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璃 - 惡魔的女人【豪門遊戲之一】``第四章

  影印、倒茶水、送公文、偶爾跑跑腿、碎碎紙,跟東方徹同進同出,一起吃飯,一整天的光陰很快就不見了,孟小栗發現除了這裏的人都對她很好以外,她也確實很閒。
  兩天下來,她覺得自己隨時有閒到發黴的可能,自從二專畢業之後,她就再也沒有那麼閒散過了。
  太閒的結果就是教她一直想起東方徹停在地下車庫裏的那些寶貝愛車,然後,心就忍不住一直癢起來。
  所以,她就做了一件事情,直接跑去東方徹的辦公室找他,想要問明白一件事情,以解決眼前的困境。
  「喂,你到底打算給我多少薪水?」她問得直截了當,心裏還覺得奇怪,這個她早就該提的問題,她竟然從來沒有開過口。
  一定是那些會教人流口水的好車,教她被鬼迷了心竅吧!
  「你怎麼突然間想到要問這件事情?」東方徹正在與一位服裝展示會的企畫主管商討事情,只不過卻對於她的問題比較感興趣,合上了資料夾,交代了幾項要件,便示意要那人出去。
  孟小栗一直保持沈默,直到那個人離開了,才又開口說:「因為,如果你給我的薪水很高的話,那我想現在的工作實在是太輕鬆了,這樣實在是太不好意思了,我可以多做一些事情,比如說替你洗洗車呀……」
  「是嗎?那要是我給你的薪水太低的話,你是不是也會說,教我讓你多看看車子,以彌補你精神上的損失?」東方徹的語氣不善。
  該死的小妮子,就不能稍稍忘記掉他對她有意義,僅只於擁有了那些該死的車子嗎?
  一針見血。「咦?被你猜中了!」她充滿驚奇地說道。
  「不準!如果你真的很閒的話,來幫我整理設計圖,順便讓你多瞭解一下何謂真正的品味!」說著,他旋身從桌上拿了一疊資料給她,「順便,如果你真的很有空的話,去替我倒杯茶,倘若你能做到讓我滿意,放心,我付給你的薪水將超乎你的想像。」
  說著,他老奸巨猾地一笑,教人完全沒有招架之力。
  討厭!孟小栗狠瞪了他一眼,不悅地翹起了小嘴,賭氣道:「那我下午要請假,你准不准?」
  「去哪裡?」東方徹笑問。
  「回家睡覺啦!」她不高興自已被他吃得死死的,氣衝衝地踱到門口,突然又回頭拋下一句:「你今天記得要開我的『栗子一號』回家,另外要記得把天篷蓋升起來,聽說今天晚上颱風登陸,外面又在下雨了。」
  說完,門就在她的身後跟著甩上。
  東方徹不禁苦笑,越來越覺得她實在是太可愛了!

  「叔叔!」
  孟小栗冒著雨沖進車廠,一身濕透。
  「小栗,你怎麼淋得全身都濕答答的,快過來把頭髮擦乾。」孟海從裏頭拿出一條毛巾,丟在她的頭上。
  她拿著毛巾隨便把頭髮擰乾,過了片刻,才抬起頭來看孟海,小臉笑得非常燦爛,「叔叔,我們什麼時候出發呀?車賽不是已經快要開始了嗎?我們到底有沒有拿到邀請函啊?沒有邀請函是進不去的耶!」
  「呃……小栗,告訴叔叔,你這兩天去哪裡了?心心說你跟一個男人走了,我去你家裏看過,只要教車廠裏的一些夥伴們替你整理一下,就可以住人了。」孟海假裝不經意地轉移開話題。
  「那個男人的名字叫做東方徹,是我現在的老闆,最重要的是他有好多名車,我統統都幫它們取名字了,它們全部都是我的『栗子號』!」她非常興奮地說,然後又很關心地回到原來的話題,「叔叔,我們到底什麼時候出發?我覺得機票要早一點訂會比較好耶。」
  「那很好呀!可是,小栗,如果說……如果叔叔跟你說車賽……」孟海心不在焉,再度欲言又止,神情凝重,覺得他將要說的事情,遠比她去跟一個剛認識的男人住在一起還要嚴重千百倍。
  「如果說怎麼樣?叔叔,你話不要只說到一半呀!我今天就是專門為這件事情回來的,那可是夢幻賽耶!我已經等了四年,不能再等下去了!」她覺得這才是她人生中的大事,比任何事情都重要。
  四年前,她才十七歲,無幸參與盛事,但是,當她從叔叔的口中得知比賽的精采詳情時,她就夢想著,一直夢想著能夠親眼目睹車賽現場,那將多麼撼人心扉,教她就連作夢想起都會覺得興奮無比。
  「小栗,如果叔叔告訴你,車賽停辦了,你會怎麼樣?」孟海一字一句,小心翼翼地說。
  「停辦?!」她的腦袋一片空白,像被人投了顆炸彈,完全不能夠思考任何事情,「你在開玩笑吧?!」
  「如果不是呢?」
  「沒有如果,我不要聽如果,不會的,車賽不會就這樣停辦的!叔叔,你不要開小栗玩笑呀!」說著,她已經是熱淚盈眶,聲音都啞了。
  「美國方面的主辦人來了回函,說夢幻車賽很可能永遠都不會再舉行了!」孟海語重心長地說。
  「不……不要,為什麼?為什麼?!我不相信,我不相信……」她不停地搖頭,兩行淚直墜。
  「叔叔也很不想親口告訴你這個壞消息,但是……」孟海開始後悔自已不該告訴她那場車賽,或許就不會有今日的傷心了!
  她悶悶的直掉淚,悲傷地咬著唇,難掩滿腔的失落,她不相信……她無論如何都不會相信的。
  「小栗,你不要太傷心了,不是還有F1和一級方程式車賽嗎?我們還是可以去看,聽說凱沃思集團也是F1日的贊助者,他們旗下的車隊也會出賽,說不定會比夢幻車賽更精采……」
  「不可能!叔叔,你不要騙我了!那是絕對不可能的事情,夢幻車賽講求的是毫無規則的生死極速,是每個賽車迷的夢想……他呢?那個一手策畫夢幻車賽的男人呢?他就什麼都不管了嗎?」她睜大了雙眼,強撐住淚水,只是還是不爭氣地掉了下來。
  「他向來行事神秘,被人稱之為『鬼』,我很早以前就跟你說過了,他除了曾經出席過那一場夢幻車賽以外,除了我費盡心機替你拍到的那張照片之外,沒有人知道他的模樣,他從來不對外公開露面,整個汽車集團的代表首腦人物是他的母親,琳恩‧凱沃思。」
  「我不管!他不能這麼不負責任……叔叔,難道就沒有人去阻止這件事情發生嗎?」
  她像是被人從懸崖丟進了深淵,濃濃的失望之情,在她的心底凝聚成一塊很沉、很沉的大石塊。
  「全球的賽車同好對這件事情都相當震驚,因為事前一點預警都沒有,小栗,我看你只好想開一點……」孟海試圖再勸道。
  「我不要!他們怎麼能在這最後一刻,才宣佈這個消息,我不接受!」她斬釘截鐵,出乎意外地任性堅持。
  她一直都是這麼的期待,不斷努力存錢,拚命地經營著屬於自己的夢,然而只是在夢想的最初,竟然已經落空了……

  雷雨交加,大雨滂沱,一輛黑色的跑車冒著大雨開進了鐵門裏,隨著大燈照射的光影一閃,照到了屋簷前一團小小的人兒,東方徹猛然煞車,打開車門快步跑到那團小人兒身旁。
  「小栗子,你為什麼不進門去?看你淋得全身都濕掉了!」他脫下外套緊緊地包住她。
  「我忘了帶鑰匙,沒有人替我開門,所以我就躲在這兒等你……」才說著,她的語氣已經哽咽。
  「該死,你怎麼了?怎麼哭了?很冷嗎?」他迭聲地詢問,一雙大掌捧起她冰涼的小臉,細心呵哄。
  她的身子好冷,究竟在外面讓風吹雨淋多久了?
  「不冷,徹……怎麼辦?我好難過,真的好難過……」她伸出手緊緊地抱住他,嗚咽地哭訴道。
  「我們先進屋去,你再慢慢告訴我,好嗎?」他柔聲地哄著,一手抱起了她,一手掏出鑰匙開門。
  一進了門,他將鑰匙隨手一丟,橫臂將她懸空抱起,筆直地往樓上步去,一路上,耳畔不斷地傳來她的低泣聲。
  他的胸口傳來悶悶的心疼。
  她將小臉埋在他的肩窩處,哭得像個孩子般虛弱無力,「徹……他怎麼可以這樣……怎麼可以這樣對我……」
  「不哭,告訴我,是誰欺負你了?」他細心地詢問,就近將她抱進了自己位於二樓的房間,入門一室的黑暗,只有沒關好的落地窗透進了風,照進了雷電的閃亮,他放手讓她坐在床邊,伸手想要打開床頭的燈,好看清她的樣子,不意卻被她伸手阻止。
  「不要開燈……我一定哭得很醜,你不要看我……」她哽咽得快要說不出話來,又一顆豆大的淚珠冷不防地掉了下來。
  東方徹頓了一下,回身曲指拭去她頰邊斑駁的淚痕,「好,我不看你,但是你現在全身都濕了,我拿件浴袍給你,沖個舒服的熱水澡之後,我們再好好聊,好嗎?」
  說著,他起身往更衣室走去,「這是我的浴袍,尺寸對你而言可能大了一點,但是應該勉強能夠穿!」
  「車賽不舉行了!」她坐在床畔,紅著雙眼說道。
  聞言,東方徹的身形一頓,很明顯地僵硬了下,然後,他只是一語不發地拿起一襲白浴袍,微笑著走回到她的面前。
  「什麼車賽?」他故作平靜地笑問道。
  「夢幻……四年一度的夢幻車賽,就在昨天宣佈不舉行了!叔叔今天下午才告訴我,他說,不只這一次,而是永遠,夢幻車賽永遠都不會再舉行了!」她再度泣不成聲,哭倒在他的懷裏。
  他的臉色一凝,憐愛地輕吻她的發稍,刻意輕鬆地笑道:「只是一場車賽,你又何必如此傷心呢?」
  「什麼叫做只是一場車賽?你不懂!你根本就不懂!」她握起小拳頭不斷地打在他的身上,氣憤地哭嚷道:「它不只是一場車賽,而是極致、是所有人的夢想,你懂不懂?!」
  東方徹眼明手快地抓住了她失去理智的小拳頭,用強而有力的臂彎緊緊地抱住了她,柔聲道:「好好,我懂了,你不要再哭了,好不好?」
  「不,你還是不懂……我以為你或許能夠明白,以為你會懂得那場比賽對我而言有多重要!」
  她嘶聲譴責,把一肚子的氣惱全部發洩在他身上。
  「好,我承認我不懂,行了嗎?」
  東方徹苦澀地笑歎了聲,他早該猜想到,依照她這麼喜愛汽車,十之八九也會熱愛賽車活動。
  她是如此執著、瘋狂,如果他早知道會遇上一個像她這樣癡狂至廝的女孩,或許,當時的他就不會這樣義無反顧的斷下決定。
  此刻悲傷欲絕的她,幾乎快要教他心碎了!
  「你知道嗎?我一直在等,從四年前就一直在等,他怎麼能夠在最後一刻才說不舉行了?為什麼?怎麼可以這樣對我?」說著,她一顆顆晶瑩的淚珠無聲地跌落雙頰。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他心疼地歎了口氣,大掌撫挲著她淚濕的小臉,心裏百味雜陳,直想憐惜她。
  「徹,你認識的人一定很多,你可不可以去教他們不要停辦?至少這一次,這一次不要……」她睜著紅紅的眼睛,很認真地求道。
  「小栗子,我──」他啞口了,深深地凝視了她一眼。
  「我求你、求你去跟他們說──」
  「不要再說了!」他封住了她泣求的小嘴兒,冷不防地將她擁入懷中,將她按倒在柔軟的大床上,俯首吮弄著她的唇,並且纏綿著彼此的身子。
  亮晃的雷電頃刻劈開了黑暗的天空,照亮了他們,窗邊細細地刮進了傾盆大雨的絮絲,又是一道驚雷落下……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I'm Your Little Sunshine♥

﹍紫寶唄♥〞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