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璃 - 惡魔的女人【豪門遊戲之一】``第五章

  「唔……」一聲呻吟淺淺地從孟小栗的唇間逸出,似乎有話想說。
  但東方徹卻沒有就此停手的意思,他翻身讓她趴伏在上面,大掌牢牢地按下她的小瞼,讓兩人之間的吻不斷地深入。
  他們身上的衣服都是半濕的,就像是彼此的第二層肌膚一樣,帶來冰涼的觸感,益發明顯地感受到藏在衣服底下熾熱的體溫。
  她嬌聳的雙乳、纖細的腰肢、修細的雙腿,與他修健的長軀形成完美的貼合,彷佛上天訂作一般自然。
  在他狠狠的吮吻之下,她有半晌失去了意識,腦袋裏一片空白,身子不自覺地輕顫了起來。
  東方徹一手撩起她被雨水打得近乎透明的白色T恤,指尖探到她的胸衣,一把攫覆住她飽滿的乳房,略嫌粗暴地揉擰,兩指夾起她頂端緊繃的硬蕊,像顆小珍珠般拈在雙指尖玩弄。
  「呃……」孟小栗微皺起眉心,白細的肌膚泛起一陣敏感的疙瘩,一時之間不太適應流竄在她心底的歡愉快感。
  她跨在他的身上,輕微地扭動身軀,隨著他的逗弄而吟哦出聲,紅暈如潮水般湧上,迅速地蔓延全身。
  隨著他交替玩撫著她的兩團嬌聳,她的身子逐漸發燙,變得不像平常的自己,冷不防地,她推開了他,紅著小臉趴伏在他的身上,呼吸喘促,俯眸凝視著他。
  驚雷落下,映亮了他俊美而且邪氣的臉龐,和一雙湛黑如寶石般的眼眸,她的呼吸幾乎是立刻就被他給奪走了!
  他們四目相交,彷佛過了一個世紀那麼久,他一句不吭,只是淡淡地微笑,不停地在她的額心、鼻尖、粉頰、細頸上灑落無數個吻,重覆而且不斷地吻她,彷佛、永遠都不會厭倦一樣。
  她遲疑了一會兒,屏凝著呼吸,試著回吻他。

  起初,兩人之間僅只是交換著輕輕的啄吻,像遊戲般簡單而且無害,然後,節拍亂了,親吻的力道加重了,已經不知道是誰先開始的,待他們發現時,她的身上已經被他烙下了無數個紅腫的吻痕。
  「徹……」她試圖說話,不到下一刻,聲音已經被他霸道地吮去,同時,他也解放了她牛仔褲的扣子,接著就是拉鏈被滑下的聲音,他溫熱的大手探進了她棉質的底褲。
  「不……」
  她驀然瞪大了眼,吃驚地感受到他的長指撫過她小腹下方柔密的恥毛,分開了她兩片柔軟富有水分的花瓣,用中指按住了核心的小花蕊,緩慢地揉弄撚玩了起來。
  她僵硬不能動彈,只能愣愣地瞪著他,羞澀地咬著下唇,起初,她感覺到乾澀和些許緊繃,然後,就算他不說,她也能很明白地感受到自己的濕濡,小小的花縫裏不斷地泌出甜液。
  「啊……徹……」
  她失聲低喚,不自覺地夾緊了他,收縮的肌肉更能夠感受到他的硬指在她柔嫩的花肉間不斷地探索,小小的核心在他的挑逗之下,迅速地成熟,滿含著一觸即破的豐盈水分。
  東方徹勾起微笑,抬高了她的身子,將她的上衣撩高,扯下了她胸衣的罩杯,腴嫩的雪乳彈跳而出,頂端的櫻蕊散發出誘人的氣息。
  他不假思索地含住了其中一隻,用舌頭靈活地吸舔著,並且同時加快了玩弄她花心的速度,不時地用長指擠入她狹小的幽穴,用指尖勾勒她血縫裏每一寸細微嫩內,導引出潺潺春水。
  不消一刻,他就聽見了她嬌喘連連,不停地叫喚著他的名字。
  她快要瘋了!數度大口呼吸,以為自己就快要窒息,小臉無力地埋在他的耳畔,細細地低吟,「徹……我好熱……身體裏……我的身體裏好像有東西要出來了……」
  「那就別忍著。」他邪惡微笑,更加快了手指翻騰抽送的速度。
  「啊……」
  她驚喘,低咬著嫩唇,伏在他身上劇烈地蠕動著,敞開的牛仔褲頭往下撩落,隱約可見他的手掌在她白色底褲下的探索律動,不停地進出她的雙腿之間,在她的私密之處上下起伏。
  東方徹按下她的後腦勺,輕輕地啃咬著她的細頸,長腿巧妙地將她的雙膝分得更開,長指更順利地進入了她,感覺到她的花心因為他的揉弄而興奮得發顫,變得充血敏感。
  霎時,她的身子一栗,驚慌了起來。
  「不要了……不要了……」
  她不以為自己可以承受這種陌生卻又激烈的歡愉快感,她伸手推開他,掙扎著想逃走,翻身遠離了他。
  「不准走!」他也跟著翻過身,迅速地逮到了她的腳踝,順勢地扯掉了她濕得貼身的牛仔褲,隨手往地上一丟,裸露出她兩條細白勻稱的玉腿,不停地往床頭掙扎著前進。
  下一刻,他扳過了她的身子,把她困在床前的金色銅欄與他削健有力的身軀之間,她在他的懷裏蜷起了雙足,抬起一雙淚濕的紅眸,心生怯意地看著他背光的高大身影,側眸回望,發現自己再也無路可退了。
  「不要……」她顫聲低喊,心窩卻意外地盈滿了期待,像是喝醉了酒一樣,眼前充滿了夢幻迷離的光暈。
  聽見她細若蚊蚋的哀求,他沒有就此打住的意思,長腿分跪在她身子的兩側,按住她白裏透紅的小臉,俯首再度封住了那一雙嫩紅的唇瓣,激情掠奪著她唇間甜美的津汁,雙舌交纏。
  她覺得自己的意識逐漸變得稀薄,身子燥熱了起來,不由自主地弓了起來,嬌怯地回應著他。
  東方徹發現自己似乎永遠都吻不夠她,靈活的舌頭探索得更加深入,大手冷不防地扳開她矜持緊閉的雙腿,分架在自己的腰際兩側,教她再也無法以任何形式拒絕他。
  「唔……」她悶悶地慌叫出聲,伸手想制止他,反而被迅速地定在身後,無法動彈,只能緊張地扭動著身子,然而看起來卻更像是在放浪回應著他,被他強硬分開的雙腿之間,單薄的褲底不時地摩擦到他胯間的男性勃起,對她而言,形成了另一種更直接而且強烈的刺激。
  東方徹撩高了她的衣服,手伸到她的背後,解放了她胸衣的束縛,兩團僨張飽滿的嬌聳挺立在他的胸下,他攫握住其中一隻,不時地用兩指夾玩住頂端的櫻蕊。
  她嬌嫩的乳尖在他的撚弄之下,迅速緊俏繃硬,泛出一絲媚人的紅豔氣息,孟小栗無法自抑地嚶嚀出聲,她感覺到小腹的深處湧起一股酸軟快慰的熱潮,教她渴望更直接的刺激,忍不住款擺著纖腰,廝磨著他。
  東方徹勾唇一笑,結束了纏綿地一吻,黑眸深深地凝視著她,冷不防地伸手扯碎了她透出濕意的棉質底褲,看著她因羞澀無助而驚呼出聲。
  「徹……不要……我會怕……」
  她欲語還休,嬌裸的私處正隱隱發燙著,羞怯地咬著手,春情蕩漾的眸子半眯著,低首偷覷他正在對她做的事情。
  「把自己交給我,小栗子,讓我疼你。」他附在她的耳邊溫柔地呵哄,一手探入了她泛著紅潤光澤的私處,用拇指揉按住她花瓣間的嫩心,並用修長的中指擠進她狹窄的花穴,不停地進出抽送。
  「啊……徹、徹……」她迭聲地呼喚,不停地搖頭,花壺深處洶湧如潮的快感險些將她逼瘋。
  她感覺到自己漸漸不能呼吸,需要用喘息才能平復身子裏不斷痙攣的快感,她在他的身下顫抖,不自覺更用力地咬住了湊在唇間的纖指,以防自己喊叫出淫蕩的聲音。
  看見她如此壓抑著自己,東方徹微微一笑,抽回了肆情玩弄著她的手指,冷不防後退了半個身長。
  「啊……」她失落地低喊出聲,感覺自己的身子裏忽然變得空蕩蕩的,她抬起了水光瀲灩的眸子,渴切地望著他。
  不能停止了!她心裏非常清楚,強烈地渴望著他,無法理解除了欲望之外,她的心口好熱、好疼,一絲絲前所未有的情愫破殼而出,慢慢地在她的心底氾濫成災,險些教她無法承受。
  東方徹目不轉睛地凝視著她,逐一解開黑色襯衫的扣子,扯開身上濕透貼膚的衣料,展露出精健修長的古銅色上身,每一分肌理都充滿了蓄勢待發的力量,隨著解衫的動作,而散發出撩人的性感氣息。
  不能停止了!他心底也非常清楚,他要她!
  他跪在她的身前,靈活的手指解開了褲子的鈕扣,扯下了拉鏈,釋放了胯間僨張的欲火象徵,就在她目瞪口呆的時候,冷不防地伸手將她拉向了他,捧起她俏挺的雪臀,用他的堅硬抵住了她的柔軟。
  「不……」她退卻了,心慌地淌下淚來。
  「原諒我不能,我真的不能停止了。」他低聲嘶吼,猛然強按住她的俏臀,蠻橫卻又溫柔地貫入了她。
  「痛……好痛……」在他的侵略之下,她一寸寸地失去,變得不再是自己,花壺深處傳來他撕裂她的疼痛。
  「小乖乖,讓我得到全部的你。」他如催眠般低語,霎時間,大手一按,強大的力量急遽而且強烈地沒入了她。
  「好痛!」她驚喘,咬得手指都出血了,疼痛的淚水從眼角不斷滾落,她不斷地搖頭,長髮披迤在床鋪上,烘托出她脆弱輕顫的嬌軀。
  他眸光一黯,心疼地執起她被自己咬傷的小手,湊在唇邊輕吻,「不要忍住,把自己交給我。」
  「可是好痛……真的好痛……」
  她抗拒,並且推打著他,然而,懸空的身子每一次細微的挪動,都教她深深地感覺到他巨大的存在,灼燙著她血嫩柔弱的花壁。
  一絲深沉的情感閃過他的眼底,他咬緊了牙關,強忍住撕穿她的衝動,在她的身子裏沉蟄了半晌,然後緩慢地進出她嬌膩狹窄的禁地,一掌覆住她雪白豐豔的乳房,不住地挑逗著她已經非常敏感而且緊俏的頂端。
  「不要動……求你,不要動……」她瞪大了雙眼,低泣哀求,聲音沙啞,一瞬間被他撩竄在身子裏的僨張火燙給完全震懾,不能自已。
  東方徹對她的請求恍若未聞,在她的體內進行欲望的律動,一手扯住她的大腿,讓兩人之間的交合更加緊密,一次次強行貫穿她柔灩的花蕊,搗弄出摻和著處子之血的愛液,紅色的血流緩緩地沿著她雪白的臀瓣間淌下,滴染在雪白的床單之上。
  「啊……痛……徹,真的……好痛……」她喊疼的聲音漸歇,氣若遊絲,撕扯的疼痛逐漸地轉成了黑甜的愉悅,她無法再思考。
  她感覺自己就快要被毀滅,被他撕成碎片,強烈的快感就像是無邊無際的黑暗,就快要將她吸入。
  「徹……」她像個孩子般,伸手乞求他溫暖的胸懷,纖臂攀住了他寬闊的肩臂,瑩白的指甲深深地陷入他背部的肌理。
  她喘息、哭泣、用力地擁抱,完全以他為依歸。
  東方徹伸手撈住她懸空的身子,兩人之間呈現完美的貼合,溫柔地吻了下她淚濕的臉頰,眸光一黯,虎腰猛然挺進,如利刃般穿刺她的柔軟。
  她緊咬著唇,將佈滿紅暈的小臉埋進他的肩頸,低低喘息,雙腿夾緊了他的腰際,雪白的胴體隨著他的堅硬貫穿而上下起伏。
  強烈的快感融入了她的血液,不停地在她的四肢百骸中流竄,不……她快要承受不住了……
  一聲嗚咽奪喉而出,她更用力地抱緊了他,冷不防地,她被拋上了高潮的頂端,不斷地在他的懷中顫動痙攣,無助地哭了起來。
  東方徹咬牙,感覺到她花穴正劇烈地抽搐戰慄,嚴格地考驗他的自制力,他抱緊了她,更饑渴地佔有她。
  她開始抵抗,他每一次的穿刺都足以教她失去意識,她以為自已會因此而瘋狂,「不……不行了!」
  他強硬地制服了她,霸道地吮去她的呻吟,一絲溫柔的眷戀閃過他雋黑的眸底,在一陣完全失去了自制,恍如野獸般的狂犯之後,他深深地進入了她,激射出熱燙的白焰。
  「徹……」她哽咽了聲,完全無力承受招架,纖臂無力地垂落,嬌弱地暈厥在他的懷裏。
  他牢牢地擁住了她,唇畔染著微笑,在心底決定了一件事情──這輩子,他要定了她!

  怎麼可能?
  他跟她竟然真的發生關係了?!孟小栗從一早醒過來,就被這個事實給震撼住,久久不能回神,一整個早上都是恍恍惚惚的。
  她的身體裏一直存在著強烈的感覺,小腹及雙腿之間隱幽幽地泛疼,那是他曾經進入自己,一夜貪歡之後的結果。
  她緊揪著被單,坐在床上,秀髮呈現大波浪的淩亂,嬌媚性感,臉蛋白裏透紅,小嘴紅豔,完全是一副才剛經歷過激情滋味的小女人模樣。
  就在她出神之際,東方徹出現在她面前,修長健美的身上只穿了一件浴袍,黑髮捲曲微濕,像是剛才淋過浴一樣,充滿了慵懶的魅力。
  「小栗子,你在想什麼?」他坐到她的身旁。
  「沒事……什麼事情都沒有!」她急忙地否認,連忙跳離他半公尺的距離,心跳得飛快。
  奇怪,以前總不覺得他有什麼特別好看,但是今天就算只是不小心瞥到他一眼,也會覺得怪怪的,像是心窩兒底被人搔中了癢處,呼吸會不由得被奪走,差點就要喘不過氣來。
  「你沒有必要離我那麼遠吧?難道怕我吃了你不成?」他莞爾笑語,伸出長臂將她擁入懷中,盈抱滿懷。
  聞言,她的臉蛋倏忽紅了起來,低低地埋在他的胸前,心想自己該不該提醒他,就在昨天晚上,他才剛剛把她給「吃」掉了而已。
  「現在還疼嗎?」他俯首與她額心對額心,溫柔笑語道。
  「一點點……不太疼了!」她含羞帶怯地說,不知道自己該用什麼樣的表情面對他。
  好羞人哪!昨晚他就是用這副身軀抱她的……這念頭才剛一閃過,她的臉蛋頓時紅得像一顆熟透的番茄。
  「那就好,我剛剛打電話給羅絲,告訴她今天我們兩個人都不進辦公室了。」他愛煞了她這副欲語還羞的模樣,忍不住把她摟得更緊。
  「什麼?如果我們兩個一起不進辦公室,其他人會怎麼想……」她慌張地說道:「那我是不是應該隨便編一個什麼車禍受傷的理由,否則他們就會知道……就會知道我們……」
  「怎麼可以這樣詛咒自己出車禍?!你想太多了!他們不會知道的,只要你自己不要太心虛就行了。」他輕點了下她的俏鼻,溫柔地笑道:「你今天需要休息一下。」
  「可是……」昨天才從女孩變成女人,她總覺得一切都不對勁,好像別人隨時都看得出來他們剛做過壞事似的,「我們……」
  她想問他,他們是否已經真的開始喜歡對方了?抑或只是一時的意亂情迷,昨天的她太過傷心了,他是否只是同情她呢?
  完了!她也感染了現代女子開放的惡習,莫名其妙失身給一個男人,她竟然沒有哇哇大叫,要他負起責任,而且心裏竟然還有點偷偷高興?!
  這樣想想,好像真的完蛋了!那他到底要不要負起責任呢?她偷覷了他一眼,決定不問。可是,她這樣做,會不會瀟灑過頭了?
  啊……這下真的完蛋了啦!她自己都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了!
  「我們怎麼了?你話只說了一半,這樣的習慣不太好喔!」他輕聲譴責,唇邊泛著憐愛的微笑。
  她遲疑了半晌,終於決定不問了,「我們出去吃飯吧!我好餓喔!咱們開車去吃海鮮大餐,順便去海邊兜兜風,好不好?」
  他微笑,俯首啄吻她的唇,「全聽你的。」
  「快快快!我快等不及了!」孟小栗整裝完畢,快速地飛奔出門,不說二話地跳上了車。
  東方徹隨後抵達車邊,手裏拿著一串鑰匙,出乎意料地問道:「小栗子,你不要自己開車試試看嗎?」
  他倒是滿訝異她不過來搶鑰匙,而是自己坐到駕駛座旁,按照道理來說,她這麼喜歡車,應該也是很喜歡享受開車的樂趣才對呀!
  被他這麼一問,她靜了半晌,才緩緩回道:「我什麼時候跟你搶過要開車了?」
  「你沒有。」他聳肩。
  「那就對了,因為,我根本就不會開車,也學不會開車,要不是我叔叔開車廠,光是駕訓班被我撞爛的車子,只怕會修理到我破產都還不完,無論再怎麼喜歡車子,也只能拗別人當司機開車載我,怎樣?你笑呀!你笑呀!沒關係,我早就習慣了。」
  她激動地攤了攤手,一張小臉氣得通紅。討厭,他哪壺不開偏去提哪壺,分明就故意要跟她過不去嘛!
  東方徹笑了笑,看著她就像是一隻被逗到渾身豎起利毛的刺蝟,說不出的可愛有趣,老天,他都快要逗上癮了!
  「別氣了,今天一整天,我就是你的專用司機,滿意了吧?」他坐上了駕駛座,趁機又偷了她一個香。
  「勉強湊合著用,快開車吧!」
  她俏臉泛紅,笑瞪了他一眼,完全不知道他輕描淡寫的一句話,對於許多人而言,是一項可遇而不可求的恩賜。
  他,東方徹,全球最大汽車工業──凱沃思集團的原定繼承者,從來不公開露面之「鬼」。
  他曾經一手策動了震驚世界的夢幻車賽,造就了賽車的典範極致,同時也是她孟小栗夢寐以求的超級偶像,然而,因為他太醉心於設計衣服,拋棄了汽車集團的繼承權,所以,他也被稱作是一個「不務正業」的超級敗家子。

, , , , ,
創作者介紹

I'm Your Little Sunshine♥

﹍紫寶唄♥〞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