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璃 - 惡魔的女人【豪門遊戲之一】``第三章

  「哇——」
  孟小栗看著眼前一片對她而言不啻是「金光閃閃,瑞氣千條」的美景,紅唇微張,笑容忍不住泛漾開來。
  「你竟然有LAMBORGHINI的DIABLO6.0GT!我的天啊!你知道嗎?這台配備了V12引擎,起步加速只要三點七秒,極速可以到達三百三十八公里,市價要好幾千萬的寶貝,而你竟然也有?這真的是太……太神奇了!」她歡天喜地揪住東方徹的衣袖,眼睛卻一直盯住車子不放。
  東方徹一語不發,靜靜地站在她的身旁,觀察她的反應,身長一八五的高大身軀任她拉著走,聽她逐一對他的車子如數家珍。
  聽著她對於車子配備性能無不熟悉,甚至於出廠年份,以及全球才限定發售幾台,彌足珍貴……
  然後,再驚歎一下他竟然有辦法把這些車子弄到手,雖然語帶誇讚,東方徹卻還是覺得心裏有點不是滋味,俊美的臉龐泛過一絲不悅。
  「啊……那天晚上你載我的那一台黑色跑車!」她像發現新大陸似地拉著他往前沖去,直到站定在車子旁,她靜了一靜,抬起亮晶晶的雙眸,徵求同意似地說道:「你說,這些車子都可以隨我處置嗎?」
  「沒錯。」哼!他在心底非常不爽地暗哼了聲,後悔自己不該向她提出這一項建議。
  該死!除了車子以外,她難道就不能多看他一眼嗎?他好歹也算是收容她的恩人呢!東方徹心不甘、情不願地被她拉著走,一臉陰沈。
  「那……我要把它們統統取名字!既然這是我看到的第一部車,那就叫它御用栗子一號!」她又再度拉著他往另外一台看起來就非常炫目雅痞的蓮花跑車走去,「這一部就叫栗子二號,那一部銀色的Z8是我的栗子三號,四號、五號、六號,最後……七號!」
  美夢!這真是她人生中最大的美夢,孟小栗不禁在心底驚歎,澄亮的眼珠子梭視著百來坪大的停車場,停滿了她夢寐以求的好車。
  「就這樣?」東方徹冷不防地將她拉進懷抱裏,俯眸惡狠狠地盯著她,語氣有點不善。
  孟小栗搞不清楚他為什麼看起來心情不太好的樣子,纖細的身子跌進了他的胸膛,抬眸與他四目相對,怯生生地說道:「只有七部車子,當然就只有這樣子呀!」
  看見她一臉像是受了委屈的模樣,東方徹頓時驚覺不對,老天!他到底在做什麼?竟然去跟車子爭風吃醋?!
  難不成,他心底想要她也幫自己取一個什麼「栗子八號」,他才會覺得自己受到了她的重視嗎?
  可恥!
  孟小栗瞧見他的臉色青白不定,腦袋裏忽然閃過一個可怕的念頭,害她著急地揪住了他的衣領,慌道:「難不成,你已經後悔了?你不讓我照顧這些車子了嗎?你不會的,對不對?東方徹,你要是敢說你後悔了,我就會哭!哭到這裏也淹大水,啊……你不可以後悔啦!」
  「閉嘴!我的話全部被你給說盡了,我沒有後悔,走,咱們上去吧!」東方徹霸道地拉著她,轉身就走。
  「我想多陪陪這些車子……」她依依不捨地回首頻望。
  「不用了,車子放在這裏不會丟掉。」他一口回絕。
  東方徹完全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哪一根筋不對勁,只想拉開她與車子之間的距離,以策安全。
  沒關係!這裏是他工作室大樓的停車場,而他家的車庫頂多只能擺得下兩部車子,到時候,沒有了這一堆礙眼又礙事的車子,他就不用連回到家都跟車子爭寵了!
  忽然,思緒一頓,東方徹驚覺到他仍舊還是在跟自己的車子吃飛醋,開始覺得今天的自己有點不正常,他從來都沒有像今天這樣看車子不順眼,巴不得把它們統統給賣掉省事。
  他就知道自己不該還有一點留戀,但自從三年前,他所建立的服飾品牌在市場上建立了不可動搖的地位,在國際間打響了知名度,他所設計的衣服成了許多女子夢寐以求的幻品時,他名下的車子就又莫名其妙多了起來。
  經他一提醒,孟小栗才想到這麼好的車子很有可能會被人半夜偷走,這樣一想可真是不得了。
  「丟掉?沒錯,這麼好的車子很容易被偷,沒關係,我可以免費充當你車子的保全,然後……」
  然後,她就可以天天守著它們,享受著被一堆世界名車包圍的快感,孟小栗忍不住開始幻想起來。
  「不用了,這楝大樓的保全系統精密得滴水不漏,不用你操心了!」他當頭澆了她一盆北極冰水,看到電梯門一開,就迫不及待地把她推進去,然後用高大的身軀擋住了她的出路,當的一聲,電梯門在他的身後重新合上。
  很好,電梯關門,電梯上樓!東方徹從來都沒有覺得電梯小姐這句口頭禪聽起來如此愉悅順耳,笑容忽然抹上了他的唇。
  孟小栗猶不死心,伸出跟他比起來就顯得非常嬌小的手臂,越過他的肩側,想要奪取電梯的開關主控權,急著想說服他道:「唉呀,人家都說百密必有一疏嘛!我一定能夠做到人性化管理,包君滿意……」
  讓她一見到車子,她就離不開了,恨不能一天二十四小時都守在它們的旁邊,半步都不要離開。
  「你不是要為我工作嗎?我可不是雇你來照料這些車子的。」東方徹的口吻酸味四溢。
  「不是嗎?」她好失望喔!
  「跟我上樓,你就會知道自己工作的內容。」東方徹牙一咬,決定跟她來個大人不記小人過,哼哼,反正他才不希罕當什麼「栗子八號」呢!
  這時的東方徹,就連心底的想法都散發出濃濃的醋酸味。
  因為,他發現自己竟然真的有點吃味了!
  而他的頭號敵人就是──他自己的愛車。

  「就是這一套,替她換上去。」一聲令下,全員出動。
  整楝大樓總共有十三層樓高,占地約兩百多坪,位元於臺北市中心,全部都屬於東方服飾集團所有,一樓是挑高的樓中樓設計,非常巧妙地規畫了入口以及精品名店,高雅、古典的裝潢教人眼睛一亮,出入的人大多是名門貴婦,以及有錢人家的千金小姐。
  這些人通常都是很有氣質的,所以,當精品店二樓的私人更衣室裏傳出女子尖叫的聲音時,一切都變得非常引人注目。
  「東方徹,你騙我!你沒有說工作內容是這樣子的……啊!不要脫掉我的褲子,你!住手!我的內衣礙著你了嗎?東方徹──」
  該死!她竟然沒有事先問清楚他的職業,要是知道他是「賣衣服」的人,她是絕對不會答應替他打工的!
  「老闆,這樣真的好嗎?」一旁的助手擔心地問。
  「沒關係。」他淡淡含笑,回絕了一旁部下的疑慮。
  東方徹雙手抱胸,神閒氣定地坐在更衣室外的真皮沙發上,等待看見她穿著他所設計的衣服,非常煥然一新的模樣。
  「你們住手!不要碰我的頭髮……啊!」隨著這一聲慘叫,一團粉白色的物體被丟出了更衣室。
  孟小栗站定了腳,完全不管三七二十一,筆直地往東方徹的方向沖過去,完全失去理智的情緒,教她沒有發現他眼中閃爍的驚豔。
  「你給我聽著!本姑娘我不幹了──」
  東方徹情不自禁地站起身,眼神直勾勾地凝視著她,對她麻雀般吵雜的抱怨聽若未聞。
  她穿著一襲白色緞面布的肚兜式細肩帶,突顯出她細緻的鎖骨,下擺收口,搭配上同色系的A-LINE裙裝,修細的長手長腳表露無遺。
  再配上一頭淩亂而性感的長髮,和一副恨不得將他生吞活剝的惱怒表情,教他覺得她簡直就像是一個偽裝成天使的小惡魔,純潔而且邪惡。
  「東方徹,你到底有沒有在聽我說話?我說我不幹了,你聽見沒有?我、不、幹、了!」
  孟小栗覺得自己快氣昏頭了,突然,她從另一端的鏡面上看見一個非常眼熟的狐狸精,黑頭發、白衣服、被氣得酡紅的小臉,和瞪得大大的圓眼睛,看起來真是眼熟得不行,等等……她!那竟然是她?
  那只狐狸精竟然是她?她不要、不要!孟小栗開始處心積慮想要把衣服扯掉,就像個小孩子般任性。
  「住手!你在做什麼?」東方徹趕忙阻止她,結果,就在這一拉一扯之下,意外傳出了清脆的裂帛聲。
  見狀,東方徹的臉色頓時一沉。
  「啊!我、我不是故意的……」她瞪大了眼看著衣服下擺的裂縫,看了看他,又看了看衣服,小聲地說道。
  東方徹惡狠狠地瞪著她,一臉鐵青,靜靜地不置一詞,山雨欲來的陰霾架式已經教許多工作人員準備逃命。
  「你到底不喜歡這件衣服的什麼地方?」他冷冷地問。
  「呃……呃……」她連「呃」了好幾十聲,被他瞪得完全說不出話來,覺得自己應該要找一個比較不傷人的理由。
  她絕對不會跟他說,她覺得這件衣服穿在她身上很醜,像個專門勾引男人的大花癡兼狐狸精。
  她也不會跟他說,他的品味其實很奇怪,怎麼會以為這樣的衣服穿在她身上會好看呢?
  過了很久、很久之後,她終於發出了一點點聲音。
  「我、我不習慣……對!我不習慣穿這種衣服,所以……所以才會……」對了!對了!就是這樣,這個理由一定會非常管用,孟小栗如獲曙光,低著頭偽裝出一臉歉意,小聲的說。
  聞言,東方徹定定望了她一眼,超冰點的沈默氣氛教所有人都不禁替孟小栗捏了把冷汗。
  「在你習慣之前,到頂樓工作。」他淡然下令。
  眾人譁然,忍不住面面相覷,不約而同地心想:他們的老闆今天是發了什麼神經,不僅親自帶回來一個工讀生,而且,還允許她去「頂樓」工作?

  他竟然是個服裝設計師?孟小栗非常吃驚地得知這一點。
  所謂的「頂樓」,泛指這楝樓的十二、十三層,也就是東方徹個人專屬的工作室,平時除了他幾位得力助手之外,不准其他人進來,以免打擾他創作設計的靈感。
  中間幾層樓又分成好幾個部門,擁有許多具有相當實力的設計師,尤其東方集團底下的幾個品牌都逐漸在世界名牌中打開了知名度,躋身於名流所爭相穿戴的名品。
  專家預測,東方集團在不久之後,將以後起之秀的姿態,瓜分目前全世界名牌至少三分之一的勢力。
  這是東方徹一開始就設定的目標,所以他一直以企業化經營自己的服裝市場,在全世界各地都設下了據點,臺灣的規模只能稱得上是東南亞最大的,他等待臺灣的市場逐漸成熟之後,再把規模更加擴大。
  偶爾,除了自己的品牌之外,他會接下一些比較具有挑戰性的私人工作,為個人量身訂作設計,但是這項服務索價頗高,並不是平常人可以付得起,一直以來,能夠擁有他量身打造這項殊榮的女人,全世界不超過十個。
  「安排一個位置給她。」東方徹帶著孟小栗一踏進分隔他辦公室內外的玻璃門,語氣冷淡地朝貼身助理命令,隨即轉身入內。
  孟小栗望著他身後的門緩緩合上,然後就再也聽不到裏頭傳出半點聲響,心裏著實擔心了一下。
  他一定還在生她的氣吧?她咬著唇,小臉苦惱地皺了起來,她真是不該太衝動撕破那件衣服的。
  可是,她控制不住嘛!
  「小丫頭,過來這裏,這張小桌子就給你用了!」雖然,不太知道老闆到底帶了一個小女孩上頂樓來做什麼,但經驗老道的羅絲‧喬克森知道自己只要照辦就是了。
  孟小栗驚訝自己會聽到流利的中文,她表情意外地望著眼前擁有一頭閃亮金髮、看起來溫柔而且慈祥的女人,忍不住甜甜地笑了,走到她所指的那張小桌子旁。
  頓了頓,她又忍不住回眸瞧向那扇沒再開過的門,心兒惴惴,完了,他一定還在生她的氣,這樣的情況真是不妙呀!

  當晚,孟小栗以非常輕便的行李,搬進東方徹的別墅裏,驚訝地發現他很可能也屬於那種很「貴」的男人階級,換言之,就是一隻每個少女都幻想能夠逮到的超級金龜婿。
  上上下下總共有三層樓歐式建築,占地頗大,各層樓間的裝潢都是別出心裁,很有東方徹個人的獨特風格,還有一片草坪花園,車庫在房子的偏側,有一道白色的門。
  入夜,孟小栗穿著很可愛的小熊睡衣,悄悄地走下樓,伸手推開東方徹位於二樓的書房,因為她發現燈還亮著,果不其然,她看見東方徹穿著一襲深藍色的絲質睡袍,坐在書桌前翻閱資料。
  「我可以進來嗎?」她的聲音細若蚊蚋。
  東方徹從桃心木書桌前抬頭,望了她一眼,「進來吧!」
  她像個得到恩准的小朋友,乖乖地走進來,並且把門帶上,卻是站在門邊,過了很久都不說話。
  「有什麼事嗎?」東方徹又睨了她一眼。
  「嗯……你還很生氣早上的事情嗎?」她抬眸怯怯地問。
  哼,她總算注意到他了!東方徹心裏不免小小的得意了起來,表面上還是不動聲色,淡問道:「為什麼你要這麼問?」
  「因為,你如果生氣的話,我會很難過的,要是不得到你的原諒,我會整個晚上都睡不著覺的。」她一臉苦苦地說。
  喔?原來他的情緒也可以影響到她?這下子,東方徹又更得意了,一抹微笑淺淺地掛上唇邊,「那你是要來向我道歉的囉?」
  「如果我道歉的話,你會原諒我嗎?」她的眼睛頓時又充滿了期盼。
  「會,我當然會原諒你。」他朝著她溫柔一笑,表示自己的大人有大量,絕對不會記恨。
  「那……對不起!我不該撕破你要賣的衣服,你……原諒我了嗎?」她興匆匆地盯著他,眼神像小狗般天真期待。
  「嗯,我原諒你了。」他含笑點頭,忽然間覺得她實在太可愛了,竟然會因為他沒有原諒她而無法成眠。
  難道,他對她而言,竟有如此重要嗎?他開始正式得意了起來。
  接到他的特赦令,她如釋重負,意雙小手在胸前合十感激道:「你原諒我了?那太好了!我真的好怕你太生氣了,然後就不讓我再看車子了呢!你人更好,我現在能夠睡覺了,而且一定會睡得很好,晚安!我要去睡了。」
  東方徹頓時錯愕,覺得自己的感情被嚴重欺騙,「你來請我原諒,只是因為怕我不再讓你看車子了?」
  「對呀!不然你以為還有什麼理由?啊!難道你反悔了嗎?不行,我不接受,絕對不接受!」她露出一臉驚慌,完全不顧形象地沖上前去,小手拉起他擱在桌上的大掌,用她一雙又圓又黑的大眼睛瞅住他不放,扁起了紅嫩的小嘴,一臉苦瓜,問聲道:「你不可以出爾反爾啦!」
  東方徹深沉的眸光盯住她握住自己的那雙小手,再往上看見她的小熊睡衣,微微露出領口的粉嫩酥胸,眸色轉為濃郁。
  「奇怪,你這顆小腦袋裏怎麼可以塞得進去這麼多被害妄想?我不會反悔的,你放心吧!」他笑著保證。
  「真的?謝謝你,真的太謝謝你了!」她破涕為笑,衝動地橫過桃心木桌面,輕啄了下他的臉龐,然後就像攪亂了一池湖水般的精靈,轉瞬間離去,「晚安,我要去睡了!」
  說著,她帶著一臉滿足的笑意,腳步輕鬆地離開。
  在她的身後,東方徹被她突如其來的送吻給弄亂了心,久久不能平息,他到底是撿回來一個怎麼樣的女孩子?
  他發現,漸漸地,他不再只是單純想要讓她穿上他所設計的衣服而已了!而是當她吻他的時候,他的內心忽然湧起想要將她占為己有的獨佔欲,並且將她擁在懷裏傾心的憐惜。
  忽爾,他緩緩地搖頭,耐人尋味地笑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I'm Your Little Sunshine♥

﹍紫寶唄♥〞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