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璃 - 惡魔的女人【豪門遊戲之一】``楔子

  「夢幻」,這不是一個組織,也不是一個集團,更不是什麼非法團體,說穿了,它只不過是一個從不公開活動的秘密俱樂部。

  只是,它雖不是組織,但是結構成員卻遠比一個正式的組織來得紀律嚴明,加入的成員必須信守承諾,絕對不將「夢幻」所從事的任何情事洩漏給外人知道,否則將會受到非常嚴苛且超乎想像的懲罰。

  它雖不是集團,但是其所擁有的旗下成員卻有很多人都堪稱世界豪富,所凝聚的勢力比一個跨國集團更可怕百倍以上,所以,沒有在各行業中具有一定分量的人物,絕對不可能出現在「夢幻」的名單上。

  另外,它雖不是一個非法集團,但並不代表它所做的事情都是合情合理又合法的,「夢幻」裏的成員怪胎不少,如果,你或你曾經在世界上看到什麼光怪離奇,教人不敢置信的豐功偉業時,那麼,它很可能就出自於「夢幻」成員之手,只要這麼想,就絕對不會錯的。

  啊!糟糕,「夢幻」的頂頭上司吩咐我不准洩漏太多秘密,否則第一個就找我開刀……咦,你們問我究竟是誰嗎?

  其實,知道我這個無名小卒是什麼人並沒有意義,你們只需要知道我是「夢幻」的看門人就可以了。

  喔!原來是一個小嘍羅……

  什麼?喂,不要以為這不是一個高尚的職業,我告訴你們,小至「夢幻」的什麼東西要變成紙屑垃圾,大到會員的入會資格,可都是我這個看門人決定的呢!而且,咱們「夢幻俱樂部」可是經過了嚴格的篩選,不是什麼小貓小狗都可以進來的哩!

  也因為如此,外界的人給了它一個非常貼切的封號,雖然我自己覺得這個封號既聳又與事實有點出入,不過,勉強還是可以用一用……

  咳……耳朵趕快掏乾淨,我可是要說了!你們千萬不要被它的「聳」給嚇到了喔!在外面,人們都叫它──「豪門俱樂部」。

  瞧,很聳吧!喔,好像還有一句話是這麼形容咱們這個豪門俱樂部的──終極警告:生人匆近,內有惡胚,不聽勸者,後果自理。

  嗯……原來,我們俱樂部在外人的眼中,竟然有這麼可怕呀?!好吧!讓我回去想一想,如果,我們還有見面的機會,我再告訴你們結果好了!

  滿意了嗎?如果感覺還不賴,就趕快看這個有關於一個「超級敗家子」的故事吧!咱們後會有期。

line_003.gif

季璃 - 惡魔的女人【豪門遊戲之一】``第一章

  「你真的非走不可嗎?」
  「沒錯,我早在幾年前就開始為自己的事業佈線,現在正是成熟的時間,恰好車賽已經告一段落,我也就可以輕鬆走人。」
  「你就真的捨得嗎?捨棄這樣一個具有龐大資產的車業集團……」
  「我志不在此,只是你從來不懂而已。」
  「沒有你,就沒有夢幻車賽,這也行嗎?」
  「我……無所謂。」

  「孟小栗!」
  焦煙之中,男人的怒吼聲拔竄而起,汽車教練手裏緊緊地捏著評估表,兩眼暴睜,狠狠地瞪著抱頭迭聲道歉的肇事者。
  「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孟小栗不是抱頭痛哭,而是非常習慣了眼前的情況一雙纖手搗住了耳朵,看看能不能少受些噪音的迫害。
  反正,等會兒絕對又是那一套說詞,什麼她這個汽車白癡,就算花了一萬年的時間,很可能都考不上那張薄薄的駕照……
  不然,就是恐嚇她孟小栗這輩子休想開車上路,而且也不可能無照駕駛,因為她的爛技術只要一上路,就足以教交通警察眼睛一亮,閃著紅燈的警車會飛快地追上她,為國家捉襟見肘的財政多添一筆小橫財……
  嗚……這下撞了車,她似乎又面臨了要再換駕訓班的命運了!可是,全臺北還有哪一家駕訓班她沒去報名過呢?孟小栗在心裏非常悲哀地想道,蒙著頭等待著教練的劈頭痛罵。
  只是,情況出乎意外,汽車教練沒有破口大罵,只是長歎了口氣,接著,看著被她撞爛的汽車頭,又歎了一口更長的氣。
  「孟小栗,你知道嗎?現在全臺北的駕訓班教練們都在賭,看你孟小栗什麼時候能考上駕照,你可千萬不要讓我失望呀!」
  「咦?」聞言,孟小栗陡然睜圓了兩顆黑溜溜的眼珠子,回頭瞥了那位教練一眼,「你賭我贏嗎?」
  她好感動喔!雖然她常常把他氣到七竅生煙,頭冒青筋,但是他竟然還對她這麼有信心,花銀子賭她能夠考上駕照呢……
  「不,我賭你考不上。」汽車教練用非常悲憫的笑臉望了她一眼,抱著評估表笑著離去。他看眼前這情況,十之八九穩贏了!等會兒他可要提醒自已記得再去多加點賭注呀!
  「什麼?!」孟小栗不敢置信地瞪著他離去的背影,從感動的雲端跌了下來,臉蛋苦悶地皺了起來。
  他怎麼可以這樣!竟然不相信她可以如願考上駕照?也不想想看,她孟小栗也不過就比別人多換了幾家駕訓班,雖然換到全臺北的汽車教練都認識了她;多撞爛了幾台車,只是多到十根手指加腳趾也數不完;多考了幾次試,結果卻統統沒考上而已……

  燦爛耀眼的燈光下,雪白精緻的禮服與女人的金髮雪膚形成了一幅非常美麗的畫面,一切看似祥和正常,然而就在下一刻──
  「不對!不對!我要的不是這樣子,換掉!」坐在攝影師身後,一直在監看著現場的男人神色不悅,狠下逐令。
  他的黑髮比一般男人還要長,形成柔順好看的波浪微抵住削健強壯的肩頭,黑色的絲質襯衫、黑色的皮褲,一身純黑的打扮,更加突顯出他頸間的銀色十字架,以及套在左手拇指上的銀雕扳指。
  倘若以男人的眼光來看,他的容貌太過於陰柔俊美,但在女人的眼底看起來,就像是一隻充滿了危險氣息的獵豹,迷人的氣質會教人心甘情願地被他給吞噬入腹。
  「可是她已經是我們能夠找到最好的模特兒了……」這時,攝影棚中慘叫聲四起,只不過沒有人敢大聲張揚。
  「哼!」
  東方徹從鼻腔逸出一聲冷哼,蹺起了長腿,眼神睥睨地望向坐在燈光底下,接受鎂光燈洗禮的金髮模特兒,她似乎也嗅到了現場的氣氛不對,在他如鷹隼般的目光鎖定下開始無所適從。
  「這個女人根本不能表現出這套新娘禮服的感覺,我說換掉!」
  「是。」眾人明白事情已經到了不可挽回的地步了。
  唉……也不想想人家是被重金禮聘而來的,只是,明白他們老闆任性妄為個性的人也只能乖乖地摸了摸鼻子,走上前去請那位世界超級名模走人。
  縱使有滿肚子的怨言,金髮女郎也只能吞忍下來。
  沒辦法,自從四年前東方徹嶄露頭角以來,他的名聲一夕之間享譽國際,在時裝界堪稱呼風喚雨,多少名門貴婦渴望能穿上他親手設計的衣服而不可得,所以,如果他看上了她,算她走運,要是看不上她,那她也只好襯著一鼻子的灰,悶著頭走人了!
  東方徹臉色很沉,懶得再多說半句話,斂眸靜思了半晌,忽然抄起掛在椅背上的外套,直起長腿,非常率性地轉身走掉。
  「老闆!」他老哥竟然就這麼任性地走了?至少也應該交代一下他們去哪裡找合適的人呀!
  東方徹才不管他們這麼多,否則,他就不會被時裝界譽為最難纏的「霓裳才子」了!
  偏偏,大夥兒還是都得買他的帳,這只是教他更無法無天而已……

  金錢不是萬能,但,沒錢卻是萬萬不能!這句話,在老早以前就被人說到快爛掉了。
  不過,現在它又多了一個奉行者,不僅死忠擁護,而且發揮了空前絕後的毅力,上天下地,到處打工,從大樓的臨時清潔工到大亨的專用秘書,只要有錢賺的地方,十之八九就能看見她的蹤影,她──孟小栗,就這樣成為人人眼中的超級拜金女。
  不過,孟小栗自認為是那種非常理智型的拜金,因為,她一點兒都不迷信什麼名牌、鑽表、豪宅……那一類的玩意兒。
  她也不太期盼能有一天嫁進豪門當少奶奶,反正,她就只是很單純地想賺錢,然後完成一樁她自以為非常偉大的夢想。
  涼風徐徐,就在孟小栗陶醉在自己的夢幻中不能自拔之時,一道貫徹雲霄的吼聲震醒了她。
  「孟小栗!」
  聞言,她從椅子上蹦了起來,跳了半尺高之後,手忙腳亂地收拾一地的汽車零件,飛快地立正站好,用一副非常可愛的笑臉迎接來人。
  「是!叔叔。」回答的語氣像個值得被表揚的小女童軍。
  「你以為自己在做什麼?不要以為自己是不支薪來叔叔的車廠打工,就給我鬼混,快去!」看見疼愛的小侄女一副如臨大敵的模樣,孟海覺得又好氣又好笑,故作嚴肅狀地恐嚇道。
  「去哪裡?」孟小栗納悶地反問,一身棉白T恤加上泛白的牛仔褲,長長的黑髮尾端卷成大波浪,襯得她一張雪白的小臉既野豔又像個天真單純的娃娃,身長並不算特別高,卻得天獨厚地擁有長手長腳,無論怎麼看,都覺得她天生就是個衣架子。
  「阿飛他們要去試一下改裝車的性能,要開到海邊去兜一兜,你不去嗎?」孟海質疑地挑眉,用不太相信的眼神看著她。
  「去去去!我當然去!」孟小栗喜出望外,聲音還在空氣中蕩著,人就已經跑到不見蹤影了。
  一陣急驚風猛刮過孟海的身邊,教他不禁呆站了半晌,卻並不是太訝異孟小栗的激動反應。
  沒錯,她孟小栗既不崇拜名牌、鑽表、豪宅……這些東西,不過,她對於車子卻是情有獨鍾,所以,她常常覺得老天爺在跟她作對,才會教她考了一百零一次駕照都沒有通過。
  其實,她算是那種不太有夢想的人,但是,她有一個非完成不可的美夢,那就是趕快存錢去欣賞四年一度的夢幻車賽,組織一個屬於自己的小車隊,以及見到她從十七歲就瘋狂迷戀的男人。
  他就是夢幻車賽的神秘策畫人兼幕後廠商,她認為也只有像他那種天才,才會想出像夢幻車賽這種精采絕倫的演出方式,她想要請他替她策畫一場別出心裁的小型車賽,無論花多少錢都無所謂。
  她想,屆時如果自己真的見到了他,因而興奮到休克的話,她也會覺得這輩子算是沒有白活了……

  「孟小栗!」
  「是!」被人一聲吼醒,孟小栗頓了一下,撐在手腕上的睡臉突然不支掉下來,差點就與桌面相親相愛,一驚之下,害她瞌睡蟲全部跑光光。
  「你還發什麼呆,下班了。」身為「打工專家」的經理、會計、茶水、兼總機小妹的童心心一臉不懷好意地站到孟小栗的身後,大聲嚷嚷,似乎非常得意嚇了她一跳。
  「啊……人家昨天晚上把五片賽車光碟全部看完,沒有睡好,心心,你不要鬧了好不好……」孟小栗把臉埋在桌子上,哀叫求饒。
  「哼哼,反正我不管了,現在是中原時間下午六點整,我肚子餓了,咱們去吃燒烤好不好?」童心心拉了把椅子坐到孟小栗的面前,睜著她那一雙小鹿斑比似的大眼睛,看似商量,實際上分明就已經決定了。
  身為「打工專家」實際經營者兼打雜跑腿,孟小栗一聽到那種要花上幾百塊錢卻吃不大飽的東西,就忍不住皺起眉頭。
  「不行!咱們這個月收入不太好,雖然這個辦公室是海叔叔提供,不用付房租,但是我們也不可以……」
  就在她口若懸河,準備對生性奢侈浪費的童心心曉以大義之時,門鈐聲響了,一名老人神色遲疑地推門進來,當他看見辦公室除了幾張電腦椅、三張堆在一起的辦公桌,以及外表看起來就像是從廢棄堆撿回來的電腦,還有滿地亂七八糟的線路,看起來稍嫌簡陋的陳設之時,差點就以為自己找錯了地方,轉腳就要往外走。
  「老爺爺,請問有什麼事情需要我們為您服務嗎?」八面玲瓏兼具了一張娃娃臉的童心心飛快地跳了起來,迎上前去,硬是把西裝筆挺,一看就知道是那種專門訂作的高級貨色的老人給領進了門。
  「請問這裏就是『打工專家』嗎?」老人的語氣不疾不徐,用他藏在皺皺的魚尾紋下的銳利目光掃了她們一眼。
  「是的,老爺爺,要不要先喝口茶,歇歇腿?您快請坐,有什麼事情我們慢一點再說。」童心心熱絡地招呼老人,一張笑臉像是掐得出蜜汁般。
  「不用了!」老人淡然回絕了童心心的好意,目光轉而望向從頭到尾都沒有說話,表情像是還沉睡夢鄉的孟小栗,打量了她半晌之後,才緩緩道:「你就是孟小栗嗎?」
  「是,請問需要幫忙嗎?」孟小栗發現老人的注意力在自己身上,立刻就擺出了那種超級專業的招牌微笑。
  「我聽屬下介紹過你,他說你專門解決各種疑難雜症,所以,我想委託你一件事情,請你代替我女兒去相親,我要你給那個男人一個教訓,事成之後,我會付你一百萬元。」老人似乎呼風喚雨慣了,直截了當地點明來意。
  「一百萬?!」孟小栗與童心心兩人面面相覷了半天,異口同聲,不敢署信地大叫道。
  她們不敢相信,竟然會有人肯付她們這種不入流的人力資源公司這麼高的薪水,簡直是……頭殼壞去了!
  「沒錯,時間地點我會另外通知,請你不要教我失望了!另外,在此之前,我的女兒想要先見你一面,請你在明天晚上撥出一點時間,我會派人來接你。」說完,老人淡然頷首,轉身離去。
  就在他身後的那扇門合上之際,門內忽然爆出了兩個瘋女人的尖叫聲,瘋狂的程度差點就要把屋頂給掀了……

  「你要去相親?!」
  東方徹高大修長的身軀斜倚在舒服的躺椅上,牙齒輕咬盛著琥珀色酒液的玻璃杯緣,彷佛自得其樂,不發一語地看著身旁兩個男人的對話。
  說話的人是傅少麒,而那個要去相親的人是黑子霆,一個鬧、一個靜,氣氛顯得非常奇怪,卻又異樣地有種互補的感覺。
  「你有沒有搞錯?相親耶!真不像是你黑子霆的個性,徹,你說對不對?」傅少麒說著從吧台轉頭,想從東方徹這裏找到認同。
  暈黃的燈光下,東方徹就像是一頭棲息在華麗擺設下的猛禽,他懶懶地看了傅少麒一眼,接著懶懶地別開俊美的臉龐,不想回答。
  「徹,你……」這小子的任性還真是始終如一,傅少麒吃了閉門羹,卻只能非常習慣地悶吭,反正這又不是第一次,也不會是最後一次。
  「你最好不要理他,他最近因為找不到適合的女模特兒,心情正煩著呢!」黑子霆一臉陰沈地發出忠告。
  「找不到模特兒?天底下的女人這麼多,何愁找不到?」傅少麒嘻皮笑臉,忽然想起什麼似的,又道:「徹,我前些日子在紐約遇見你母親,她老人家還是一樣漂亮,她要我跟你這個『敗家子』問一聲好,瞧,她人真好,你這個兒子拋家棄業,她竟然還不計前嫌,向你問好呢!」
  聞言,東方徹拋過去一記冷眼,「少麒,老實說吧!你到底收了我母親多少好處,讓你這樣為她說話?」
  「不多、不多,只不過年底咱們兩大企業成立一個三百億美金的開發案,你母親答應讓我這個合夥人全權主導。」傅少麒聳了聳肩,白淨的面皮抹著搶眼的微笑,非常成功地掩飾了滿肚子的精明鬼怪。
  「哼!」東方徹輕哼了聲,心裏知道他那個手腕高明,堪稱現代武則天的母親那一句笑裏藏刀的問候,絕對沒安什麼好心眼。
  傅少麒卻是絲毫不以為意,轉回頭重新將注意力放到黑子霆過兩天就要去相親的事情上頭,「對了,你相親的對象到底是哪一家的千金?」
  「上官老頭的女兒,上官兒喜。」黑子霆漫不經心地說道,順手把杯子裏的烈酒一仰而盡。
  「什麼?!我沒聽錯吧?」傅少麒一聽見「上官」兩個字,臉色就顯得有點不對勁,只要是熟悉商場的人都知道,非到必要,別去惹到上官老頭那只老狐狸,否則只能吃不完,兜著走了!
  「所以──」黑子霆勾唇露出一抹難得的笑容,調頭望向東方徹,語氣近似誘哄地說道:「徹,咱們來打個商量,沖著咱們的交情不淺,你要不要當我的愛人?」
  他想要給上官兒喜一個難看,故意找東方徹假扮成他的愛人,讓她知道相親的物件竟然是一個同性戀,讓她知難而退。
  這婚事,是絕對成不了的。
  聞言,東方徹一雙如寶石般黑亮的眸子淡瞥了對方一眼,完全無視於傅少麒的少見多怪,淡淡地點頭道:「好啊!看我那天能不能抽出空來。」
  他一下子就猜出了黑子霆的意圖,只是不揭穿而已。
  「喂!你們──」他們俱樂部什麼時候搞出這種事情來了?他怎麼一點兒都沒有聽說過?!雖然黑子霆渾身充滿了陽剛的男人味,東方徹是標準的美男子,但是他們兩個在一起……
  傅少麒開始覺得頭昏眼花,被這個突如其來的消息撞得滿腦金星,小鳥滿天打轉,發現這件事情比他昨天簽下的跨國合作契約更複雜、更難理解。
  「不過記住,我還少一個合適的男模特兒。」東方徹似笑非笑地點醒黑子霆事情不會如此簡單,舉起了酒杯,讓侍者重新在他的杯子裏注滿琥珀色的酒液,在燈光之下晃出極耀眼的光影……

  塞!一路的塞!
  東方徹長指敲著方向盤,一臉不耐地看著前頭的車隊完全沒有移動的跡象,抬起手腕看了看時間,晚上七點零八分,早過了他與黑子霆約定的時間。
  時間滴滴答答地過去了……
  好不容易一路塞到了兩家約定的相親地點,純日式的風格,疏密有致的竹籬成功地遮擋了外界的視線,東方徹駕著炫炫的黑色敞篷車很順暢地滑入了大門口的彎道,才正準備熄火停車,就看見了一團粉橘色的嬌影從門裏長長的走廊奔出,往他直撲而來。
  那團粉橘色的東西正是冒名頂替來相親的孟小栗,她穿著一身礙手礙腳的和服,小臉漾著非常得意的笑容,帶著方才羞辱黑子霆的充分快感,跑出這家高級日式餐廳的大門。
  她必須要趕快撤退,免得露出馬腳……
  咦?好一台會教人流口水的跑車喔!
  她沖出了門口,卻不由自主地在東方徹的車邊停下逃婚的腳步,水亮杏眼一眨也不眨地瞪著流線卻又略帶復古風味的黑色車身,以及十九吋的輪圈,搭配上225/35ZR1的寬胎,就算車子沒在跑,也足以教她口水吞了又吞,以防不小心垂涎下來。
  東方徹原本只是輕蔑地投以冷瞥,卻不料竟意外地發現自己的眼光無法從她的身上移開,她的髮被綰成了髻,在方才的逃亡中散落了幾撮零亂的髮絲,小臉紅撲撲的,細緻的眼眉透出搶眼的味道,卻又不失純真。
  她既像個擅於媚惑人的情婦,肌膚卻又像個洋娃娃般晶瑩剔透,就以某種角度而言,她非常地性感成熟,隱約透出的清靈味道卻教他更加篤定,這就是他一直想要卻又不可得的極品!
  「你要去哪裡?我可以順道載你一程。」東方徹擺出難得一見的溫和面孔,誘哄道。
  這時,孟小栗才發現車子上有人,一聽見邀請,絲毫不經大腦考慮,非常迅速地跳上了車,「我們可以走了!」
  「你就不怕我是壞人?」東方徹挑眉反問,深邃的眸光鎖在她泛紅微喘的小臉上。
  孟小栗有恃無恐地笑了笑,完全無視於主人的存在,伸出纖手非常愛惜地撫著車內高檔的設備,漫不經心地說道:「如果能開這麼有品味的車子,那就算你是壞人,也是一個不太簡單的壞人吧!」
  到現在,她還是完全、一丁點兒都沒有意識到坐在自己身邊的男人是個百年難得一見的大帥哥,只顧著玩賞車子。
  「去哪裡?」東方徹耐人尋味地觀察著她的一舉一動,笑問道。
  「開車,我帶路。」她一臉笑意盎然,心底一高興,就忘了自己剛才恨不能立刻脫掉這身綁手綁腳的和服。
  她,孟小栗,喜歡很硬派的車子,卻恨死了亮片、蕾絲,以及禮服之類的女性化玩意兒,總覺得那是男人替女人準備的萬年制服,專門用來腐敗女人的智慧,生怕女人如果不再注重打扮的話,就會輕而易舉地贏過他們。
  殊不知,她身邊的男人卻已經在心底盤算,如何要她穿起他所設計的衣服,成為他的專屬模特兒。
  東方徹的想法與她完全不同,他一直覺得,絲綢與亮片,是上帝特地創造來美化女人的恩典……

, , , , , , , ,

﹍紫寶唄♥〞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