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璃 - 惡魔的女人【豪門遊戲之一】``第八章

  啊!她的小屁屁好痛喔!
  該死的東方徹,竟然打淑女的小屁股,說什麼要給她一個教訓……哼!他到底有沒有搞錯,她在對黑子霆做出那件事情之前,可是還不認識他的呀!
  而且,誰知道那個黑子霆究竟是不是真的「性無能」呀?!他們那些男人明明就都很相信上官兒喜拿出來的那份病歷表,等著要看人家的笑話,可是,倒楣的人卻是她!
  真是不公平待遇!好吧,被打屁股也就算了,偏偏今天來了一個不速之客──崔潔,真是倒楣透了!
  因為孟小栗在東方徹的保護之下,看起來實在是太幸福了,害得崔潔看得心裏有點嘔,直想捉弄她一下。
  「聽說你今天『負傷』在家呀?真是可憐。」崔潔不請自來,完全把這裏當成是自己家裏一樣自然愉快。
  「你怎麼知道?」孟小栗又驚又疑地看著她,覺得有點可恥。連她都知道自己被東方徹打屁股,嗚……真不想活了。
  「聽說的嘛!」看她的表情,崔潔沒想到自己真的猜對了。哇!什麼時候東方徹也開始學會打女人屁股了?看她的樣子,他下手的力道一定不輕才對。
  「小栗,我等會兒還有個約會,這身打扮不知道好不好?你替我看一下,這個手提包跟我的衣服配不配?」
  孟小栗如坐針氈地側靠在沙發上,瞪了那個看起來就很「名牌」的皮包一眼,漫不經心地點頭道:「嗯,很配。」
  「是嗎?我就知道徹的眼光最好了,這衣服和鞋子都是他替我挑的呢!就連這皮包也是。他真是這世界上最有眼光的男人了!」崔潔笑吟吟地說道,若有所指地看著孟小栗,欲言又止。
  什麼?這些東西是東方徹送她的?孟小栗直覺猜想,不安地挪動了下姿勢,啊!她的屁股好痛喔!天殺的東方徹!
  「對了對了!你看我手上這只鑽戒,瞧它的亮度、純度,足足有三克拉喔!完全出於名師的設計,可是有血統證明的呢!你猜多少錢?」崔潔故意伸手在她的面前晃來晃去,讓她瞧仔細那鑽戒的美麗模樣。
  「不知道。」哼!
  「上百萬元呢!很漂亮對不對?你知道這戒指是誰送我的嗎?」她明媚的眸子連眨了兩下。
  「我不知道!」
  孟小栗的語氣又急又衝,像是吃了兩噸炸藥似的,心想這根本就不用猜,用腳趾頭隨便想也知道那絕對是東方徹送給崔潔的!
  「要不要我告訴你,這是……」她欲言又止,看見孟小栗氣呼呼的紅臉蛋,忍不住噗哧一笑。
  好吧!她覺得已經逗夠了,打算揭開謎底,告訴孟小栗這是訂婚戒指,只不過她的準新郎並不是東方徹。
  她笑咪咪地才要公佈謎底,不料東方徹正好推門進來,看見她一臉不懷好意的模樣,低沉的嗓音涼幽幽地飄了過來,「崔潔,你在做什麼?」
  「啊!糟糕,你的保護者回來了。你不會已經想要跟他告狀了吧?拜拜,我要閃人了!下次再見。」說完,肇事者收拾好犯罪證據,飛快地從事發現場逃離,匆匆地越過被害人身邊,臉上的笑容很詭異。
  「她來做什麼?」東方徹望著她的背影,疑問道。
  「不要問我,問你自己比較快啦!」目擊者孟小栗怒氣衝衝地瞪了他一眼,猛然跳起身,撫著還有點疼的小屁股,跟著快步離開事發現場。
  「小栗子,你要去哪裡?」東方徹,也就是整個事件的被害人,緊接著尾隨而上,完全不知道自己剛才被人給誣陷了,正陷五里霧中。

  「你走開啦!」
  孟小栗換穿了一件白色的短T恤,和淺卡其色的熱褲,一臉不高興地洗著停在院子裏的黑色跑車,氣呼呼的不想理睬東方徹。
  「我偏不,除非你告訴我,你在生氣些什麼?難道,你還在氣我打你屁股?」他站在車子的對面,不死心地追問道。
  他心想這個小妮子可真是不知好歹,他打她屁股可是在替她解圍呢!如果他不給她一點教訓,誰知道黑子霆會對她採取什麼樣的手段。
  所有「夢幻俱樂部」的成員都很有默契地遵守一項規則,那就是互不招惹,因為,就某些一方面而言,他們都不是好惹的人物。
  「才不是。你自己心知肚明,不用我多說了吧!」她冷哼了聲,繼續用洗車來發洩一肚子怒氣。哼,他就只會打她屁股,對別的女人就這麼好,送東送西的,竟然還送百萬鑽戒!
  他也有點惱火了,「你在說什麼,我完全都聽不懂!小栗子,我不以為自己需要跟你解釋些什麼……」
  「你──不要叫我小栗子,我不叫小栗子!你走開啦!要不然水柱噴濕你的衣服我不負責!」她揮舞著水管,故意壯大聲勢恐嚇他。
  該死,他竟然還說不需要解釋!東方徹這個大混蛋!大色魔!孟小栗生氣極了,在心底發誓、水遠不要理他。
  「衣服濕了就濕了,我不在乎。」他聳了聳肩,輕描淡寫的表情似乎在歡迎她儘管照辦。
  「你……讓開啦!沒看見我在洗車嗎?」他……討厭!
  車子!又是車子!「該死,我要把車子統統都賣掉!」他忍不住咆哮,非常鄭重地對她恐嚇。
  「你……好,我就跟車子共存亡,看你把車子賣給誰,我就把自己也賣給那個人好了!」她執意跟他卯上了!
  「你在說什麼傻話?!」他氣急敗壞,伸手抓她卻被避開。
  她故意把水管朝向他,頓時噴得他一身都是水,看見他的狼狽,臉上頓時堆滿了得意的笑容,「哼,我早就警告過你的。」
  「很好,是你先動手的。」他長指撩起了額前濕得滴水的黑髮,勾勒起一抹陰險的笑容,看得她心底發毛,教她像是一隻被貓逮住的小耗子般,雙腳定在原地不能動彈。
  「你……你……」她覺得自己好像做了什麼不該做的事情,惹上了一個非常大的麻煩。
  「啊──」眨眼間,她就被他按在車子的引擎蓋上,一動也不能動地被箝制在他的身下。
  霎時亂竄的水柱噴得兩人全身都濕了,她白色T恤變得透明,珍珠色的肌膚隱約可見,勾勒出胸衣的隱約模樣,她不禁紅了臉。「你……你不要這樣壓著我……很重耶!」
  她口是心非,試圖解除眼前的尷尬情況,然而,只要一瞅到他深邃迷人的雙眸,心跳就會忽然亂跳一拍,忘了自己要說什麼。
  他邪氣地瞅了她一眼,俯首吻住她,溫熱的手掌握住她繃在衣服底下的乳房,兜玩著她突起於胸衣之下的硬蕊。
  「你不可以在這裏……會有人看到……」她困難地低喊出聲,不斷地在他的宰製下掙扎。
  「這裏離大門很遠,不會有人看到的;除非,你叫得太大聲,這……我就不敢保證了。」他開始在她全身上下摸個不停。
  「我才不會呢!你不要胡說……」她掙扎地想扳開他,卻發現根本就是徒勞無功,身子漸漸地熱了起來。
  「我胡說?你不相信我能辦得到?」他挑起眉,略微不悅地瞅了她一眼,準備將言語化為行動。
  「不!不要……」她迭聲驚呼,心底知道他能辦到,他這個男人在這種時候都是非常壞心的。
  東方徹滿意地微笑,伸手解開她熱褲的鈕扣,扯下拉鏈,手指就要探入她薄薄的底褲中,卻在這時,她小手按住了他,小臉嚴肅。
  「告訴我,你不喜歡那個女人。」她不讓他再進一步,執拗的表情像是在跟他談條件。
  「你說的是崔潔嗎?你在意她?」他勾唇一笑,忽然覺得這個狀況很有趣,沒想到這小東西吃醋了!
  「你說!你快說你絕對不會喜歡她。」她似乎已經鐵了心,一定要逼出他的承諾。
  「她就快要嫁給我的好朋友了,我不可能去招惹她的。」東方徹笑著搖頭,憐愛地笑吻她粉嫩的臉頰。
  也就是說,那只訂婚戒不是東方徹送的囉?
  「可是你也沒說不喜歡她呀!我要聽你說,就是要聽你親口說!」她噘起了小嘴,黑亮的瞳眸緊瞅著他。
  「好,我保證這輩子絕對不會喜歡上崔潔,只愛一顆小栗子,如何?小栗子是否願意以身相許?」他邪氣地試探。
  「你這是在跟我求婚嗎?」她滿心甜蜜,低著頭更是不敢看他了。
  「沒錯。」他捧過她的小臉,要她正視他,「嫁給我。」
  她怯怯地抬起眸子,望著他俊美有型的臉龐,過了半晌,笑容如花般綻放在她的唇邊,說不出話,只能一古腦兒地點頭,「嗯!」
  見狀,他實在克制不住疼愛她的衝動,大手扯掉她的熱褲,一併扯落她淺藍色的運動底褲,按住她雪白的俏臀,抵按住他胯間僨張的欲望象徵。
  「想要我嗎?」他唇邊勾掛著邪氣的微笑。
  「明知故問!」她羞紅著臉,沖著他吐了吐小舌頭,愛嬌含嗔。
  「不怕白天被人撞見了?」他挑眉。
  「那要看你有沒有那本事讓我叫出聲囉!」她挑釁地一笑,故意扭動了下身子,調皮地蹭著他。
  被她這麼一刺激,他忍不住低嘶了聲,「你這不知死活的小東西,簡直不可饒恕──」
  話音甫落,他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放逐了自己,並且侵佔了她。?那間,他們化成了一體,他的火熱堅硬嵌進她嬌嫩的柔軟,花蕊完完全全地綻放,只為了能夠吞噬包覆他的巨大。
  她皺起了眉心,歡愉卻又痛苦地嚶嚀出聲,抬眸瞅著他,兩人不禁相視一笑,開始在愛車上進行苟合情事。
  他們像熱戀的愛侶,也像孩子般胡鬧,他侵略,而她承受,兩人親密而且巧妙地配合,彷佛上天訂作般,自然完美地進行情欲的律動。
  風微涼,拂動了綠色的樹稍,卻難熄他們一身渴燥的欲望,頻率漸急、漸深……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I'm Your Little Sunshine♥

﹍紫寶唄♥〞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