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璃 - 惡魔的女人【豪門遊戲之一】``第七章

  「夫人,請不要再跟少爺嘔氣,我們需要他回來──」
  「我跟他嘔氣?他不要嘔我就謝天謝地了!告訴你,我們不需要他,這件事情我會親自解決的。」椅背一轉,出現了一名氣質雍容的中年美婦,她冷哼了聲,神情充滿了對於兒子的不滿。
  她正是東方徹的親生母親,出身於名列美國四大家族的凱沃思集團,因為是獨生女,所以,招贅了名賽車手東方清當丈夫,只生下了一個兒子,依照他們婚前的約定,孩子從母姓。
  只不過,幾年前,為了專心發展自己的事業,東方徹以現在的名字設立公司,並不受到凱沃思家族的牽絆,在離家之後,他正式改從父姓,所以,並沒有很多人知道他真實的身分。
  「可是,夫人,這件事情非同小可,我們需要少爺的手腕去處理──」
  「囉唆!那個敗家子,他可知道要培養一個能夠掌理整個汽車集團的繼承人,到底需要花多少心力?我不會原諒他拋棄凱沃思這件事情,傳我的命令下去,我們必須及早研發出那一具超級引擎,不能被人搶先一步!」
  「可是──」男人頷首,悄悄地歎了口氣。

  入夜,色筆刷刷的聲音時有時無地從書房中傳出。
  孟小栗睜著一雙大眼睛,趴在大大的書案前,直勾勾地盯著凝神繪圖的東方徹,一時入了迷。
  「看什麼?終於發現我長得其實很好看,所以看呆了?」東方徹從工作中挪出了一部分注意力,取笑她道。
  「才不是呢!」恰恰好被逮中了心思,她小臉漲紅,「我只是睡不著,所以才會……所以才會……」
  「我想見你的家人。」他話鋒一轉,殺得她措手不及。
  「什麼?我不是告訴過你,我爸媽到非洲去玩好幾年了,又不知道他們什麼時候才會回來。」他……他見她的家人要做什麼?難不成要告她的狀?孟小栗心裏忍不住開始胡思亂想。
  「你叔叔呢?你不是也說過有一個開車廠的叔叔嗎?」他深沉的眼光凝了她一眼,隨即迅速地補畫了幾筆。
  「嗯,你說的是海叔叔嘛!」她點頭,伸直了脖子,想偷瞧他到底在紙上畫了些什麼東西。
  東方徹故作神秘地挪開了設計稿,不教她有機會窺見,然後,他以一種堅定的口吻說道:「明天,你帶我去見他。」

  「你跑到哪裡去串門子了?老闆一直找不到你,特地打電話給我呢!」看到孟小栗一進門,羅絲劈頭就問。
  「手機沒電了呀!我又不是故意的,剛才在影印室裏遇到人,就隨口聊起來了嘛!」她瞪大了無辜的眼睛。
  「你們下午不是已經約好要出去了嗎?他教你不要亂跑,乖乖在這裏等他,他說馬上就會回來,而且,他還說會替你帶下午茶點心回來。」她認識東方徹這麼多年,第一次看見他這麼寵愛另一個人。
  或許是因為栗栗這個女孩子實在是太可愛了,白白嫩嫩,細緻中又帶著一股野放的漂亮,說起話來,爽快又真誠,沒有一絲矯飾,實在是教人想要不喜歡她都不行呢!
  「真的嗎?他要幫我帶什麼?蔥油餅、湯包、餃子、還是鴨舌頭?你有沒有告訴他,我還要一杯四色布丁,裏面要加冬瓜茶的那一種,否則我不要喝,要不然就教他幫人家帶珍珠奶綠回來,珍珠要大顆一點的,這樣才好吃……」她話還沒來得及說完,一支電話就伸到她的面前,示意她自己看著辦。
  孟小栗接過電話,臉蛋泛起一絲紅暈,嬌俏一笑,抱著無線話筒,「那我去樓下等他。」
  說著,她得到了羅絲的首肯,飛快地轉身沖出玻璃門,坐了電梯直接通往一樓的精品店。
  羅絲目送著她的背影,不禁搖頭笑歎,這妮子又是一身白色T恤加褪色的牛仔褲,腳踩一雙破爛的藍色運動休閒鞋。
  她來這裏上班也有兩個多禮拜了吧!每天身處在流行時尚之中,東方徹又是當代最著名的設計大師,耳濡目染之下,應該要有一點成果才對,而她竟然連一點長進也沒有,唉……
  這只能說,東方徹是情人眼底出西施,由得她去了!

  孟小栗抱著電話筒,坐在精品店內的一張法國絨幾椅上,咬著唇,一臉頑皮地逐鍵按下東方徹的手機號碼,直至最後一鍵時……
  「唉呀!這是哪裡來的女大學生?這裏會有她想要的衣服嗎?喔!不,是她要得起嗎?」一名穿著打扮都很入時的婦人斜眼看著孟小栗,對於她一身率性不羈的打扮很有意見。
  那個女人正在說她嗎?孟小栗停下動作,投以淡淡的一瞥。
  「呃,杜太太,她是……」我們老闆的新任小女友,目前得寵的程度正居高不下,非常有入主東方家當少奶奶的趨勢,所以請千萬不要惹到她,否則……這些話在小姐們的嘴裏咕噥了半天,欲言又止。
  她們在心底暗想,是不是應該讓這個女人自己去發現,然後順便察覺自己大錯特錯,後悔莫及呢?
  「是什麼?難不成是來應徵工作的?這樣就對了!我說呢,她在這家店裏大概就連一件裙子都買不起吧!」勢利眼的杜太太語帶嘲諷,斜眼瞟了孟小栗一眼,呵呵直笑。
  「呃……」越說越過分,小心死得很難看喔!
  「聽說這星期五會進一批貨,是今年秋冬的最新款,就連紐約第五大道的總店都沒有那些款式,是不是?」孟小栗狀似漫不經心地說道。
  工作人員甲乙丙丁戊……紛紛點頭,雖然不知道孟小栗葫蘆裏到底賣了什麼藥,但他們知道只要乖乖點頭就准沒錯。
  「什麼?就連紐約第五大道都沒有的款式?!」
  杜太太忽然眼睛一亮,就連全球流行核心都沒有的新款衣服,這下子她絕對能跟朋友好好炫耀一番了。
  「對呀!秋冬新款要在臺北舉辦試賣,可是破天荒的首例呢!怎麼?你不知道嗎?我還以為……」孟小栗故意露出一臉鄙夷。
  「我知道,我當然知道,就這禮拜五是嗎?這件事情……很多人知道嗎?」她為求保險,小心翼翼地問道。
  「像杜太太這麼熟知流行趨勢的人不多,所以……」孟小栗施行了又吹又捧、欲言又止的「故弄玄虛」法,把對方的胃口提到最高點。
  「所以知道這件事情的人並不多,對不對?」杜太太非常興奮地說。
  「沒錯。」上帝,這回她可沒說謊喔!知道這件事情的人真的不太多,只有她和在場的區區幾個人而已。
  「太好了!那我就禮拜五再來。」說完,杜太太像只得意的母雞般,轉身翹首離開精品店。
  工作人員甲乙丙丁戊……就在同時,紛紛轉頭望向孟小栗,只見她一臉賊笑,看起來就知道一定滿肚子壞水,眼底閃爍著設計的光芒。
  這下,有人要遭殃了!

  「叔叔!」
  孟小栗飛奔進車廠,嘴裏還啃著東方徹替她帶回來的下午茶點心──香噴噴的鹵雞翅,沒辦法,她就是喜歡吃這種東西,也真虧他能弄得到。
  「小栗,你總算肯出現了!害叔叔快擔心死了。」孟海聽到聲音,連忙從車底下滑出,站起來擔心地問道。
  「對不起嘛!海叔叔,來,我跟你介紹一下,這就是我說的那個東方徹,就是我那些『栗子號』的真正主人。」說著,她親昵地窩回了東方徹的懷裏,繼續啃她的雞翅膀。
  孟海起初一愣,接下來就被溫和微笑的東方徹給震懾了,這個男人太過俊美搶眼,神情雍容而且自得,眼神太過深沉,對小栗又是一副完全的縱容溺愛,教人完全摸不透他真正的人格特質。
  「小栗常提起你,她老是說,沒有海叔,她就不會瘋狂迷上汽車。」東方徹綻放迷人的微笑,與孟海握手問好。
  「她這個女孩子跟別人不太一樣,還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考上駕照呢!小栗,你的汽車教練上次來修車的時候,說他贏定了,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孟海轉向正在啃雞翅的孟小栗,笑著疑問道。
  「啊!叔叔,不要說……」孟小栗阻止不及,馬上就發現了東方徹關愛的眼光,只好低頭囁嚅道:「也沒有什麼嘛!就是現在全臺北的駕訓班教練都在打賭,賭我一定考不上駕照啦!」
  東方徹與孟海相顧一笑,有點不敢置信。
  「考不上也好,省得你為害人間。」東方徹擁她入懷,開心地取笑她,「快點求我當你的司機吧!只要你開口求我,我就當你一輩子的專用司機,如何?為了世人的安危著想,快求我吧!」
  「你怎麼可以這樣說?叔叔!他好壞喔!」孟小栗跳腳抱怨,「不管,我一定考上駕照給你們看!」
  她嚷完,猛捶了東方徹一拳,氣衝衝地跑出去,帶著她心愛的那包雞翅膀,遠走高飛,準備趁機獨自享用。
  在她的身後,東方徹轉首笑望孟海,「孟先生,我想要娶你的侄女,如果你能替我設法找到她的父母回來主婚,我會感激不盡的。」
  「我盡力而為,想請問東方先生,你懂車子嗎?」孟海一瞬也不瞬地凝視著他,頗富玄機地問道。
  一抹深思閃過東方徹的眼底,他回覷了孟海一眼,隨即,笑聳了聳肩,從天外拾來風輕雲淡的一句話:「只是玩玩而已。」

  「你晚一步了,真是不好意思呀!新款全部都被我給買走了耶!」孟小栗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笑吟吟地看著臉漲紅成豬肝色的杜太太。
  「怎麼可能?你……你哪裡來的錢?!還有,你身上那件衣服……那件衣服到底是從哪裡得手的?!他的經典……經典之作!」
  孟小栗像個洋娃娃般坐在小巧精緻的絨幾椅上,身上穿著一襲米白色高領無袖的皺紗洋裝,非常有特色地在她的身前形成大幅度的波浪條紋,一頭烏溜溜的秀髮硬是被工作人員甲乙丙丁戊……弄成了古典唯美的維納斯頭,他們甚至盡責到連金色項鏈和皮包都替她準備好了。
  全副武裝齊全到教她覺得心裏有點毛,不管,她現在先對付眼前這個女人比較重要。
  「誰說穿得破破爛爛的,家裏就一定沒有錢?其實,那些新款早就被我全部訂走了,不管你早來、晚來,都買、不、到!」她故意一字一句,得意洋洋,慧黠的眸子閃爍著光芒。
  「你耍了我?」杜太太豬肝色的臉直接轉黑。
  「沒錯,耍了你又怎樣?教你一件事,千萬不要狗眼看人低,誰是狗還不知道呢!你一直瞧著我身上這件衣服,怎樣?很好看對不對?真可惜你要不到。」她玩著裙擺,故作天真爛漫地說道。
  「你──」杜太太羞憤難忍,直接掩面逃跑。
  看見計畫得逞,孟小栗興奮地跳了起來,拉起其中一名工作人員的手,「你們真是太了不起了!從哪裡找來這件衣服,教她一看就傻了眼?」
  「你何不問我呢?」男人低沉的嗓音含笑揚起。
  聞聲,工作人員甲乙丙丁戊……不約而同地羞愧低下頭,完全不敢正視孟小栗瞬間凝結的表情。
  「啊!」她不敢置信地瞪大了眼睛,驚恐地瞪著他,像是突然被貓逮住的小耗子般心虛。
  「是我拿給他們的。這件衣服是我旗下主要品牌的經典款,曾經得過設計獎,全世界只發行了二十一套,小栗子,下次想要整人之前,先通知我一下,好歹我也是這家店的老闆呀!」東方徹走上前去,執起她的小手,欣賞著眼前的美景。
  「你都知道了?」她苦叫,偷偷瞪了那些共犯一眼,哼,一定是他們偷偷去告她的狀,要不然他怎麼會知道這件事情?
  「沒錯,如果你肯穿著這一套衣服陪我去參加宴會,那我就會告訴你,我一點兒都不介意你趕跑了我的客人,如何?」他挑眉,笑著威脅,知道今晚他將會獲得一個漂亮的女伴。
  唉……不知道應該說「自作孽,不可活」,還是「螳螂捕蟬,黃雀在後」?反正,孟小栗只能苦著一張小臉,認命點頭答應他的要求,發現自已竟然才是這個陷阱中的最大受害者。

  「我終於又見到你了!上官兒喜。」一道男人的低沉嗓音從孟小栗的背後涼涼地揚起。
  「什麼……怎麼會是你?!」原本正在考慮要吃哪一道菜的孟小栗瞪大了雙眼,緩緩地轉身,活像見了鬼似地瞪著面前眼熟的男人。
  不會吧?難道真的是「冤家路窄」嗎?老天不會這麼刻薄她吧!竟然讓她去遇到那天假相親的對象?!
  「哼哼,上官兒喜,你再躲呀!沒關係,我就知道總有一天會逮到你,我會要你為那一天的所作所為付出慘痛的代價!」黑子霆冷笑了兩聲,一副恨不得將她去骨剝皮,生吞入腹的兇狠狀。
  「啊!不要過來,那又不是我的主意……」她開始拔腿四處逃竄,大聲地為自己叫屈。
  黑子霆才不打算放過這個千載難逢的機會,緊緊地追逐在她身後,「不是你,那會是誰?誰不知道你上官兒喜的鬼主意特別多,專門整死人不償命,不要跑,我今天絕對要跟你算清那筆爛帳!」
  「啊!徹,快來救命呀!我一定會被他殺掉啦……」她哇哇大叫,在會場裏拚命地逃跑,把路過她身邊的每個人都丟給黑子霆,企圖用人海戰術阻止他的瘋狂追殺。
  這時,東方徹與傅子麒兩人坐在不遠的另外一頭涼椅上,聽見了吵鬧聲,傅子麒頗感興趣地說道:「這個餘興節目安排得倒是挺新鮮的,不知道是誰想出來的?」
  「你不是主辦人嗎?」東方徹完全無關痛癢地說道。
  他沒有看清楚在人群裏大玩追逐戰的兩個人是誰,只覺得有一道哇哇聲非常耳熟。
  「對呀!我好像是主辦人耶,可是,我沒有安排子霆跟你帶來的小女伴玩喋血追殺的遊戲呀!哇,她的救命聲喊得好逼真喔!以後我的公司如果籌資拍恐怖電影,一定要找她當我片子裏的女主角,真的,好逼真喔!」傅子麒嘖嘖稱奇道,從他這個角度看過去剛剛好。
  「什麼?!小栗子?」
  東方徹聞言,從椅子上跳了起來,立刻就在吵雜的人群中看見孟小栗落荒而逃,一副慘兮兮的模樣。
  「徹,快來救命呀!好恐怖,要是被他抓到,我一定會被他殺掉啦!」她哀哀求饒,心裏抱怨著東方徹為什麼遲遲不出現。
  「你不要跑!」
  這個男人有沒有搞錯?他老兄大概不知道自己現在的樣子很可怕,根本就不會要人產生停下腳步的欲望,她拔了腿當然就一直跑了!
  教她不要跑?他老兄別鬧了!
  這時,東方徹飛快趕到,箭步上前,把孟小栗一把攬進自己的懷裏,一副儼然保護者的姿態,神色略微嚴厲地提問道:「子霆,你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她是哪裡去犯到了你?你為什麼要這樣對她?」
  「你不要問我,要就問她吧!」
  黑子霆重哼了一聲,狠瞪了東方徹一眼,不知道他到底哪根筋不對勁,竟然去護著上官老頭的女兒!
  「小栗子,你到底做了什麼事情對不起他了?」東方徹的俊眉一挑,側眸睨著躲在他背後的孟小栗,瞧見她擺出了一臉無辜的委屈樣子。
  「不知道,我什麼都不知道!」她矢口否認,非常用力地搖頭,希望能夠加強一些可信度。
  受人所托,忠人之事,她當然不能言而無信,不到最後關頭,她絕對不能夠把上官兒喜交給她那份性無能病歷表一事給抖出來。
  沒錯,她要很有義氣才行!她這麼告訴自己,回想起上官兒喜是一個如此可愛的女孩子,手裏抱著一隻粉紅色的泰迪熊,嘴裏還姊姊、姊姊的對她一直叫,真是窩心極了!
  哪像這個粗暴的男人,真是一點都不懂得憐香惜玉……
  「你竟敢說你不知道?!」黑子霆再度咆哮,伸手就要揪過她,只不過馬上被東方徹給伸手制止,兩個男人對峙不下。
  「我不准你傷害她。」東方徹冷冷地說道,表情出乎意外的森冷,展現出不容許自己的寶貝被傷害的決斷氣魄。
  黑子霆被瞪得一愣,頗為氣結地說道:「徹,你什麼時候與上官家交情變得這麼好?」
  「這跟上官家又扯上什麼關係了?」他不解,眉心一皺。
  「你竟然還敢說沒有?我告訴你,躲在你背後的那個女人,就是那個神經兮兮,又喜歡故作玄虛,從來神龍見首不見尾的上官兒喜!」黑子霆極度沸騰的咆哮聲奪喉而出。
  「她?是上官兒喜?」東方徹幾乎是立刻就嗅出一絲不尋常的味道,他的眼神目標不知何時已經拋落在孟小栗身上,「小栗,我想似乎有一些事情你忘了告訴我吧?!」
  孟小栗被他瞧得心慌意亂,非常心虛地垂下頭,支支吾吾了半天,知道該來的終究是逃不過了。
  唉……她該怎麼辦才好呢?
  現場一靜,不過片刻,在場的人們已經開始在議論紛紛了。
  「各位,我想我們會需要一個安靜的地方。」這時,傅子麒非常適時地出現,四兩撥千斤地解除了眼前的困境,「徹,子霆,還有這位應該是上官兒喜的『孟』小姐,請你們跟我來。」

  挑高的大廳,懸掛著華麗的水晶燈,垂掛著幾面落地的錦緞布幔,偌大的空間,典雅不失率性的擺設,一眼就可以看得出來「夢幻俱樂部」的精心設計,以及很敢花錢的海派作風。
  「不要這樣看著我,我會害怕的。」
  孟小栗使出哀兵政策,小臉垂得低低的,站在三個男人面前,擺出一副非常標準的受虐兒姿態。
  「那天晚上,你在那家餐廳幹什麼?」
  東方徹開始回憶起與她認識的那一晚,要是他沒記錯,當天黑子霆就在那家高級料理店裏與上官兒喜相親。
  「我……我去……去吃飯!」她囁嚅地說道,差點就心虛到被自己的口水給噎到了。
  「你跟誰去的?」他似乎已經決定打破砂鍋問到底。
  「呃……我自己一個人去的呀!誰說不能自己一個人去那種地方吃飯?我記得中華民國憲法裏面可沒有這一條呀!」她開始天花亂墜地瞎掰,試圖壯大聲勢,以掩飾自己的心虛。
  「真的嗎?」東方徹挑眉質疑。
  完了!這下可真是「四海之內皆兄弟」了,她沒有想到東方徹與黑子霆竟然會認識彼此,看起來交情好像還挺好的呢!
  「你不要再耍嘴皮子了!上官兒喜,我不會再上你的當了!你今天非給我一個交代不可!」黑子霆再度咆哮道。
  他只要一想到這個女人在大庭廣眾之下,拿著那一張不知道從哪裡捏造出來的病歷表,指稱他是一個「性無能」患者,所以她不「能」嫁給他的這件事情,就覺得吞忍不下,禁不住一肚子惱火。
  「她不是上官兒喜。」東方徹一口咬定,毫無疑問。
  「你憑什麼如此肯定她不是?」黑子霆不信地眯起了眼,一直瞅著孟小栗不放,兩人之間有著深仇大恨。
  「因為上官兒喜從小就被人稱為天才少女,行蹤詭異成謎,眼前的孟小栗沒有那種本事。」這一點,東方徹比任何人都瞭解,她是他天真單純,又對汽車無比癡狂的小栗子。
  「喂……」她抗議,他這句話涉嫌誹謗喔!
  「所以,小栗子,你確定真的不說實話嗎?」東方徹低沉的嗓音緩緩地響起,充滿了不可言喻的威脅感。
  才想出聲反駁的孟小栗,被他冷眼這麼一掃,不禁寒毛一聳,渾身雞皮疙瘩都冒了出來。
  然後,迫於非常的無奈,她也只好很沒義氣地全部招供出來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I'm Your Little Sunshine♥

﹍紫寶唄♥〞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