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不速之客

  張根碩的亞洲巡演第二站就是在九龍灣國際展貿中心舉行,全場二千五百個座位都是特地來支持他的粉絲,江槿曈一直站在場內的角落看著台上閃閃發光的他。
  這個叫張根碩的男人:擁有像天使一樣無害的笑容卻也擁有像惡魔一樣充滿致命的魅力。低沉而富有磁性的聲音訴說著溫柔情話;像小孩跑到遊樂園般清爽快樂的笑聲。
  為了把最好一面呈現給支持自己的人,而一直勉強著卻又享受著;為了擺脫被操縱的演藝生命,靠著自己的實力而闖出一片天。
  她看著在台上笑著哭著跳著鬧著唱著的張根碩,他那認真的表情深深的吸引著她。

  表演完美落幕的同一時間,江槿曈收到了昨晚的「意外」報告。
  她站立的位置是會場最後方的台階,所以離場的觀眾都不會經過她的身邊。靠著牆壁,手指飛快的觸摸手機螢幕回覆電郵。
  然後,她準備走到台階的最前方,前往那扇通往後台只限工作人員進入的門。可是她抬頭發現門前傳來一陣又一陣嘈吵的聲音,原來是一直說著「NO!NO!NO!」的工作人員和一直說著「Please!Please!Please!」的粉絲。
  「發生甚麼事了?」她略略提高聲量,用韓語問道站在門前的工作人員。

  工作人員只是搖了搖頭,因為他們聽不懂粉絲們在說些甚麼,只是本能的擋在門前以防她們會衝進後台打擾張根碩。
  因為突然有聲音在後方響起,粉絲們回頭一看後都異口同聲的叫道:「江槿曈?」
  江槿曈聽見粉絲們是講廣東話後,便叫他們冷靜下來,說道:「妳們這樣做張根碩會不高興的,到底是怎麼了?」
  「剛才看見那個楊汀叮跟著工作人員走到後台,我們也想跟著一起去啊。」
  「我們不是想要來搗亂啦,只是想要把禮物送給小碩。」
  「對啊,發布會和簽名會我們都沒辦法參加,只能寄望今天。」
  「嗯,我們不會吵他的,只想把禮物送給他。」
  看見她們熱切的眼光,江槿曈搖著頭說:「安排妳們去後台真的不太可能,我幫妳們把禮物交給他吧。」
  「不行!我們的心意,想要讓他知道。」
  「妳們都沒有寫卡片的嗎?」她疑惑的問道。
  「我們不會韓語……」
  「對啊,英文也講不好……所以……」
  她恍然大悟!
  因為不愔韓語和英語,所以才說想要進入後台親自把禮物交給張根碩。
  原因就是,他身邊有翻譯員……
  她微微一笑:「只要有紙和筆我可以幫妳們翻譯,把心意化成文字讓他知道。」  
  其中一個粉絲從袋子裡抽出畫冊和簽名筆交到江槿曈的手上,她便把他們的名字和禮物包裝紙的顏色圖案記錄下來,然後再把她們想說的話翻譯成韓語寫在旁邊。
  記錄完畢後,江槿曈便跟她們說:「我現在去把妳們的心意交給他,乖乖的在這裡等,我盡量幫你們爭取簽名。」
  話畢,她舉起食指放到嘴巴上,示意她們要保守秘密,然後便跟工作人員拿起禮物往後台走去。

  當江槿曈走到後台休息室的時候,正巧遇上準備離開的張根碩。
  他在休息室等了很久都沒等到她回來,一直在擔心她的安全,正準備要去前台一看究竟的時候,她居然棒著一堆禮物出現在他面前:「在外面呆這麼久就是在收禮物?」
  「對啊,幫你收禮物。」她把畫冊遞到他面前,「可以拜託你送她們簽名嗎?」
  看著那頁寫滿粉絲心意的畫紙,沒想到上面的居然是她的字跡。
  他點了點頭接過畫冊,小心翼翼的把記錄紙撕下來,然後在餘下的畫紙上開始依著次序簽名和寫上粉絲的名字。
  「好了。」他把畫冊遞給江槿曈後,便把桌上的禮物依著記錄紙上的次序放好。
  她見狀便拿了一個透明的塑膠袋給他,看著他小心翼翼的把禮物放進去:「如果粉絲們都能看到自己的心意像寶物一樣被你愛著,一定會很感動。」
  他把袋子交給工作人員,並再三吩咐不要與其他的禮物混淆,然後笑著說:「妳特地幫她們翻譯也很令人感動,不是嗎?」
  他伸手摸了摸她的頭,「她們的心意我已經收到了,快把畫冊還給她們吧。」
  「嗯。」與張根碩揮手道別後,江槿曈頭也不回的快跑往前台走去。

  張根碩從灣仔的慶功宴會場離開後,前往位於蘭桂芳的「BJ」夜店,參加由公司安排的私人派對。
  這家夜店合共五層,一樓是開放式設計,繳付入場費即可進場;二樓和三樓分別是小型和大型包廂,有一定的私隱度;四樓和五樓則是佔用全層的獨立式房間,私密度比二樓和三樓更高,有保全人員看守。為了讓張根碩能輕鬆自在的享樂,所以特地把派對安排在五樓,亦以防被記者偷拍。
  可是當房門打開,張根碩卻發現裡面坐了一個不認識的男人。
  他走近張根碩:「你好,我是周柏熹,是這家夜店的股東之一。」他臉帶笑容,用流利的英語介紹自己。
  跟在身後的江槿曈仍然笑著跟宋慧明聊天,絲毫沒有察覺周柏熹的存在。
  可是,當她發現的時候,她的人已經被鎖在他的懷裡:「小槿,好久不見。」還好昨晚爺爺通知他,不然就錯過了一次跟江槿曈見面的機會了。
  他親暱的叫法和舉動,害她雞皮疙瘩掉滿地,她不顧眾人的目光,雙手用力的把他推開:「你放尊重一點!」氣呼呼的她把隨身包放到房間角落的電子寄存櫃後,便走到吧台旁邊點了一杯「Blow Job」。
  調酒師一邊介紹材料,一邊把咖啡酒、奶酒和鮮奶油滴進甜酒杯中,並提醒此款調酒味道甘甜,很容易不自覺地喝太多,要量力而為。
  「妳能喝嗎?」張根碩調侃道。
  她淺嚐了一口:「你該不會想把醉倒的工作人員丟在這吧?」
  「當然不會,但如果對象是妳就另當別論了。」聽到他這一句話,江槿曈輕笑出聲。
  他像是放下心頭大石,鬆了一口氣的說:「會笑就好了。」礙於周柏熹是中華區經紀公司邀請的賓客,不然他真想趕走這個糟透了的男人。
  此時周柏熹注意到吧台前談笑風生的江槿曈,他向圍繞在身邊的人說了聲抱歉,便急步走到吧台旁:「小槿,妳喝這個會醉吧?」
  「不速之客,請叫我江小姐。」她沒有看他,繼續品嚐手中甘甜可口的調酒。
  周柏熹不懂為什麼江槿曈可以笑著跟張根碩聊天,可是卻不肯正面看自己一眼,心底湧上一股醋意,:「對了,剛才在提議舉辦酒量挑戰大賽,張先生要參加嗎?」
  江槿曈的眼珠骨碌碌的轉動著,嘴角揚起一抹惡作劇的笑容,她用韓語說道:「答應他,把他灌醉。」她的表情只有張根碩看到,她的說話也只有他聽得懂。
  他對著周柏熹點了點頭,示意答應參加。
  雖然聽不懂江槿曈說的話,不過周柏熹沒有在意,因為他只想著要如何取勝,他認為只要贏了張根碩,她就會笑著祝賀他了。

  江槿曈看著原本十數人的挑戰大賽,到最後剩下張根碩和周柏熹。看著因為她的一句話而帶病拚酒的張根碩,內心充滿愧疚。
  她走到張根碩和周柏熹的中間,按住二人準備灌下一杯的手。「喝清酒比賽一點都不刺激,叫調酒師準備十五杯不同的調酒來決勝負比較好玩吧?」
  「好。我去叫調酒師準備。」周柏熹離開座位往吧台方向走去。
  她拉起張根碩的手:「陪我過去看看。」
  好奇心旺盛的江槿曈,聽著調酒師一邊介紹每一杯調酒所用的材料,一邊把材料倒進調酒器內並加以搖曳混和。
  縱使調酒師沒說,但是她也看到每瓶酒的酒精濃度都在四十至四十五之間,雖然都只取極少量來調配,但是她已經開始擔心張根碩會先被灌醉。
  縱使知道他酒量不淺,但是身體不適再加上剛才已經喝了不少的酒……
  她再次轉動著那骨碌碌的大眼睛,然後在張根碩耳邊小聲的用韓語說了幾句話。
  這時候十五杯調酒亦已經一字排開,放在周柏熹和張根碩的面前。
  看著七彩繽紛的調酒,江槿曈眨動著水汪汪的大眼睛:「我也想來一盤。」
  「不行!」不止周柏熹和張根碩反對,連其他圍觀在吧台的都出聲阻止。
  她微笑望向周柏熹:「那我每款嚐一口好了。」並沒有等待對方答覆,她伸手把放在張根碩面前的調酒都拿到嘴邊淺嘗。

  因為酒精的關系,令不施脂粉的江槿曈臉頰微微變紅,她伸出小手不停改變著原本依顏色順序排列的調酒。
  張根碩在旁邊看著她這猶如喝醉酒在搗亂的摸樣,不禁失笑,因為剛才在耳邊說會協助他取得勝利的,正正就是眼前這隻小醉鬼。
  「好了,不要搗亂了。」他左手環抱著她的腰枝,右手則抓著還在搗亂的小手。
  「才沒有搗亂。」她噘起了小嘴,小聲的嘀咕著。
  他伸手想要把亂了次序的調酒糾正回來,她伸手阻止還不自覺的大叫起來:「不行!」
  圍觀在吧台的眾人都被她這個舉動嚇了一跳,除了因為她激動的表現外,更因為她衝口而出的不是英語也不是韓語,而是日語。
  回過神來的張根碩不禁搖頭:「妳醉了。」
  「才沒有!」她美眸含嗔地瞪著他。
  「好好好,妳說沒有就是沒有。」他收起想要撥亂反正的右手,把她置在懷中當作小嬰兒般安撫。
  一直看著二人親暱舉動的周柏熹終於忍無可忍:「可以開始了嗎?」
  江槿曈踮起腳尖,又在張根碩的耳邊小聲的說了幾句韓語,然後轉身從周柏熹面前的調酒中挑了一杯綠色的交到他手上:「開始吧。」
  周柏熹笑著接過酒杯一飲而盡;張根碩見狀也拿起第一杯調酒倒進口中。
  然後二人相繼喝下第二杯和第三杯。
  但當周柏熹喝下第四杯後,開始感覺到天旋地轉,他伸手扶著吧台才勉強站得穩。
  「你還能喝嗎?」江槿曈見狀靠近他身邊,臉帶關心的問道,看見他點了點頭,便把第五杯調酒交到他手上。
  他毫不猶豫的把酒杯裡的酒都倒進口中。
  突然,張根碩伸手把站在周柏熹身邊的江槿曈拉到自己的懷裡……

line_003.gif

{δ} 調酒酒譜*Blow Job

, , , , ,

﹍紫寶唄♥〞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