗身旁的空位,徵詢道。
  「請坐。」孟小栗笑著點頭。
  「你知道嗎?我從小就接觸車子,也很愛車,偏偏就生了一個不孝兒子,死活都對車子沒興趣……你知道嗎?我生平最想要的,就是能擁有一個也愛車子的兒子或女兒,一起去看賽車、玩車,那絕對是一件很快樂的事情。」美婦慈愛地望著眼前的年輕女孩,覺得自己好像有了一個伴。
  孟小栗沈默了片刻,總覺得眼前這位夫人話中有話,說不出的古怪。「或許,我們哪一天可以相約去看賽車。只是,我現在沒有心情……」
  「沒關係,我送你一張邀請函,或許你會很感興趣也說不定。」美婦溫柔地微笑,從皮包裏拿出精美的信函。
  「這──」孟小栗頓時愕然,不敢置信地看著那張專屬於「夢幻車賽」的燙金請函,「不可能……」
  「天底下沒有什麼不可能的事情,只要你相信。」美婦話說完,優雅地站起身,笑道:「對了,有空的話,去看一看這期的時代雜誌封面,看到了那個人,你一定能夠得到想要的答案。」

  孟小栗穿著他第一次送她的紅色小禮服,像個優雅的公主。
  她站在賽車場外環的看臺上,看見朝思暮想的男人緩緩向她走來,不敢呼吸,心跳幾乎都快停了。
  東方徹筆直地穿越過人群,穿著合身筆挺的西裝,來到了她的面前,略微瘦削的俊美臉龐掛著一抹微笑,柔聲告知道:「小栗子,你當時的願望,我替你實現了。我還替你告訴他們,夢幻車賽將會永遠持續下去,不會停止。」
  這不是她想要聽見的第一句話!孟小栗不停搖頭,傻傻地望著他,彷佛怕他又會突然不見似的,眼眶紅了,咬著嫩唇不教自己哭出聲。
  「你怎麼了?你怎麼可以這樣……怎麼可以這樣一句話都不說,就拋下我一個人不管了?」
  東方徹對她的問題笑而不答,反而執起了她的小手,柔聲讚美道:「你穿這樣真美。只是,不會才過一會兒,你就要當場撕了這件衣服吧?」
  「這……這是崔潔逼我穿的。她知道我要來見你,說這樣會讓你高興,所以……我真的漂亮嗎?」她不自在地抬眸,羞赧地問。
  「漂亮。你是我見過最美麗的小人兒了!」他溫和地笑望著她,然而,那抹笑意卻沒有到達他冷淡的眼底。
  這時,有人來通報,「總裁,開賽的時間到了!」
  「我馬上就過去。」他頷首,再度深深地凝視了她一眼,微微一笑,隨即轉身離開,沒有再多說半句話。
  她看著他離去的背影,半晌,忍不住沖上前去抱住他的腰,把小臉埋在他的寬背上,失聲低喊道:「徹,不要走!」
  「小栗子,你這樣抱著我不放,怎麼舉行開賽儀式?」他沒有回頭,唇邊泛起淺淡的微笑。
  「不放!我永遠都不放開了!」
  說她任性也好,不要臉也罷,她就是再也不想放開他了。她好怕,生怕他這一次走掉,就會永遠消失在她眼前,不會再出現了。
  「只因為我是『他』嗎?」東方徹笑語含諷。
  聞言,她瞪大了淚眸,不知所措,急著想要解釋他對她的誤會。
  「不是……不是這樣的!我從來都不知道你就是『他』,從來就不知道……這些日子,我只知道一直想你,只要一想起你,就覺得自己好孤單,然後,我就會不停的掉眼淚。」
  「沒有人……沒有人告訴我你到底去了哪裡,我心底好怕……好怕你突然討厭了我,氣我常撕碎你設計的衣服,氣我喜歡嘔你,氣我常常喜歡車子遠勝過你……不是的!不是這樣的……徹,你生氣了是不是?不是這樣的……」她咬著唇,小心翼翼地問。
  聞言,他仍舊沒有回頭,俊美的臉龐冷淡地直視著前方,高大的身軀緊繃著,大掌緩緩地握成了拳。
  彷佛過了一個世紀那麼久,他們的身旁是熱鬧而且喧嘩的,只是,她所得到的,仍舊只是他冷漠而拒絕的回應。她失望地放開了雙手,一步步絕望地往後退,看著他的背影,眸底噙著淚水,嘶聲喃喃自語,「你為什麼不相信我真的不知道?為什麼……你為什麼要這樣錯怪我?我是真的不知道呀!」
  原來他並沒有感受到她的瘋狂想念!孟小栗微微一笑,豆大的淚滴滾落頰邊,她打開了小提包,拿出一疊汽車檔,「這些……我統統不要!全部都還給你,我不要了!」
  東方徹猛然轉身,伸手揮掉她手裏的檔,頓時紙張就像雪片般飛舞在天空中。他緊緊地擁住了她,激狂地低吼道:「你這個小魔女!到底要折磨我到什麼程度才夠?」
  「我沒有……」她委屈地搖頭,不接受他給的罪名。
  「有,你有!你讓我愛上了你!你知道我是誰也好,不知道也罷,我統統都要你……我好想你,小栗子。」他神情忽然變得柔和,捧住她淚濕的小臉,輕吻她顫抖的唇瓣。
  「我真的不知道你就是『他』。我愛的人叫東方徹,不是『他』,你聽見了嗎?」她抬眸,認真地瞅著他。
  「這已經不重要了。」他享受著重新擁她入懷的美妙滋味。
  「可是,我想要你知道。這些日子以來,我只想過你──不是車子,更不是任何人,只想你……」說著,她又哽咽了。
  東方徹心疼地吻著她頰邊滾落的淚珠,細心地呵哄,「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對不起。」
  她嬌柔地廝磨著他,甜蜜地低語,「沒關係,因為你輸了。你現在不相信我、想對我生氣的時候,都還想到要幫我辦車賽……比起我,你輸得比較多,對不對?」
  東方徹怔怔地望著她,終於發現自己是如何敗在她手裏的,他搖頭苦笑,對她又親又吻。
  她知道,他是個壞心眼的男人,可是,他很疼她。

  一個月後
  穿衣鏡前,站著一位美麗的新娘。
  那個新娘就是孟小栗,穿著這樣一襲古典柔美的新娘禮服,她粉嫩的唇瓣卻意外地勾著一抹微笑。
  她喜歡這襲衣裳,俏皮柔美,純潔不失典雅,活似十六世紀的茱麗葉;只不過是用珍珠色的絲綢裁制,將她化成了少女新娘。
  東方徹看著自己的新娘,溫柔地微笑,走到她的身後,環抱住她纖細的腰肢,迫不及待地想要她。
  他開始動手撕扯,考慮從什麼地方下手。
  孟小栗睜大了水眸,好奇地問:「徹,聽說你設計的衣服很值錢,那這套新娘禮服到底值多少錢呀?」
  「不知道。」他漫不經心地聳了聳鐵肩,對她上下其手,把注意力放在怎麼把她身上這套美麗的衣服撕成碎片,然後盡速得到她這件事情上面。「可能幾萬美金吧!我沒有概念。」
  「什麼?這件禮服值幾萬美金?!」她飛快地在腦袋裏換算成新臺幣,發現自己很可能因為這套禮服變成百萬小富婆,連忙伸手制止他。「不行!不行!你不能把它撕掉,這樣太浪費了!」
  「沒關係,我不在乎。」他的嗓音低沉沙啞,充滿了情欲的蠱惑。
  「不行,既然這麼值錢,我要把它拿去賣掉,至少可以賺筆零用錢。」她躲開了他,乖巧地脫掉身上的禮服,順便疊好。
  「什麼?你要把我設計給你的新娘禮服賣掉?我不准,孟小栗,你不要太過分了……」
  話還沒說完,他只覺喉頭一緊,呆望著眼前脫下新娘禮服的孟小栗。她站在他面前不到五公尺的距離,穿著一襲白色的低胸小馬甲,單薄的蕾絲底褲,修長的雙腿套上了白色的褲襪以及性感的吊襪帶,看起來純真而且邪惡,在她腳下的那一雙高跟鞋,足以踩碎世界上每一個男人的理智。
  包括他。
  她走到他的面前,伸手將他推倒在椅子上,勻細的雙腿跨坐到他的身上,拉起他的領子,吻上了他的唇。
  「我不會再撕你給我的衣服了。」她甜甜地在他的耳邊低語。
  東方徹伸出鐵臂圈住了她纖細的腰肢,與她耳鬢廝磨,沒好氣地說道:「可是你會把它們拿去轉手賣掉。」
  「沒錯。所以,你準備如何懲罰我呢?」她淘氣地咬了下他高挺的鼻尖,不安分地蹭動了下。
  「我會讓所有人都聽見我在愛你。」他淡淡地告知懲罰的內容。
  「什麼?!」
  她瞪大了雙眸,還來不及理解他話中的邪惡含義,就已經被他逮獲。然後,新婚後的第二天,每個人都知道,就在昨夜,新郎狠狠地疼愛過他的新娘,直至黎明初曉,才嗚金休兵。
  是愛嗎?是愛吧!

line_003.gif

季璃 - 惡魔的女人【豪門遊戲之一】``尾聲

  四年後

  一場盛大的服裝展示會上,名人濟濟,他們都等著來看由東方集團所推出的運動服系列,聽說,東方徹的夫人這一次也權充模特兒上場表演。
  這時,模特兒陸續出場,引起台下一陣熱烈騷動,但是,後台卻隱約地傳來了東方夫人──孟小栗充滿哀怨不平的抗議聲。
  「徹,我問你一件事情,你可要老實回答我喔!」她悄悄地把他拉到隱密的地方,似乎有些難以啟齒。
  「什麼事?瞧你這張小臉認真成這副德行。」
  「你說,我的身材是不是很爛?」
  「為什麼你會這麼想?」
  「不然你為什麼要設計一件衣服把我包得密不透風?一定是我身材很爛,你才會想把我全部包起來,以免丟人現眼,對不對?」
  「不對。」東方徹笑著否認。反正他心裏明白那並不是事實。
  「要不然為什麼大家都穿得很清涼,只有我被你包得緊緊的?」她很哀怨地看著自己身上這一套「包到恰到好處」的運動休閒服。
  「因為你是我老婆。」他淡淡地告知這個事實。「該你出場了。」
  「啊!輪到我了嗎?」她慌張地掙脫了他,立刻又回頭,甜美地笑道:「對了,徹,我們再生一個孩子好不好?」
  「為什麼?我們不是已經有準兒了嗎?」東方徹笑問。
  「可是,我這個做母親的總要未雨綢繆呀!誰知道他會不會又像你一樣不喜歡車子,變成另外一個敗家子呢?」她非常理所當然地說道。看見他古怪的神色,忍不住湊上前去吻了他一下。「不說話,我就當你答應了喔!」
  東方徹冷不防地鎖住她的纖腰,不讓她逃掉,俯首沙啞地低語道:「我們可以現在來努力,如何?」
  「可是,已經輪到我了呀!」她慌張地轉頭看著簾外人來人往,「不行,徹,我要出去了!」
  「沒關係,不差這一套衣服。」他漫不經心地呢喃,狠狠地吻住了她喋喋不休的小嘴,開始他們的「生子大計」。
  「徹……」
  結果,到了服裝展示會的最後,都沒有人見到東方徹與他的夫人露面,這算是……開了天窗吧!

, , , , , , ,
創作者介紹

I'm Your Little Sunshine♥

﹍紫寶唄♥〞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