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受傷

  到底是怎麼回事呢?他該不會是吃醋了吧?不對!不對!這怎麼可能?
  這該死的張根碩,沒事噴那麼多香水幹甚麼,他身上的香草味道害她都不能集中精神想事情了!
  突然,傳來一陣嘔吐聲和吵鬧聲,打斷了她心底的咒罵。
  「沒事了。」張根碩看著周柏熹被抬離房間後,輕輕拉開與她的距離。
  「嗯,謝謝。」她看著正在清理地上嘔吐物的服務生,原來剛才的舉動只是怕她被吐得滿身都是,並不是其他原因。
  她伸手把一杯鮮紅色的調酒倒進口中,縱使辛辣的烈酒侵蝕著她的喉嚨令她疼痛不已,但倔強的她不喊一聲。
  「妳真的醉了!」看著她突如其來的舉動,這次張根碩牢牢地抓緊她的手。
  「我醉了?才不呢!要不是我改變了調酒的次序,被抬出去的人將會是你!」
  再這樣下去,她真的會越來越討厭自己,討厭這麼容易受影響的自己。
  調酒師突然插話:「可能喔。」他伸手把周柏熹剩下的調酒放在上方,張根碩剩下的調酒則放在下方,以兩行並列的方式依著顏色的次序排放。
  「怎麼說?」張根碩不懂調酒師的動作是為何。
  「撇開江小姐剛喝掉的鮮紅色不說,你們二人喝的酒完全沒有重覆過。」事實正如調酒師所說,上方的空杯與下方的空杯,只有代表紅色的第一個位置重覆。
  「可是這又能代表甚麼?」站在旁邊的金炳建開口問道。
  「張先生喝的是比較容易入口的調酒;而周先生的則是相反。」
  「你的意思是,我喝的酒精濃度比較低嗎?」張根碩不解的問道,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不就對周柏熹不公平?
  「不是。你們之前已經喝了那麼多,酒精濃度多少已經沒有太大影響。影響勝負的關鍵其實是味道,烈酒的辛辣會刺激喉嚨,再加上酒精的後勁,才會令周先生嘔吐而戰敗。」
  調酒師看見張根碩繃著一張俊臉,便續道:「香甜可口的調酒不見得酒精濃度比較低,就算公平的再比一次,也不見得他會贏。」

  看著張根碩一臉疑惑的樣子,江槿曈掙脫開他的手,伸手把調酒放到他前面:
  「第一杯是以白蘭地和綠色薄荷酒調制的 Stinger。」
  「第二杯是以威士忌作為基酒,名稱為 Godfather。」
  「第三杯是 Evil Water;第四杯是 Saint Water。」
  「最後一杯,也就是被我喝掉的那一杯,名為 Red Devil。」她接過調酒師遞過來的鮮紅色調酒,放到張根碩的面前。
  她眨了眨因酒意而朦朧的雙眸,定定地看著他:「還是不相信的話,你可以把這些都喝光光啊。」
  「我怎麼可能會懷疑自己的酒量。」他的語氣與態度充分顯示出自信,看著江槿曈那小女孩的模樣,溫和地笑道:「只是沒想到看似滴酒不沾的妳,居然會這麼瞭解酒。」
  「調酒師在調酒的時候有說過,只是你忘了。」她別過臉想要掩飾甚麼似的。
  「是嗎?」剛才調酒師快速地調配、講解十五杯不同的調酒,他都記不清楚有沒有提及過調酒的名字。
  「嗯。」她偏首微笑,「我先回酒店了,你們繼續玩喔。」然後獨自離開了派對。

  不對勁!這娃兒是哪條筋不對勁了?
  從早上到現在,就只是一直專心的敲打著鍵盤,沒說過半句話。
  「還在宿醉嗎?今天的妳安靜得太不像話了。」他坐到她的旁邊。
  「啊?」她回眸瞧見來人是張根碩後,她尷尬的笑了笑,「是嗎?」繼續埋首於她的工作上。
  「妳好像對酒很有研究。」
  「可以不要提昨晚的事嗎?」她蓋上筆電,不悅地瞪了他一眼。
  「好,我閉嘴。」他淡笑頷首。
  他稍微調整了姿勢,繼續坐在旁邊看著她的一舉一動,並沒有要離開座位的意思。
  她對酒的熟悉程度遠遠超過他的想像,而且這「嗜好」跟她的外表完全不搭。還有,今天是他第一次看到她略帶生氣的表情,就算昨晚看見糟透了的周柏熹她也沒有這樣過。
  他越來越好奇以後的日子裡,到底還可以看到多少面不一樣的江槿曈。
  江槿曈看著機艙外的藍天白雲,心情漸漸平復,「或許某天,我會告訴你的。」
  可是她的心底,並不希望那一天的到來。
  「好,我等妳。」他揚眉一笑。

  今天是 Tree-J 搬進百億大樓的大日子,全體員工休息一天享受輕鬆歡樂的搬遷派對。
  江槿曈獨自沉醉在一片盛開的春花海。
  「很漂亮吧。」
  「嗯。」用不著回頭查看,憑著聲音她就知道是誰。
  「頭髮甚麼時候去染的?」張根碩伸出大手觸摸著她的秀髮。
  故技重施的江槿曈把一頭過肩的長髮調整為及肩長髮,烏黑的頭髮更變成酒紅色。
  剛才在後方偷拍時還以為只是自己的錯覺,可是現在看來,不是錯覺,她的頭髮的確變成酒紅色了。
  「染?」她輕笑出聲,「我才不會做這種傷害頭髮的事,這是噴的。」
  「是嗎?秘密還是藏在上一次的地方嗎?」他低沉的嗓音含笑而起,大手順著髮絲向下滑落──
  原本還在細想他話語中含意的江槿曈,察覺髮際有一股涼風吹過,像是想起了甚麼似的,她瞪大了雙眼驚呼道:「不要!」
  她拔腿四處逃竄。
  張根碩已經記不起上一次玩捉迷藏是甚麼時候了,反正今天是休假日,他並不打算放過這難得的機會,所以緊緊地追逐在她身後。
  「別跑了,你逃不掉的,哈哈!」他爽朗的笑聲迴響著。
  笨蛋才會讓歷史重演,笨蛋才會傻傻的隨他擺佈,她才不是笨蛋,拔了腿當然就要一直跑到安全的地方才可以停下來!
  天台的活動範圍不多,她的體力也沒張根碩那麼好,所以她最後打開了通往樓梯的門,逃離這個危險的地方!
  她走下樓梯,卻因為跑得太快的關系,結果腳一踩空,就從樓梯上摔了下去。
  「嗚……我的屁股……痛死了」她怎麼這麼衰,逃跑不成就算了,還要從樓梯上滾下來,可憐的小屁股倒霉的當災。
  可幸的是,她只是從最後的第三階樓梯摔下來,只受輕傷。
  「槿!」尾隨身後的張根碩箭步上前,伸出強而有力的雙手扶起她,「還好嗎?站得起來嗎?」
  「嗯……我沒事……」
  雖然她是這麼說,但是傻子也看得出來,儘管依賴著他的攙扶而站立起來,她仍然是一副吃力非常的模樣。
  她是把他當笨蛋嗎?看她忍著不喊痛的模樣,他的心像是被打了一個緊緊的死結。
  冷不防地橫臂將她懸空抱起,一瞬也不瞬地定瞅著她蒼白的小臉,「說謊的小孩。」

  因為派對是在天台舉行的關系,六樓的辦公室空無一人,只聽得見他沉穩的腳步聲。
  他抱著她來到一個房間,門牌上寫著的是他的名字。
  輕輕把她安放在沙發後,輕聲柔語道:「先把絲襪脫掉,然後我再幫妳檢查。」
  聞言,她的臉蛋倏忽紅了起來:「我休息一下就會好了……」
  張根碩低沉的嗓音響起,充滿了不可言喻的威脅感,「所以,我來幫妳脫嗎?」他伸出雙手佯裝要幫忙──
  「不用!不用!」江槿曈伸出雙手阻擋,「我自己來就好……」然後,迫於萬分無奈之下,她只好乖乖的把那雙黑色絲襪脫掉。
  「好了。」她含羞帶怯地說,不知道自己到底害羞些什麼。
  這只不過是簡單的檢查傷勢啊!
  黑色的絲質短褲更特顯她白滑細嫩的肌膚,張根碩凝視著本應細白勻稱的玉腿居然在腳踝位置出現一片瘀傷,心底非常後悔自己剛才小孩子的舉動,如果不是他玩心大起,她根本就不會受傷!
  他伸出雙手輕輕轉動她的腳踝想要察看另一邊的傷勢時,卻傳來江槿曈一陣哀嚎聲。
  「啊!痛……好痛……」她驚叫,疼痛的淚水從眼角不斷滾落。
  看著她一臉痛苦的表情,張根碩抓起掛在辦公椅上的外套,包裹著她修長的美腿。
  他伸出長臂將她擁入懷中,一絲深沉的情感閃過他的眼底,溫柔的安慰道:「沒事的,我立刻送妳去醫院。」

line_003.gif

{δ} 調酒酒譜*Stinger

{δ} 調酒酒譜*Godfather

{δ} 調酒酒譜*Evil Water

{δ} 調酒酒譜*Saint Water

{δ} 調酒酒譜*Red Devil

, , , , , , , , , ,

﹍紫寶唄♥〞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