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章*爺爺的合約

  從新加坡回到韓國的公司後,張根碩稍微交代了一些事情便抓江槿曈往外走。他駕著從朋友那邊借來的車子,載著她往首爾江南區進發,一路上不管她怎樣問,他的嘴巴還是緊緊閉上甚麼也不說,害得她只能一直生悶氣。
  最後,車子停在江南區清潭洞某棟大樓的停車場內,他掏出包包內兩組的墨鏡和口罩,把其中一組遞給江槿曈示意她戴上,然後帶著她往大樓門口方向前進。
  她終於知道這裡就是早陣子韓國各報社瘋狂報導的百億大樓,是張根碩以私人名義與朋友合資購買的地面六層地底兩層的百億大樓。她跟著他的步伐走進電梯內,電梯內部除了各樓層的按鈕外,在下方位置還有一個電鈴式對講機和刷卡機。
  他們來到大樓的頂層,六樓。電梯門打開映入眼簾的居然是木板,他說除了因為保密的關系之外,亦以防傢俱搬運時把牆紙和地板刮花,所以不管是牆壁還是地板都蓋上一層薄薄的木板。
  他就像小孩子一樣拉著她,為她介紹著每一個角落每一個房間;她看著他滔滔不絕的一直講解,只是微笑著把他的每一個表情動作記在腦海裡。

  最後,他帶著她走到大樓的天台。二人肩並肩的靠在門邊,脫下墨鏡和口罩享受著傍晚的涼風吹拂臉頰。
  「為什麼帶我來這裡?」她打破沉默,問了這個悶了很久的問題。
  「想找個人分享我的喜悅,如果跟建sama(張根碩對金炳建的暱稱)一起來的話,很容易就會被發現。」望向站在旁的江槿曈,其實他也不懂為什麼就是想要帶她來這裡。
  「覺得新的辦公室怎樣?」剛才就只是他一個人在講話,都沒聽到她有甚麼意見和想法。
  「私密度比較高。」大樓外面就是繁忙的街道,粉絲們要找一個可以蹲點的地方真的很困難,而且電梯會依照各樓層的需要而進行上鎖加密。當正式搬進來之後,員工需要使用刷卡機進行認證才能到達六樓;而訪客則必須通過電鈴式對講機確認才能到達六樓;另外樓梯也進行了保密功夫,五樓前往六樓的樓梯已經上鎖了。
  「工作室裡的燈光、牆紙、地板都是柔和色調,讓眼睛能在舒服的環境下工作;而工作用的桌椅都是選用人體工學設計的環保產品,舒適工作的同時也為環保出了一分力;休息室的傢俱上則選用安全方便簡單的,一張布製沙發更是舒服。」
  她想了想,續道:「與現在獨立屋的設計不盡相同;獨立屋完全是家的感覺,可是這裡是把住家和辦公室巧妙的融和在一起。」她微微抬頭,與旁邊的他四目相投。
  「嗯,觀察得很仔細。現在就只剩下接待大廳的傢俱還沒齊全,明天應該就會送來了,然後安排一下就可以正式搬進來,大家就可以在更好的環境下工作了。」他知道她那一番說話不止是讚美,還有認同。
  男生很喜歡聽到讚美的說話,可是如果對方只是一味膚淺的讚嘆,這種話聽多了就會覺得討厭;可是從她的說話裡,他聽得出她剛才有好好的觀察,有自己的思想,而不是一味的附和他,這種讚美有深度多了。

  「香港,我回來了。」剛下飛機的江槿曈深呼吸著出生地的空氣,雖然身處室內,但是也已經令她興奮莫名;身旁的張根碩和他的工作團隊只是站在旁邊看著。
  此時,遠處一群穿著黑色西裝的男人正向著他們走來,領在隊伍前方的隊長停在江槿曈的面前,向她禮貌的躹躬:「小姐,歡迎您的歸來。保護張先生安全的任務將會由我們和機場保安裡的精英負責。」隊長講著一口流利的英語向著張根碩敬禮,身後的隊員也立刻齊整的向張根碩敬禮。
  「另外會有三人負責保護小姐和其他工作人員,經貴賓通道前往停車場離開。」他一個手勢,三人立刻站到他的右手邊,向著江槿曈敬禮。
  「外面的情況怎樣?」她好奇的問道。
  「混亂非常。」隊長簡潔的回答道,然後望向一旁的張根碩說道:「我們了解張先生是以親民見稱,但是今天的情況恐怕難以實行,敬請張先生待會勿多作停留。」他恭敬的說著,然後再向張根碩躹躬,看見張根碩點頭後,他便帶領張根碩離開。
  「要小心喔!香港的記者很可怕的喔!」江槿曈看著他們的背影,用韓語大聲的說道,張根碩只是揮了揮手沒有回頭繼續往前走。

  經過一輪機場保安迎戰香港記者和粉絲的戲碼後,張根碩終於在保安和經紀人的護送下安全的坐上汽車,前往他們下榻的 W 酒店。正當他與金炳建和 Jason 討論著香港的記者和粉絲是如何瘋狂時,他的手機響起了短訊音。
  「沒有受傷吧?By Hibiscus」原來是江槿曈傳來的短訊。
  「剛才真的好可怕,不過我們都安然無恙。By psycho-j」
  「沒事就好,待會帶大家去享受一下。By Hibiscus」
  「喔?真的可以嗎?By psycho-j」他知道她在講的享受是指 W 酒店內附設的 Bliss 水療中心。他也有想過要去享受一下,可是水療中心只開放到晚上十點,到達酒店應該快將十一點了,又哪可能趕得及呢?
  「對啊,騙你的人是笨蛋。記得跟金室長和 Jason 說喔!By Hibiscus」
  「好好好,笨蛋槿。By psycho-j」
  他把江槿曈說的話覆述給另外兩人聽,然後笑著說小槿學壞了,開始會撒謊戲弄他了。
  可是 Jason 卻跟他說 W 酒店的其中一個投資者就是江槿曈的爺爺,所以小槿說的話也不是沒可能。
  他這才想起在機場的時候,那個隊長稱呼江槿曈為「My Lady」而不是「Miss」,這是稱呼女主人的其中一個叫法。

  「剩下我們了。」張根碩跟旁邊的江槿曈說,她已經安排其他人進入水療中心享受療程,所以現在只剩下他們二人。
  「小姐,主人已經在 E-WOW 恭候。」一口流利英語的隊長出現在二人面前,他四十五度微微躹躬,右手置於心口,左手則放在身後。
  被喻為酒店業界最矚目的 W 酒店,把個性化的時尚獨立與主流商務融為一體,值得信賴和始終如一的卓越品質、體貼週到的服務更是令客人有賓至如歸的感覺。酒店更以當代設計為主導打造奢華的現代生活住宿體驗,而 E-WOW 是位於 W 酒店三十八樓的頂級驚喜套房,也就是一般酒店所說的總統套房。
  張根碩看著走在前面身穿一件象牙色雪紡連身裙的江槿曈猶如貴族的千金小姐;跟在他們身後身穿筆挺黑色西裝的隊長猶如英國上流社會的執事。
  眼前的江槿曈令得覺得很陌生,到底現在的是真正的她,還是之前跟他一起奮鬥的鄰家女孩才是真正的她?

  E-WOW 的套房中有一張可以容納八人的餐桌,江槿曈與張根碩坐在一邊,而坐在他們對面的就是江槿曈的爺爺,剛才跟在二人身後的隊長則站在爺爺身後。
  張根碩把江槿曈與公司簽訂的英文合同複印本遞到爺爺的眼前,而爺爺也把他草擬的條款遞到二人的面前。
  合約期限也是兩年,這兩年內爺爺會採取不干涉的態度,意思就是不會強迫江槿曈去做一些她不喜歡的事、也會撤走以往一直跟在她身邊的保鑣。
  他還要求江槿曈每一個月都要跟他聯絡,就算是一封只有「我很好」三個字的電郵也可以、每半年要接受一次身體檢查,地點時間會以不影響她的工作為首要考慮。
  不過,最重要的一點是,必須給予周柏熹一個機會。
  「周柏熹是誰?甚麼機會?」張根碩看著最後以粗體字標記的條款感到不解。
  「就是我說那個糟透了的男人。機會的意思,是要我跟他交往嗎?」江槿曈把視線從合約移到爺爺的身上。
  「工作也有三個月的試用期限不是嗎?才見一次妳怎麼能決定他不適合妳呢?就算妳真的不喜歡他,或許他身邊的朋友會是妳的真愛啊。」爺爺邊喝著伯爵茶邊說。
  他也不是不知道為什麼她會這麼討厭周柏熹,只不過最重要的是周柏熹對她有強烈的好感,再加上周柏熹屢敗屢戰的精神,或許最後真的會感動她也說不定。
  江槿曈深呼吸,伸手拿起放在桌上的鋼筆,在合約上簽了字。
  「小槿,如果他的邀約不會影響妳的工作,就盡量答應吧。」反正喜歡也好討厭也罷,最重要是有另一個男人去替代她心中原本的那個他就可以了。
  「卞醫師已經在睡房等妳了,妳先去檢查吧。」爺爺看見江槿曈已經走進房間後,便把視線移到還坐在他對面的張根碩身上:「張先生,我有些話想要跟您說。」

  張根碩與江槿曈一起離開 E-WOW,隊長則跟在二人身後。
  「為什麼會答應那些要求?」剛步入電梯,張根碩便用韓語問道。
  「因為……」剛才在房間內一直都是使用英語交談,她停頓了一下便換回韓語:「最後爺爺也說了,跟周柏熹見面與否由我決定。」
  「喔,不過為什麼半年要做一次身體檢查?妳身體很不好嗎?」雖然相處時間很短,但是感覺她每天都是活力充沛,很難想像她生病會是甚麼樣子。
  「不管是以前還是現在我都常熬夜,所以爺爺才比較擔心。」她笑著離開電梯。「不過,我對某些食物過敏。」她微微抬起頭,看著身旁的張根碩說道。
  說著說著,三人的腳步在江槿曈的房間前停了下來。
  她跟站在門邊的張根碩說:「謝謝您。」她天使般的笑容令張根碩看得出神。
  突然響起了一陣連環快拍的快門聲,走廊的特別設計再加上寧靜的環境令這快門聲特別的刺耳。隊長立刻朝聲音的方向跑過去;躲在那邊的人立刻拔腿就跑。
  她伸手制止了也想追趕上去的張根碩:「這件事我會處理,不用擔心。明天還有活動,你回房間休息吧。」W 酒店是很多訪港的國際巨星的首要選擇,除了因為嚴密保安確保人身安全之外,最重要的是嚴禁記者採訪確保私隱。
  這次有記者潛入酒店之外,居然還找到住宿的樓層實在有點不合常理,她撥通電話決定要調查清楚。

, , ,

﹍紫寶唄♥〞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