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章*銀皇后

花語:仰慕

  新加坡文化中心是張根碩今年亞洲巡演的第一站,此時的他正在台上進行綵排,而台下站著支持他的父母外,還有江槿曈。
  看著江槿曈跟父母聊得開懷的樣子,腦海裡卻閃過那天晚上哭得梨花帶雨的她。以前他的腦袋裡只有工作和家人,可是從那天開始腦袋裡卻突然萌生了想保護她的念頭。
  他很清楚記得與江槿曈相識的第一天,她天真小孩的笑臉;吐舌頭的可愛表情;看見滿桌美食的幸福表情;在房間裡突然的即興表演;還有討論合約條款時的認真表情。
  每一次的見面和相處都發現她不一樣的地方,她的一舉一動都吸引著他,他很想了解更多不一樣的她。
  看著想著,居然衝口而出:「江槿曈。」雖然被自己嚇了一跳,但很快就回過神來,向著台下的江槿曈招手。
  「啊?」台下的江槿曈著著實實的嚇了一跳,他不是在綵排嗎?怎麼會突然叫她呢?綵排的事情不是她負責的啊。
  不過這是張根碩第一次叫她的名字,之前聊天的時候都只有他們二人,用不著直呼對方的名字。她向旁邊的張爸爸張媽媽躹躬說了一聲抱歉後,碎步跑向台上的張根碩。

  「怎麼了?」來到張根碩身邊的江槿曈問道。
  這個問題問得真好,連他本人都不知道這個問題的答案,他也很想知道為什麼會突然衝口而出。「妳跟我爸媽在聊些甚麼,怎麼笑得那麼開心?」他不自然的問道。
  並沒察覺他的不自然,她傻傻的反問道:「你特地叫我過來就是要問這個嗎?」
  他想了想:「慶功宴我要吃辣椒螃蟹。」幸好晚上慶功宴的事是她負責的,不然都不知道要怎麼掰下去了。
  看她點頭正想轉身離開的時候,他不由自主的抓住了她的手,她一臉疑惑的看著他。
  「薑茶。」他想起早上她特地泡的薑茶,令他精神抖擻的溫暖薑茶。
  「很不舒服嗎?」她擔憂的問道。從上海回國後他就一直感冒到現在,不過因為行程早就排得滿滿的,所以沒辦法抽出時間好好休息。
  「有比較好了,所以很想再喝。」
  「嗯,那我去泡給你喝。」當她想再次轉身離開時,卻發現他仍然緊緊抓住她的手,她用指頭輕輕戳了他的手一下,他才驚覺自己的舉動,立刻鬆開了手。她轉身便往後台的方向走去,心裡暗自慶幸有帶材料來到活動場地。
  在台下一直看著兒子一舉一動的張媽媽,開始了解為什麼兒子特地安排小槿陪著他們。

  坐在後台休息室沙發上的張根碩,正悠閒的品嚐著江槿曈為他泡的薑茶;她則與工作人員再三確認待會演出的服飾和流程。
  就在這個時候,走廊上傳來一陣急速的跑步聲,是穿著高跟鞋在跑動的聲音。「小槿槿。」女人往她的位置飛撲過去,來不及反應的她連同那女人一起倒在地上。「可愛的小槿槿,妳沒事吧?」
  「宋慧明!我不是說過嚴禁這種行為嗎?妳怎麼沒好好記住?」張根碩伸手把壓在江槿曈身上的宋慧明抓起,這個叫宋慧明的女人是他的御用造型師。上一次他有邀請她同行出發往成都,可是她卻臨時爽約,隨便把一名學徒推了給他。
  這都算了,反正他也不是完完全全的依賴造型師,他生氣的原因是那名學徒帶著他的化妝師和髮型師去吃麻辣火鍋,最後三人回來一直拉肚子,幸好當時有江槿曈在旁,不然後果難以想像。
  「小器鬼!愛記恨!」宋慧明一邊掙扎一邊罵著。
  「我沒事啦。」由工作人員扶起的江槿曈,笑著拍掉衣服上的灰塵。
  「就是咩,快放開我,小氣鬼!」終於解脫的宋慧明立刻跑到江槿曈的面前,從袋子裡掏出一條手鏈交到她的手上:「妳的手鏈造好了,快點試試看。」
  張根碩自立門戶之後,宋慧明就為 Tree-J 的每一位員工訂製手鏈,所以剛加入的江槿曈也不例外。手鏈的用料富有彈性,佩戴方便,可以直接套到手腕上。
  「可是,好像不太一樣耶。」江槿曈仔細的研究著手上的手鏈,因為不管是手鏈的顏色還是吊在上面的 Tree-J 標誌和名字都應該是一貫的純銀色,可是她的卻隱約帶著其他顏色。
  「妳發現了喔。」宋慧明拿起手鏈,抓起江槿曈的右手直接把手鏈套上去。「這是根碩特地吩咐的,他說想試試看在裡面加上螢光物料。」宋慧明把手鏈的位置調好,把牌子平放在江槿的手背上,然後關上房間的門再把電燈關掉。
  電燈關上後,大家的視線都很自然的集中在江槿曈的手上,清晰的看到她手上一個螢光藍的「J」和一個螢光粉紅的「J」,串連著這兩個「J」字的是螢光綠的鏈子;不過牌子設計得很細小,所以遠看的話只會看到螢光綠色的鏈子。
  大家都很好奇為什麼 Tree-J 的牌子會選用藍色而不是綠色,宋慧明只笑不語。

  這一場亞洲巡演新加坡站終於開始了,全場座無虛席,粉絲們熱情的支持令張根碩非常感動。父母坐在一角欣賞著精彩演出,看著舞台上最耀眼的他;宋慧明、化妝師、髮型師等皆在後台嚴陣以待,以最佳的狀態等待隨時回後台換裝的他;金炳建和 Jason 也在舞台的昏暗角落候命;江槿曈則與其他工作人員負責在場地範圍巡視,以防有突發事件發生。
  演唱會的流程已經接近尾段了,台上的張根碩正與主持人作最後的環節,以輕鬆的語調聊著工作上的趣事、日後工作的安排,此時工作人員也把粉絲服務的箱子推出來了。
  在宣佈誰是幸運粉絲之前,他環視場內的每一角:「看到久違的新加坡粉絲真的非常開心,也謝謝您們特地來接機,辛苦了,希望這一場演唱會能留給大家一個難以忘懷的美好回憶。」話說到一半,他找到那一抹小小的綠光,臉上的笑容變得更燦爛:「謝謝您們讓我再一次感受到,原來我是一個多麼幸福的人,我今後也會繼續努力報答大家的。」全場一片歡呼聲和掌聲。
  江槿曈看著台上發出耀眼光芒的他,她雙手合十在心裡默默的祈禱:願主祝福你,願美好的事永伴你左右,善良的你一定會走到自己夢想的終點。

  演唱會散場後,一行人來到慶功宴場地:新加坡有名的珍寶海鮮餐廳。為了避免影響餐廳的其他食客,他們由經理的帶領下從後門進入包廂。
  「酒呢?怎麼沒有酒?」張根碩環視整個包廂,居然缺少了他最愛的酒,以為是江槿曈的惡作劇,他開始在房間裡找起來,其他工作人員見狀也跟著幫忙。
  「不用找了,我沒有準備。」江槿曈的聲音從門口響起,他立刻回頭撅著唇看著她。「不是說慶功宴的事全部交給我負責嗎?你說要吃辣椒螃蟹,所以我就只好放棄你最愛的酒囉。」她微微一笑,這時候餐廳的員工推著一輛又一輛的餐車進入包廂:辣椒螃蟹、炸小饅頭、藥材醉蝦、麥片蝦、蟹肉翅、荔茸帶子、鐵板煎蠔餅、蘆筍炒帶子等……最後的是椰子。
  放著滿滿椰子的餐車推到張根碩的面前,江槿曈挑了一個椰子遞到他的面前:「這次沒有香檳可以開,你要不要嘗試開椰子?」
  他接過椰子,在餐廳服務員的指導下把椰子開了一個小口,把餐車上的椰子都開好後,大家各自拿著一個椰子說:「乾杯!」
  「椰子水解熱生津,冰涼清甜真好喝。小槿啊,這點子真不錯。」張媽媽稱讚江槿曈用健康的椰子水來替代香檳酒精,江槿曈只笑不語。
  「對啊,還好小槿是女的,不然以根碩的性格一定會叫經理拿酒來,哈哈哈。」金炳建調侃道。
  張根碩無言而對,因為事實就如金炳建所言,他就是難以拒絕女生的要求,縱使多麼不情願他還是沒辦法拒絕。想起自己為了協助某女性演員而製造假緋聞,他就覺得這樣的自己很可笑。

  包廂內的眾人歡樂的吃喝玩樂著,突然江槿曈急步離開包廂,張根碩悄悄跟上。
  當他步出包廂便看見江槿曈正背對著他,她站在距離他三步之內的地方用著他聽不懂的語言在講電話,他很好奇到底電話的另一端是誰,因為他聽到她邊說邊笑。
  江槿曈掛斷電話後,轉身便看見靠在門邊盯著她看的張根碩,她沒有說話只是上前撲進他的懷裡。
  張根碩被她這突如其來的動作嚇了一跳,因為他最受不了突然有人往他身上撲過來,可是當他感覺到懷裡小人兒的雙肩微微抽動著,原本想把她推開的手忍住了,反而把她抱得更緊,另一隻手放在她的背上輕輕的安撫。
  「謝謝你。」江槿曈離開了他的胸膛,輕聲的道謝。
  「發生甚麼事了嗎?」他覺得很疑惑,剛才看著她講電話的時候還是很開心的笑著,怎麼掛斷後就突然泣不成聲。
  「剛才的電話是爺爺從香港打過來的,他說會在香港等我們。」她抹了抹臉上的淚水,然後向他九十度躹躬:「謝謝你。」
  「嗯,那就好,我可不想失去像妳這樣的好搭擋。」這是他的真心話,雖然她在 Tree-J 工作還不滿兩個禮拜,但是已經與工作人員相處得非常好;以前各樣不同的工作經驗令她在團隊中更為突出;不時冒出的小主意也衝擊著他的思維;再加上她的語言能力,令他們更能了解各國的新聞報導和各地粉絲的意見。
  他摸了摸她的頭:「唯一的花。」然後他便轉身回到包廂內,與工作人員們繼續狂歡。
  她用手摸著張根碩剛才摸過的頭髮,她感覺到心裡某個角落開始動搖著。
  她搖了搖頭,在心裡不停的重覆著告誡自己,他只是一個對女人很溫柔很體貼的帥哥;他只不過是以哥哥的身份關心著在團隊中年紀最小的她;她只不過是在團隊中唯一一個名字裡帶著花名的人;他只是把她當作粉絲般疼愛著,她只不過是仰慕他的其中一人……

line_003.gif

銀皇后 - 仰慕

, , ,

﹍紫寶唄♥〞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