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璃 - 惡魔的女人【豪門遊戲之一】``第二章

  無垠的夜色,隱約的星光,閃亮的街燈,繁華的看板,在車子的呼嘯聲中,成了他們過往的景色,化成無數道霓虹穿越過他們的身邊。
  「你叫什麼名字?!」他架式俐落地掌控方向盤,撥出了些許注出息力,嗓音低沉含笑。
  「孟小栗,栗子的栗,你呢?」她非常大方地說出自己的名字,滴溜溜的眼珠子仍舊不停地為車子作巡禮。
  她有一個非常可愛的名字,他滿意地笑道:「東方徹。」
  「啊……」她驚訝地大叫了聲。
  「怎麼了?有什麼不對勁嗎?!」她該不會是聽出他就是那個被譽為時裝界寵兒的東方徹吧!那也好,至少他可以省點時間去解釋。
  只是,事實出乎他意料之外,孟小栗一臉質疑地打量了他半晌,終於公告心得感想,「好奇怪的名字喔!一聽就覺得好像不食人間煙火的公子哥兒,嗯……你真的很像耶!」
  東方徹頓時哭笑不得,「我能否認嗎?」
  「不可以。」孟小栗隨口回答,眸子一閃一閃的,似乎恨不得把車子給啃下去一樣,這時,她忽然觀察到東方徹一看起來就非常高超的駕駛技術,不由得驚喜更甚,「你一定對車子很有研究,對不對?」
  「不對,我只是碰巧比一般人會開車。」提起這個,東方徹的心情就很難好得起來,臉色一沉,不甚熱衷地回道。
  「是嗎?可是我倒不這麼覺得……」她俏皮地打量著他略嫌冷漠的側臉,結果發現有點自討沒趣,「好吧!我不說了,唔……有點冷。」
  涼涼的夜風吹在身上,入秋的氣息漸濃,吹得孟小栗有點打哆嗦,心底的火熱興奮終究難抵天氣的涼冷。
  聞言,東方徹才又笑了,他側眸往後座一瞥,「後面有我的外套,先拿去穿上吧!」
 「嗯!」她點頭。
  孟小栗從來不是那種會跟自己身體作對的人,她飛快地把頭鑽到後座,隨手抓過他的外套,來回之間,從和服裏隆起的豐滿胸部不經意地擦碰到他硬實的肩頭,胭脂色的唇不小心吻上了他恰好轉過來的嘴,印下了一道淺淺的紅痕,輕淺得就像是蜻蜓點水般,卻已經在湖心漾起一圈圈漣漪。

  一時之間,兩人似乎都感覺到異樣,她的身子頓在半空中,以一種非常貼近的距離拿著大眼睛瞪他,氣氛變得曖昧了起來。
  東方徹同時也在看著她,兩人四隻眼睛就像是鎖住了彼此般絕對而且自然,驀然,他毫無預警地把她一擁入懷,狠狠地吻住她略褪胭色的唇瓣,激狂地吮弄她唇間的甜美芳澤。
  「唔……」
  孟小栗被吻愣了,腦袋呈現一片空白的呆滯,感覺彷佛陷入了極速的飆車快感中,霓虹光影與他交揉成了她從來沒有見過的極美景致,在她的唇間、在她的心底,迅速地發酵膨脹,她深深地被震撼了。
  他吻了她!
  他竟然吻了她?!啊!他……他的舌頭竟然伸進來了!孟小栗完全無招架之力,被轟炸得無法反應的腦袋裏飛灰一片。
  突然,一道刺耳尖銳的喇叭聲打擾了他們,非常不識相地提醒他們車子還開在公路上。
  「放開我!」
  她飛快地掙脫了他,像只受驚的小白兔般退到了車門邊,一雙黑白分明的眸子愣愣地望著他,臉頰紅得像兩片楓葉般可愛,小手搗住了被他吻過的唇。「你你……不小心吻到也就算了,你竟然……又吻了一下。」
  兩片唇瓣腫脹地發燙著,她的心也跟著不平靜。
  這時,東方徹發現情況危急,眼明手快地轉動方向盤,閃躲了一輛開在他們前面的汽車,發出一陣緊急的輪胎擦地聲,爾後,過度的反作用力又把避得遠遠的孟小栗拋回他的身邊,趴在皮椅上,身子被和服纏著。
  她手忙腳亂地想再度逃開,然而當她抬起小臉時,卻恰好撞見了他側眸俯瞰下來的視線,男性薄唇勾勒著一抹偷嘗過腥味的微笑。
  他他他……竟然沒有悔意,而且還一副很享受的自得其樂狀!孟小栗又氣又惱,該死,這可是她二十一歲的純情少女初吻呢!他怎麼可以看起來一點都不在乎的樣子?!
  「下去左轉!停在巷子口就好了!」她氣悶地指揮道,心裏想,他奪去了人家初吻,不應該要表示一點歉意嗎?
  她幻想他至少也應該要哄哄她,說她實在是長得太可愛了,所以才會教他忍不住想要一親芳澤……可是,他竟然半句話都沒有!
  「把外套穿好,不要著涼了!」東方徹看似淡淡地關切了一句,心裏其實包涵了無限的柔情。
  孟小栗瞪了他一眼,過了片刻才把他的外套罩在身上,呼吸到衣服上屬於他的好聞男人味。
  車子一停在她所指定的巷子口,她迫不及待地把外套丟還給他,頓了一頓,才道:「謝謝,嗯……再見!」
  她鼓起了所有的力氣把話說完,飛快地跳下車去,匆匆地摸出鑰匙,打開她家那扇一看起來就很溫馨可愛的綠色小門。
  東方徹揚眉一笑,伸出大手想要抓回她,不想就這樣被她給逃掉了,卻不料,他的手機在這個時候響了,他心不甘、情不願地按下通話鈕,打老遠就聽見黑子霆非常憤怒的咆哮聲。
  「東方徹──」
  他不發一語地聽著手機裏傳來的人為噪音,眼光卻一直鎖住那道綠色的小門不放,直到屋裏亮了燈,透出一種屬於溫暖的氣息,他才打消了想要追上她的衝動念頭。
  他不禁心想:他一定要讓她穿上他所精心設計的衣服,用盡他所有的心思去妝點她的美麗。
  東方徹邪氣地舔了舔唇,再次嘗到了她留在他唇間的甜美味道,漸晚,冷涼的秋風中挾帶著一絲屬於夏末的溫暖氣息,飄揚過他的身旁。
  她被吻了!
  她竟然被一個稱得上是陌生的男人給吻了!
  孟小栗一進門就把自己拋進了舒適的沙發裏,一張小臉紅得直可媲美熟透的紅蘋果,撫著雙唇,一動也不動地回想著方才的情況。
  心裏滿漲著無法厘清的情緒,生氣、惱怒、不可思議、除了在心底大罵他是登徒子以外,還多了一絲澀然的羞怯……

  隔天。
  「打工專家」的辦公室其實只是一間小小的平房,位於孟海的車廠不到幾百公尺,與孟小栗的家更是只隔了半條街,所以左鄰右舍都知道如果孟家有事情的話,可以直接去「打工專家」找到她。
  孟小栗念念不忘昨天晚上發生的那件意外,面對童心心不斷追問那場假相親的內容,她也矢口不提。
  童心心最後也死心了,只是敏感地察覺事情不對勁,但非常會察顏觀色的她聰明的不再追問。
  午休時間,童心心一邊啃著巷口賣的烤玉米,順便抱著一隻包裝精美的大盒子,嘴裏含著東西,含糊不清地說道:「小栗,剛才你的鄰居張媽媽來過,她說早上有兩個看起來就很有高貴氣質的先生去你家,說這個東西要送給你,她替你收下來了,還跟他們爭執了很久,拿了你和她合照的照片給他們看,他們才肯把東西留下呢!」
  孟小栗昨晚因為胡思亂想而失眠了一夜,不支地趴在小桌子上補眠,聽兒童心心形容那兩個男人看起來就很「貴」的樣子,才勉強恢復了一些精力,睡眼惺忪道:「這麼慎重其事?拆開來瞧瞧吧!」
  一接獲命令,童心心飛快地丟開手裏的半根烤玉米,把大盒子湊到孟小栗的面前,看著她把盒子擱在腿上。
  她伸直了脖子,眼睛一瞬也不瞬地看著孟小栗緩緩地把銀色的緞帶抽掉,掀開了深藍色的盒蓋,白色的織布墊上整齊地貼放著一件紅色的小洋裝。
  「哇,好炫喔……」童心心驚歎,出乎意料地爆出一句應該完全不符合這件衣服的評語。
  孟小栗也瞪大了雙眼,抽起了紅色絲緞亮面的洋裝,無袖、挖領、領緣還多了一道非常別致的V字口,並且有著可愛卻又不失優雅的高腰身,質料觸感滑細,一看就知道價格不菲。
  「東方徹?」孟小栗拿起附在盒中的精緻名片,上好的紙質鍍著燙金的字體,吃驚地念出了這三個字。
  他為什麼要送她這個禮物?她不禁納悶。
  「東方徹?!這個男人是誰?」童心心向來哈日,穿戴都是從日本舶來屋買來的衣服,不僅五顏六色,而且還喜歡在身上掛東掛西,叮叮噹當的,前些日子還嚷著要去紋身,說想要紋一隻臘筆小新的小象鼻,所以,對於東方徹,她並沒有比生平不愛打扮的孟小栗懂多少。
  兩個同樣屬於名牌白癡階級的女孩,不約而同地用一種非常新鮮的眼光審視著眼前的衣服,然後,一陣靜默之後,童心心又開口說話了。
  「這個男人真是太不瞭解你了,一定跟你沒有什麼交情,我想也不用多問什麼了!」說完,她轉身重新投回烤玉米的香甜懷抱中。
  孟小栗忍不住瞪了她的背影一眼,心底咕噥道:他可是我的初吻物件耶,哪裡會沒有什麼交情?哼……
  咕噥完畢,孟小栗也覺得有點、心虛,又看了紅色的小洋裝一眼,然後,她蓋上盒子,系上緞帶,放到一旁,繼續補眠。

  唉……東方徹竟然送那種衣服來給她,或許心心說得很對,他果真是與她太沒交情了!
  她從來都沒有想過自己還會再見到他,這個男人難道不知道她前天晚上所說的那句「再見」,其實只是客套話而已嗎?
  他顯然不知道吧!
  這時,他就站在她的小客廳裏,一雙沉睿的黑眸打量著屋子裏溫馨的黃色調裝演,片刻後,他問道:「你的父母呢?沒跟你一起住嗎?」
  「沒有,他們兩個恩愛夫妻在我滿十八歲的那一天,留下了這楝房子,囑託叔叔照顧我,然後就一起跑到非洲去旅行了!三年來,我沒有他們的消息,也沒聽他們說什麼時候會回來。」
  孟小栗倒了杯水給自己,也倒了杯水給東方徹,淡然地聳了聳肩,裝出一副不太在乎的樣子。
  「昨天收到我送你的禮物了嗎?」他定眼瞧著她,這才是他今天來這裏的目的。
  「嗯,收到了,謝謝。」孟小栗被他盯得很不自在,微微一笑。
  「不客氣,你喜歡它嗎?」他繼續追問,眼神中透著超乎尋常的期盼光芒,一張俊美的臉龐因而更顯得迷人沉魅。
  孟小栗頓了半晌,眼皮子眨也不眨地瞅著他,過了好一會兒才道:「我應該要欺騙你,但是人家說撒謊不是個好習慣,所以我只好老實的跟你說,我不喜歡,非常不喜歡,那件衣服我很可能一輩子也不會穿,如果你已經開始後悔把它送給我,那我會很樂意把它還給你。」
  「為什麼?」他愕然。
  「理由不是告訴過你了嗎?我不喜歡呀!」她非常理所當然地搖頭,一屁股坐到小沙發上,覺得他的問題真好笑。
  「是衣服不夠漂亮嗎?沒關係,我可以再送你其他的……」
  「不是!我就是不要穿那種衣服!」她可愛地眨動雙眼,揚起一彎弦月似的微笑,非常義正辭嚴地拒絕他。
  「為什麼──」
  東方徹不死心地再度追問,卻在此時,從門外拔尖揚起的汽車喇叭聲硬生生地打斷了他。
  該死的喇叭聲!他暗暗詛咒。
  「小栗,咱們要去試車,你去不去?」同時,門外也傳來男人的吆喝,聽聲音似乎不只一人。
  「要!我要去,等等我!」孟小栗忽然眼睛一亮,從沙發上跳了起來,管不了東方徹滿臉陰沈,拔腿就要跑出去。
  不管了!不管了!他與車子……當然是車子比較重要,她想也不想,立刻就做下了決定。
  「站住,你還沒有回答我的話。」他眼明手快地拉住她的纖臂,渾厚的男性嗓音中充滿了不悅。
  「我回答了呀!不要就是不要,我從小就不喜歡太女性化的衣服,免得被人說我早熟或是像壞女人,所以,你教我穿那種衣服,簡直就是生不如死,我才不幹呢!明白了嗎?要是你已經明白了,就請快點離開我家,我要鎖門跟朋友出去玩了!」她對他下了逐客令,表情是雀躍而且快樂的。
  一想到又可以坐到從叔叔車廠改裝出來的好車,她就忍不住微笑,一點氣都生不起來。
  他瞪著她,並沒有立刻放開她的手,不過最後他還是鬆手讓她逃開,依稀之間,他看見了她臉上出現一種非常明亮搶眼的神采,像極了那晚她看見他的跑車時,所散發出來的動人神韻。
  她愛車!
  東方徹百分之百的肯定,孟小栗這個小妮子嗜車如命,知道這一點,對他而言不啻是一個天大的好消息。
  他一直知道,所謂的勝利,往往來自於攻擊對方的弱點,孟小栗有一個非常明顯的弱點,而他正好懂得利用。

  因為明年春裝的展示會,東方徹必須要在百忙之中飛到義大利去做最後的統籌,所以,當他再次見到孟小栗時,才不過隔了半個月,然而,卻已經足夠一個百年難得見到的颱風散步過臺灣一遭,當他再度光臨之時,只看見了孟家受了風災之後滿目瘡痍的模樣。
  他一腳踏進了小庭院,就瞧見一個穿著棉白T恤,寬垮的淺卡其色七分褲,長髮紮成一束的孟小栗,她正在客廳裏努力地刷洗地板。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他不禁皺起眉心,長腿小心翼翼地踏進一片混亂的客廳,生怕踩到什麼不該踏到的東西。
  「你自己不會看嗎?淹水了啦!」孟小栗沒好氣地回答他。
  「看來你損失慘重了。」他的眼睛往四處打量,最後下了評語。
  聽見他說她很可憐,孟小栗忽然靈機一動,表情一換,終於正視他大駕光臨的事實。
  「嗯,水淹了半層樓高,人家的傢俱統統都泡湯了,嗚……我是受災戶。」孟小栗自怨自艾,停下了手邊的清理工作,開始跟他這個半點事都沒有的閒人抱怨。
  反正,他都還有閒情逸致來探望她,那就代表他有時間,並且有那個義務聽她哭訴。
  而她恰恰好有一肚子的鳥氣,正愁著無處可泄。
  「不但這樣,這整條街停水又停電,電話不通,聯手機也打不出去,嗚……我只是平民老百姓,只能自己埋頭苦幹……」
  她勉強擠出了幾滴淚水,可憐兮兮地瞅著他,似乎企圖利用他一身看起來就非常結實的肌肉,挽起衣袖免費替她打掃家裏。
  這年頭景氣不好,人工很貴,要是能找到免費的男傭,她就可以省下一筆不小的花費,孟小栗的算盤打得很精。
  東方徹望著室內滿目瘡痍,再轉向她淚顏楚楚的小臉,想到她昨晚的受驚害怕,就有點心疼,伸手曲指拭去她雪白頸間的小泥汙。
  孟小栗見他不動聲色,以為他是不肯幫她的忙,就又故意低頭把小臉埋在雙手裏,悶悶地哭訴道:「自己埋頭苦幹也就罷了,可是,又有一個颱風又快要來了,嗚……人家昨天都沒睡,現在很想睡覺,但光是清都清不完了啦!」
  「去收拾一些簡單的行李,跟我回去。」東方徹當下決定,收容她這個風災難民。
  「跟你回去?」她驚訝地抬起小臉,完全不知道他為什麼會做出這個結論,她明明就只是暗示他可以浪費幾滴汗水,一化他一丁點兒體力,幫她把家整理乾淨而已呀!
  「沒錯,你不是說又有一個颱風要來了嗎?跟我回去,這次颱風再來,難保你家不再淹水。」東方徹非常決斷地說。
  「不會啦!」她連忙揮手拒絕,趕緊壓榨腦汁,掰出一個不跟他回去的理由,「我想,我才不會那麼倒楣,這次的淹水是意外,沒錯,因為只是一個意外,所以我只要把家裏打掃乾淨,吃碗泡面,睡個好覺……」
  「胡說,你家不是斷水又斷電嗎?連開水都沒有,你怎麼吃泡面?跟我回去。」他一語截斷她的胡思亂想。
  「不要,人家現在很窮,要忙著賺錢。」上官老頭給的那一百萬,她想要把它拿來當車隊的基金,至於添購新傢俱,唉……她又要傷腦筋了!
  「好吧!那我給你一個打工的機會,如何?我可以提供你相當優渥的薪水喔!」東方徹挑眉睨著她,試圖利誘。
  「嗯……讓我考慮一下……」這樣好像也不錯。
  「你跟我來。」他決定使出最後的手段,冷不防地拉起她的手,掉頭往外大步邁去。
  「喂,我還在考慮,你不要一直拉著我走啦!」她使出那種看起來就很賴皮的「賴著不走法」,想要抵抗他的強硬,然而,事實上是她根本就拿他過人的臂力沒轍,只能被他一直拉著往外走,穿過了小庭院,來到了大門口。

  驀然,她的眼睛一亮,停止掙扎。車子……有一輛車子,還是那種手工制,全球限量的蓮花跑車,竟然就……就停在她家門口!
  天啊!她覺得自己快要興奮得昏過去了!
  這下子,換成是她孟小栗抱住他的長臂不放,以防自己隨時會昏倒,「這……這是你的車嗎?」
  「沒錯,你不是很愛車嗎?」他挑眉反問,雋黑的眸子一瞬也不瞬地看著她的反應。
  他想自己是猜對了!
  「沒錯!我是很愛,而且這種車子很少會活生生的出現,並且跑在街上,東方徹,我真的開始覺得你不太簡單了!」說完,她終於也找到了力氣,一古腦兒地沖上前去,開始用眼睛和雙手非禮他的車子。
  這小妮子到底哪根筋不對勁,竟然看到了車子才覺得他不簡單,難道他的存在價值僅只於擁有這些車子嗎?東方徹在心底暗暗嘀咕。
  不過,很好,魚兒上鉤了!他發現只要提到汽車,尤其是那種稀有級的品種,她就完全失去了理智。
  東方徹滿意地微笑,往她的身後更踏進一步,溫和地提議道:「那你還是決定不要替我打工嗎?如果你答應替我工作,在這一個月內,我的所有車子都可以任你擺佈,如何?」
  反正,依照她愛車的程度來看,是絕對不會輕易把車子毀掉的,他想,教她看見車子被毀,大概會比殺了她還要痛苦。
  「我覺得你有企圖喔!」她回眸懷疑地看著他,覺得他看起來就不像個好心的人。
  她覺得他看起來壞壞的,邪邪的,還專門喜歡穿那種痞痞的衣服,掛一些手環、戒指、項鏈之類的玩意兒,流裏流氣的感覺,真不像個男人。孟小栗把他從頭到腳打量了一遍,對他甚是不具好感。
  「你太多心了,我只是想像你這麼喜歡汽車的女孩子,應該會很想要研究不同的車種,而我的車庫裏恰恰好有很多像這種……」東方徹完全不知道她心底正對他身為服裝設計師的品味感到不以為然,微笑著下了更大的誘餌。
  「都像這種?!」
  糟糕,她的口水快要流出來了。孟小栗瞪大了閃閃發亮的雙眸,貪婪的小手還不停地摸在他的蓮花跑車上,久久不捨放開。
  「這還不是最好的。」
  他又下了一劑重藥,就不信她還不上鉤,東方徹露出一抹志在必得的笑容,開始收線撈魚。
  「什麼?!這還不是最好的?」天啊!她快暈了!孟小栗已經開始幻想自己置身在一堆寶貝當中,左擁右抱的幸福模樣。
  「如何?你到底有沒有興趣?」他故意掏出車鑰匙在她的面前晃來晃去,誘得她口水差點滴下來。
  「我答應!我答應了!」孟小栗再也管不得什麼節操,不停地用力點頭,非常興奮地跳上車去,屁股才坐定,就連忙轉頭催促道:「快,你快過來開車呀!我已經迫不及待想要感受它的威力了!」
  東方徹非常滿意計謀得逞,快步繞過車頭,開門坐上了駕駛座,彷佛怕她臨時後悔似的啟動引擎,油門一催,就要起步。
  不料這時前方忽然沖出一道人影,東方徹心一驚,急忙踩煞車,在距離人影不到五公分的地方停下,情況非常驚險。
  「小栗!」那一道車下餘生的人影,也就是童心心,她完全都沒有察覺到自己被饒過了一命,手舞足蹈,似乎非常高興能見到孟小栗經過風災之後還平安無事,然後才看到了她坐在一個陌生男人的車上,疑問道:「你要去哪裡?你昨天晚上不是打電話給我說你家淹水了嗎?」
  「水已經退了呀!心心,我找到一個千載難逢的打工機會,你把話放出去,就說我這一個月內沒空去幫張伯伯遛狗,替陳媽媽買菜,另外也不會去接文先生的女兒去安親班,鍾小姐的水管要是又壞了,請她自己去找水電工……反正,就是教他們這個月不要付我錢,要不然就教他們另請高明好了!」她非常快樂地逐一交代,一點都不在乎。
  東方徹聽傻眼了,她一個人接下了這麼多份工作?而且工作內容還包羅萬象!難道她不嫌辛苦嗎?
  「就這樣了!拜拜,我們走吧!」說完,孟小栗轉頭催促他,完全沒有感受到他的愕然。
  「可是,小栗……」童心心想說的話還在喉嚨裏打轉,車子已經咻的一聲,揚塵而去。「你至少告訴我要去哪裡呀……」她慢慢地把話說完,已經完全看不見車子的蹤影。
  這時的孟小栗雀躍不已,非常高興自己能夠親身感受到這款跑車的馬力強勁,她眼睛一閃一閃的,一副詭計多端的模樣。「喂,咱們來打個商量好不好?在我替你開始工作之前,可不可以先讓我參觀一下你全部的車子?」
  東方徹瞥了她一眼,「如你所願。」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I'm Your Little Sunshine♥

﹍紫寶唄♥〞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